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4章 元老院

作者:月下箜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马克维尼停下车,也像其他人一样疯狂的冲向街头,朝着那些欢歌笑语的人群而去。双手徒劳的想要抓住他们,却无力的发现根本无法触碰到任何形体。

    就像他们的手是漏斗,而眼前的人是抓不住的水,飘飘然的从他们的指间无知无觉的溜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莱昂教授呆呆的坐在车里,目光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嘴里无意识的喃喃自语。

    秋词担忧的看了他一眼,和萧春水一左一右的坐在他身边,两人目光相触,各自无语。

    在踏上这条寻找乌托邦之旅时,秋词本就不怎么看好这次旅程的结果。从婴儿柳言的身上,她知道自己的身世秘密。

    她是乌托邦遗民的后裔,她是在一颗被击毁的战舰中,被红胡子船长发现并收养。这其中有什么故事呢?她的父母应该是乌托邦子民,为什么会流落在星际之中,又是被什么敌人击毁了战舰?他们又为什么要将一个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留在无人的驾驶舱内?

    这里面的疑团虽然难以考量清楚,可是也不难猜测她的父母究竟遇到了些什么?那一定是个关于逃亡和追杀的故事。

    作为乌托邦子民,为什么逃亡,又是被谁追杀?

    “哎……”

    阿瞒幽幽的在秋词脑海里叹了口气,似乎有什么发现。

    “你发现了什么?”

    阿瞒又是一声叹息,声音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如果本大人没有看错的话,这是——镜花水月。”

    “镜花水月?”

    “这是一种道术,你眼前看到的一切,可以说是幻觉,也可以说不是。它其实有些类似于海市蜃楼,只不过是凝固的海市蜃楼。”

    “凝固的海市蜃楼?”秋词又一次重复他的话。

    “不错,凝固的海市蜃楼。一千年不散,一万年永存。这个道术的要旨便是将这些人生前的这一刻永远的留住,而实际上,这些人早就不在了,这些都只是曾经发生过的一幕,却被永远的记录了下来,看上去像是和真的一样。”

    秋词思索片刻后,问道:“你是说,这其实是个幻境?”

    阿瞒否认道:“不是幻境,或许用立体电影来形容更加合适一些。我们在看一部立体电影,唯一遗憾的是,电影的声效似乎坏掉了,以至于这是一出无声的戏剧。”

    他这么一说,秋词立刻懂了,原来他们闯进了电影世界。电影里的人继续他们的原来的对白和演绎,而自己这些外来人,却与电影世界格格不入。

    “原来……只是一部电影吗?”秋词说不清楚此刻心里的感受,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的乌托邦,却早就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尘埃,独独留下这一幕幕无声的戏剧。

    她虽也觉得遗憾,却也并不觉得难以接受,反而认为这样的结果才是最符合事实逻辑。但显然莱昂教授并不像她那般接受的毫无压力。

    乌托邦自由领在他们这些流落在外的后裔看来,是心中唯一的乐土。从刚出生起,他们的父辈就给他们灌输乌托邦的美好,同时给他树立起以回归故地为目标的终生使命。

    他们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这个使命,他们的子子孙孙都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这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辈人的使命,而是一个遗落在外的民族生生不息的执念。

    等到经过无数人的努力,终于成功的实现目标是,他们却发现,原来一直为之坚持为之奋斗为之努力为之放弃一切的愿望,只是一场梦,一场虚幻华丽的梦。

    梦醒之前,这是一场美梦;梦醒之后,却是一场实实在在的噩梦。

    如果可以,秋词宁愿这一次航行没有找到乌托邦自由领。这样的话,莱昂教授以及这些乌托邦后裔们还能继续生活在美好的梦中,哪怕一辈子也不醒来也没有关系。

    至少,在临终之时,他们弥留的目光,依然可以看到一片美好的国度,那是属于他们梦中的天堂。

    秋词感到手背上有些湿润,低下头去看手背,正好发现一滴水落在上面,微微的酥痒,有些炙热。

    她抬头,惊见莱昂教授的眼中滑落出两行清泪,一滴一滴顺着深刻的皱纹布满了脸颊,然后滴落下来。

    “导师……”秋词用袖管替他擦了擦泪,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安慰他。

    “其他地方不知道怎么样?”萧春水忽然开口说道。

    “是呀,”秋词马上接口道:“导师,你先别伤心,我们去别的城市看看,这么大的元老星,我不相信全是这样。这一定是乌托邦废弃的城市,其他人一定生活在其他城市里。不是还有元老院吗?我们去找元老院,在元老院附近,一定不是这样的。”

    “是的,莱昂教授,我相信乌托邦自由领不会那么轻易的消失,即使这颗星球上没有,谁又知道是不是他们早就搬迁去了其他星球,开创出了另一个乌托邦呢?”

    萧春水的话显然比秋词更具有说服力,也更能打动莱昂教授的心。他听完之后,勉强笑了笑,稍微振奋起精神,说道:“春水说的不错,都已经过去了七千多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或许他们真的已经去了别的星球。”

    秋词朝萧春水感激的笑了笑,他回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所以啊,导师,我们不应该在这里为了这些幻影难过,这也许是乌托邦子民留给其他族人找到他们的线索,你说对不对?”秋词趁热打铁的继续劝说。

    阿瞒鄙夷的声音说道:“我说你们两个这么忽悠这个老头,万一再一次让他失望,不是更残忍吗?”

    秋词在说服莱昂教授的同时,百忙之中对阿瞒说道:“阿瞒,你就算再聪明,到底不是真正的人类。你不知道人类是最坚强同时也是最脆弱的生命体。此刻的莱昂教授处于最虚弱的时候,任何一点打击都可能让他心灰意冷,毕竟一生的追求到头来只是一场梦,谁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我和萧春水要做的,只是帮助他自己说服自己,只要他不放弃希望,不甘心父辈和自己的追求只是一场空。哪怕还有一丝希望,他都会坚强起来,证明他们不是毫无价值的追求,而是有意义的人生。”

    她也不管阿瞒的反应,对莱昂教授说道:“导师,下令让其他人先回车,再告诉他们这里不是真正的乌托邦,只是曾经的乌托邦。”

    莱昂教授似乎失去了自主意识,闻言连连点头,呐呐的小声道:“是的是的,应该召他们回来。这里怎么会是乌托邦呢,完全不是这样的,没有四季盛开的月季,没有芳草凄凄,没有鸟语花香,这里不是我们的故乡。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一定是的。”

    萧春水叹了口气,打开通讯器,开始召集下车的人回来。一些人听了,失魂落魄的走回了车,还有些人却理都不理,依然固执的去和眼前的人影交谈,一遍又一遍的试图抓住他们。

    萧春水没有办法,下车将那些渐渐迷失心性的人拉回了车,实在拉不动的,干脆打晕了他们,再让智能机器人背他们回来。

    吵吵闹闹的总算将所有人弄上了车,萧春水不知何时接过了指挥权,开始指挥车队搜索元老星。

    元老星不大,面积比尼纳星还小一些,整个星球处于未知的力场保护中,高科技的探测器在星球上几乎失去了作用。无法扫描,无法探测,甚至生命探测仪也无法正常运转。

    秋词猜测这应该是阿瞒说的道术有关,元老星被镜花水月这个道术全面覆盖,任何地方都没有遗漏。

    盲目的寻找,没有目的的搜索,好在悬浮车速度极快,他们发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城市,发现了一批有一批没有形体的人影。

    就像是一出盛大的哑剧,故事里的人自顾自的演绎,故事外的人永远走不进他们的生活。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车队的气氛一日比一日压抑,这是一个无解的循环。萧春水和秋词不断给予车队里的人希望,希望他们振作起来,又一次一次让他们越来越失望。

    这是一个走向绝望的过程,可是谁也停不下来。秋词甚至有一天担心,要是她和萧春水也做出一副绝望的样子,这些人会不会马上发疯。

    她太清楚他们的感受了,因为她也曾经经历过,虽然是在前世。

    终于,他们的车队开到了一座浩大的城市中。整座城市的规划异常简单,只有无数的参天石柱高高耸立。与其他城市的高楼大厦不同,这座城市没有房屋,只有铺满所有地面的毛毯。

    深绿的毛毯,覆盖整个城市地面的毛毯,没有人,没有物,没有幻影。

    他们终于走到了终点——元老院。

    一行人下车,踏上了松软的地毯,脚下酥软的触感让终日陷入绝望的人群开始放松下来,他们触摸着冰冷坚硬的石柱,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这些都是真的,不是幻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