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作者:木浮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他仍然像个牛皮糖一样黏着桑无焉。只要见到桑无焉,便死活都不想走,来一次就要哭一场。

    她一直不太喜欢孩子,却不知道怎么的,独独对小杰是个例外。他虽然五岁了,但是各个方面仍然像个两三岁的孩子,是没有以前那么听话,越来越皮。

    院子的一角有个鱼池。池子很浅,大概就只有一尺深的水,水里养的有几十尾锦鲤和锦鲫。养久了,小鱼们一点也不怕人。有时候听见人说话,就以为要喂它们食,挤作一团。

    苏念衾喜欢鱼。

    他老喂它们,有时候他将手轻轻伸到水里,那些小鱼不害怕反倒以为是新食物,就围拢来咬他的手指,痒痒的,总逗得他笑。

    桑无焉知道苏念衾很宝贝那些鱼。

    结果有天下午,小杰一个人跑到院子里玩儿。无焉来找他,出门就傻眼了。所有的鱼都被小杰用漏勺,捞了起来,平摊在地上,不知道放了多久,一动不动了。

    “苏君杰!”桑无焉恼。

    “啊。”他抬头起来应了一声,还继续在水里捞那些逃命的小鱼。

    她当时只觉得生气,一把拉他起来,然后拍了两下他的屁股。

    孩子“哇”的一下就哭了。

    桑无焉顿时后悔,又去抱他:“不哭不哭,小杰不哭。”

    “我就是看着小鱼们仰着头在水里很闷,想出来的样子,我就把他们拿起来晒一会儿再放回去。”小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解释。

    桑无焉摸了摸他的头,将他抱起来。

    孩子埋在她怀里,抹干了眼泪很伤心地说:“姐姐,我这么爱你,刚才你怎么舍得打我?”

    “……”

    过了一会儿,桑无焉对小杰说:“等念衾回来,要好好跟他认错,不然他一生起气来,这家里可没人劝得住,说不定连我一起打。”

    苏念衾一到家,小杰就跑到他跟前规规矩矩地将下午的错事说了一遍,那模样委屈极了,可惜又不敢在苏念衾面前哭,便将眼泪一忍再忍。

    苏念衾听了过后,倒真的没恼,就随口说了句:“死了就死了吧,以后别干这种笨事情。”

    见苏念衾这么一讲,孩子紧绷了一下午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抱住苏念衾的腿,呜呜地又哭了。

    苏念衾蹙了蹙眉,将小杰抱起来:“不是告诉过你,你是男子汉,不准哭吗?”

    小杰立刻憋住没哭出声,然后抽噎着说:“小杰听话,不哭了。”

    看着他那委屈劲儿,桑无焉顿时好笑,剥了颗奶糖给他吃。他嘴里包着糖,鼻涕也哭出来,口水滴答的,突然想起什么,搂住苏念衾的脖子,撅着嘴巴“啵”地一声在他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谢谢哥哥。”

    这一口亲下去,他嘴巴上的糖水、鼻涕、口水、眼泪如数沾到了苏念衾的脸颊上。

    苏念衾的脸色即刻从黑到绿,又绿变白,最后恢复成了黑色,板着脸说:“小东西!”却没了半点生气的样子。

    待小杰跑开,苏念衾接过桑无焉递来的湿毛巾擦脸,同时问:“你刚才打他了?”

    “一时生气就拍了两下。”

    “以后生气的时候别打孩子,讲讲道理就行了。要是真想打,等气过了再说,免得不知道下手轻重。”他轻轻说。

    桑无焉点点头,笑了。一直以为他不太喜欢这孩子,原来根本不是。

    睡觉的时候,桑无焉躺在他怀里问:“你说我们生女儿还是儿子好?”

    “都好。”

    “你喜欢女儿还是儿子?”

    “女儿。”他毫不犹豫地说。

    “为什么?”

    “儿子有什么好,就跟小杰似的,长大了就知道天天和我争他妈。”

    “女儿就不争了?”

    “要是女儿的话,我要把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神色柔和幸福。

    “估计会被你宠得无法无天,没人敢要她。”

    “那正好,陪我得了,谁也不嫁。我养她一辈子。”

    就在这件事过后不久,桑无焉觉得身体有些异样。那个时候苏念衾正在香港出差。她就一个人去妇幼医院做了检查,拿到结果以后心情有些异样。

    她想过要孩子,但是总觉得好像自己都没怎么长大,如何养孩子呢。

    李露露说:“说你没爱心吧,你这人挺好。说你有爱心吧,你怎么对孩子这么没爱。”

    无论小杰也好还是别的也好,她接触的大部分孩子都有好几岁了,有自己独立做事能力的,和桑无焉概念中的婴儿不一样。她一直对婴儿没什么兴趣,总觉得是种流着口水、鼻涕的软体动物。

    许茜的孩子没满半岁的时候她甚至不敢抱他。

    她和苏念衾结婚以后,刚开始她总是提醒他避孕。后来接连几次忘了这个程序也没怀孕,渐渐地胆子大了,放起心来,似乎就忽略了避孕这事。直到今天,她拿到检查结果。

    在医院门口迎面走来一位孕妇,肚子大得吓人,一双脚也肿得要命。一般桑无焉看到这种情况都敬而远之。许茜怀孕的那后几个月,她都不敢去找她。但这一次,她居然一直愣愣地看着她走过。

    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堆,她没了主心骨,最后还是打电话找苏念衾。

    “他正在里面开会。”小秦接起电话说。

    “哦。那我过一会儿打吧。”

    桑无焉刚到半路上,就接到苏念衾的回电。她将车靠边,然后接通。

    “怎么了?”他问。

    现在他出差,她在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在非休息时间找他。所以这么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有事情,他立刻就回了。

    “念衾。”桑无焉叫了他一声。

    “嗯?怎么?”他翘起嘴角应她。

    “医生说,我怀孕了。”她缓缓说。

    电话的那头顿了下,然后听见他问:“真的?”

    “五个星期了。”她说。

    她听见他笑了一声:“我马上回来。”声音中掩不住喜悦。

    “你不是明天还有事吗?”

    “我马上去机场,就回来。你在哪儿呢?”

    “我开车回家。”

    “别开了,停在那儿,我让人叫车去接你。”

    晚上,苏念衾风尘仆仆地赶回来,进门就问:“我的老婆和孩子呢?”

    “你这孩子还是小豆芽呢。”桑无焉摇头说。

    “就算是小豆芽,也是不同凡响的小豆芽。”他蹲下去,将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明明就是什么也不可能听见,但是他就要那么做,还听了很久。

    他笑着抬头对她说:“我们真的有孩子了。”

    说话时,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双眸似乎会泛出柔柔的光泽,眉毛扬起来,嘴角勾出最大的弧度。那神色真是可爱极了。

    苏念衾的这种感情触动了她,桑无焉觉得自己先前所有的犹豫和不安都被冲淡了。

    他,是真的很喜欢孩子呢。

    也就从那一天开始,苏念衾再也没有强调那个关门和开门的程序了。

    桑无焉跟赵萌汇报了这个情况。

    赵萌说:“他对你们的婚姻开始有安全感了。”

    桑无焉问:“为什么很突然地就消失了。”

    赵萌说:“也许就是因为孩子的关系。”

    桑无焉喃喃说:“孩子?”

    赵萌点头:“孩子一出现,就让他感觉自己不但是个丈夫,还是父亲了。这种双重的责任感,稳固了你们的婚姻,加强了他的安全感和认同感,所以就不再需要用外界的东西来承认自己了。”

    原来,一个孩子对他而言是那么的重要。桑无焉也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那段时间苏念衾的表情简直可以用如沐春风来形容。公司上下,无人不知道老板要做父亲了,心情很不错。

    “当了孕妇,有什么感觉?”程茵问。

    “就像从一个平民妻子,摇身一变成了一位女皇陛下。”桑无焉沾沾自喜。

    “这么夸张。”

    “当然。”桑无焉又有了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那种待遇比女皇陛下还要女皇陛下。以前都是她看苏念衾脸色,如今农奴是翻身做了主人。苏念衾几乎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将一切业余时间都用在了桑无焉身上。

    她叫往东,他不会往西走。

    她说要喝温开水,那苏念衾端给她的肯定是不烫手不烫舌头,刚刚比体温稍高的热度。

    她说要听豌豆公主的故事,他就不敢讲渔夫和金鱼。

    “你可真折磨人啊。”程茵摇头。

    “谁叫他的孩子折磨我。”

    孩子到八个月的时候去例行检查,苏念衾将她送上车以后想了想又折回去找医生,回来以后就一言不发。

    “念衾,你怎么了?”

    “万一孩子一出生也和我一样看不见怎么办?”

    “大夫说什么了?”桑无焉的手一颤。

    “大夫说不确定会不会遗传,各方面来看都是正常,但是我出生的时候也是正常的,过了好些天他们才发现我看不见。”

    他将脸埋在桑无焉的掌中。她俯下身,用脸磨蹭了下他的头发。

    “你父亲和母亲都是好好的,可见不是遗传下来的,所以我们的孩子也会好好的。”

    “万一呢?”

    “不会有万一的。”

    “要是有万一呢?”他又问。

    “那也没关系,宝宝有这么一个好爸爸,会被爱护一辈子,不受任何委屈,还有什么遗憾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