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七章 真正的结局

作者:张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被一个陌生男人拉着。让夜小蕾很不舒服,她想挣脱,偏偏那男人拽地紧,直到进入电梯,男人才放开她。她生气地看向这个莫名其妙拖着她的男人,却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细细长长的眼睛,眸光淡漠清冷。以至于夜小蕾没有去看男子其他的五官,而是只将视线落在了他的眼睛。

    “夜小蕾,是吗?”他英俊的容貌看似严肃,不苟言笑。

    “恩。”她有些迷茫地点头。

    “我是邵天青,你好。”他伸出了右手。

    她呐呐地伸出右手,原来是太子爷。他握了握,放开,脸上似是有些生气:“那么急着找你,是因为你的结局很有问题。”

    她一愣:“结,结局?”

    他点点头。

    “叮!”电梯门打开,他伸手相请:“去餐厅说吧。”说着,他走在了前头。

    她继续迷惑,哪本书的结局?若说老书,那是三个月前的事了。这位太子爷还在德国,不管出版社的业务,总不可能突然看她的书吧。

    但若是新书,她昨日才交,芳姐也不会将她的书给太子爷过目,他说的到底是什么结局?

    在经过前台时,她随手拿了一份宣传资料,挡在了面前,因为她有些害怕,害怕出去又看到奇奇怪怪的人。

    “你在做什么?”他回头问,脸上带出一丝笑意。

    她从资料后面探出头,往外张望一会,发现那对长得像朱明溪和韩子高的情侣已经不在,松了口气:“没什么,想多关心一下公司。”

    他笑了笑,走出了大门。

    她小心地跟了出去,目光扫过喷水池,就连艺术家也不在了。她放下了资料,陷入越来越深的困惑。

    出版社位于繁华的市中心,周边都是精致的各式餐厅,有中式的,西式的。邵天青将她带入一家中式的餐厅,然后临窗而坐,将菜单放到她的面前:“你点吧。”

    她呆呆地看着他,太子爷真的请她吃饭?她笑了笑,也不客气,这种机会可一不可二。她飞快地点上自己喜欢的菜,最后再来一扎鲜榨的玉米汁,然后美美地等着菜上桌。

    服务生为他们倒上了碧绿的龙井,邵天青双手握住了绿色的茶杯,注视她:“你昨天交的书。我看了。”

    “噗!”一口茶喷出,夜小蕾匆匆拿过餐巾纸。

    他笑了笑:“我是昨天回的国,晚上无事便去了出版社,正好看到了你的书,据我所知,芳主编安排给你的是现代都市言情,你怎么写了这本玄幻?”

    “我……”面对这样一位帅哥,而且还看了她的书,她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这是我做的一个梦。”她抬眼看他的脸色,他却只是眨了眨眼睛:“是嘛,这个梦倒是很奇特。”

    “是啊……”她点了点头,每每写到百里容时,她的心中还会有一丝小小的抽痛,宛如那一切都是真的,她与她深爱的人,就此分离,远隔时空。

    “怎么,心痛了?”他忽然问。

    她有些吃惊地抬头:“没,没有。”

    “你说谎。”他一眼看穿,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宛如能洞悉一切,看得她心虚地低下了头。

    他喝了口茶,神态平静:“你说这是梦,那这个梦做到了何处?”

    她开始转动茶杯,晌午的日光晒进了玻璃窗,将茶水照得波光粼粼。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跟这位素不相识的太子爷谈论剧情,但是,他却是看了她的书,便是她的读者,这让她的心又有些温暖。

    “应该是在落霞重生那里,后来我就被弹了出来,掉下云端……”

    “那这个结局你又从何而来?”

    “我猜的。”她笑着扬脸。闪亮亮的眼睛里,有些骄傲。可是,那位邵天青的脸上,却没多少乐意。

    他轻笑:“那你倒是猜地很准呐。但是,书里百里容明明爱的就是夜熙蕾,你却将他扔给了落霞,这算怎么回事?”

    她迷惑:“这是一个梦嘛,又不是真的,我当然成了一个旁观者,在我看来,这样安排很好啊,落霞和神封本就相爱万年,他们应该在一起。”

    “但如果这个梦是真的呢!”忽然,他沉沉说道,神情也变得异常认真,认真地让夜小蕾的心,顿了一拍。

    沉寂开始在二人之间蔓延,直到服务生上菜,才打断了他们之间,有些僵硬的气氛。

    服务生放下菜离开,邵天青夹了一块鲈鱼放到夜小蕾的碗中:“百里爱的始终是小蕾,天青能发现落霞不是小蕾,百里怎会不发现?”

    “可是,他爱的是落霞。”

    “那也是千万年前的事了。陪他找回记忆,与他同甘共苦就只有一个人,就是小蕾。”

    她变扭地看他:“你怎么说得……像真的一样。”

    一丝微笑从他性感的唇角扬起:“男人最终爱的人,并不一定是初恋,所以,你这个结局对百里来说,太残忍,也是在自欺欺人。”

    她再次低下头,心里嘀咕,不过是个故事,这位太子爷怎么这么较真。而且,有遗憾的结局,才不会让人很快忘记。因为他们会因为这个结局而抑郁,而申辩。就像面前的太子爷。

    “那……你说,应该怎么结局?”她反问。

    他笑了笑:“其实在神封和落霞回到妖界之时,便知落霞不是小蕾,他也曾犹豫过,彷徨过,但是,最终,他决定寻找小蕾,这一找,便是六百年。”

    “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在现代相聚?”她挑眉,自己的结局居然要听别人的。

    “呵……如果你能写出一个完美结局,这书我就买断,你好好想想吧。”说完,他拿起手巾擦了擦手,“对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间。”

    看着太子爷的离去,夜小蕾开始挠头,这算什么事?不过就是一个梦,那个太子爷说得就像真事一样,还非要认真地处理结局。她写书写到现在,从未遇到这么较真的读者。

    不过,太子爷最后开出的条件,的确诱人。

    她烦躁地转头,看向窗外,单手支脸,苦思结局。

    忽然,有三个男人,从她面前直直而过,当即,她犹如见到债主一般,拿起桌上的茶杯。挡住了自己的脸,偷眼看那三个男人。

    那三个男人,竟是夜阑,魄泽,和獓炎!

    小小的茶杯怎能当得住她的脸,三个男人仿佛感觉到了她的视线,齐齐转头,她当即扭过头,将自己的后脑勺留给了他们。

    三个男人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继续有说有笑地前行。

    立刻,她再次转过头,甚至,还站了起来,贴着透明的玻璃,紧张地看着他们的远去。又是幻觉。

    “那些不是幻觉,是真的。”突然,一个温润的。熟悉的声音,赫然从她身边响起,让她的身体瞬间陷入僵硬。

    这是多么熟悉的声音!那个在梦中,不断地说着:小蕾,我爱你的声音,那个让她每次在写到时,都会心痛的声音!

    熟悉的痛,再次从她的心底蔓延,她无法相信地转身,日光洒落在她对面的座椅上,只是此刻坐地不再是太子爷,而是——百里容!

    “啊!你!”她一下子靠在了后背椅上,紧紧贴住,仿佛恨不得将自己的身体都陷进去。

    “对不起,吓到你了。”他清澈的眸中,带出了哀伤,“我……”

    “幻觉!”她慌乱地拿起了背包,“绝对是幻觉!”然后,逃也似地离开了座椅,不再往后多看一分。

    后悔和苦涩,在他的脸上扬起,他并没有去追,而是转脸看向了窗外,一辆漂亮的红色跑车,正在驶向餐厅的门口。

    “你太急了。”忽的,有人对他说。他失神地转回脸,看向了站在桌边的邵天青。

    邵天青叹了口气,坐在了原先夜小蕾坐的位置上:“说好让我慢慢引导她的,你的性急,反把她吓跑了,之前大家所做的一切,也都浪费了。”

    他垂下了眼睑,并不为自己的心急申辩。

    “当年,你找落霞万年,也不见你心急,现在,不过六百年。你却连一刻都等不得。好了,现在这顿饭,只有我们两个人吃了。”邵天青嘴角带着笑,一直淡然镇定的百里容,竟也会有失去理智的时候。

    “哎……”长长地,他叹了口气,现在,只有再等等了。

    门外,红色的跑车停在了过道上,正好堵住了跑出来的夜小蕾。跑车上,是一个戴着时髦墨镜的女人,女人见夜小蕾跑出了餐厅,就开车跟在了她的身旁。

    夜小蕾抓狂地拍打自己脑袋,她听说有人写书因为写得过于投入,导致无法抽离自己的幻想,出现了精神上的疾病,最后成了神经病。不,她绝对不要这样!

    忽的,她发觉身边总有一辆车慢慢跟着她,她下意识转头,红色的跑车停在了她的身边,上面是一个戴着大大墨镜的女人,几乎将半张脸遮住的墨镜,让她无法看清女人的容貌。

    女人向她招招手,她疑惑地点点自己。女人手指朝她一勾,她竟是中了邪般上了车,等回神之时,跑车竟然已经开上了马路。

    “怎么回事?”她摸自己的脸。女人在她身旁一笑:“是我用了点法术。”

    “法,法术!”夜小蕾惊叫,差点想跳车,女人悠然而笑:“我们找你找了六百年,你为何对我们如此惧怕?”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说你的梦!”女人忽然一个急刹车,跑车停在了中央公园路边,她转过脸开始正视夜小蕾。

    夜小蕾懵懵然地看着那女人良久,陡然惊醒,情绪开始失控,她开口就大声强调:“那是梦!是个梦!”

    “但是,那个梦让你感觉异常真实!”女人打断了情绪激动的她,淡淡一笑,语气转为温柔,“难道不是吗?”

    夜小蕾变得安静,她呆呆地坐在车上,这让生活在现实中的她,如何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

    “本来茂茂想来看你,但是,她偷了天镜神笔,所以现在被王母关了禁闭。一般我们不会随便找上一个凡人,但是,你却是夜熙蕾。我们用了六百年的时间,才找到了你,出现在你的面前,告诉你,你做的并不是梦,而是神识穿越了六百年,成为了夜熙蕾。呼……”

    长长的呼气,从女人的唇中吐出,“我们安排天青成为你的上司,想让他能顺利地接近你,然后慢慢告诉你这一切是事实,但是,被心急的某人弄砸了……”

    “天青……帝君?”夜小蕾不可置信地再次看向女人,女人露出一丝苦笑:“原本以为他不会发现我不是你,但我错了,原来真爱,真的骗不过心……”

    “你是……”

    女人摘下了墨镜,绝世的容颜,银色的瞳仁,她微微一笑:“你们现在不都相信穿越吗?怎么到了你自己身上,反而不信了?去吧,他在等你,你若再不信,我可就将他带回天庭了。”

    “别!”情急之下,她急急喊出,可在喊出之后,她抱住了头,“你让我适应一下。”

    “好。”女人重新戴上了墨镜,打开了音乐。悠扬的音乐让人放松。

    夜小蕾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躺了许久,再做了三个深呼吸,睁开了眼睛:“好了,我信了。”

    “恩,好。”女人很满意,“为了不再打扰你们的生活,我们便不再出现,而百里容,也会成为凡人。”

    “什么!”她惊呼,“他成了凡人!”

    女人一笑:“仙凡有别,他等不及你成仙,便只有自己成人。所以,别再怀疑他,他的牺牲,太大了。”女人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痛。这抹痛,映入了夜小蕾的双眸,让她的心,也开始揪痛不已。

    忽然,她打开了车门,转身关上,郑重说道:“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阳光下,女人满意地点头,红色的跑车从她身前划过,消失在了远方。她深深地吸入一口空气,握了握背包的背带,坚定地转身。绿树下,天地间,站着身穿白色休闲衫的他。

    他就那样静静地站着,注视他。

    时光跨越了六百年,在那六百年的寻找后,他终于,与她在茫茫人海,再次相遇。

    带着一丝不安,一丝忧虑,甚至还有一丝不自信。他就站在原处,仿佛深怕上前一步,就会将她吓跑。

    他想伸出手,但最后,却是什么动作都没有做。

    行人从他们身边而过,而他们,却就这样彼此站立,没有看对方,没有眼神的交替。

    终于,她迈出了脚步,将自己的脚正正好好迈在身前一块四四方方的地砖里。立时,他高兴地扬起脸,向她大步而来。

    她不再迈进,直到他走到了她的面前。

    她笑了,仰脸看着他说:“百里容,你可愿意留在凡间,陪我过吃泡面的日子?”

    所有的愁云从他眉间散开,他握住了她的手:“我愿意,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个凡人。”

    她低下头,笑地很甜蜜。挽上了他的胳膊,跨着大步快乐地前进。

    “现在后宫谁在管?”

    “夜孤恒和璇玑。他们很想你,想来看你。”

    “别,我现在是凡人,等我适应一阵子再说。”

    “呵……我明白。”

    “你是什么时候发觉落霞不是我的?”她好奇地问。

    他微微蹙眉:“是要我说实话吗?”

    “恩,实话。”

    “就是在她吻我的时候。”

    “你,哼!”

    “看,我说了实话你不开心了吧。”

    “哼!”

    “别哼了,鼻涕都要出来了。”

    “哼!哼!哼!”

    微风拂过他们远去的身影,一位扫垃圾的老头,捋着那长长的白须,点头而笑。他仰望天空:“老天爷,你这个美满的结局,真是连我这个老君都嫉妒呐……”

    “垮察!”天突然打出一道雷,狂风四起,将干净的人行道吹满了落叶,看得老头皱眉,叹口气,开始扫地。

    他一边扫,一边嘴里轻喃:

    “一扫扫去尘,

    二扫扫去苦,

    三扫扫去人间恨,

    留下真情暖世人……”

    (全剧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