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章

作者:木浮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离婚礼仪式还有三十天。

    桑无焉看到墙上的倒计时小黑板,心脏突然就开始怦怦乱跳,有点紧张。

    婚期订得有些急,确定到下个月二十一号,也就是几天的事。因为日子很近,还是托了人才订到酒店。原本按照苏念衾的个性,肯定是不办酒席,但是在桑妈妈的强烈要求下准女婿也就屈服了。

    她翻出昨天余小璐给她的《新娘备战手册》,端坐在沙发上认认真真地研究,旁边的苏念衾正在听收音机。

    桑无焉翻到预定婚期的注意事项,看了两眼不禁问:“人家说公历和农历最好都选双号的,为什么?”

    “图个吉利。”苏念衾说。

    “哦。那我们都是单号,没什么吧。”

    “已经订了,就别想了。”

    过了一会儿,桑无焉又问:“为什么一定要避开生理期呢?是不是也觉得女人来那个不吉利?”

    她想起以前看古装电视剧里面,很多古代男人很嫌弃这东西。

    “真是封建迷信。”桑无焉唾弃地说。

    “这个和封建迷信应该没关系。”苏念衾说。

    “那是和什么有关?”桑无焉纳闷。

    “洞房。”苏念衾简单直白地回答。

    “……”她脸红了。

    晚上,她在卫生间拿着日历默了默,她的生理期是十三号,倒没有冲突,可以洞房。

    当时定日子的时候真没想过这个,没想到歪打正着。

    她对着镜子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随后的日子桑无焉又是做纤体,又是做美容,还提前订发型,订婚纱的款式。

    桑无焉临到最后一天仍觉得裙子太长需要改改。在婚纱店,桑无焉又一次套上裙子在镜子面前摆弄,旁边的店员小雷在为她弄头发。

    “明天会化很浓的妆?”

    “不会,自然一点就好。”

    “那新郎呢?”

    “弄一弄头发就好。”

    桑无焉蹙眉:“能不能把我化漂亮一点,把他弄得丑些。”

    “为什么?”店员小雷有点意外。

    “免得别人说我配不上他。”

    小雷笑,她是从别的店刚调来的,从没有见过这位传说中的“苏先生”。

    此刻,一个男人走上楼来立在那里看着桑无焉的背影发笑,一副时尚的打扮,里面的衬衣居然是嫩粉色。

    小雷碰了碰桑无焉,她察觉转身来看。

    “彭锐行!”

    “无焉,好久不见。”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桑无焉瞄了瞄彭锐行半敞的衬衣里露出的结实胸膛。

    “收到苏念衾的喜帖,我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刚才才从秦秘书那里打听到你在这儿。”彭锐行边笑边走来。

    那小麦色的胸膛一览无余,衬着那个色调的衬衣格外诱人,桑无焉暗自吞了吞口水。

    “无焉,”彭锐行继续说,“你还有机会后悔。”

    “后悔什么?”

    “不嫁给他呀,我可以做候补。”彭锐行很想要从中作梗,因为苏念衾抓狂的样子实在有趣。

    “扑哧—”桑无焉笑。

    彭锐行走后,桑无焉的婚前抑郁症突然爆发。她打电话十万火急地招来苏念衾,然后拉着他逛了数家百货大楼,依然不能罢休,而且还不买东西。

    苏念衾问:“无焉,你怎么了?”

    “我在找东西?”

    “什么?”

    “一件式样非常简单的粉红色男式衬衫。”

    “买来做什么。送人?”

    “给你穿。”

    “为什么我要穿粉红色?”虽然他对颜色不太有概念但是也知道什么能衬托男人的稳重。

    “你一定要证明你穿上它比彭锐行好看得多,不然我不甘心就这么嫁给你了。”她坦白。

    晚上,小秦拿着安排表又一次跟桑无焉确定明天的每一个步骤。桑无焉一边记,一边忘,心里根本没底。

    晚上的时候,按照苏家的风俗,苏念衾头一夜要回老宅住,桑无焉则住在别墅里,然后明天一早苏念衾来接她。

    李露露还有许茜都来了,在家陪着桑无焉,她们知道她紧张,便陪着她说话。她本来心里就慌,如今苏念衾不在身边她就更慌。等到十二点多,大家都困得不行了。

    桑妈妈说:“行了行了,睡吧,明天还早起呢。”

    桑妈妈一声令下,所有人悉数回屋。

    桑无焉躺在床上,一直听见自己的心跳得怦怦的,就像要蹦出来一样。她这人从小就大条,以前高考前很多家长都想法设法给孩子减压,免得临到考试睡不着。但是她就是不紧张,考试那几天一挨着枕头就呼呼大睡了。

    桑爸爸偷偷乐道:“咱们女儿心理素质真棒!”

    桑妈妈没好气地解释:“什么心理素质,明明就是少根筋。”

    来到世上二十多年不知道失眠为何物的桑无焉,突然在婚前的头一晚上睡不着了。她瞪大了眼睛,就是没有睡意,然后从懒羊羊数到灰太狼,还是没有睡意,只觉得心脏飞速地跳。

    她一会儿想,要是下雨怎么办;一会儿想,自己穿的抹胸的婚纱要是掉下去怎么办;一会儿又想,要是车子在路上抛锚了怎么办……想着想着,自己都觉得好笑。

    她将床头上的手机摸出来一看,已经两点了,也不知道苏念衾睡着了没。她突然很想打电话给他,但是又怕他真睡下去了扰了他的好眠,或者他电话没拿在手边,惊动了别的人。

    思来想去,她打了两个字发过去:念衾。

    她从来没有跟他发过短信,知道发了也没啥用。但是鬼使神差地就这么做了。短信发出去以后,过了一会儿,她听见好像是外面下雨了,随即手机就呜呜呜地震起来。

    “念衾!”桑无焉激动地接起电话。

    “嗯。”他应着,声音带着点睡意朦胧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我叫你?”在短信里叫你。

    “我听见有信息发过来就想是不是你睡不着,在找我。”他柔柔地说。

    “你也睡不着?”她欣慰地问。

    “睡着了,手机压在枕头底下,听见响动就醒了。”

    ……

    两个人就开始一句一句悄悄地聊天。到后来苏念衾再也支持不住,就这么睡着了。桑无焉耳朵紧紧地贴着听筒,她能听见他有节奏的呼吸声,绵长而安稳。他一宿既没有做梦,也没有呓语,睡得安静极了。

    桑无焉渐渐看到窗外的天有些泛白,雨也停了,她才昏昏沉沉地握着电话开始有睡意。

    估计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被人叫起来,然后开始了人生最为重要的一天,等所有的事情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

    苏念衾那边自然是没有人敢来闹洞房,而桑妈妈知道两个人铁定累坏了,一把挡住许茜、李露露这帮还要折腾人的小鬼们。

    他俩回到家时,真是重重地松了口气。

    苏念衾一边解领带一边说:“我先去洗澡。”本来这是句再普通不过的话,他俩住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超过一年了,但是衬着那红猩猩的床品,还有到处张贴的双喜,以及那一床的桂圆、莲子、花生、红枣,隐隐约约就变得暧昧起来。

    桑无焉红着脸:“哦。我一会儿去。”

    苏念衾这次洗得比平时慢了些,出来的时候还是老嗜好,就裹了条单薄的浴巾。他在浴室里面待得久,脸蛋被热气蒸得红扑扑的,连唇色也比素日里深了些。

    “你不是就准备洞房了吧?”桑无焉问。

    “难道你还准备留着明天洞房?”

    “呃—”这倒是。

    这时候,苏念衾已经走近,扶着她的下巴然后吻下来。她回吻他,然后顺势坐到床上,将被子上那些硌人的桂圆、花生拨开。

    他的身体压下来,嘴唇也开始从脸上转移到其他地方去,呼吸渐渐加重,手探到她的裙子底下。

    桑无焉迷糊间睁眼,看到苏念衾的耳根都是红的,他动情的时候就是这样,全身都会发红。

    桑无焉胸前的皮肤被他的胡子楂挠得有些痒。

    “我得先去洗澡。”她说。

    苏念衾依依不舍地放开她,很不情愿。

    结果,桑无焉刚进洗手间不到十秒钟就退出来,一脸无辜地望着苏念衾。

    “念衾……”很难堪的语气。

    “怎么了?”

    “我来那个了。”

    ……

    一辈子一次的洞房花烛夜,就这么被一个不请自来的东西给搅和了。

    第二天,李露露听到桑无焉的叙述,笑得差点捶地。

    “桑无焉,你太搞了。”

    “又不关我的事。”桑无焉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委屈过。

    “我可以想象一下苏大少爷当时的表情。”

    “我又不是故意的,怎么知道这事情能突然提前十来天。而且我每次都挺准的。”桑无焉捂住脸,欲哭无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