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幽冥路

作者:海之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屋里的灯火还亮着,一盏孤灯下,陈牧之守着他的亡妻,等待着能让她起死回生的那个人来。他知道妻子已经死了,他从来都对这些荒唐迷信的事嗤之以鼻,可不知为何,莫名地信任那个人,相信他一定能让灵儿活过来。

    可是他却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就在窗外,他在做一个抉择,他是不是要拼尽全力,去救别人的妻子……

    幽冥界永远都是黑暗的,阴司地府只是压抑的灰暗,至少目能视物,而这里却是绝对的漆黑,沉重的黑暗压住呼吸和心跳,于是这里也是绝对的寂静,所有的恶灵都在黑暗下枕着一颗饥饿渴血的心沉睡……

    一个怪异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打破了死寂,这声音就像一条纤细冗长的蛇,扭曲着粘腻的身子,滑入对方的耳鼓,“是孔雀明王么?”

    “是我。”

    “既然来了这里,为什么不进门?”

    “我在等你开口请我。”

    “现在我开口请你了,进来罢。”

    “多谢。”

    那道无形的门后,似乎不是房间,而是一个无底的黑洞,阴寒的风无穷无尽的涌出,尖利的呼啸仿佛狂歌夜哭。

    迎接他进入这里的,是一阵诡异的笑声,说其说是人在笑,倒不如说是一群老鼠在磨牙,吱吱咯咯,半晌不绝。

    “什么事让你这样高兴,何不说出来,让我也笑一笑,岂不热闹些。”

    “你害怕了,大名鼎鼎的孔雀明王到了我这里也会害怕,我当然要笑啊!”那个声音边笑边说,“就算你不承认也没用,我感觉到了,你的一举一动,甚至你心里在想什么,我都感觉得到!”

    “我为何不承认,你将幽冥界弄成这样,不就是为了让人害怕么,我若不怕,岂不辜负了你的苦心。”明王反唇相讥,却不禁心惊,进门的瞬间,的确是有些微的恐慌,他居然都能感觉到,这幽冥君竟比他想象中的更厉害,今日之事,只怕难了。

    幽冥君讨了个没趣,这才收住了笑,“你到这里来为什么,我也知道。”

    “那更好,也免得我再解释,你说罢,要怎样才能让我带她走。”

    “怎样也不要,你现在就可以带她走了。”

    “什么?”明王惊诧地反问。他对他的回答作过很多种猜想,也准备了很多种应答,只有这个回答压根没想到。

    “是的,你现在就能带她走了。我来给你指路,这里是幽冥界的总殿,从这里向下走三千尺,就是凝咽泉,水影的魂灵就在泉里封着。”

    他已经说完了,明王还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动。许久,他淡淡道:“你忘了告诉我一件事,怎样才可以有光?”

    那边的回答又是那刺耳的笑,像是小孩子成功的骗了人后的得意,“对不起,我忘记了,你看不见,在我这里,你就是个瞎子。”

    明王并不动怒,平静地道,“当然,也只有你能看清这里的路。”

    幽冥君更加得意,“你错了,我也看不见,但是我能感觉到,就连这里最隐匿的路我也不会走错一步,你就不行,别说三千尺,你只要走上三十步就彻底迷路了,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不要。”明王固执地再问方才那句话,“告诉我,怎样才可以有光?”

    “光?幽冥界什么都可以有,就是不能有光。”他说到这里,忽然一转话锋,“不过,你是孔雀明王啊,可以例外。就用你的血罢,世人常说‘血光之灾’,血应该是有光的。”

    “好。”明王竟没有丝毫的犹疑。这也让幽冥君吃了一惊,急忙叫道:“你等等,还是把话说清楚得好,免得你后悔也来不及。这幽冥里押禁着十万八千恶灵,都是嗜血成性的,它们已经很久没有尝过血的味道了,如果现在有血的气味,肯定会彻底疯狂,也许连我也控制不住……你再想一想,现在走的话,只要后退一步……”

    “如果我就这样走,又何必来。”明王笑说着,指尖已划开了腕脉。第一滴血落下时,这漆黑的所在竟真的有了光亮,同时,也荡开了腥甜的血气。

    “有光了,我感觉到了!”幽冥君狂喜地大叫,“恶灵们也快出来了,孔雀明王,让我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血光朦胧黯淡,仅能照见脚下的路,他仍然看不见幽冥君,那个疯子般的地狱主宰者。他不敢再耽搁,匆匆地向下走去。

    才走出几十步,地面突然剧烈地震颤,无数尖利嘈杂的声音呼啸而来,那是恶灵们喜悦的欢呼,它们潮水般地涌来,准备饕餮一场盛宴,却被他强大的屏蔽弹开,发出凄厉的哀嚎。

    艰难的跋涉就这样开始了,每走一步都要抵挡恶灵前仆后继的攻击,血不停地流出,屏蔽的力量渐渐减弱,三千尺的距离竟是如此的遥远。

    比恶灵们更纠缠的是幽冥君,他一路跟随前来,尖笑狂呼,“好呀!好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你们快上呀,这可是孔雀明王的血,不喝就再也没机会了;孔雀明王,你千万别让我失望,也别让水影失望,她在凝咽泉等你去救她呢!”

    听着他的呼喝,明王又气又笑,这人竟不分敌我,只是为了看热闹;而自己,竟像是在卖力表演、博他一笑的小丑,但他除了继续前进没有选择,那个疯子也做了一件好事,就是不断地提醒他,水影在凝咽泉,在等待他去救她。

    前面的路越窄,越崎岖,恶灵的进攻也越密集,他流了太多的血,已经有些晕眩,屏蔽的薄弱处已被攻破,有锋利的牙齿在撕扯他的衣服……

    再漫长的路也有尽头,转过这段小径,前面忽然有了模糊的光,那是流水的波光,他终于到了凝咽泉,终于看到了那个朦胧的身影。

    恶灵们瑟缩着后退,除了血,他们畏惧所有的光亮。但它们堵住了那条小路,作守株待兔之势。

    “水影!”光亮虽然幽暗,但他已看清了,在泉水里浸泡着的人真的是她,是她从前的面容,从前的眼神和微笑……他怔住,仿佛时间如水倒流,恍惚中竟不知身在何处。

    “你愣着干什么,拉她上来啦。只要把她拉出这凝咽泉,就破了她的命劫,以后她就再也不用在这里受苦了。”

    他上前一步,向她伸出的手竟有些颤抖,他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他,不知道她会不会再拒绝他;曾经有两次,他向她伸出手,却没有回应,但愿这不是第三次。

    她看着他,疏离迷茫的眼神慢慢清晰,她握住他的手,轻声唤他:“明王!”

    “水影。”他喊出的声音竟有些哽咽,一路走来的艰苦都微不足道,至少现在,他是幸福的。他抓紧她冰冷的手,用力向上拉,却没有用,水下似乎有一种力量,沉重地坠着她。

    他再用力,还是不能拉她上来。身后是幽冥君乐不可支的大笑,“你怎么用力都没有用,这凝咽泉的水和你的雪云石椅一样冷,她在水下的身体早就冻成冰了,别说你现在筋疲力尽的,就是平时的你也不能把她拉上来……”

    “你……”明王怒不可遏,他却在一旁慢悠悠接口,“我知道你一定很想杀了我,可是你千万不能松手哦,现在凝咽泉已经被触动了,如果你松手,她就会被吸到水底,整个人都会被冰封。”

    即使他不说,他也感觉到了,水影的身体正在下沉,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拉住她,而他的力量已将耗尽了……

    “好像还有更糟糕的,”一旁看笑话的幽冥君念咒似的叫道,“地要裂了啊。”

    话音未落,明王脚下的地面出现了一条裂缝,迅速地延伸,变宽,裂缝间已有水花泛上来,水涌上来,立刻就在地上结了冰。

    “你,你到底要怎样?”明王这才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完美的陷阱,幽冥君就是布下陷阱的猎手,他已完全绝望。

    “我也不要怎样,只是觉得好玩,想看看你怎么选择。要么你就这样拉着她,直到地面完全裂开,你也落进这泉水里,和她一起冻成冰晶;要么你用自己来换她,你独自泡在这冰泉里,她就可以重返世间了。当然,第三种办法是最好的,那就是你松开手,就让她沉下去好了,反正你也尽了力,然后你可以回去,我绝不阻拦。怎么样,选择那个?”

    地面的裂缝越来越宽,水下的坠力也越来越重,他已经精疲力竭,还是咬牙冷笑道:“我只想知道,怎么才能让你死?”

    “哦,让我死?那是很难的,一定要有很强的光才行,在这里,如果有了光,你就是胜利者,可惜没有,所为我是唯一的主宰。”

    “明王,你走吧,我在这里,很好的。”水影忽然笑了,她努力想抽回手,却被他抓得更牢,“水影,我不会放开你的,我要带你走,你抓住我的手,再也不要松开。”

    “好感人哪!你们不要急,地马上就要完全裂开,你们就要永远在一起了,别忘了要感谢我。”又是一阵疯狂的大笑,他像唱歌似的低吟着,“为什么没有光呀,为什么没有光……”

    “光?”明王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努力稳住水影的身体,腾出一只手伸入怀里,摸到了那串念珠,依然是温暖的,却不知在这里能不能发出光来?

    绝望的黑暗里忽然爆发出眩目的光亮,太阳一般灼灼地闪耀。那些堵在路口的恶灵顷刻间化作黑雾,凌厉的风吹来,便消散得无影无踪,一片哀嚎声中,伴随着坚冰碎裂的清响。

    “快走!”他拉着她冲向幽冥界的出口,她像风一样地轻,袅袅地几乎要飞起来。他一怔,才想起她只是一个空荡的灵魂。

    “孔雀明王,终于是你赢了,现在你可以走了,我只希望,你没有看见我。”他们又回到了幽冥界的总殿,原来这不过是间普通的石屋,殿门大开着,他听到幽冥君在说话,却不见人影。一张石桌下,有个很小的东西在蠕动,似乎在努力要把自己藏起来。

    “那个……”水影刚出声就被明王掩住了口,他看清了幽冥君的样子,是一个小小的侏儒,而且,他的脸上根本没有眼睛。原来这里的黑暗,只是他要把自己藏起来,不被人看到;他那么疯狂,那么喜欢眩耀,只是无奈的自欺罢了。

    他向水影摇摇头,提高了声音,“幽冥君,我真的很想看看你,但既然你不肯出来送客,那就算了,后会有期。”

    那个小人在桌下冷笑,“孔雀明王,其实你何苦来,只要出了这道门,她就不再记得你了,你这样做,真的值得么?”

    “我从未奢望过她能永远记得我,只要她现在记得我就好……”

    天色还未亮,明王走进残灯明灭的小屋,他在床前俯下身,将紧握的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有晶莹的光慢慢地溶进她的身体。她的胸口开始轻微地起伏,脉搏重又跳动起来。

    他起身出去了,在小院里等了片刻,听到屋里传出惊喜的呼唤和痛哭,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走出院子时,他在沾着晨露的花架上摘下一朵初绽的清零花,她曾说过,对着花儿许愿,就能见到思念的人儿,原来是真的。

    尾声 乱云渡

    他又回到了乱云渡,走下长长的地下石阶,正碰上阿傩和迦叶严肃紧绷的面孔,他反而轻松的笑,“两们就要回去了么?”

    阿傩铁青着脸,一言不发,迦叶长叹一声,合什道:“孔雀明王,你可知你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自己当然知道,就不劳两位位再叙述一遍了。我也知道该如何自处。”他重又坐进雪云石椅,“劳烦你们出去时把门关好,我很累了,需要休息。”

    他们走了,这里又只是他一个人,就像从前那漫长的时光一样。他把玩着那朵娇嫩的花儿,花若离枝,很快就会枯萎,而想念却是没有终点的。

    倦意沉沉袭来时他模糊地想,“下次醒来是什么时候呢?或者,永不醒来……”

    【后记】

    临水之影, 第一场梦华

    一、关于剑仙

    今年五月的某天,我在QQ上跟朋友说,我想写一个系列故事,以剑仙为主角。朋友说,这个题材好老套了,你是中了还珠楼主的毒,还是玩多了仙剑奇侠传?我说我既没有看过还珠楼主的书,也没有玩过仙剑的游戏,也不管它老套不老套,我只是——喜欢剑仙这个词。

    是的,我喜欢剑仙这个词,它让我找到了我一直在找的一个契合点,武侠和奇幻的契合点。

    我曾在一篇小说里这样地描述我对剑仙的概念:他们的处境是极其微妙的。一方面,因为他们是神仙,所以剑术的高绝神妙,是尘世中最杰出的剑客梦想中也无法达到的境界;而另一方面,因为他们太过迷恋剑道,而耽误了修为,因此永远也不可能成为骄傲睥睨的上界神仙中的一份子。

    就这样,我自作主张给了剑仙如此的定位,他们不同于那些古板陈腐,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神仙,他们更适合人世,更适合江湖,更适合我一直梦想着的——奇幻武侠。

    于是我开始写我的梦想,于是,有了这个系列,有了水影的故事。

    二、关于劫难

    水影最初的劫难,应该是她对剑的渴望。那样的不顾一切,也不惜付出一切。其实,她想要的,也许不是那柄剑,而是剑里的灵魂,只属于她的,甘愿为了她而被凝固于金铁之间的灵魂。

    水影是注定孤寂的,因为也更渴望拥有,于是她在问剑阁里握住了流火,她对坤灵说:“我要定它了!”一句话,注定了得到,也注定了错失。

    水影下世历劫,也算是就此踏入江湖,带着流火和紫烟寒开始了步步为营的历程。那颗美丽的珍珠,既是坤灵坚定誓言的见证(那句经典台词已经被水影想起过很多次了,这里就不再重复);也是想给这个故事增上一抹柔和宁静的色彩,水影的性格里,似乎没有如水的恬静,倒是多些火爆的,而那个被炼成剑的蚩尤少年本来就是火族,加入紫烟寒,正好把这辛辣的火气冲淡一些。在其后重重的劫难中,不管是怎样的奇诡谲恶,血雨腥风,只要那轮朦胧的光晕不灭,水影的信念就不灭,就还有勇气走下去。

    说到水影的宣阗之劫,没有一劫是她凭着剑法,在最后关头PK掉对手,成功闯关的。如果那些劫难只要挥剑就能闯过,那么写的人和读的人都会觉得十分无趣。虽然一路上给她设局布阵的,皆非世间的凡人,但当故事讲到最后,阴云迷雾都散开了,坦露的还是人性。平安集中月盈的痴情,乱云渡里明王的等待,碧竹林下娃娃的呢喃……不管是妖是仙是佛是魔,总是固守着一份本真的人性。人性本善,就像明王曾对水影说的,“你的善良像洪荒之后大地上初开的第一朵花儿,我珍视这种善良。”

    珍视善良的,不只是明王,于是水影才能渡过一重重本非她力量所及的劫难。只有人性才能感动人心,这应该不只是理想主义者美丽的臆想。

    三、关于爱情

    爱情是这世间永恒的话题,永远也说不厌的。一篇小说里就果没有爱情,就好像食物里没有放盐……

    那,就来说说水影的爱情吧。

    水影的生命里,有过三个至关重要的男子。坤灵当然是占有勿庸置疑的地位,然后是流火,和明王。

    水影的情感归宿一度让我非常为难,因为喜欢明王和流火的读者居多,甚至有人强烈要求我,最后要让水影和明王在一起。面对这样的呼声,我也确实动摇过,因为自己也很喜欢明王这个人物。气宇高华,狂傲不羁,邪气而又温柔的孔雀,以万年的枯坐,期盼着一场爱情,这样的男子,如何不让人心动神迷?

    有次在聊天时问一个读者,坤灵,流火和明王,到底谁更适合水影呢?她过了好一会儿发过来消息说,这个很难选,明王和流火都是很抢眼,很容易被爱上的人;但是坤灵,更适合最后的依靠。

    看着消息框里短短的几行字,我恍然。再回头看他们,在漫天云雾里浴血而战,宁死不降的流火,是决然而惨烈的;而被雪云石椅锢锁生命,却依然睥睨天地的孔雀明王;是惊艳而冷傲的。与他们相比,坤灵真的没有抢眼之处,他始终都保持着安静的姿态,默默的,淡淡的,就像紫烟寒朦胧的光晕,没有炙烈烫心的激情,却给了水影全部的宽容和眷爱。

    流火和水影有着同样的性格,倔强固执,永不言败。正是这样的契合使他成了她的剑;他们之间,无关爱情,而是同历艰险的战斗伙伴。

    明王之与水影,是刹那间交会的光亮,眩目凄艳,赢得观者的感慨唏嘘,也会在彼此心上划下不灭的痕迹,他们的手只差一寸而不能相握,看似短暂的一寸,实则是无法逾越的天堑,注定无果。

    坤灵是坚忍而沉默的人,他似是很不善于表白的,和深爱着的女子相处过了沧海桑田的光阴,始终未曾吐露真情。只有把心事付一曲箫音,丝丝袅袅,诉与她听。他吹箫,不为引凤,只是希望身边的人儿能懂。最后她终于懂了,可是箫音已断,无处相寻觅。

    坤灵的爱情,正应和了那首《爱的箴言》:我将真心付给了你,将悲伤留给我自己。我将春天付给了你,将冬天留给我自己……

    对于坤灵,也许应该再加上一句:我将所有付给了你,把爱情留给我自己!

    于是,我很坚定地,写下了最后的结局。

    四、关于结局

    我是喜欢写悲剧的人,尽管我知道还是喜欢喜剧的人比较多,但我依然把结局写成了悲凉的空梦。只因我固执地坚信,痛过了,就不会忘记。我希望水影不忘记坤灵,也希望大家不忘记水影。

    坤灵化为最后一颗流星,投下情泪镜,以魂飞魄散的惨烈,唤醒了在魇境中沉睡的水影;而水影在绝望中涅磐,封剑惊云瀑,决然地以凡人之身重回世间。这样的结局,到底是悲是喜?

    当我写到水影在惊云瀑最后舞剑的场面,就决定了后记的题目——临水之影,一场梦华。

    五、关于感谢

    感谢的话不容易说出新意来,但是有诚意就够了。

    感谢我所有的朋友、读者,和编辑们,因为你们的支持我才能够写完这个故事。从开始到结局,历时半年,感谢你们一直陪我经历过。感谢你们喜欢我的梦想,成全了我的梦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