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6章 离歌

作者:月下箜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石像下众人或跪或立,呆呆的仰头看着辽阔的天空,一根根仿若利剑般的石柱直插天际,象征着乌托邦子民不屈天地,不敬鬼神,不畏艰难,敢与万物争的大无畏精神。

    悠远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述说中,听不到恐惧,有的只是悲伤,还有一丝淡淡的不甘。

    “只有离开元老星,离开我们千辛万苦才找到避世之城,我们的孩子才能健康的生活下去。这颗星球已经被污染,没有任何生命能在被星际大爆炸污染后的星球上存活下去。我们或许可以,但孩子们不行。

    继开启永恒时光之后,元老院经过一致表决,颁布了又一条法令,即第二次宇宙大迁徙。我们乌托邦子民从来就不畏惧困难,也不害怕失去家园,只要我们的族人还在,何处不是我等桃源?

    迁徙令发布后,每一百年便会有一批族人离开,他们的任务是找到适合我们居住的星球,然后回来通知我们。我们一直相信,在偌大的宇宙中,有无数像乌托邦自由领一样的自由的星球,那里便是我们的家。

    我们在元老星上静静等待,每一百年便有一批族人离开,前前后后几十批。元老星上的族人越来越少,可我们的勇士们至今还没有一个回归。我们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呢?一批如此,每一批都如此,这很不正常,很让人不安。

    元老院里的元老们一个个相继老死,我也觉得自己快到油尽灯枯了。可惜的是,我们的孩子们,竟然没有一个的修为能成长到继承元老的境界。

    这是为什么?他们自出生起,基因里便被感染,根本无法修行大长老留下来的道术。无法修行,没有道术,又怎能想我等一样存活几千年呢?没有道术,又怎能继承元老之位,守护我们的族人呢?

    作为司职战争的主元老,我感到很痛心,我在为我们乌托邦子民的未来而痛心。但我,无能为力。

    我决定亲自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无论那些孩子们有没有找到适合居住的星球,没有理由一个也不回归。我一点都不怀疑他们会放弃还留在这里的族人,如果可以,我相信他们死也回来死,除非,他们没有办法回来。

    司职教育的卡莱尔一定要陪我去,我很不想他去。整个元老院,就只有我和他,以及司职经济的老不死的卡洛斯。那家伙老的都爬不起来了,元老院还需要有人守护。但卡莱尔执意如此,而老不死的卡洛斯居然从床上爬了起来。好吧,我知道了,他想告诉我们,有他在,元老院便没事,他会守护好所有的族人。

    我和卡莱尔挑选出了一批年富力强的孩子们出发,一定要找到离开元老星的族人们不归之谜。而我们终究找到了原因,让我们目眦欲裂的原因。

    居然还有深渊大恶魔活着,不仅是大恶魔,我们还看到了恶魔以及大领主。它们就守在元老星附近,却一直小心的躲避着,我们居然一直没有发现它们,任由它们躲在暗处,将我们外出寻找出路的族人一批一批的杀掉……

    悲愤已经不足以形容我们的心情,只有战斗,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为我们无辜死去的族人们复仇。

    自从那场星域大爆炸之后,我已经好多年痛快的战斗过了。我和卡莱尔联手和深渊大恶魔战斗,孩子们则与其他深渊怪物们战斗。耗时接近三百个小时,深渊大恶魔终于被我和卡莱尔杀死,但卡莱尔,也被大恶魔的利爪洞穿了心脏。

    卡莱尔就死在了我的怀中,平静的脸庞微微笑着,眼神里似有解脱。他总是这样温柔的笑,抚着我的头说:普列修,我死了,你以后该多么辛苦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一战,我们带出来的是元老星仅剩的年轻人,但此战,活下来的只有区区十八人。

    我带着卡莱尔和孩子们的尸体回到了元老星,在元老院的守护台上,老不死的卡洛斯就盘坐在那里。他的坐姿端正,远远的看到我们回来,他也没有起身,只是微微一笑,用那该死的苍老的声音说道:哦,卡莱尔也死了呀,普列修,以后你多辛苦啊。

    说完,我便看到他身上散发出一道道红光,然后整个人化作了漫天的尘埃。

    这老不死的东西,为了从床上爬起来,居然施展了大长老亲自封印的秘术。该死的混蛋,去死吧,死了才干净。

    元老院哭声一片,乌托邦仅存的子民全都集中在这里,我听到他们的哭声,心里分外宁静。

    可为何我的眼中,不断有泪水滑出?

    我抬头看着高高耸立的石像,此刻才发觉,大长老的目光充满了悲哀,忽然想到,大长老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乌托邦子民的未来会是如此?他是不是想不到解救之法,才会在死前如此不安和悲伤?

    元老院只剩下我了,孩子们都仰望着我,他们希望我能带他们走出困境,他们全心全意的相信我依赖我。

    我又该去相信谁依赖谁呢?

    我下了一个命令,所有的子民们马上离开元老星,从不同的方向出发,有多远便走多远。我不确定是不是还有深渊怪物存活,所以我不许他们走一个方向,而是呈放射状,从四面八方离开。即使……即使真的有深渊怪物活着,或许……还能剩下一些乌托邦的种子。只要种子还在,我相信,迟早种子会发芽,长大,开花、结果,乌托邦永不消失。

    孩子们问我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走?我当然不能和他们一起走。他们不知道,卡莱尔替我挡下深渊大恶魔的利爪时,我其实已经被利爪刺中了心脏,我只是苟延残喘罢了。我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乌托邦。而且,我也无法承受看到孩子们在我面前死去的打击了。

    终于,元老星只剩下我了呀。

    有风吹过,世界很安静,我忽然想睡觉了。

    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我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那些难以忘怀的过往,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别了,我亲爱的故乡,别了,我深爱的孩子们。”

    ……

    苍老的声音消失了好一会儿了,可石像下的人群依旧一动也不动。如果先前他们还对乌托邦的存在心有寄托,此刻普列修元老留下的话语,却彻彻底底的打消了他们仅剩下的一丝侥幸。

    世上还有比这更残忍的事吗?

    经历了几十代人的不断努力,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历经艰难困苦才知道的故乡,却早就化作了历史。

    在来之前,他们相信自己的故乡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国度,花的香,草的绿,水的清,人的和……

    在来之后,他们才发现那些都是自己的妄想,乌托邦除了高高耸立的石柱和石像,只剩下一部悲伤的无声电影。

    乌托邦,在联盟语的解释中,表示“没有的地方”。

    在帝国语中,解释为“空想的国度”。

    在拉威尔魔族语中,则读作“永远无法到达的国度”。

    事实早就告诉了他们,乌托邦和他们想象中的不一样,可那些流落在三大星系的乌托邦后裔一直拒接相信。并且以他们的方式,在三大星系知识体系中,无中生有的硬生生加入了乌托邦自由领的认知。

    “我好像对说话的家伙有些印象。”阿瞒忽然在秋词的脑海里说道。

    “哦。”秋词应了一声,又问了一句:“他是什么人?”

    阿瞒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古怪,不确定的说道:“应该是一个女人。”

    “啊?”秋词讶然,不自觉的惊叫出声。

    萧春水闻声转头看她:“怎么?”

    秋词摇头:“没什么?”接着问阿瞒:“女人?”

    “嗯。”阿瞒想了想说道:“一个脾气暴躁的女人,主人的三十六名弟子之一。”

    “可声音……”秋词疑惑。

    “这和她修炼的道术有关,战神诀,主人的三十六名弟子中,只有她才修炼了这门道术。”

    秋词仍然有些不解,什么功法能把声音也修炼变了?

    阿瞒知道她的想法,没好气的说道:“你没听过把女人变男人,男人变超人这句话吗?”

    秋词:“……”

    秋词刚才那一声低呼,到底还是惊醒了有些怔愣的莱昂教授。只见他平静站起身,整了整身上有些皱的衣服。

    秋词有些担心的看向他,道:“导师,我们该回去了。”

    莱昂教授笑了笑,声音异常平静:“我们已经回家了,还要去哪里?”

    “可是……”秋词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莱昂教授却不和她说话,转向萧春水:“春水,你带小词离开。”

    “那你呢?”萧春水若有所悟,还是忍不住问道。

    莱昂教授没有回答,朝着其他人笑道:“起来吧,我们回家了,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秋词大惊,看着其他人如梦初醒般站起身,跟着莱昂教授朝着元老院深处走去,连忙就要上去拉莱昂教授,却被萧春水拉住了。

    “走吧,莱昂教授和他们是不会上战舰了,你难道没看到他们的眼神平静如湖吗?”

    平静如湖,视死如归。

    秋词明白,他们死都不会再离开,这里是他们的家,无论变成了什么模样,始终是他们落叶归根的地方。

    远远的,她听到他们的歌声:

    “翻过远方寒冷的迷雾山脉,直至幽深古老的地窖山洞。

    我们在破晓前出发,去找寻久已忘却的自由。

    高山上铁橡树在怒吼,深夜里冷风在呻吟。

    火光通红,星光灿烂。树木河流指引我等方向。

    ……

    走吧,去寻找安宁的故乡;

    那里有青青的草原和深蓝的海湾。

    黄鹂在林间清唱,孩子们在月下欢叫。

    ……

    那是我的家呀;

    美丽富饶的故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