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26章 一生的使命

作者:月下箜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黑山羊舰队在寂寥的星际中不知不觉已过去了五个月之久。

    这期间,秋词已然不记得舰队驶过了多少未知的星域,甚至他们的舰队还路过一个没有人类的小星系。

    这个星系所拥有的星球大约只有潘多拉星系的千分之一,生命探测仪没有发现生命,但莱昂教授在其中一颗星球上发现了水,又在水里发现了一些能够产生生命的必要元素。

    他断定,如果没有任何外来者打扰这颗星球,那么生命将在二十三亿年后,诞生于此。

    对于他的推断,秋词和萧春水表示沉默,两人都不是研究生命起源这方面的专家,只是陪着老头在这颗看似能诞生生命的星球上稍事休息。

    此后又是漫无目的的星际航行,莱昂教授手中的永恒时钟,据说是当初大长老楚狂人制作。

    一共是十二座,当年莱昂教授的祖辈们只带出来五座,在那场星际大爆炸中毁掉了四座,还剩下三座留在了当时元老星上。

    永恒时钟无法复制,因为其原理和材质都出自于大长老楚狂人。那是道术和科技的结合,哪怕乌托邦自由领人才济济,也无法制作出另一座永恒时钟。

    秋词试过永恒时钟的作用,的确不是科技所能达到的水平。只要启动永恒时钟,舰队所经过的星辰便会自动被永恒时钟复制进球体内,完全一模一样,只是形态缩小了何止亿万倍。

    这绝非科技所能达到的成就。

    若是用以星际战争,有一座永恒时钟在手,谁能为敌?

    在这颗星球上耽误了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黑山羊舰队再次起航。莱昂教授携带了整整三箱复制后的笔记,秋词看过一眼,知道那是他的祖辈们留下来的手札。

    其中有一本,莱昂教授几乎每天都要看上几遍。那上面的内容是第一代乌托邦自由领幸存者们留下来的笔记。上面记载了他们一路飘行的星云形状和大体方向,莱昂教授想利用这一点点线索,重新找到他们前来三大星系的星际航线。

    这是一个逆向追寻的轨迹,任何一点点小小的差异,便能导致整个航向差之千里乃至万里。如果侥幸发现错误,还能绕道回来,虽然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资源。

    倘若永远没有发现,便会距离目标越来越远,然后消失在茫茫的宇宙中。

    即使有永恒时钟在手,可惜笔记上是文字记载,不是客观的图像资料,难免会有或大或小的描述差异。这些差异,导致了要找到乌托邦自由领,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另外还有一点,宇宙不是永恒不变的,它会慢慢的以人类无法观察到的速度改变。因此即使前人的记载没有错误,可永恒时钟还停留在几千年前的记载上,而现实中的宇宙,早就不是原来的宇宙。

    以莱昂教授的睿智,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情,可他依然义无反顾的要重回梦中的国度。这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执念,而是遗落在外的所有乌托邦子民后裔世世代代的执念。面对累积了数千年的思乡执念,理智和睿智如一层薄纸般脆弱。

    两个月后,黑山羊舰队又到了先前他们停留过的那颗小星球。

    这次航行并不顺利,这已经是第四次返回原地,如果不是有永恒时钟可以帮助舰队准确的找到曾经到过的地方,也许他们已经迷失在未知星际之中。

    莱昂教授字架上眼镜,仔细的阅读笔记上的记载,他要找出或者推断出前人正确的轨迹。

    秋词为他倒了一杯水,没有打扰他的思索,和萧春水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

    秋词看着专注的莱昂教授,他深褐色的眼珠渐渐的变得浑浊,脸上的皱纹也越来越深刻。她很想劝他,生他养他的是联盟,其实联盟才是他的家。可这话到了嘴边,却无法说出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程度或轻或重。外人可以不认同,却没有资格去质疑,而她是他的学生,更是他预定的接班人,尤其没有资格去怀疑他所做的一切,无论是对是错。

    良久之后,莱昂教授从笔记中抬起头,望向身边的秋词和萧春水,缓缓道:“你们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成家?”

    秋词老实的摇摇头。

    萧春水想了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是不是因为您,想要终结这一条寻亲之路?”

    “寻亲之路?”

    莱昂教授嘴里喃喃的重复了一遍,随即摇摇头苦笑道:“与其说是寻亲之路,或许说是一条不归路还要更准确一些。”

    他叹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在做无用功?乌托邦自由领已经消失了数千年之久,哪里还能寻的到?”

    他苦笑:“我又何尝不知道能找到乌托邦自由领的几率不到千万分之一,可是我不能不去啊。我们乌托邦后裔,从出生那一日起,就背负了一个使命,那就是找到故乡。我们生存的全部价值便是为能回到故乡而努力,哪怕那是个根本无法实现的梦想。”

    秋词见他情绪有些激动,连忙趁着他歇气的功夫,喂他吃了药,又让他喝了两口水,才让他的情绪平缓下来。

    莱昂教授顿了顿,继续道:“我从懂事起,便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所谓的使命,更是压迫乌托邦后裔的一块巨石。很多时候我会觉得喘不过气,每当我想要放弃的时候,我的父亲便会在我的梦里出现,他严厉的指责我背弃了祖辈们的期望,忘记了在他临终之前,我所发下的誓言……”

    秋词和萧春水默默无言,没有谁会知道,名满天下的莱昂教授,原来只是一个被使命感压迫的喘不过气来的人。

    “所以我不敢成家,我怕我的儿子我的孙子我的后代们每一代都要背负和我一样的命运。我无法抗拒父亲对我的期望,我怕我临终之前也会要我的孩子们也去追寻这条不归路。这是一种世世代代的无形桎梏,你们……懂吗?”

    ……

    莱昂教授絮絮叨叨了很久,终于累的睡着了。秋词和萧春水轻轻的关上房门,然后并肩坐在商务舰的观测窗前。

    窗外星河灿烂,四周静寂无声。

    “你说,我们能找到乌托邦吗?”许久,秋词望着暗蓝色的天幕中,那颗一闪一闪的星子说道。似是在问萧春水,又似是在自言自语。

    萧春水笑了笑,轻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预感,我们这一趟航行,一定能够到达乌托邦。”

    “嗯?”秋词转过头,略有些诧异的看向他。

    他的眼眸倒映着整个天际的星光,闪烁中点点碎芒,眼神平静温和。

    这样的目光让秋词微微一愣,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萧春水这种眼神了。从他身份揭露后的那一刻,他的眼中便似有一层蒙蒙的阴影笼罩,她知道,阴影下掩藏着痛苦。于是,她一直不敢用心去看他的眸子。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秋词微微移开眼,小声问道。

    萧春水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有你在啊?”

    秋词抬头不解的瞪他。

    “你想想看,只要有你在,有哪一件事情没有成功过?”萧春水笑出了声。

    “你竟然迷信我?”秋词苦笑不得。

    “不对。”萧春水坚定的摇摇头,右手轻轻的覆盖在她的左手上,缓慢的说道:“只是我认为,有你在的地方,到处都是乌托邦。”

    秋词抽出手,愤愤的道:“胡说八道。”

    萧春水又把她的手握住,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没有胡说,我想,也许莱昂教授也是这么想的。”

    秋词刚要回答,脑海中忽然传来阿瞒的大叫声:“啧啧啧,肉麻死我了,丫头,找个橡胶堵住这小子的嘴。妈的,怎么以前没发现这小子居然有这种口是心非的本事?本大人小瞧他了。”

    他的突然出声,完美的破坏了所有的气氛,秋词气呼呼的脱口而出:“你不是在装死吗?又爬出来干什么?”

    阿瞒确实很久没有出声了,久的秋词都快忘记了他,自从航程开始,他就没有主动出过声。

    “好没良心的丫头,我一直在尝试着修复破损严重的那部分记忆芯片,或许有帮助你们找到乌托邦的线索……”

    秋词打断道:“难道你不想找到乌托邦?”

    阿瞒噎了一下,恨恨道:“好吧,本大爷也想去看一看主人创造的乌托邦自由领,顺便看看那些混蛋有没有一两个活了下来。但是,重点不是这个。”

    秋词哦了一声,问到了重点:“那你修复了吗?找到线索了没?”

    阿瞒又噎了一下,半晌后才弱弱的说道:“都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继续老实的修复记忆芯片,跑出来干什么?”

    阿瞒大骂没良心:“要不是我感觉到了敌人,我才没兴趣听你们这些肉麻的话。”

    “敌人?”秋词一瞬间抓住了阿瞒话语中的重点。

    “是的,敌人出现了。”阿瞒笑道:“也许线索也出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