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 9 死的不是我

作者:异度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

    “好,下面一个故事,‘讲话的女尸’!”何杰刻意压低了声调,从嗓子里挤出了最后几个字,坐在他身边的芷晴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子,下意识地想要缩进他的怀里,但却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只是抓紧了盖在身上的被子。

    何杰不易察觉地笑了笑,虽然还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但对于芷晴这样一个含蓄保守的女生来说,做出这样的反应说明她的抵抗力差不多也已经到了极限,他相信这种反应过不了多久就会升级的,那个时候,抱得美人归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此刻已经是凌晨三点,可外语学院501寝室里却并不太平,三个娇弱的女生尽量将自己颤抖的身体蜷进身边壮硕的男人的胸前,而那三个男人虽然脸色苍白,但还是尽力彰显着自己的英勇,伸出手,紧紧地抱着胸前的女孩子。

    乍一看起来,501寝室里的氛围极其的暧昧。但就在这股暧昧中,却也有一丝不和谐的古怪,那就是芷晴,虽然她的身边也有一个壮硕的男生,虽然她也在不断地颤抖着,甚至身上厚厚的被子也不能掩饰她的战栗,可她却刻意和那个英俊的男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那个男生,就在这种氛围里,缓缓讲述着医学院里发生的诡异事情。

    今天是外语学院501寝室和医学院301寝室结成联谊寝室的大好日子,几个男生趁着楼管阿姨稍稍的松懈,悄悄地溜进了501寝室,欢快地吃喝玩乐了一个晚上。可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忘了时间,楼门已经关上了。无法离开的他们只好借宿在501寝室里,可男生女生混在一个寝室里,想要安稳地睡觉显然不现实,无奈之下,只好开始了大学寝室老掉牙的游戏——卧谈鬼故事。

    经历过大学生活的人都知道,所谓的联谊寝室,无非就是为那些无聊又寂寞单身的人寻找一个合适的伴侣,而卧谈鬼故事更是一个拉近男女生之间距离的灵丹妙药,不知有多少单纯的小女生失身在鬼故事或恐怖电影里。

    何杰相信,别看现在眼前的这个小女生还一脸的坚强,但他有的是鬼故事,随着氛围的不断深入,她的精神早晚有崩溃的那一刻,那个时候,要吃掉她还不是手到擒来?对面床铺的李佳,现在不就彻底放开了瘫在大雷的怀里吗?看她满脸的潮红,明显不是恐惧造成的,可在最初的时候她还不是一副坚贞不屈的样子?

    “这个故事发生在医学院的解剖室里!”何杰清了清嗓子,就着昏暗的手电筒讲道:“众所周知,现在医学院可供解剖的尸体越来越少,每一具尸体都那么珍贵,很多学生只能看到标本,这一天,学院里送来了一具女尸,据说她是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死亡的,所以,她的遗体保存得非常完整,在她死前,她曾留下遗言,愿意无偿捐献自己的遗体,这更加的珍贵。但是一具尸体显然不够,所以几个胆子比较大的学生就想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先行检查这具尸体。

    “他们鬼鬼祟祟地来到解剖室,用之前偷配的钥匙打开门,为了不引起学校保安的注意,他们没有开灯,而是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手电,在昏暗的灯光下,他们发现解剖室里有些不对劲,白天的时候,就是他们几个帮着老师把这具尸体抬进来的,尸体的头正对着窗子,身上覆盖着的白布单,将尸体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勾勒出这个女子完美的身材。就因为她的身材,他们还长吁短叹,这样一个花季女子,就这么没了,人的生命如此脆弱,当时他们还想掀开布单看看这是怎样一个绝色的女子,可是被老师制止了。

    “可是现在,那具尸体身上的白布已经掉落在了地上,女子面色安详地躺在停尸床上,月光照射进来,照在女子姣好的面容上,略显苍白,她穿着OL制服,白皙的双腿裸露在外面,脚上还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这身打扮让他们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奇怪?布单怎么掉了?’终于有人想起了不对,有些疑惑地问道,这可不是件好事情,解剖室是学校的重地,是不可能有人轻易地进来的,排除了人为的因素,那白布单是怎么回事?这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了一种离开的冲动,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冷风吹了过来,让他们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可就是这么一阵冷风,让他们冷静了下来,也许这布单就是被风吹下来的呢?几个人大着胆子,走到了女尸前,这时,他们无意中发现,女尸的眼睛好像动了动,几个人打着手电,愣愣地看着女尸,一动也不敢动。

    “女尸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了,她的嘴角动了动,说出一句话:‘你们是要解剖我吗?’”

    “啊——”

    缩在大雷怀里的李佳率先忍不住尖叫了起来,她这一叫,迅速引起了连锁反应,其她的两个女生也忍不住尖叫出声,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手电最后一抹昏暗的光芒也消失了,何杰明显感到被子里的芷晴动了动,似乎想要躲到他的身边,却硬生生地止住了。已经顾不得太多的他,干脆趁着黑暗一把搂过了芷晴。

    在手电的光芒消失前,他看得很清楚,李佳并不是因为恐惧才尖叫的,而是一种极度的兴奋,就连大雷的心思都根本没在故事上。黑暗中,沉重的呼吸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大家心照不宣地蒙起了被子,都没有去顾及那已经熄灭了的手电。

    何杰探手抓住了芷晴的手,他感觉到,那柔腻的手冰凉,知道这个女子虽然看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心中的恐惧已经达到了极限,他微一用力,就把她拉到了怀里,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那个故事还没完,其实,躺在床上的女生是他们的学姐,她也是连夜来检查这具尸体的,只不过和这些学弟们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粗重的呼吸伴随着他身上特有的烟草味道扑在芷晴的脸上,却并没有让她的心理产生任何的涟漪,只是轻轻挣扎了一下,却被何杰误解成了欲拒还迎。他伸出舌头,轻咬芷晴的耳垂,阅女无数的他知道,这里是女孩子的敏感地带,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

    “那具尸体呢?”芷晴却不为所动,冷冷地问道。

    “什么?”沉迷在情欲中的何杰没有听清她的问话。

    “我说那具尸体呢?”芷晴冷冷地重复了一遍,不再挣扎,似乎知道今天自己在劫难逃了。

    可何杰却从心底泛起了一股凉意,这股凉意犹如当头泼来的冷水,瞬间浇灭了他的欲火,这个女子太过冷静,就连他初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都没有想过,那具尸体到什么地方去了。他不知道,因为那个给他讲故事的学长没有说过。

    而更让他感到吃惊的是,芷晴的身上并不只有手是冰冷的,连她的脖颈也没有任何的温度。

    “扑通”一声,寝室灯光大亮,几只手电同时对准了地下,就见何杰愣愣地坐在地上,像见了鬼一般,瞪视着一脸冷漠的芷晴。几声不合时宜的笑声回荡在寂静的寝室里。

    【2】

    傍晚时分,上了一天课的女生们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寝室,可让她们意外的是,最后一节课就说身体不舒服,提前走了的芷晴并不在寝室里,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并没有动过。

    “这丫头去哪了呢?”艾华手里拿着药,有些奇怪地问道。

    “去找帅哥了呗!”李佳大大咧咧地说道,“昨天人多嘛,人家不好意思,只好今天去私会咯!”

    “你以为都像你啊,一点都不害臊!”想起昨晚李佳那放浪的表现,柯敏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先不说她的床铺就在李佳的旁边,李佳的丑态她全都看在眼里,就说和她坐在一起的那个男生,看起来威猛无比,却是个银样镴枪头,还没怎么样呢,就缴械投降了,让她难受了一个晚上。

    “你们说,芷晴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李佳不依不饶地说道:“何杰大帅哥,据说可是医学院的校草,多少女生倒贴人都不要,昨天主动坐在她的床上,可这丫头却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别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柯敏没好气地说道,“我看有毛病的是你才对,花痴!”

    “切,我花痴说明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李佳大言不惭地说道:“是个正常的女人就会对何大帅哥动心的,他要身高有身高,要相貌有相貌,要学识有学识,你们知道吗?听说他还是下届医学院学生会主席的内定人选呢!”

    “那你去追他啊!”柯敏毫不留情地反驳道,看着这两个妮子吵来吵去的,艾华感觉自己的一个头有两个大,掏出手机想问问芷晴在什么地方,这时她才想起,芷晴没有告诉她们任何一个人她的电话。

    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芷晴穿着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上身套了一件紧身的T恤,勾勒出她完美的让人嫉妒的身材,手上拎着一大包东西走了进来。寝室里一下子静了下来,芷晴给她们的感觉实在让人震撼,昨天的她穿着一袭白裙,披散着头发,宛若一个高傲的公主,让何杰一见她便沉醉其中;今天的她却又是另一番感觉,松松的马尾,健美的身材,只是脸上冷若冰霜,对寝室里的人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却又别有一番风味。

    她把手里的东西放到铺上,连衣服也不脱,就翻身上床,放下了蚊帐,将自己隔了起来。大学的女生寝室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蚊帐几乎一整年都不会摘下来,放下来就会形成自己封闭的空间。

    看到她这个样子,李佳不屑地瞪了那蚊帐一眼,她看得清楚,芷晴带回来的东西里有香蕉、黄瓜、茄子、胡萝卜,买水果回来还情有可原,可里面夹着的那些蔬菜就让人想不明白了,但更让她想不明白的是,大学寝室是一个习惯分享的地方,这个芷晴,看起来一副很好交往的样子,没想到却是个吃独食的人。

    心思缜密的艾华却知道,芷晴肯定已经回来很长时间了,她们在屋子里的对话,她在外边听了个一清二楚,对于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来说,这是她无法承受的痛苦。

    艾华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上了床。

    子夜时分,寝室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异样的声音,就睡在芷晴身旁的艾华清楚地听到,那个声音就来自于她的身边,来自芷晴的床上。片刻之后,她就感觉到,连在一起的两张床轻轻地颤动着。

    芷晴出事了?

    艾华马上想起下午时候芷晴那苍白的脸,猜想她大概是又发病了,生在乡下的她从这种震颤中猜想,她可能是犯了羊痫风,这种病发作的时候异常危险,人在无意识中可能会咬断自己的舌头,碎块便会涌入气管,将人活生生憋死。

    她不敢犹豫,赶紧坐起身,却发现,李佳和柯敏也已经坐了起来,只是她们的表情有些奇怪,李佳脸色潮红,杏目含春,粉红的舌头不时伸出来在干裂的嘴唇上舔上一圈,煞是诱人,而柯敏却是满脸的羞涩,她们两个都是交过几任男友的,自然知道这声音意味着什么。

    艾华一愣神的工夫,芷晴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无比,划破了夜空的宁静,单人床的震动蓦然停了下来,李佳古怪地一笑,蹑手蹑脚地下了床,走到门边,“啪”的一下,灯光大亮,艾华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睛,恍惚中就见李佳已经走到了芷晴的床边。

    “不要!”艾华本能地觉得李佳要做的不会是什么好事,忙出声制止,但却已经晚了,蚊帐已经被她一把掀开,芷晴躺在床上,飘逸的长发湿溻溻地披散在枕边,被子被她踹到了脚底,露出了赤裸的身体,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伴随着她剧烈的喘息,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看得人口干舌燥。

    离她最近的李佳更是一脸的惊愕,就在芷晴的下体处,一抹嫣红煞是刺眼,她竟然用这种方式结束了女生至为宝贵的贞操。

    更让人不解的是,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之下,芷晴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休息了一会之后便起身下床,连衣服也不穿,端起水盆自顾自地去清洗了,和昨天夜里她的羞涩想比,她简直就像换了个人。

    柯敏和李佳对视了一眼,一个大胆的想法从她们的脑子里冒了出来。

    大概是初经人事便过于疯狂的原因,第二天下午的课,芷晴再次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提前离开了,只不过,这次,柯敏和李佳在她离开后不久也以身体不舒服为由离开了课堂,悄悄地跟在了芷晴的身后,让她们意外的是,芷晴并没有直接返回寝室,而是走出了校园。

    柯敏和李佳相视一笑,转身走回了校园,只不过她们的方向并不是自己的寝室。

    黑夜很快来临,当艾华回到寝室的时候,芷晴也刚刚回来,她又换上了那套白纱裙,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脸带微笑,静静地坐回了床上,完全没有了昨天的冷漠。让寝室的几个人不明所以。但这并不影响柯敏和李佳的心情,她们早早熄灯上床,静静地等待着。

    当芷晴关掉了自己的台灯,窸窸窣窣地脱掉衣服也上床休息之后,黑暗中,一个人影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静静地倾听了片刻,当确定芷晴已经睡熟的时候,她悄声下了床,走到了自己的柜子边,打开了柜子,悄声地说了句什么,紧接着,从柜子里走出了一个人。这个人身材高大,乍一看去就知道这绝不是一个女子,紧身的T恤包裹在他的身上,将他充满了力量的肌肉紧紧地包裹着。

    他点了点头,走到了芷晴的床边,伸出了颤抖的双手,轻轻地掀开了她的蚊帐,月光下,芷晴恬静地睡着,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好像正做着什么美梦一般。男子咽了口唾沫,蹑手蹑脚地上了床之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如一头饿狼一般扑了上去。

    睡梦中的芷晴突然感到什么重物压到了自己的身上,一条温暖的舌头在自己的面颊上胡乱地舔着,阵阵恶臭传进了鼻子里,让她忍不住想要呕吐出来,蓦然睁眼,却见一个男子正伏在自己的身上剧烈地运动着。

    她试着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那男子有力的大手死死地压在了床上,借着月光,她看清,这个男子,正是前天夜里企图占她便宜的医学院男生何杰!

    她再也忍不住尖叫出声,女生寝室的灯一盏盏地亮了起来。

    当保安冲进501寝室的时候,就见到一个娇弱的身子蜷缩在床头,身上胡乱地披着一件衣服,瑟瑟发抖,眼中充满了恐惧,而寝室的另外三个女生则手里拿着拖把一类的东西围在这个女生的身边,瞪着愤怒的眼睛,盯着骑在窗台上的一个男生,他尴尬地坐在那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眼尖的人认出,这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正是医学院下届学生会主席的内定人选何杰。

    【3】

    艾华不得不承认,芷晴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尽管刚刚经历了何杰事件,但她并没有要求学校的任何赔偿,甚至没有请假,依旧和大家一起上课,依旧会在最后一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请假离开,而她在课堂上所表现出来的学识与态度,也让任课的老师叹服,不再追究她总是请假的问题。

    当几个女孩子唧唧喳喳地回到寝室的时候,芷晴早已经回来了,她躺在自己的床上,对推门而入的几个人视而不见,脸上冷若冰霜,枕边放着一个大大的袋子,里面一把足有一尺长的剔骨刀闪烁着阴森的光芒。

    她并没有刻意隐藏这把刀的存在,这让艾华轻轻地叹了口气,她知道,芷晴远没有她所表现出的那样坚强,现在的她,已经不会信任任何人了,就是她们,想要走进她的内心世界,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见到这一幕的柯敏和李佳也刻意放低了声音,毕竟在何杰这件事上,她们俩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只是,何杰还没来得及说而已。

    “芷晴!”艾华轻轻地坐到了芷晴的床边。

    “嗯!”芷晴轻轻地应了一声,不易察觉地向里面挪了挪。

    “别再想那件事了!”艾华深吸了一口气,“何杰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虽然他并没有成功,但警察说,假如他没有死的话,也是至少二十年的牢狱之灾。”

    “嗯!”

    让艾华等人意外的是,芷晴听到这个消息,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艾华更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她这句话说得已经很明白了,何杰死了,在关进仓一个小时之后便被抬了出来,奄奄一息,身上看不到伤痕,但却终究因抢救无效死去了。

    同仓的犯人说,他是在和大家玩躲猫猫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头部重重地撞到了地上。

    “没人会欺负你了!”艾华继续说道。

    “嗯!”芷晴依旧不冷不热地答道,轻轻地翻了个身:“我累了,想早些休息!”

    艾华无奈地叹了口气,她知道,这件事情在芷晴的心里所造成的伤害不是几句话就可以治愈的,尤其,何杰是怎样进入看守严密的女生寝室的?又是怎样进入房门紧锁的501寝室的?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寝室里一定有内应,芷晴是不可能再相信她们任何话的。

    柯敏和李佳蹑手蹑脚地上了床,此刻的她们可不想再招惹任何的麻烦出来。

    深夜很快来临,可柯敏和李佳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在寂静的夜里,她们总觉得有一双带着刻骨仇恨的眼睛注视着她们,那双眼睛不在寝室里,也不在寝室外,而是完全来自于另一个世界。她们甚至感觉到了来自异域的冰冷。

    “佳佳,你睡了吗?”柯敏小心翼翼地爬到李佳的床上,不待李佳反应,就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这才发现,对方的身体都是冷冰冰的。

    “佳佳,你说,何杰会找我们俩报仇吗?”柯敏犹豫着问道。

    “别乱说!”李佳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谁知道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鬼呢?如果真的有鬼,那她们岂不是在劫难逃?“何杰那个死鬼,连芷晴那么文弱的女生都摆平不了,死了也是活该,他还敢来找咱们?”

    “你说,芷晴不会知道是咱们两个做的手脚吧?”柯敏突然想起了什么,压低了声音问道。

    李佳刚要说什么,寝室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异样的声音,“咯吱咯吱”,就像龁齿动物在啃噬什么东西一样,可这里是五楼,外语学院的寝室楼里一向连一只蟑螂都看不到,又哪里来的龁齿动物呢?

    那声音像是直接抓挠在她们的心底,更像是那只动物正在啃噬她们的心脏一般,二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恐惧。

    “你们要吃吗?”一个略显呆滞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她们的耳边,李佳和柯敏不可思议地看着床下,就见芷晴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们的床边,嘴里似乎正起劲地嚼着什么,手上拎着那把剔骨刀,刀锋在月光下闪着阴森的寒光。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往床里蹭了蹭,生怕她一不小心就伤到她们。

    “嘿嘿,要吃吗?”芷晴突然举起了手中的一只袋子,黑糊糊的,看不清里面装了些什么,但却有一股古怪的味道从袋子里散发出来,就像,新鲜的血液。

    想到这里,李佳和柯敏都感觉自己的胃里一阵翻腾。“滴答,滴答”,几声清脆的声音又传进了她们的耳朵,袋子应该是不小心被她划破了,里面的液体滴落在地上,寝室里的血腥味更加浓重了。

    二人谁也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芷晴,招来杀身之祸。

    “啪”的一声,就在此时,一束灯光突然笼罩在了芷晴的身上,李佳和柯敏终于看清了芷晴的样子,尖叫却硬生生地憋在了喉咙里。

    艾华打着手电,揉着惺忪的睡眼,她看不到芷晴的前面,但却也看到她手里的刀,一时间也呆住了。

    而唯一不受手电光影响的,竟然是芷晴,她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手电光一样,缓缓抬起手,擦了擦嘴角,原本洁白的脸颊,瞬间被一抹猩红所取代,她不停地嚼着什么,丝丝血迹顺着嘴角不住地淌了出来。

    李佳和柯敏死死地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瞪大着恐惧的双眼看着芷晴,她们很想大声呼救,用力地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点的声音。

    芷晴终于艰难地咽下了嘴里的东西,咂巴咂巴嘴,一脸的意犹未尽,又在袋子中翻找着什么,片刻,一节手指被她拽了出来,上面还连着血丝,她却丝毫不以为意,将那节手指放进了嘴里,仔细地吮吸着,像是在享受美味一般。

    随后她一手拿着那根手指,一手举起了剔骨刀,在那根手指上小心翼翼地切割着,割下了一片一片的肉,就那么举着刀,递到了柯敏的嘴边。

    “吃吧,可好吃呢!”她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

    “哇”的一声,柯敏终于再也忍受不住胃里的翻腾,一下子吐了出来。

    芷晴的脸瞬间变得阴森无比,她冷冷地看着柯敏,手上的刀贴上了她的脖颈,森寒无比地问道:“你不喜欢?”

    锋利的刀锋割破了柯敏细嫩的皮肤,一丝血线缓缓地流了下来,刀锋的冰冷让她清醒了过来,在危险面前,她本能地选择了妥协:“不,不,我喜欢,我很喜欢吃!”

    “嘻嘻!那就吃吧!”芷晴举起手里的手指,递到了柯敏的嘴边,她只好强忍着恶心,眼带泪光地把那根手指放进了嘴里。

    看着柯敏听话的样子,芷晴这才收起了刀,重新爬回到了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可其余的三个人再也睡不着了,身边就躺着一颗定时炸弹,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举刀就把她们砍了呢?

    柯敏不敢吐,她生怕自己的举动激怒了芷晴,谁又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睡了呢?而且,嘴里的东西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难吃,甚至就连骨头都可以轻易地咬碎,虽然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但她还是隐约地品尝出那根手指并不是真的人手,只是做得比较像人手的蛋糕罢了,那猩红,就是她们常吃的番茄酱。

    【4】

    “我不能和这样的人住在一起,她太危险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在梦里要了我们的命!”柯敏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激动地说道。

    对于她们来说,昨天晚上的那一幕犹如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是她们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的噩梦,虽然后来查明,那些食物都是一些地下手工作坊出产的蛋糕饼干,专为满足一些变态的某些欲望的,可那把刀却是实实在在的,何况,敢这样吃那些食物的人,很显然心理也有些问题,谁愿意和一个精神病住在一起呢?更让她们难以接受的,芷晴清早起来之后,却对昨晚发生的事情茫然不知,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艾华说,她大概是在梦游,梦游中的人要是杀了人才更可怕呢。

    “要么她走,要么我们走,大姐你说句话吧!”柯敏和李佳看着艾华,一脸逼宫的样子。

    艾华沉默了,她知道她们两个在外面都做了什么,这在外语学院来说不算什么,稍微有点姿色的女生,哪一个不是有高档轿车接送的呢?她们要想出去住实在再简单不过了,可上面一旦查起来,她这个寝室长怎么办?那份责任她承担不起。

    可她也不忍赶走芷晴,因为她知道,芷晴能有今天,是多么的不容易。她没有手机,不是她不想有,是她实在买不起;她不是不想换下身上的那两件衣服,实在是她没有别的衣服可换;她从来都是一副素颜,因为她买不起化妆品。

    以她的姿色,她当然也可以出去换些钱回来,可自小养成的坚贞与要强,不允许她那样做,她是白天鹅,可在她的内心里,她始终认为自己是一只丑小鸭,能走到今天,对于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来说,是多么的不容易。艾华也是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她知道对于芷晴来说,要她离开这个寝室,意味着什么。

    “我们,再等等吧!”艾华明显的底气不足,“说不定芷晴只是因为何杰那件事,受到的刺激太大,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呢?”

    她不提何杰还好,一说何杰,柯敏和李佳的脸色都变了:“不,大姐,我们没有时间等,万一要是她还没好就杀了我们怎么办?我们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可是,她之前确实没有这个病,只是受了过度的惊吓,如果我们能对她好一点,说不定就会恢复!”艾华无力地辩解着。

    就在这时,穿着牛仔裤的芷晴突然回到了寝室,大家马上闭上了嘴。芷晴看着这几个神色古怪的人,奇怪地问道:“你们在讨论什么?”

    “没,没什么!”艾华强颜欢笑,犹豫了一下问道:“芷晴,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

    芷晴愣了一下,不解地说道,“没有啊,我最近挺好的啊!”

    “芷晴,听说你是从乡下来的?”李佳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说道,眼见芷晴的脸色沉了下来,她连忙解释,“芷晴,你别误会,我不是瞧不起你,我只是有些事情想向你请教!”

    “哼!”芷晴冷哼了一声,“对,我就是从乡下来的,不过,我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自卑的,大家吃的,住的,就连身上穿的,有哪一样离得开农民呢?瞧不起农民,就脱掉身上的衣服,别吃农民种出来的粮食,更别住农民工给你们造的房子!”

    “芷晴,我说真的!”李佳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她还从没被人这么不留情面地训斥过,但看在艾华的面子上,她不想和她撕破脸皮,毕竟,芷晴的今天和她脱不了干系,真有人追究起来,她也逃不掉,“我就是想问问,都说民间多能人异士,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梦游症?”

    “梦游?”芷晴愣了一下,脸上的冰冷缓和了许多,但她却也并没有道歉的意思,只是沉思了片刻之后,才缓缓地说道,“我听家里的老人说起过,不过他们不叫梦游,叫迷魂症,和梦游差不多,大概就是冲撞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不是没办法治,乡下人都是请神婆作法!”

    “那不是迷信吗?”柯敏惊讶地说道,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来说,鬼神之说都是子虚乌有,当不得真的。

    “是啊,所以我也不信!”芷晴却毫无恼怒之色,依旧静静地说道,“所以我偷偷地看过神婆作法,其实就是一种类似于催眠的手段,用另一种刺激来压倒之前所受的惊吓!要我说,治疗梦游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以毒攻毒!”

    艾华等人一愣,对视了一眼,心中已有了计划。

    当天夜里,柯敏和李佳终究没有走,而是选择了留在寝室里,只是当穿着纱裙的芷晴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她们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抹恐惧的神色,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早早休息了。同时,心中也暗自神伤,芷晴并非不爱漂亮,她只有两套衣服,每天还换来换去的,显然很爱干净,要赶走这样的一个女孩,她们多少也有些于心不忍,只希望,她自己提议的那个以毒攻毒的办法能治好她的病吧。

    想起芷晴并不知道这个办法是用来对付她自己的,几个人没来由地一阵苦笑。

    夜已深,501寝室里一片寂静,偶尔会响起轻微的鼾声和咯吱咯吱,不知是谁的磨牙声。芷晴却睡得很不舒服,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总觉得有谁在叫她,不时还有被重物压身的感觉。何杰给她造成的伤害,在她的心里埋下了深深的阴影。

    她干脆瞪大了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棚顶,好像那样会让她觉得安全一些。

    “妈妈,妈妈!”一个含糊的声音毫无征兆地传来,芷晴不由自主地一个哆嗦,那声音就在她们的寝室里,就在她的耳边,那是一个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刚刚牙牙学语,反反复复地就会说这么一个简单的词汇。

    这里是五楼,这里是外语学院女生寝室,这里住的都是一些未婚的女孩子,无论哪一条,都在告诉芷晴,这里,不应该出现这样一个幼小的孩子。

    大概是自己听错了吧。芷晴这样安慰着自己,闭起了眼睛,蒙上了被子,可那个声音却愈发地清晰了,一声声,敲击着芷晴的心,也瓦解着她本就脆弱的防线。

    虽然还只是初秋,可这个城市的夜晚却是冷风习习,那个孩子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她猛地翻身下床,让她意外的是,这个孩子的声音虽然不大,可也绝不小,但寝室里的那几个人却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一样,照旧沉睡不误。

    她没有开灯,借着昏暗的月光,她看到,一个孩子就在她们的阳台上,阳台的窗子没有关,他就骑在那个窄窄的窗台上,看着屋子里,一声声地叫着“妈妈”。那是一个婴儿,看上去他还不会走路,但求生的本能让他死死地抱住了窗台。

    芷晴快步走过去,她不知道是谁打开了窗子,她明明记得,睡觉前她还仔细看过窗户是否关好,自打发生了何杰那件事之后,她在不自觉中已经患上了轻微的强迫症,如果不仔细检查一遍门窗,她是睡不着的。

    可就在她推开阳台门的刹那,那个孩子的手突然一滑,小小的身子一下子跌了出去。她猛地扑了过去,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这里是五楼,那个孩子从这里摔下去,必定凶多吉少。

    可当她冲到窗边,探出头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任何的影子,窗外,只有阵阵冷风吹过,凋落的树叶随风轻舞。寝室里的几个人也没有在她的惊叫中醒来。

    这是一个梦?芷晴愣愣地站在那里,也许只能用梦来解释,否则,为什么那月光会是血红的颜色,为什么她眼睁睁地看着那孩子摔了下去,却不见了影子?

    我还是在梦中吧?芷晴犹疑地想到,转过身,想要回到寝室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声“妈妈”又传了过来,芷晴猛地回过头,就看见一双沾满了血渍的手正扒在窗台上,费力地抓着什么。芷晴很想转身就走,这是梦,不是真的,可芷晴也忘了,正因为是梦,梦中的人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的。

    她慢慢地走到窗台边,那个孩子已经渐渐地露出了自己的脑袋,那是怎样的一颗头颅啊,刚刚那一下已经将他的头摔得四分五裂,现在只是胡乱地捏合在一起,甚至连嘴巴和鼻子的位置都弄反了,从接缝中,鲜血混合着粉红色的黏稠液体缓缓地流出来。

    芷晴强忍着恶心,想不去看,可却不得不去看。那个孩子向她伸出了手,嘴巴轻轻地翕动,含糊地叫着“妈妈”。

    “啊”,一声尖叫,芷晴再也忍不住,伸出手一掌推了上去,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孩子带着刻骨的仇恨摔到了楼下,芷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5】

    芷晴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这才注意到,自己还躺在床上,天色微明,离往日起床的时间还早。她抬手盖住了自己的脸,那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让她心有余悸。

    她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颊,却感到手上滑腻无比,还有淡淡的血腥味传进了鼻孔,她愕然拿开自己的手,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那上面不知何时已经被鲜血糊满了。

    一声尖叫回荡在女生501寝室里,剩下的三个女孩子猛地从睡梦中惊醒,愕然地看着芷晴,就见她将自己的双手不住地在雪白的墙壁上摩挲着,力量奇大无比,甚至墙面都被她长长的指甲划破了,墙面上留下一道道划痕,和一片片已经发黑的血迹。

    “芷晴!”艾华最先反应过来,冲过去抱住了她:“芷晴,你干什么?冷静点。”

    芷晴的力量出奇地大,她一下子挣开了艾华的手臂,一边继续在墙上擦着,一边含糊不清地叫着:“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艾华这才注意到,不仅仅是她的手,就连她的脸上也布满了血迹,她愣愣地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随即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芷晴,你干什么?你什么时候杀人了?”

    “我,我把一个孩子扔到楼下了!”芷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断断续续地讲述了昨天晚上那个她本以为是梦的故事。

    几个人面面相觑,艾华更是一脸怒气地看着柯敏和李佳,直觉里,她觉得是这两个人故意布了个局来对付芷晴,可让她意外的是,柯敏和李佳也是一脸的茫然,对昨晚的事情一无所知的样子。

    “芷晴,别傻了,你没杀人,那只是一个噩梦。”艾华哭笑不得地抱着芷晴,“你看,窗户不是关得好好的吗?咱们这是学校,是寝室,五楼,哪来的孩子能爬到窗台上去?好了,没事了,傻孩子!”

    “可是,艾姐,你看,这些血,这些都是真的啊!”芷晴不甘心地解释着。

    “不是的,傻孩子!”艾华怜爱地轻抚着芷晴的头,对她的遭遇,她除了深深的同情,就只有这样的怜爱了,“你不知道吗?你鼻子流血了啊!”

    芷晴一愣,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随后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寝室里顿时一片欢声笑语,吹散了这几天来一直压抑在大家心头的沉闷。

    “狐狸精!”就在这时,寝室门突然被一股大力撞开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闯了进来,她二话不说冲到芷晴的身边就抓住了她的头发,边打边骂:“狐狸精,叫你勾引我老公,叫你破坏别人家庭,你个婊子,你不得好死!”

    这一幕让大家都愣住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芷晴已经被这个疯癫的女人拽到了床下,用力地踢打着,不时传来芷晴痛苦的惨叫。艾华一把拉开那女人,柯敏和李佳却没有任何的行动,只是冷冷地看着芷晴。

    似乎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大家都是为了钱才去做那些事情,但却绝不会去破坏别人的家庭,芷晴做得有些过分了。

    “狐狸精,你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那个女人不依不饶地吼叫着,这更让柯敏和李佳不屑,破坏别人家庭也就罢了,竟然还偷了人家的孩子。

    芷晴挣扎着坐了起来,带着痛苦,冷冷地问道:“你是谁?你的孩子又是谁?”

    “少跟我装蒜!”女人大骂,“我们家保姆眼睁睁看着你把孩子带走的,还不承认?”

    “我没做过那些事,一切等警察来了再说!”芷晴冷冷地说道。

    “哼,你以为警察会给你做主?”女人冷笑,“你等着吃官司吧!”

    就在此时,几名身穿警服的人走了进来,他们的脸上也带着愤怒的神情,严肃地问道:“谁是何芷晴?”

    “我就是!”芷晴挣扎着站了起来,指着仍旧骂个不休的女人说道,“她诽谤!”

    “对不起,何芷晴小姐,有人看到你偷了这位太太的孩子,并且把他摔死在了楼下,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警察不为所动地说道。

    芷晴彻底愣住了,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芷晴一整晚都在寝室里,她不可能出去啊?”艾华慌忙问道,这让芷晴多少感到了一丝温暖,可柯敏和李佳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她们不想惹上麻烦。

    “是不是搞错了,调查完了就知道了,何小姐,请跟我们走吧!”警察彬彬有礼但却不容反抗地说道。同时,又有几名戴着白手套的人走进了寝室,在芷晴的床上忙碌着。

    眼睁睁地看着芷晴被警察带走,艾华咬咬牙,也跟了出去,她得去找一个人,她从来没要求过他做什么,这一次,希望他不会拒绝。而就在艾华离开后,柯敏和李佳选择了离开这间宿舍,她们很快拨通了电话,嗲着声音对那边说着什么。

    直到傍晚时分,艾华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寝室,柯敏和李佳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就等着她回来,打过招呼就准备离开了。

    艾华并没有阻拦她们,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也没有办法了。

    “大姐,芷晴,应该不会有事吧?”柯敏终归有些不忍地问道。

    “不知道!”艾华摇了摇头,“警方说,现有的证据来看,对芷晴很不利,虽然床上的那些血迹并不是那个孩子的,确确实实是芷晴的,可是,无论是监控录像还是证人的证词,都说那个偷走孩子的就是芷晴,可是我们都知道,芷晴不是那种人,她根本就没有被人包养!”

    “警察是不会相信我们的!”李佳冷笑,“何况,芷晴有梦游症,听说梦游的人会做到平时根本做不到的事情,昨天我们睡得那么死,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梦游的时候做的呢?这个寝室我是不敢住了,大姐,你也搬走吧!”

    “我再等等!”艾华叹了口气,李佳说得没错,就连寝室的监控录像也显示,就在昨天她们熟睡的时候,芷晴确实离开过寝室,穿着那条牛仔裤,想起那条牛仔裤,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穿着牛仔裤T恤衫的芷晴走了进来,她的脸色略显憔悴,勉强笑了笑,对寝室里的几个姐妹说道:“你们不用走了,我走!”

    “芷晴,究竟是怎么回事?”艾华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芷晴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她只有一个箱子,很快就整理好了,“警察给我做了精神鉴定,他们说,我受到过强烈的刺激,有梦游的习惯,那些事情,可能就是在我自己也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梦里做的,虽然我不用承担刑事责任,但是,我也必须接受治疗!”

    看着芷晴在两个步履蹒跚的老人的陪伴下,一步一回头地走出了校园,艾华心如刀割,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人,好不容易将自己的女儿供上了大学,到头来却如一番闹剧般惨淡收场,对这两个老人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也许,自己能为他们做点什么。艾华为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吃了一惊,迟疑了一下,抓起自己的钱包冲了出去,可当她赶到门外时,却不见了芷晴的影子。她摇了摇头,无奈地转身往回走。

    “小心!”一声惊呼传来,艾华一愣,忙往旁边躲了一下,一条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飘飘忽忽地落在了她的脚边,那一瞬间,一道闪电划过了她的脑海,早晨芷晴被带走的时候明明穿着那件白纱裙,怎么她回来之后就变成了牛仔裤T恤衫?

    她慌忙拨通了一个电话,那个沉稳的中年男声却告诉她,芷晴已经死了,就在被警察关进看守所没多久,便用自己的裙子将自己吊死在了里面,据说,她死前,还用自己的血在墙上写着:“不是我!”

    芷晴瞪着不甘的双眼,带着对这个世界的留恋离开了人世。艾华愣愣地听着那个中年男人的讲述,身子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冰冷,芷晴已经死了,那刚刚回来的那个是谁?大白天的,难道见鬼了不成?

    随后,她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听说鬼魂可以知道很多活人不知道的事情,柯敏、李佳所做的事情,她一定也都知道了吧,可她并没有报复,只是告诉她们,她走了,并且带走了所有的东西,这样做,只是为了让她们安心吧。

    【6】

    日子就像时钟的钟摆,周而复始,一天又一天,所不同的只是501寝室越来越沉默了,芷晴的离开,在她们的心里留下了浓浓的阴影,尤其是当她们知道,芷晴其实已经死在了看守所里,回来只是为了带走自己的东西,为了让这几个人安心的时候,柯敏和李佳的内疚与日俱增。

    艾华毅然断绝了和那个男人的来往,从芷晴的身上,她找回了曾经的纯真,现在的她,虽然过得稍苦了一些,但她快乐,她的每一分钱都是靠自己打工,一分一分赚回来的。

    这一天,她像往常一样从做家教的地方出来,外面却已经飘扬起了雪花,看着那纯洁的白雪,艾华一阵伤感,如果芷晴还在,她一定会喜欢这些白雪的。

    在转过一个街角的时候,两个老人引起了她的注意,寒冷的冬季,这两个老人却只穿着单薄的衣衫,跪在街角,向路人乞讨着。艾华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慢慢地走了过去。

    “叔叔,阿姨!”艾华弯腰,向他们鞠了一躬。

    两个老人抬起了头,睁着浑浊的眼睛,迷茫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

    “阿姨,叔叔,你们不认识我了?我是芷晴一个寝室的啊!”艾华有些惊讶地说道,也许真的是悲伤过度,他们已经不记得自己了吧。

    可听到芷晴这个名字,两位老人还是迷茫地摇了摇头:“姑娘,你认错人了吧?”

    “你们不是芷晴的父母吗?几个月前,你们陪芷晴回过学校拿行李啊?”艾华有些急了。

    “姑娘,我们老两口哪有过孩子啊?更别说上大学的孩子了!”男子摇了摇头。

    “不可能,我不会认错人的,几个月前,就是你们两个去外语学院,陪着芷晴拿走行李的,芷晴死了,你们知道吗?”艾华大声说道。

    两个老人仍旧摇着头,这时,老太太好像想起了什么,拍着额头说道:“老头子,我想起来了,前几个月不是有个女娃叫我们假扮她的父母去学校办点事吗?会不会就是那个女娃啊?”

    艾华彻底愣住了,已经死去的芷晴,回学校的时候,找的竟然是两个乞丐冒充自己的父母!

    隐约的,她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秘密。

    她疯了一般赶回学校,找到老师,翻出了芷晴家里的电话。

    电话那头响了很久,才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喂,找谁?”

    “请问,芷晴在吗?”艾华小心翼翼地问道。

    “芷晴?”电话那头犹豫了半晌,“芷晴不是在学校吗?你是哪位啊?芷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那个声音中充满了焦躁不安。

    “没,没事!”艾华匆忙挂断了电话,芷晴的死,原来她的家里并不知道,这怎么可能呢?警察是不可能隐瞒芷晴的死的。

    犹豫了一下,她再次拨通了她家里的电话:“叔叔,我想问一下,芷晴有姐妹吗?”

    “有啊!”老人呵呵一笑,随即情绪一下子低落了下来,“我有两个孩子,芷晴和芷雯,是双胞胎,两个都是好孩子啊,可惜生在我们这样的家里啊,两个人都考上了大学,可我只能供一个,妹妹芷雯就主动放弃了上学的机会,留给了姐姐芷晴,自己也在那个城市打工,供姐姐读书,前两天还回来过,说芷晴在学校里学习可好呢,又拿了奖学金,可惜,这孩子,连个电话都不给家里打!”

    老人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可艾华已经听不进去了。

    一切的谜团,就因为这短短的几句话,彻底地解开了。

    为什么芷晴只有两套衣服,却要一天换两次,因为那根本就是两个人,芷晴穿着纱裙,芷雯穿牛仔裤;为什么她总是在最后一节课借口身体不舒服离开,却从没有直接回过寝室,因为她们要轮换着住在学校里,去上课,去学习;为什么每一天晚上她的表现都是那么截然不同,因为,每天住在寝室里的都不是同一个人;为什么,芷晴明明睡在寝室里,会有人看到穿着牛仔裤的她走出了寝室,偷走了孩子,因为那也是芷雯做的,单从样貌上,一般人根本无法分辨她们,听说,孪生姐妹之间有着很强的心灵感应,也许,芷雯所做的一切都真切地反映在了芷晴的脑海里;为什么芷晴明明已经死在了看守所里,她却还能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只不过已经换了衣服,因为,回来的根本就是芷雯,而不是芷晴!

    可是芷雯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破坏姐姐在寝室的形象?

    艾华却无从得知了,也许是因为何杰,也许是因为她只能以暗处的身份,打着姐姐的旗号才能出现在校园里而心怀怨恨,更也许,无论她怎样努力,所取得的成就也只能是姐姐芷晴的,她不甘心吧。

    但这些只有找到芷雯之后才能知道了,芷雯又躲在什么地方?

    谁又知道呢?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