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四章 刀刻的泪颜(2)

作者:沈诗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反目

    小K看着失神的绳薇说:“干吗这么说?你得到提名了啊,看你今天在红毯上多风光,女明星里我看就你最出众。”

    “你懂什么?你知道这部戏我们投了多少钱吗?我把所有的钱都投在了这部戏上,我本以为我找了个有钱男朋友就万事OK了,谁知雷苏苏这个老公能一分钱不花把她捧上这个高度。我想明白了,我多花再多钱都是没用的,现在她已经百毒不侵了,我花钱也是在帮她造人气。”绳薇低着头默默地说。

    “那也说不准啊,没准就好了呢。推广这个事都不一定,有时候花的钱多效果没出来,有的时候花的钱少,效果特好,都是看时机。”小K一听见绳薇决定放弃,有点急了。

    “你别再用这一套来唬我了,以前骗我交钱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现在呢?你承诺的事情有一件完成的吗?效果有达到我的预想了吗?”绳薇抬起头愤恨地质问道。

    “你这人这么说就不对了吧?我完成了我的工作,至于效果,你也看到了这些突发事件。”

    “算了,懒得跟你说这些。反正,我不做推广了,我走了。”绳薇说着拿起配礼服的披肩,站起身准备往外走。

    “你什么意思?绳薇,你让我去那家破医院冒那么大风险去给你偷资料,现在偷回来了,你决定不付钱不做推广了,那我偷东西的事怎么算?”看到绳薇要走,小K急得连忙站了起来。

    “你爱找谁要钱找谁要去,反正我是没有,爱谁谁吧。”绳薇不耐烦地加快了脚步。

    “你等等,不许走。”小K一把拉住了绳薇大喊道,“咱俩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

    “松开你的手。”绳薇一把甩开了小K的手大喊,“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小心我对你不客气。”说完以后,绳薇气呼呼地走出了门。

    听到绳薇重重的摔门声,小K气愤地拍着桌子大喊道:“臭娘们儿,你等着。”随后坐到电脑前,虎视眈眈地盯着电脑的屏幕,把优盘里雷苏苏的照片一并发到了网上,同时附加了一张老费的整形对比照片。反正已经付给水军的钱不能退还,小K索性照样按原计划进行,想起绳薇刚才趾高气扬的样子再想到自己多花的这些钱,小K就气得咬牙切齿。照片发送的瞬间,小K露出了一脸坏笑,相信这些消息出来的同时,绳薇的富豪男朋友整形的事实也能损伤绳薇的人气。自己完全可以收取绳薇更多的费用来帮她恢复人气,到时看她还敢不敢这么嚣张,肯定得低眉顺眼地来乖乖付钱。只是这个过程里,苏苏比较无辜,不管那么多了,发出去心里才痛快。做完了一切,小K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静静地等着网络上这场惊天的爆炸新闻。

    苏苏没有跟公司的同事一起庆祝,而是第一时间跑回了家,因为说好了和越泽回家庆祝。现在的苏苏,外面的聚会能推则推,已经不需要像刚刚出道时候那样大小聚会都到场。苏苏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越泽身上,越泽不喜欢人多的聚会,苏苏就放下了一切应酬回家。苏苏按了门铃,又看了看手里捧着的奖杯,甜甜地笑了。

    越泽打开了门,微笑着站在门口,苏苏惊奇地发现家里到处都摆放着玫瑰花,餐桌上还摆着一桌极其丰盛的菜肴。越泽扎着围裙,手托着一个蛋糕,笑容满面地站在门口,开心地说:“恭喜老婆得奖,餐桌上的菜都是我为你做的。而这个蛋糕,是给你独享的。”

    看着家里温馨的一切,苏苏感动地笑了。突然,越泽抹起一块奶油,拍向了苏苏的鼻梁。可能用力稍微有点猛,苏苏只觉鼻梁一阵剧痛,大叫了一声,随后疼得蹲在了地上。越泽惊慌地放下蛋糕来安抚苏苏,却被苏苏一把推开。苏苏慌乱地放下奖杯和手包,忍着巨大的疼痛奔向了洗手间,狠狠地关上了门。无论越泽在外面如何叫喊,也不肯打开门。苏苏紧张地盯着镜子里自己的鼻梁,撞击许久之后还是感到一阵阵发疼。苏苏此时最担心的是因为猛烈的撞击而使鼻梁错位。过了一会儿,疼痛开始慢慢减弱。苏苏仔细擦拭掉鼻子上的奶油,洗好了脸,顺便换下了礼服,才打开了门走了出来。

    “苏苏,你怎么了?”见苏苏换了衣服出来,越泽上前关心地问。

    苏苏一把推开了越泽,气呼呼地坐到了床上大喊道:“都是你,那么用力打我鼻子,我的鼻梁差点断了。”

    “苏苏,你没这么娇气吧?再说,我真的没用力啊,我不是有意伤害你。”

    “没用力?你知不知道我跟别人不一样?”苏苏没好气地说,刚才的撞击让苏苏心里一阵阵地后怕,又没法跟越泽解释,想到这儿,就莫名地生气。

    越泽沉默了一会儿说:“因为你现在是影后了,是吗?”

    本来苏苏语出的瞬间感觉有点失言,差点道出了自己整形的事实,没想到越泽却以为苏苏是娇气,还提起了影后。想到这儿,苏苏更生气了。苏苏气鼓鼓地说:“你这不是抬杠吗?这跟我成为影后有什么关系,咱俩说的根本不是一件事。你这么用力跟我闹,早晚我会毁容的。”

    “苏苏,你如果不满意我给你弄的庆祝晚餐,你可以直说。我知道外面有很多人等着给你开庆祝party。有谁家的媳妇儿碰一下鼻子就会翻脸的?”越泽垂头丧气地说。

    看着越泽可怜巴巴地坐着,苏苏一下子心软了,可能脾气这个词在苏苏的字典里,已经逐渐弱化。苏苏调整了一下情绪,走过来抱住了越泽,不住地道歉。苏苏突然强烈意识到,自己怀抱里的这个男人是现在生活中最真实的感情,比一切美丽的外表、功名利禄更加珍贵。想到越泽为自己准备的饭菜,苏苏突然想起简林曾经说的话,是的,世界上最好吃的饭一定是出自家里的厨房,有人花几小时为你烹饪的饭菜胜过外面一切山珍海味。苏苏不停地哄越泽,用上了各种撒娇加讲笑话。终于,越泽在苏苏的狂轰滥炸下妥协了,重新把菜端到厨房去加热。苏苏坐在餐桌前,打量着自己的家,远远地看着越泽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心里有种隐隐的痛和不安全感。苏苏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珍惜现在这样的生活,哪怕放弃了名利都在所不惜。对于自己曾经的整形,苏苏第一次感觉后悔,美丽的外表可以赢来粉丝的追捧、商家的垂爱,但是却让夫妻之间有所隔阂。苏苏相信,假如自己没有整形,越泽会更爱惜自己。越泽从不追捧名牌,讨厌一切华而不实的东西,他从未给苏苏一掷千金地买名牌手包和昂贵的珠宝,但是却斥巨资在郊区买了一个有着巨大花园的别墅,自己亲力亲为地打造着园艺。越泽说,将来有了小孩子,可以坐在草坪上看小孩子跑来跑去,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在屋前烧烤,这是一幅多么令人憧憬的画面。见惯了娱乐圈的浮华和逢场作戏,苏苏更加珍惜此时来之不易的幸福。但是过去不会因为现在的后悔而有所更改,苏苏能做的只有把曾经用在工作上的努力放在经营家庭上,生怕一个小小的失误使自己再次远离这种温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一个人为苏苏烧过菜了,苏苏静静地等着,一脸的微笑。

    风暴

    小K的帖子发到了网上,经由团队的大力转发,瞬间引起了轩然大波。网络传播的速度如此惊人,一时之间,苏苏整形前后的照片和苏苏得到影后变成了同样热门的新闻。同时,绳薇男朋友老费的图片也在网络上迅速疯传。无疑,这是一枚重磅炸弹,打碎了本是平静的夜。肖玉匆忙结束了庆功宴,拨打苏苏的电话却显示关机,于是在最快的时间召集公司的宣传部门开会,一同商量对策。可是由于消息被传播的速度过于迅猛,无论请多少专业人士都不能删除所有消息,肖玉只得无奈地在办公室里看着继续蔓延的消息和网友们越发热烈的讨论。金沛山得知消息的时候正带着妻子和女儿陪年迈的父母吃饭,接到护士的电话,金沛山马上结束了饭局,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开车奔往整形医院。一路上,金沛山闯了很多红灯,冰冷的手操纵着方向盘,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绳薇郁闷地从酒吧出来,跟朋友喝了几杯后,之前的挫败感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越发膨胀了。绳薇在酒吧里买了一瓶红酒,全然不顾失态地拿在手里,边走边喝,摇摇晃晃地上了出租车。夜晚的路况很好,出租车飞速地行驶在三环上,一座座高耸的大楼很快消失于脑后。绳薇用头轻倚着车窗,呆呆地看着窗外,窗外是再也熟悉不过的夜景。多少年来,绳薇都是这样独自一人坐在出租车的后座,拖着疲惫的身躯从一个个酒局逃离回家。无论遇到什么挫折,她都信念坚定地要做这个城市里最璀璨的星星,换来万众瞩目和满身荣耀。为了上位,每天的生活都如同打仗般充满血雨腥风。见过了一个个不靠谱的合作伙伴,遭遇了一个个男人的决然离去,可就算熬到成名也依然是供人娱乐的玩偶,一举一动,不经意的美丑也都为大家茶余饭后提供笑料。绳薇突然觉得累了,前所未有的累,一切的美好都像是天上绽放的焰火,转瞬即逝。丧失了尊严,出卖了身体,用尽了最大的力气都没有获得成功,人生还有什么能更悲哀呢?绳薇举起酒瓶,含泪大口大口地喝着,真希望彻底醉掉,酒醒以后桂冠落在自己头上,或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老家的床上,一切都没发生,自己还来得及做份简单的工作,找个男人结婚生子。绳薇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以及自己多年的生活是那么虚无缥缈,如同海市蜃楼般不真实。现在绳薇的心里只有一处是温暖的,那就是来自老费源源不断的鼓励和支持,想着前方家里的灯火,绳薇努力地让自己保持清醒,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见到老费。

    出租车司机把车停到了小区门口,绳薇下了车,一手挎着包,一手拿着酒瓶,摇摇晃晃地往家走,一边走一边大喊着:“老费,我喝多了,你怎么不出来接我?我什么都没了,我们的戏完了,我被雷苏苏彻底打败了。”一路上,绳薇不住地说着酒话,摇晃着上了电梯,费力地寻找自己的楼层按钮。随着电梯的上行,绳薇越发眩晕,倚靠在了电梯门上。当电梯门打开,绳薇差点儿栽倒,突然发现很多人围在自家门口。看着人群,绳薇本能地清醒了。这时两个警察押着老费从绳薇家走了出来,老费一脸憔悴且衣冠不整,像是刚刚经过了激烈的搏斗。老费看见绳薇烂醉的样子,气愤地大喊道:“都是你干的好事!”绳薇借着酒劲儿连忙上前拉扯着警察的胳膊,大喊道:“你们放开我老公,你们放开他。”另外的警察迅速冲上来拉开了绳薇,绳薇努力地挣脱,甚至讲脏话大骂。绳薇大喊:“你们是来干吗的?知道我是谁吗?我老公你们都敢碰?”一个警察快步走上来,对绳薇严肃地说:“邹明化名费亦群,涉嫌贪污、杀人。绳小姐,请回去协助我们调查。”绳薇看着眼前的一幕,瞬间酒全醒了,瞪大了眼睛像看陌生人那样重新打量着老费,此时的老费低垂着头,如同斗败的公鸡一样。下楼的时候,绳薇一直在怀疑这是否是自己的梦幻,直到看到了门口响着警笛的警车和围观的人群,绳薇终于意识到自己将面临什么,低着头在人们的指指点点中上了警车。

    金沛山坐在办公桌前,愣愣地看着电脑屏幕,苏苏和绳薇再一次同时登上了娱乐头条。苏苏整形前后的对比照清晰地悬挂在焦点图中,同时,绳薇的神秘老公也一起被写进了新闻。金沛山用颤抖的手移动着鼠标,浏览了这两条比颁奖礼还要轰动的新闻。事情发展的速度超过了原本的想象,金沛山相信,很快,这将不再只是一条娱乐新闻,而会是一条更为轰动的社会新闻。一个长久萦绕的噩梦终于有了结果,长久的忐忑和害怕到了极限,反而变得释然,像是一个背了许久的包袱终于被放下,有种解脱的轻松。金沛山从办公桌上拿起自己平时最爱的手术刀,拿在手里仔细地端详着,成就的来源是这把刀,但毁了自己的还是这把刀。当此时再次拿起手术刀,一切都显得那么讽刺。金沛山打开了自己的博客,添加了新的内容:

    传说古时候有一种怪兽:四蹄似牛,头上长角,身上有鳞,尾巴翘得很高,嘴巴张得很大,两眼突出,模样十分古怪。

    它的名字叫做贪。

    它贪吃千禽百兽,甚至异想天开,想吃天上的太阳。一天,贪到海边喝水,望见太阳的影子在大海中漂浮,以为那就是太阳。结果跳入大海,被汹涌的海水吞没。

    人世间,贪的形式有各式各样:贪口腹、贪钱财、贪名利、贪色相……面孔千万种,但结局都一样:自取灭亡。

    看着自己的博客,金沛山笑了,这似乎是一位从业几十年深深热爱自己职业的整形医生的真正独白。金沛山环顾了一下四周,微笑着看到曾经获得的各个奖杯和奖状依然骄傲地点缀着这间创造过很多辉煌的办公室。一切完美,但人生终有遗憾。金沛山用左手抚摸着自己的心口,以医生对身体构造的了解,金沛山知道,皮肤下的几厘米处,深埋着自己疲惫不堪但依然健硕跳动的心脏。突然,金沛山拿起手术刀,狠狠地刺向了自己的心脏,瞬间,鲜血喷溅到了电脑屏幕上,而金沛山则一头栽倒在了屏幕前。屏幕上金沛山最后书写的博文被喷出的血迹所笼罩,血滴慢慢地顺着电脑屏幕下滑,流泻出猩红修长的线条。很快,从金沛山心脏涌出的血液逐渐染红了他的医生制服,地上鲜血填充成的圆形直径在慢慢扩大,浸染着本是白净的大理石地面。

    当越泽把所有的菜都端上来的时候,苏苏欣喜地发现,桌子上摆着荤素搭配的九菜一汤。饭菜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蒸腾的热气把房间衬托得暖意融融。越泽正要摘下围裙走过来坐下,手机突然响了。越泽一边从裤子口袋里拿电话一边还示意苏苏点蜡烛,做了一个打火机的动作。可是当接起了电话,过了一会儿,越泽的脸慢慢沉了下来,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听着电话,随后走进了书房,关上了门。

    苏苏在蛋糕上插好了蜡烛,并且一一点燃。菜肴散发出的香气让苏苏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已经很久没有在家里吃这样的大餐了,越泽的手艺真好,苏苏想,就算吃成个大胖子不做演员也不能拒绝了越泽的好意。为了这些饭菜,越泽肯定花了很多时间逛超市和回家准备。苏苏生平第一次期望一顿晚餐快点开始,迫不及待地想快点感受这种久违了的温馨。苏苏坐在餐桌前,一脸甜蜜,等待的过程里不停地打量着一盘盘佳肴,摆正了筷子和碗的位置。可是又过了很久,越泽还是没有出来,苏苏起身来到书房,推开门,看到越泽趴在写字台上一动不动。苏苏纳闷地走过去,把手轻轻地搭在越泽的肩膀上,正要问越泽怎么了,却一眼瞥到了电脑屏幕。瞬间,苏苏觉得像是有重物砸过头顶,突然感到了天旋地转。苏苏用颤抖的手去移动鼠标,看到了娱乐头条的全貌。报道上清晰地展示着苏苏整形前的照片,并且对比着现有的照片,一一标记出了她开眼角、垫鼻梁等整形的部位。苏苏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当年留在金沛山医院的存档照片。

    越泽慢慢地坐起身,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脑屏幕。

    “越泽,对不起,我之前没有告诉你。”苏苏慌乱地说。

    “苏苏,我想问你,你身上到底哪里是真的?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越泽直视着苏苏,瞪红了眼睛。

    “到此为止,我的秘密你全知道了。我承认,我的脸全部整形过,我本来的脸就像是你看到的照片上那样。我的胸,你知道的,也做过。”苏苏坐到了书房的沙发上,叹了口气说,“越泽,对不起,我只希望我在你心里是完美的,我从没想过刻意隐瞒。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认识你之前。我在娱乐圈讨生活,为了吃这碗饭,我真的需要这些,请你理解我。”

    越泽看着苏苏,边摇着头边说:“妻子,枕边人,最亲近的爱人,可是我每天抱着的这个人还有多少秘密?你到底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我不知道过几天,过几个月,我还会知道你的什么过去。”

    “我真的就只有这些秘密,越泽,真的。”苏苏大声地解释着。

    “我受不了了,苏苏,我真的过不了这样的生活,你太陌生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和其他人那样靠着潜规则上位,或是哪天有媒体出来爆料你身体的其他地方也是假的。”越泽快步上前,双手抓着苏苏的肩膀大喊道,“告诉我,雷苏苏,你还有什么地方是假的?告诉我。”苏苏被越泽摇晃着身体,眼泪不停地往下掉,边哭边说:“越泽,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娱乐公司的老板,他说只要我整形就让我当明星。我那会儿年轻、冲动,就做了手术。后来我被人骗了钱,被公司雪藏,我真得走投无路了,我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只能顺应公司去做隆胸,走性感路线。我已经开始做这一行了,我没有退路。”

    越泽同样落着泪,渐渐松开了手,看着泪流满面的苏苏说:“苏苏,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是不是几天以后又会有人出现推翻你刚才的故事?”

    苏苏连忙拉着越泽的胳膊说:“你相信我,越泽,我发誓,我用我全家发誓,我刚才说的都是真实的。今后绝对不会再有人跳出来说我其他部分整形过,这些是我仅有的秘密。”

    越泽没有答话,转身往门口走去。看着越泽要走,苏苏急得跑上前从后面紧紧抱住越泽,大声哀求道:“求求你别走,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我可以改变的,我去做手术好不好?我去求金医生,他无所不能,我让他把我以前的脸还给我,把我身体里的硅胶拿掉。是不是我变回了本来的样子你就可以留下来?”

    越泽挣脱了苏苏的拉扯,大声地咆哮着:“信任就是这样,破坏了一次,永远无法修复。雷苏苏,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你是不是当我是瞎子?是傻子?凭什么让我用一辈子的幸福去为你的过去埋单?你是金像奖影后,什么样的戏你不会演?”

    越泽说完后狠狠地瞪了苏苏一眼,快速地转身离开。当听到“影后”二字,苏苏愣住了,整个人像突然静止了的雕像一样,本来准备拦下越泽的双手也停止在了半空中。苏苏呆呆地看着越泽离去的背影,听着家门被狠狠地关上发出的巨大声响。

    “影后,对,我是影后。”苏苏面无表情地重复着这句话,抬头看着墙壁上自己和越泽的婚纱照,照片上的两人笑得非常灿烂,苏苏小鸟依人地偎依在越泽的怀里。苏苏突然觉得浑身无力,整个人像是被突然掏空了一般,慢慢地瘫软在了地上。金沛山这个给了苏苏命运契机的人,居然亲手出卖了秘密。越泽说得对,没有人会用一辈子的幸福为别人的过去埋单,最怕的一刻终于到来了。几年之内最大的秘密突然人尽皆知,苏苏感觉像是在晴天的马路上被人剥去了衣衫。如果这是艺术生涯,那么苏苏自觉已经奉献了全部。苏苏靠着墙壁坐在地上,感觉周围像是冬季般寒冷,像是从山峰的顶端被人打击到了悬崖的低谷。一时之间,没有眼泪,头脑空空一片,冰冷的躯壳里灵魂似乎早已不复存在。

    苏苏的整形事件在一天天地迅速蔓延,很快,随着整形后的邹明与绳薇在法庭受审,整形风波从娱乐版块的花边爆料变成了轰动全国的社会新闻。著名整形医生金沛山在自己的办公室自杀身亡,随后被证实曾为通缉犯邹明做过面部整形手术。网络推手小K因入室偷盗被公安机关拘留审问,同伙刀疤潜逃,被公安机关通缉。用邹明(化名老费)贪污来的赃款投资且绳薇持有全部股份的私人会所被查封。因为受审中绳薇坦白了曾在会所内安放摄像头用来留存把柄,一时之间,人心惶惶。阔太太们之前花天价置办的会员储值卡变成了隐性炸弹,会所内存有很多偷偷录制的视频,事件牵扯了很多名人富豪的妻子,内容不堪入目,有关部门考虑到公众隐私没有继续追查。面对不能兑现的巨额储值卡,大多数阔太自认破财消灾。几个不甘心失去钱财的阔太前来理论,却被等待已久的记者做了暗访。随后,阔太的生活状态也被做成了专题片播放,很多富豪家庭因为新闻的爆料而随之破裂。一系列的新闻如同连续剧一般跌宕起伏,一次次揭露的内容让公众瞠目结舌。风波正值苏苏的新戏开机,苏苏被又一次推到了风口浪尖,这部苏苏担任女一号的电影一下子也跟着成了最热的话题。可能因为社会新闻的出人意料,苏苏的整形事件反而没有被继续大肆传播,公众很快遗忘了苏苏曾经的脸,热切地讨论起了邹明曾经的大案。

    这一段时间,因为怕苏苏的情绪不稳定,肖玉一直陪伴苏苏去各种场合,亲自为苏苏打点着一切。苏苏的身价随着几轮新闻热议也在继续暴涨,已经开机的电影被各家媒体持续报道,想追加投资的公司也纷纷来跟肖玉沟通。风波之后,苏苏的地位越发稳固,肖玉也成了人人羡慕的摇钱树拥有者。

    正午的阳光洒在酒店露台的藤制沙发上,沙发对面支起了摄像机和反光板,工作人员在来来回回地忙碌着。苏苏坐在沙发上,化妆师正在用粉扑为苏苏定妆,摄影师不时抓拍了几个静止的瞬间,此时的苏苏脸上一如平常一样不带任何表情,但是眼睛里却多了一丝忧伤。化妆师确定妆容一切完美,挥挥手跟肖玉示意。在吩咐所有的工作人员回避之后,肖玉坐到了苏苏的身边,拿出了一份文件说:“苏苏,越泽的律师送来了离婚协议书,你要不要……”

    “笔。”苏苏迅速地打断了肖玉的话,接过文件夹,随后对肖玉伸出了手。在肖玉递上签字笔后,苏苏想都没想地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把文件夹还给了肖玉。

    “苏苏,记者已经准备好了。”肖玉说着拍了拍苏苏的肩膀,苏苏看着刚刚落座的记者,勉强地挤出了一点微笑。在记者调整话筒的时候,苏苏顺势向露台下望去,对面商场大楼的墙上展示着苏苏为一款顶级化妆品代言的巨幅照片,照片上苏苏的皮肤晶莹剔透,眼神清澈,把护肤品坚持的“天然”理念演绎得淋漓尽致。北京的街头依然是人潮攒动,很多人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仰视着苏苏的照片,也有人对着照片指指点点。过往的人群中,一对情侣格外抢眼,两个人一前一后奔跑着,旁若无人地嬉戏玩耍。突然,两人紧紧地相拥,在热闹的街头深情热吻。苏苏看着相拥的情侣有点失神,却被记者的呼唤拉回了思绪。

    记者把话筒送到了苏苏的面前问:“雷苏苏小姐,您现在被专业机构评选为商业价值最高的女明星,不仅刚刚获得影后,还成功地跟好莱坞签了三部大制作电影。请问,今时今日取得这样辉煌的成就,您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苏苏静静地看着镜头,没有答话也看不出在思考,记者和摄影师以及周围的工作人员都紧张地注视着苏苏。经过了长时间的沉默,苏苏把头轻轻地转向了露台之外,静静地凝视着对面大楼上自己的巨幅照片。许久,有一滴眼泪轻轻地滑出了眼眶。

    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且应弥足珍惜。

    ——沈诗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