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五章

作者:木浮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念衾和李露露约在桑家不远的一家茶室见面。

    李露露说:“如果你说的是我和无焉的大学同学程茵的话,她在我们大三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她听了苏念衾描述关于程茵的一切后,觉得事情有点严重。

    “那么你说我在撒谎?”苏念衾眯眼睛。

    “不,不。”李露露急忙否认,她不想挑战苏念衾一贯的权威地位。

    “她的死因是什么?”

    “我们教学楼的电梯事故。当时时间太晚,她在电梯被困,而且谁也没有想到她会有严重的心脏病。”李露露回忆。

    “那个时候的无焉呢?”苏念衾有点紧张了。

    “她和程茵也一起被困在电梯里,目睹了一切。要知道本来在宿舍里她俩最好,程茵时常帮她出头,几乎是形影不离。从那以后,无焉就搬到了学校外面独住,不怎么和同学往来了。”

    “李小姐,难道你让我去相信这世界上有鬼魂的存在?”苏念衾觉得可笑。

    “苏先生,我是一个心理咨询师,如果不是鬼魂那么在我们看来可以称做狂想症,轻微的狂想症。”

    “狂想症?”苏念衾听说过。

    “这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心理症状,很多作家都是轻微的狂想症患者。按照你刚才说的那些关于程茵的一切,并非是亲眼所见,都是从无焉口中得知的。其实你并没有见过她。”

    苏念衾默认。

    “这一切不过是无焉为了缓解心理紧张或者孤独或者情绪低落而幻想出来的。有些狂想症患者会幻想自己是联合国秘书长,有人会幻想一个不存在的人物,而无焉刚好认为她最好的朋友还在身边,而她的潜意识里知道程茵死了,所以她从不在知情者面前提程茵的事情,她怕被揭穿。”

    李露露补充:“而且他们有家族史,她妈妈在丈夫去世后的一年里也是这个模样。虽然说现在无法判定会不会遗传,但是至少是相关的。”

    “那么是不是就是你们所说的精神分裂症?”

    “不。”李露露摇头,“没有那么严重,这些幻想只是她的一种自我保护。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她会在心里按照程茵的个性和说话方式来扮演她,从而和自己对话。所以它是种正面积极的自我协调。目前,对于无焉最好的方法不是叮嘱她去看心理医生而是装做不知道,好好地爱护她,减少她的独处时间,不让负面情绪影响她。”

    李露露告别的时候,又说:“我会时刻注意她的,但是苏先生希望你能让人可以一直看着她,免得有什么突发情况。这种病需要家人付出大量的努力与耐性,很多人有可能终身都无法治愈。”

    天空下着霏霏细雨,即使如细针但是在冬季落在皮肤上也是异常刺痛的,苏念衾在桑家楼下小区的长椅上独坐良久,外套的肩头湿了大半。

    回到桑家,桑无焉便扑过来撒娇:“念衾,你去哪儿了?我不在你居然敢偷偷外出。”看起来很高兴。

    苏念衾避而不答:“你去见程茵了?”

    “嗯。程茵说,这么值钱的戒指要是以后离婚了,也不能让你要回去。”

    苏念衾笑。

    下午桑妈妈未归,两人刚吃过晚饭,苏念衾就接到小秦的电话。

    “苏先生,你上午让我去查的那个地址,我已经去过了。房东和楼下值班的门卫说,以前租给的那个念A大的女孩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合租者。”

    他一言不发地挂了电话,然后喊:“无焉?”

    “哎,我在刷碗。”桑无焉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还有水声。

    苏念衾摸索着走去,从背后环住她的腰,将头垂在她的发中。

    “怎么了?”桑无焉用沾着油腻的手指点了点他的脸颊。

    “没什么。”苏念衾轻语,过了半晌又说,“无焉,不要念书了,回A城来陪我。”

    “苏念衾,看不出来你这么封建。”桑无焉继续刷碗。

    “怎么封建了?”

    “还禁止女性外出识字,你不会是嫉妒我比你有文化吧。”

    苏念衾无语。

    “你连小学文凭都没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小璐早把你给出卖了。”

    男人哑然失笑。

    他回到苏家,家里并未送他到盲校念书,在母亲眼中他只是视力不好,和盲不盲没有关系,而且认为儿子应该和正常人接触,于是专门请了家教来教他。

    所以,可以说,苏念衾从来没有进学校念过书。

    “我问过李露露,她说你们应该没有课程了,毕业论文可以一边在A城写一边陪我。”

    “你什么时候见过她,我怎么不知道?”桑无焉继续刷碗。

    苏念衾默然地又将脸埋在她的肩上,抱得更紧。

    “念衾,你怎么了?以前你可没这么黏糊糊的。”

    “怕你被人抢走了。”

    “谁会比你还有魅力啊。”

    “程茵。”苏念衾淡淡地说。

    桑无焉傻乐:“喂,小苏,你的醋也吃得太广泛了吧?”

    新学期开学前,桑无焉在苏念衾和桑妈妈的双重劝说下,随苏念衾一同回A城多待几天。

    苏念衾去上班,她一个人在家看碟,后来接到余小璐的电话。

    “念衾去医院没?”余小璐问。

    “去医院干吗?”

    “做检查啊,他视力下降得厉害,一直为他治疗的李医生好不容易从美国回来,催他过去几次了。”

    桑无焉这才想起上次余小璐说的话,她太粗心,竟然把这个都忘了。

    “回来我给他说。”

    “不是跟他说,是强迫绑他去。”余小璐强调。

    “我要是能绑架他的话,就不是桑无焉了。”

    “若是这世界上唯一能强迫他做什么事情的,也只有你桑无焉了。”余小璐鹦鹉学舌地跟她回嘴。

    桑无焉忍俊不禁。

    “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子和我一样可爱,是吧。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心甘情愿地答应成为我侄媳妇呢。”

    苏念衾回家开门收起钥匙后,进玄关迈出步子的首要事情就是先问:“你鞋子没乱放吧?”

    桑无焉第一回还气得去咬他:“我哪有那么没收拾。”后来也麻木了,就说,“苏少爷,小的怎么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