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六章

作者:木浮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为什么不去医院检查?”两人从外面吃了晚饭,手牵手在临近的公园散步。

    “我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不喜欢像个傻子一样做那些无聊的测试,而且一点用都没有。”

    “可是你的视力确实是越来越差了,至少以前……”

    “至少以前还看得见你亲我。”

    “臭美了你。”桑无焉至今提起来仍觉得很糗。

    过了一会儿苏念衾又说:“而且眼睛会不会继续差下去,我并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

    苏念衾闻言一愣,渐渐地神色一凛:“怕我真成全盲,拖累你了?”

    桑无焉停下脚步,侧过头来看他:“你怎么能这么想?”

    “我怎么想了?被我说中了?”苏念衾声音提高一度,下意识地松开桑无焉的手。

    桑无焉被他这个无意的松手动作激怒:“你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右脚一蹬转身就走,留下苏念衾一个人站在原地。

    十分钟后,苏念衾没动。他一个大男人拿着盲杖站在公园的路中央,此刻人不算多所以更加显眼,不时有人回头来看。

    以前两人去逛街若是走丢了,他一定会在原地等桑无焉找回来,可是如今是他把她气走的。

    二十分钟,桑无焉依然没有返回。

    大概是真的生气了一个人回家,苏念衾想。

    回家?这两个字从苏念衾脑子闪过就觉得不好,不应该让她一个人坐电梯的,想着就有点急了,只好往回赶。

    桑无焉气冲冲地到家然后将头蒙在被子里闷声使劲喊:“讨厌!讨厌!什么臭脾气!”过了一会儿,被子里憋得慌她探出头来。

    从公园回到家中间要过两次马路。红绿灯没有提示音,他有时候站在那里等上好几分钟也不确定究竟是红灯还是绿灯,但是慢慢他都适应了。

    “你怎么知道是绿灯的?”后来桑无焉好奇地问他。

    “我听见汽车的刹车声就估计是绿灯了。”

    听见他这么说,桑无焉倒吸一口凉气,再也不敢让他一个人过马路。

    桑无焉这才后悔,不该留他在那里,于是套上外套又出门去找他。

    两人刚好在拐角撞了个满怀。

    “你去哪儿?”苏念衾知道她是从家里冒冒失失地冲出来的,紧张地责问,总怕她一生气就又跑了。

    “我……我……”桑无焉吞吞吐吐,总不能这么没面子,自己撒气走了又自己回去找他,“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

    “你担心我?”

    “瞎说,谁会担心你这个没心没肺的瞎子!”桑无焉赌气。

    苏念衾的唇角却有了一点弧度,然后将她拉回家。

    “其实,无焉,我这样和瞎了并没有什么两样。”

    苏念衾觉得他们应该心平气和地说话。

    “不一样,我不想你生活在看不到一点光的黑暗里。”

    “就这样?”苏念衾轻轻地拥住她,这些事情都该以和平的态度解决,他们不能总这么为丁点事就闹别扭。

    “还有,”桑无焉补充,“你不知道你的眼睛有多漂亮,若它只是摆设的话多可惜。”

    “无焉……”苏念衾发现一个问题,“我觉得你总是用外表来取人。”

    “这样不好?”

    “当然不好。”小学生都明白的道理。

    “那我当时也这么喜欢上你的,怎么办?判断错误。”

    “唯一这个选择没错,难得有我这么内外兼备的。”

    桑无焉吃吃地笑着去咬他的下巴:“苏念衾,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滑头的男人了。”

    “受某个女人影响的。”

    “明天去做检查。”

    “我就不能不去?”

    桑无焉白眼,她做这么久的思想工作搞了半天是白搭?

    “不行,除非你要看我离家出走。”

    女人不得不下绝招。

    第二天,检查的结果很糟糕。

    苏念衾那种三尺之内的感觉度都几乎失去,光感正在剧减。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余小璐抢先问,桑无焉着急。

    “你们怎么能让他喝酒呢?而且还是长时间酗酒,酒精加速了视神经的萎缩。”李医生的话,和余小璐自己猜测得差不多,“还有你们不要让他过度操劳。”

    桑无焉这才发现,她几乎没有过多关注过苏念衾的眼睛情况。

    余小璐在病室外对桑无焉解释:“他是在母体内时脑部视觉神经体统发育不完善造成的。”

    这个桑无焉明白,就像因为部分大脑萎缩而让孩子低能一样的道理,可以说在目前的医学程度那些治疗都是安慰性的,完全无用。

    “我一直不够关心他的健康。”桑无焉红着眼睛在走廊的横凳上坐下。只知道与他吵架斗气,完全是将家里惯出来的独生女脾气使在他身上。

    “无焉,”余小璐拍了拍她的肩,“一切慢慢来,你们只不过需要点时间磨合。而且他脾气本来就够坏,少有人能受得了。”

    “可是你和小秦好像都能和他相处好。”桑无焉沮丧。

    余小璐笑:“小秦是因为他是她老板,衣食父母。而我是因为我是他小姨,我一个做长辈的总不能跟小朋友一般见识吧。”

    在回去的路上,桑无焉一直没有说话,心中暗自下了一个重大决定。

    “无焉,怎么了?”苏念衾见她发闷,便挨过来。

    她好像没有听见。

    桑无焉偶尔反应会突然比别人慢三秒,若是脑子在专注想什么事情常常听不到别人说话。用程茵以前形容她的话就是“脑壳不够使”。

    苏念衾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蛋扳过来:“你在想什么?”

    “我想我可以留下,学校那边的课程基本都结束了,毕业论文我在A城做也是一样。”如今余小璐结婚不和他同住,小秦又只是秘书,外面请的家政做事太有分寸,总是没有家里人细心。

    “你想照顾我?”苏念衾问。

    桑无焉知他自尊心强,很讨厌什么事情假手他人,更别说要照顾他。却没想到苏念衾却意外地展颜一笑:“我很乐意。”

    桑无焉一怔,被笑得有点脸红,于是解释:“要不是医生吩咐我才懒得管你。”

    “那可真得感谢我这双病入膏肓的眼睛。不知道要是全瞎会不会待遇更优厚。”

    “不许胡说!”

    然后苏念衾开始和她规划未来。

    “我们搬回以前的房子去住。”

    “为什么?”

    “那里不用电梯上上下下的,省得麻烦。”

    “嗯。我也挺喜欢老房子的客厅的。”

    “要不要重新买家具修整一下?”

    “不用了,已经够好。但是我有条件。”桑无焉眼睛一转。

    “除了摘星星,什么要求都满足。”

    “我有那么无聊吗?再说,”桑无焉开始觉得他老毛病又犯了,“要是我真的要星星,你也得想办法。电影上,不都这样?”

    “以前看过一个故事,男主角答应要送爱人一颗星星,结果居然买了一块小陨石实现了自己的承诺。”桑无焉继续描述了很多关于摘星的浪漫爱情。

    “无焉……”苏念衾打断她。他决定要过滤一下她看的电影情节,不然这日子是没办法过了。

    余小璐从观后镜里看着这对念念叨叨的情侣不禁微笑,从没见苏念衾也能这么和人啰唆,突然她想到正事:“念衾,姐夫和姐姐让你什么时候带无焉回去一趟。”

    听到余小璐的话,桑无焉下意识地抓紧了苏念衾的手。

    他察觉到她的细微动作,反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推辞说:“以后再说吧。”但是终究躲不了一世,她还是要去面对这些事的。

    晚上,苏念衾在书房,隐约听见桑无焉在讲电话,他也没放在心上。出去喝水,刚好桑无焉打完:“谁呢?”他很无意地随口问了这个问题。

    “程茵。”

    苏念衾微微一怔,须臾后问:“她一个人在B城吧。”

    “嗯,叫她过来,她也不。”桑无焉沮丧。

    “无焉,程茵不在这儿,你觉得孤单吗?”

    “有一点。而且她总是不愿意见你。”

    “当我是情敌?”

    桑无焉乐了。

    自从桑无焉说过这些话,苏念衾就开始细心地注意,一连几次都是他一出现,电话便终止。

    苏念衾从公司下班的时候,突然对小秦说:“明天帮我再联系上次那个金医生。”李露露这个人毕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金医生听完苏念衾冗长的叙述后问:“苏先生,除了你以外,她还回避其他人吗?”

    “她没有回避我,反倒对我毫不避讳,只是很巧合,只要我出现程茵便会不见。而且在了解程茵真实情况的人面前,她都是只字不提的。”

    “那就是说,其实她本人并不回避你,但是所谓的‘程茵’却对你很忌惮?”

    苏念衾点头。

    “我最近才开始注意这个情况,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我想不是,”金医生说,“所以希望您能空下时间和她多相处,你在‘她’就不在的话最好,她和‘她’一起的机会减少说明病情在好转。”

    临走前,苏念衾问:“我这样不带她来治疗,是不是真的可以?”

    “这是一把双刃剑。对于病情痊愈的时间会有拖延,但是对她本人以后心理的伤害和障碍却能减到最低。”

    “你觉得两者之中要怎么取舍?”

    “其实在苏先生心中早就有决断了,不是吗?”金医生会心地笑。

    “你是个不错的医生。”苏念衾默然想了想,然后说。

    “苏先生,但愿您在月底收到我们汇过去的账单的时候,还能这么和颜悦色地夸我。”金医生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