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 9 夺命诗语

作者:异度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

    中文系女生422寝室今天有些非同寻常,一股西红柿牛腩锅特有的浓香气味透过紧闭的门窗缓缓地飘散出来,弥漫在整个走廊里,让人闻之流涎,食欲大动。

    “好了没有?”寝室里最小的叶雯忍不住急切地问道,今天是霜降日,按照老家的习俗,在这一天,是要吃牛肉,吃丁柿的,本来她们是打算到外面的小饭店凑合一下的,可王霄这几天不太舒服,她刚和自己的男朋友何礼分手,下午自己出去散心时,大概是被突如其来的寒流冻了一下,回来后一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小馋猫!”陈媛拍了一下叶雯的手,掀开砂锅看了看,“你小点声,被发现我们用电磁炉,就死定了!再等等,玲子还没回来,等她回来一起吃。”

    陈媛是这个寝室的老大,她不仅年龄最大,也最多才多艺,寝室里,李玲是典型的古典气质,最喜欢研究古诗,就连说话都透着浓浓的古典韵味,叶雯却是个爱动的女孩子,没事就喜欢参加一些野外探险的活动,而陈媛却是一个文静的女孩,更是一个钢琴九级选手,大家都说,她选择中文系,实在有些暴殄天物。不过也只有在这种地方,她的特长才会得到大家的认可,最近校里即将举办的合唱比赛上,她毫无疑问又将是中文系独一无二的伴奏。

    “二姐!”一刻也闲不住的叶雯又凑到了王霄的身边,“二姐起来吧,三姐马上就回来了,有好吃的了。”

    王霄挑了挑嘴角,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你们吃吧,我没胃口!”

    “那多不好啊!”叶雯伸手去拉王霄,却不想王霄好像很不愿意叶雯碰到她,向后缩了缩,被子却还是被叶雯拉开了。

    “二姐,你怎么了?”看到王霄手臂上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叶雯忍不住惊叫道,就在王霄的手臂上,有一道深深的划痕,就像被人抓了一样,血液已经凝结了,但却还能看得出那伤口的狰狞,“二姐,谁干的?是不是何礼?我宰了那个浑蛋!”

    脾气暴躁的她转身就要去找人算账,却被王霄一把拉住了:“别去,不是他,我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摔的!”

    “二姐,甩了他是咱们不对,可他也不能这么干啊,咱们姐妹怕过谁?”叶雯气愤地甩开王霄的手,一副绝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更有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愤怒,以前的王霄是天不怕地不怕,绝不肯吃半点亏的,可是自从与何礼分手后,她就像变了个人,再也不愿意与人争什么,她想不明白,既然仍旧深爱着他,为什么还要与他分手呢?

    “真的不是他!”王霄苦笑,“真的是我不小心摔的,我不想和他再发生任何的关系!”

    “二姐!”叶雯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她们的手机突然同时响了起来。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三个人看着这首古诗,对视了一眼,叶雯和陈媛同时将目光投向了王霄。短信是李玲发来的,她的文学素养在寝室里是最高的,经常喜欢用古诗做谜面让大家猜,而最有心得的则是王霄。

    “二姐,三姐是什么意思?”叶雯疑惑地看着王霄,对于李玲的这种做法,她向来只有俯首称臣的份。

    “这首诗叫什么?”王霄神秘地一笑。

    “静夜思!”对于这首三岁小孩子都知道的著名诗篇,陈媛和叶雯异口同声地说道。

    “写什么的?”王霄又问。

    “李白想家了嘛!”叶雯大大咧咧地说道,随后一声惊呼,“我知道了,三姐想家了,所以她回家了!”

    “嗯,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她叫我们不用等她,她家就在市内,所以,我们先吃吧,不用等她了,这孩子,不就是回家嘛,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陈媛有些不满地说道,“行了,王霄,下来吃饭。”

    “大姐,我真的不吃了!”王霄歉意地一笑,缩回了被子里。

    “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陈媛狐疑地问道。

    “没事没事,我吃过药了,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说着,王霄已经蒙上了被子。

    “砰砰砰……”

    剧烈的敲门声回响在422寝室里,陈媛揉着惺忪的睡眼,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了门。她累了一个下午,才回到寝室里睡了不到十分钟就被吵醒了,她发誓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几个健忘的小丫头。

    “大姐,谁啊?”比陈媛稍晚一点回到寝室的王霄也从上铺探出头,对自己被吵醒一事表示非常地不满。

    “不知道!”陈媛没好气地拉开门,却被门外的阵势吓得不轻,几名警察寒着脸,举着自己的证件,冷冷地说道:“我们是警察,有一场凶杀案,希望你们能配合我们的调查!”

    从未见过如此阵势的两个女生相互依偎着坐在床边,身子忍不住颤抖着。

    “你们不用害怕,我们来,只是了解一些情况,我叫李元,你们可以叫我李警官,你们认识这个人吗?”为首的一名警官掏出一张照片,递到了两个人的面前,只是他的眼睛在陈媛的身上打量了许久,才有些犹疑地挪开。

    只看了一眼,陈媛和王霄就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让那声尖叫从嗓子里挤出来,但却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泪水淌下来。

    照片上的人正是一夜未归的李玲,只是此刻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她们熟识的李玲了,她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身子下铺着洁白的床单,床单上沾满了秽物,就连她赤裸的身上也有不少;李玲的头发散乱,有几缕黏在额头上,脸上一副满足的表情,但是,从这张照片中就能看出,她已经死去多时了。

    “今天早晨我们接到旅馆服务员的报案,在一间大床房里,他们发现了这个人,根据旅馆的登记记录,我们知道她叫李玲,据服务员回忆,她是你们学校的学生!”李元言简意赅地介绍到。

    “奸杀?”王霄脸色苍白地吐出这两个字。

    “确实很像!”李元似笑非笑地说道:“但是进一步取证我们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奸杀案,首先,当时在宾馆登记的,只有李玲一个人,服务员也证实,并没有第二个人登记进入这间房间,其次,她身上的这些东西,检测后证实并不是人的体液,最后,法医尸检表明,李玲在死前,并没有遭受过性侵犯,她还是处女!”

    “什么?”王霄和陈媛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这怎么可能?”

    “所以我们来找你们,希望你们仔细回忆一下,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尤其,她有没有男朋友?”李元神色严肃地说道。

    “没有!”王霄想也不想地说道,“玲子没有男朋友,最近更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几名警员对视了一眼,才疑惑地问道:“你这么肯定?”

    “是,我……”王霄一时间哑口无言,“总之,我说她没有,就肯定没有,我不会骗你们的!”

    “王小姐,我希望你能够跟我回局里配合调查,没什么不可以吧?”李元彬彬有礼地问道,但显然,如果王霄拒绝,他们也不介意用武力强行带走。

    “你们怀疑我?”王霄愕然地看着眼前的警察。

    “案子破获之前,每个人都有嫌疑,不过你放心,只是协助调查,不会为难你的!”李元微笑着说道。

    “请等一下好吗?”陈媛突然说道:“我能证明,王霄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因为昨晚她一直都在寝室里,她身体不舒服,早早就睡下了。”

    “有没有可能,在你们熟睡了之后,她再悄悄离开呢?”李元问道。

    “不会!”陈媛异常肯定地说道,“因为我有神经衰弱,晚上有一点动静都会醒的,不过,对了,昨天晚上,李玲发过来一首诗,起初我们还以为她是告诉我们她回家了。”

    “什么诗?”李元敏锐地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破案线索,忙不迭地问道。

    “静夜思!”

    “静夜思?”

    “是!”王霄叹了口气,“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玲喜欢用这种隐晦的方式和我们交流,起初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是告诉我们她想家了,所以就没有回寝室,其实,她是在告诉我们,她有危险!”

    “床前明月光,说明她死亡的地点是一间能看到月亮的房间里,疑是地上霜,则很明显地说明了她死亡的日期,昨天就是霜降日,举头望明月,说明她遇害的时候是在月亮升起之后,低头思故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间房间的外面,应该有一棵大槐树对吗?”王霄逻辑严密地一一分析道。

    李元更是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他们也是经过现场勘查才判断出了一些东西,可王霄却仅凭着一首诗,就判断出了现场的形势,而且说得八九不离十,李玲惨死的那间大床房确实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就在那扇落地窗外,就是一株高大的槐树。

    “你,你怎么知道?”李元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王霄。

    “玲子经常跟我们说,她家的窗子外面就有一株高大的槐树!”王霄再一次叹息地说道。

    李元求证似的看向陈媛,却见陈媛沉重地点了点头,知道王霄并没有撒谎,但是有些事情他却想不明白,在临死之际,李玲为什么不打电话求救?如果说她当时已经没有力气打电话了,就更说不通了,因为没有力气打电话的人,就不可能浪费更多的力气发一首诗谜过来。

    “我记得玲子的身份证前两天丢了!”陈媛突然抬头说道。

    “去旅馆开房的人可能不是她本人!”王霄也马上想起了这件事,“李警官,你们有问过服务员,去开房的人是谁吗?”

    李元一愣,显然他们也忽略了这一点,依据人的常规思维,去开房的人自然就是身份证的本人,但却从没有想过,完全可能有人拿着别人的身份证去开房,这一点,他们没有问,而遭受了惊吓的旅馆服务生也在紧张之余忘了这一点,更有可能,他们故意隐瞒了什么。

    他回头安排手下的人去找旅店的服务生,但他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旅馆里一天人来人往,服务生不可能准确地记住每个人的长相,而旅馆的监视器却偏偏不好用,否则他们也不用这么辛苦地走访了。

    “叮叮——叮叮——”

    王霄和陈媛的手机同时响起了短信铃声。

    【2】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王霄脸色惨白地念出了短信的内容,仍旧是一首诗,只不过发送人却变成了叶雯!李玲用这种方式传递信息还情有可原,可对古典文学毫无兴趣的叶雯却也这样做,就让人有些难以理解了。

    “雯雯危险了!”王霄倒吸了一口冷气,她想起一件事来,并不是只有李玲会玩古诗,凶手可能也会玩,而且他对这个寝室有着一定的了解,有可能是跟李玲非常熟悉的人,并主观地以为,整个寝室的人都和李玲一样,喜欢玩这种游戏,他用古诗提供线索,在和她们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她们只有以最快的速度破解诗里隐藏的秘密,才有可能救下自己的朋友。

    “雯雯是谁?”李元问道,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起身,从王霄的神色中他判断出,可能又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雯雯叫叶雯,是我们寝室的老四,她喜欢运动,今天应该又出去玩了!”陈媛解释道。

    王霄则尽量控制住激动的情绪,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连环杀人?”李元皱眉沉思了一下,拨通了局里的电话,布置人手重点排查和李玲她们走得比较近的人,这一边却和王霄一起研究起了叶雯这首诗里的意思,从之前王霄破解李玲的诗谜中,他也得到了启发,这首诗里,无疑包含的就是凶手的作案信息:死亡时间、死亡地点!

    “白日依山尽,这应该说的是时间!”王霄毫不犹豫地说道,“现在是几点?”

    “五点!”李元看了一眼手表,又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太阳已经挂在了山边,距离它滑到地平线以下,大概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现在走,我开车,王霄你继续破解诗谜其余的部分!”

    “黄河入海流!”王霄沉吟了一下说道:“入海口!李警官,你知道入海口在什么地方吗?”

    李元眉头紧皱,入海口他当然知道在什么地方,但是从市内开车过去,就算不堵车,也要将近两个小时,两个小时的时间根本就不够用,这个凶手既然发了这么一首诗过来,就是要告诉他们,如果抓紧时间,或许还来得及,可现在从时间的安排上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不在入海口!”李元果断地扭动方向盘,车子风驰电掣地向海滨浴场冲了过去,从这里到距离最近的海滨浴场,顺利的话半个小时就足够了,这才符合犯罪分子发送短信的动机。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更是说得明确无比,据他所知,入海口处并没有任何楼宇建筑,只有一座荒山,更不符合“更上一层楼”的说法。但是浴场不同,浴场处也可以看做是入海口,而且在浴场的周围更是有众多的建筑,完全吻合了“更上一层楼”的提示!

    可当车子在浴场边停下来的时候,三个人却傻眼了,这个离市区最近的浴场,实际上已经是市区的一部分了,周边高楼大厦林立,高档写字间遍布,要在这样的地方寻找到叶雯遇害的地点,无异于大海捞针。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王霄喃喃地念叨着这句话,双眼不停地寻找着,突然她停了下来,指着远方的一栋楼喊道:“是那里!”

    陈媛和李元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也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没错!那里是最符合这首诗的地方。

    那是本市最豪华的住宅区之一,其高度达35层,比周边的办公楼还要高出了许多,确实符合“更上一层楼”的说法,而且,因为是住宅区,要想登上楼顶,也比那些写字间容易得多了。

    李元带着这两个女子冲到了小区里,却再一次遇到了难题,这个小区一共有四栋高层建筑,四栋建筑完全一样,叶雯能在哪栋楼上呢?

    “去那个!”陈媛指着最靠近海边的建筑说道,“那里的视线最好,欲穷千里目,应该就是那里了!”

    “不对!”王霄却抬手阻止道,“不是那里,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说明前面有东西挡住了视线,可那栋楼没有,在那里无需更上一层楼就可以欲穷千里目了,所以,我觉得应该是第二栋。”

    “王霄说得对!”李元点了点头,抽出佩枪,率先走进了楼里,当他们来到通向天台的大门时,才发现,铁门上锈迹斑斑的铁锁掉落在地上,断茬还是新的。

    “你们在这里等我!”李元紧张地说道,握紧了手里的枪,默默地念了句什么,他也没有把握对付那个杀人凶手,毕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就像和警察在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这种人是极度危险的,他根本就没把警察放在眼里。李元深吸一口气,猛地一脚踹开门,闪了出去,却没了声音。

    王霄和陈媛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既没有听见枪声,更没有搏斗的声音,大着胆子,王霄费力地推开了铁门,就看见李元呆呆地站在那里,已经收起了枪,海风呼啸而来,将他的头发吹得凌乱无比,他略显单薄的身形却毅然地挺立在风中,一动不动。

    王霄顶着风上前几步,才知道他为什么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楼顶空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他们找错了方向。

    在如此危急的时刻,找错了方向就意味着叶雯已经没救了,对于一个警察来说,这是难以接受的。

    “看那里!”随后走过来的陈媛突然指着不远处的一座苏式建筑惊叫道。

    在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里,一个娇弱的身影突然翻过栏杆,从高高的栈桥上摔了下去,直到她落地,都没有发出一丝的叫声。

    就在这个女孩子的身后,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孩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突然转身就跑。

    李元转身冲下了楼,直冲向那栋苏式建筑,那里本是海边一处著名的景点,但是据说最近已经卖给了希尔顿集团,即将被改造成本市最高级的酒店。所以,现在那个地方已经没有多少游人会去玩了。

    这栋建筑建在半山腰上,因此在外面设计了栈桥,从那上面跌下去的人不死也是重伤,那个掉落下去的人,基本上已经没有希望了,因此理智的李元并没有先去看那个人,而是沿着那个可疑男子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可是他从这里跑过去需要五分钟,五分钟的时间,足够凶手做很多事情了,当他赶到的时候,所看到的只是如水的车流,更没有半个人影在那里。

    王霄和陈媛随后赶到,当她们看到摔在山脚下的女孩时,却瘫倒在地,那个女孩正是她们正寻找的叶雯,她瞪大着不甘的双眼,满脸的不敢置信,似乎没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一个死法!

    李元已经通知了警队的同事,警笛越来越响,可他却显得焦躁不安。

    “陈媛,你看到了什么?能不能再仔细回忆一下!”李元问道。

    “她是被人推下来的!”陈媛心有余悸地说道,“我看到了,叶雯就站在栈桥的最高处,然后那个男孩子就来到了她的身后,伸手把她推了下去!”

    “你看清那个男人是谁了吗?”

    “我,离得太远,我没看清楚!”陈媛犹豫了一下,目光不经意地滑过旁边的王霄,还是无奈地说道。

    “嗯!”李元对此却不以为意,只是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会安排人24小时保护你们,希望有什么线索,你们随时能向我报告!”

    【3】

    李元坐在办公室里,他始终不肯相信自己的判断,但是所有的矛头却都指向了那个人,可是那个人却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甚至可以说,他就是最直接的证据,可是那个人的表现,实在让他不得不怀疑,作为一名刑侦经验丰富的警察,有些线索,有些破案模式他都没有发现,没有想到,可那个人却轻而易举地就办到了!

    这个人要么极度聪明,要么就根本是凶手,警察习惯了从案发现场寻找线索,假设,寻找证据,推翻假设,再假设……这样一个链条走下去,最终确定杀人凶手,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需要几天甚至几个月。

    但是凶手的模式却刚好相反,他会根据事情发生的前后来抛出线索,这是每一个聪明的犯罪分子都不可能避免犯下的错误!

    可是证据啊!现在的李元,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法证科的同事们能从那些监视录像中找到线索,能从尸体身上找到线索了。

    “丁零零——”

    桌上的电话将李元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他拿起电话,那边却是一个惊惶的声音:“李警官,媛媛有危险,你快去救她!”

    李元眉头一皱,挂断了电话,但他只是给负责保护陈媛安全的警员打了个电话,却并没有亲自去找陈媛,而是驱车向王霄那里赶了过去,他相信如果这种贴身的保护都不能保证陈媛她们的安全,他完全可以脱掉身上的警服了。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李元看着王霄的手机里这条信息,眉头紧锁,显然他并不知道这首诗是什么意思,他奇怪的是,按照前两次的情况,李玲和叶雯都是在被凶手控制的情况下,才发出的短信,可是现在,自己的手下就在陈媛的身边,她的手机应该是随身携带的,怎么可能发出这样的一条短信呢?

    最直接的判断就是自己的那个手下就是凶手,可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在此之前,自己的那个手下根本就不认识这几个人,也没有作案时间啊!

    “陈媛现在在什么地方?”李元狐疑地问道。

    “应该在琴房,今天是她练琴的日子!”王霄想也不想地说道。

    “胡闹!”李元怒发冲冠地吼道,“都什么时候了,在这么危险的时候她怎么还想着去练琴?”

    “过几天就是合唱大赛了,媛媛是系里的钢琴手,没办法!”大概被李元的气势吓到了,王霄的声音一下子弱了下去。

    李元马上拨通了下属的电话,要求她马上把人带回寝室,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听到了那边传来的惊叫声,随后电话被挂断了,李元一惊,冷汗流了下来,这个凶手的心理素质还真的不是一般的高,竟然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下还敢动手。

    “琴房在什么地方?”李元紧张地问道。

    “学校里有个小树林,中文系给她准备的琴房就在那边,我带你去!”王霄知道事情的紧急,边说边穿好了衣服。

    “好!”李元也不推辞,两个人几乎小跑着向琴房赶了过去。

    “我问你,那首诗是不是王维的《竹里馆》?”李元突然问道。

    “是!”王霄讶然地看着李元,想不到他对古诗还有一定的研究。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李元默默地念道,他突然拿出电话,飞快地拨了一个号码,“消防队吗?我是李元,马上赶到师大,中文系的琴房可能会发生火灾!什么?还没发生你们不会过来?你们知不知道琴房的位置很危险?要是真等着起来你们再出警,火势就无法控制了!”

    这一番话说出来,就连王霄也有些哭笑不得了,防患于未然是对的,但是面对一场还没有发生甚至可能根本就不会发生的火灾,李元就要求消防队出警,这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但是很快她就知道,李元这么多年来的警界生涯不是白给的,仅凭借这首诗,他就已经判断出了凶手的作案手法,现在正是天干物燥的季节,陈媛练习用的琴房又在树林里,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下,凶手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作案,纵火无疑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而此刻,琴房那里已经是火光冲天了!

    “媛媛!”王霄惊叫了一声,不顾自身安全冲进了树林里,却被李元一把拉了回来。

    “你不要命了?”李元怒吼道。

    “媛媛在里面!”王霄也不甘示弱,要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姐妹死在火场,她做不到。

    “放心!她死不了!”李元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鉴于犯罪分子的狡猾,这一次,他调过来执行任务的人都是警队的精英,绝不是这种程度的凶手可以对付的。

    不出他所料,很快,林子里跑出来两个人,尽管她们都被烟熏成了大花脸,但很明显并没有生命危险。消防队的车也在最短的时间内赶了过来,很快控制了火势,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李元满面怒容地坐在床头,对面坐着他的下属和仍旧没有从震惊中醒来的陈媛。

    “你们说说,都有什么发现?”李元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声音低沉地说道,凶手竟然敢对警方动手,说明他根本就没把警方放在眼里,这对他简直是奇耻大辱。

    “王濛,你说!”他指了一下陈媛身边的警员说道。

    “不是纵火!”王濛镇定地说道,“火起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轻微的爆炸声,说明有人早已经将小型炸药埋到了琴房里,然后定时引爆了炸药。”

    “还有什么?”李元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我……”陈媛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我又看到他了!”

    “谁?”李元猛地抬起头。

    “何礼!”陈媛却说得有些不太确定,“我想起在海边见到的那个人可能也是他,因为当时我就觉得他很熟悉!”

    “何礼是谁?”李元不解地看向王霄,却见王霄的脸色有些苍白。

    “何礼是我前男友!”王霄紧咬着嘴唇说道,“我们前两天刚刚分手,分手的时候他就说过会让我后悔的,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会这么做!”

    “何礼为什么会这么做?”李元还是有些不解,既然是王霄和他分手,他所针对的应该就是王霄一个人,为什么要伤害无辜呢?

    “因为他觉得,是她们鼓动我和他分手的!”王霄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马上安排人手布控,走访,不要放过任何的线索!”李元果断地命令道,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接起电话,他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犹豫了半晌才说道,“我知道了,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4】

    “叮叮——叮叮——”

    王霄的手机再一次响起,她一把抓过电话,那上面是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号码,曾几何时,每次这个号码显示在手机上,都让她的心底泛起丝丝的甜蜜,可如今,这个号码却像催命的魔咒一般,让她险些扔掉自己的电话。

    短信里仍然是一首诗:“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这本是两首毫不相干的诗,现在被硬生生地撮合在一起,读起来倒也没什么不对,但相比于前三首诗,这首诗里隐藏的含义就深了许多。这里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地点,更让他们无法理解的是,前三首诗,带来了两个人的死亡,一个人险些遇难,而何礼正是他们怀疑的对象,难道,他们猜错了?

    “陈媛,你仔细回忆一下,当时你看到的何礼是什么样子的?”李元皱着眉头问道。

    “当时,”陈媛的目光有些游移,似乎在回忆,又似乎在考虑该怎么说,“当时我正在练琴,然后王警官就接了个电话,可是琴房里的信号不太好,他就走到外面去接,就在他走到门边的时候,我突然听到‘砰’的一声,琴房里就起了浓烟,火苗也蹿了起来,我吓得一时间不知所措,也就是这个时候,我看到窗外闪过一个人影,因为傍晚的时候我就见过那个人,所以觉得很熟悉,也就在这个时候,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认出他就是何礼!”

    在陈媛叙述的过程中,李元始终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试图从中看出些什么,可陈媛除了初时的犹疑外,从始至终都是陷入在一种沉思中的神情,对李元的注视视而不见,叙述的语气中,更是不掺杂任何的紧张与恐惧,这让李元深感意外。

    “他要跑!”王霄突然说道,“这首诗是凶手在告诉我们,他已经完成了任务,他要逃跑了!”

    “不排除这种可能!”李元点了点头,却丝毫没有准备安排人手堵截的意思,“依你看,凶手会以怎样的方式逃跑?”

    “海路!”王霄肯定地说道,“这首诗里,包含了两种交通工具,‘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这显然说的是飞机!‘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这应该指的是公路或者铁路,可是从这里出发的火车或者客车停车的地方都没有枫林,这应该是为了迷惑我们,实际上,‘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下一句应该是‘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可凶手偏偏漏掉了这两句,这就是说,他准备通过海路逃走,而且是向东,这个时间开往东边的船只有去往天津的一班,离开船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如果我们抓紧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东?天津?”陈媛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略有些苍白,“何礼的家不就是天津吗?再加上我两次看到他出现在凶案现场,没错,就是他!李警官,凶手一定就是何礼!”

    李元点了点头,却依旧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当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却未必就是他们要找的真凶!因为从整个案子的作案手法来看,这个人的心理素质极其过硬,也非常聪明,他的每一首诗都是暗示着杀人的时间和地点,警方已经紧跟在他的屁股后面,最后一次对付陈媛,甚至已经被警方破坏了,可这最后一首诗他却突然不打自招,不仅供出了凶手,还给警方留下了足够的时间抓捕,这不是有些太说不过去吗?尤其,他为什么明知自己会被认出来,还要回头看一眼陈媛呢?

    “也许他是想确认一下我有没有被他害死!”面对李元的提问,陈媛沉思了一下,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不!”李元紧紧地盯着陈媛的眼睛,“他不是在确认你是否已经被他杀死,而是在确认,你是否已经安全离开了火场!”

    【5】

    “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一年后,李元坐在会议室里,给新来的刑警们培训,“这是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案子,这个故事的目的就是告诉你们,罪犯的想象力是非常丰富的,你们要想破案,就要比犯罪分子有着更丰富的想象力。

    “在中文系的女生宿舍里,住着四个女生,涉及个人隐私,我们分别用小A、小B、小C和小D来代表,小A多才多艺,小B敢爱敢恨,小C多愁善感,是个文学才女,小D天真无邪,但却活泼好动,就像个假小子。她们同时喜欢上了E君,E君虽然是个白面小生,但却心思缜密,身体健壮,长得也高高大大的,在球场上凶猛无比,在生活中却是个细心体贴的人,E君最终和小B走到了一起,多愁善感的小C认为自己没机会了,就主动退出了这场争夺,而小D就是个小孩子脾气,得不到的,也就这样过去了。

    “可是还有一个小A,多才多艺的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输在这场斗争里,所以,尽管E君已经和小B走到了一起,但她却并没有放弃,依旧对E君展开了追逐。

    “让人不解的是,E君最终竟然也接受了小A,并且先于小B与小A发生了关系,小A认为这样就可以拴住E君,但是,E君不仅没有离开小B,反而在某一天,安排她们两个人在宾馆里相遇了。E君对她们说,既然你们都爱我,那么你们就应该接受我的一切,包括我同时爱上了你们两个人!

    “小A知道自己是从小B手里抢来的E君,他们的关系并不稳固,何况自己的身体已经属于E君,所以她选择了接受,小B敢爱敢恨,更不服输,既然小A从她手里抢走了E君,并且同意E君同时和她交往,她也不能认输,也选择了接受,但是祸根也就在这个时候埋下了,因为此刻小B对E君的爱已经是一种变态的爱,是带着浓浓恨意的爱。

    “从前,有个人不会修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李元开了个玩笑,继续说道,“这个E君也有这样的爱好,自从小A和小B接受了这种不伦之恋之后,E君就千方百计让两个人共同侍寝,互不服输的两个人接受了,E君记录下了这一刻,存在自己的电脑里,而且经常拿着这些视频炫耀。

    “有这么一天,小A和小B带着E君的笔记本回到了寝室,刚打开电脑,就临时有事出去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小C和小D回到了寝室,好玩的小D在E君的电脑中发现了那些视频。

    “起初的时候,她们还不敢相信,也有些恐慌,她们就装作没有发现一样,但是小D是个藏不住事的人,风言风语很快就从她这里传了出去。

    “小A和小B也发现了异常,她们把这件事告诉了E君,享受过双飞服务的E君突发奇想,想要一种更刺激的生活,那就是把小C和小D也弄上床。于是,小B趁着小C不注意的时候,偷走了她的身份证,并由和小C长得很像的小A到宾馆开了房。当时他们已经注意到,这家旅馆的监控器形同虚设,所以E君和小B趁着人多的时候溜进了宾馆,并没有引起服务员的注意,因为这间宾馆以学生情侣入住居多,服务员只是认为,他们是早已开好房的小情侣,小B之所以要跟着E君,是因为E君虽然有时候够凶猛,但她却担心E君面对激烈反抗的小C时不忍下手,而小B就以捡到小C身份证的名义,约她到宾馆里去取。

    “不虞有诈的小C独自一人去了宾馆,由于她和小A长得太像,服务员并没有注意,小C进入宾馆之后,小A就走了出来,这之间,服务员一直以为只有小C一个人进进出出宾馆,所以并没有太当回事。”

    “问题就出在这里,我之前说过,小C是个才女,思想保守,所以对E君的要求坚决拒绝,甚至想要大声呼救,慌张之下的E君不知所措,小B恰在这个时候出现,和E君合力杀了小C,这一切都在一个人的计算之内,她就是小B,甚至她早就算好了,那间房有些地方和小C的家非常像,于是她嘱咐E君将现场伪造成奸杀的样子,这是一箭双雕的计谋,因为小B对E君脚踏两只船的做法始终怀恨在心,如果E君真按她说的做,就会成为警方的头号怀疑对象,而且证据确凿,绝没有逃掉的可能,就算他到时候供出了小A和小B也没有任何的证据。因为在交代完这些之后,她就离开了宾馆。而在这之前,小B已经明确表明,自己已经甩了E君,因为E君的不忠,这样就更摆脱了她的嫌疑。

    “但是在那种情况下,E君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所以他只好用宾馆里的洗发水沐浴露这些东西来伪造体液,并且用小C的手机给寝室里的每一个人发送了一条短信:‘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但是E君当时忽略了一件事,小C还是个处女。

    “小B将这首诗解释为小C想家了,成功地骗过了小D,第二天,到了退房的时间,服务员还没见小C出来退房,敲门之后里面却没有动静,服务员以为小C昨天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直接走进房间才发现,小C已经死在里面了,并迅速报案,警方根据登记的身份证,找到了小C所在的寝室,直到这个时候,小B才将那首诗重新解读,认为那首诗是为了告诉她们,小C的死亡,但是这首诗应该是由凶手发出来挑衅她们的!

    “而从警方接到报案到找到小C的寝室,整整用掉了一天的时间,这段时间里,足够小A、小B和E君进行很多事情了,小C的死迟早会泄露出来,那个时候小D一定会对她们起疑,所以她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决定将小D也一起杀掉,并且决定伪造成连环杀人的样子,大家都知道,连环杀人是很难破获的案子,基本上会成为悬案。

    “所以,她们将小D约到海边,并由E君动手,挑选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下手,这是一个很有技巧的作案手段,首先小A并没有参与这次行动,因为她要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摆脱嫌疑,所以那天她正常地过着自己的日子,小B则要牵着警方的鼻子走,但是如果她一下子就猜中了小D真正的死亡地点,无疑是告诉警方,自己就是凶手,所以她寻找了两个描述起来差不多的地方,而E君则负责约会小D,因为之前已经传出了E君已经和小B分手的消息,所以,小D没有任何的怀疑,认为这是E君回心转意,欣然赴约,E君就在那个人迹罕至,即将改造的地方杀害了小D,并且发出了一条短信:‘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小B带着警方赶到了她之前勘察好的地方,那里完全符合那首诗的描述,但是就在楼顶,他们目睹了凶手将小D推下高台,这样小B似乎也摆脱了嫌疑。

    “但是,这还不能完全摆脱她们的嫌疑,如果连环凶杀到这里就结束了,警方一定会将调查重点放到她们的身上,何况那时候警方已经展开了调查,并且已经调查出,首先,小B所说的她甩了E君这一条就不成立,E君寝室的同学证明,是E君甩了小B,其次,警方调查出,E君和小A小B同时保持着一种暧昧的关系,甚至看到过E君展示他和这两个女生共同欢好的视频,警方怀疑,小C和小D也曾看到过这段视频,并由此引来了杀身之祸!

    “可小B的聪明就在于,她马上安排了又一场凶杀案,而且是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按照E君和小A的打算,这应该是一场有惊无险的表演,但是负责前期准备的小B却在暗地里做了手脚,加大了炸药的强度。

    “当天夜里,小A坚持要到琴房里练习,她知道,只要警方知道她擅自行动,上头就一定会给监视她的警官打电话,但是琴房里的信号并不好,只有在某一个特定的位置才有信号,这个位置,她是非常熟悉的,所以她趁保护她的警官不注意的时候,给小B发了一条短信:‘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这首诗是王维的《竹里馆》,虽然诗里明确地描述出了小A遇害的时间和地点,但真正的杀招在这首诗的题目上,《竹里馆》,字面上的意思说得很明白,这是在竹林里的地方,所以凶手这一次会采用纵火的方式,警官判断出了这一点,所以提前联系了消防队,在大火失去控制之前扑灭了火势,小A也是死里逃生。

    “在最后一次作案中,他们之间的问题也出现了,因为他们不可能制造出遥控炸弹或者定时炸弹,只能由E君过去引爆炸药,可炸药的分量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所以离开的时候,他很担心地看了一眼小A,就是这一眼出卖了他!

    “随后,E君给小B发了一条短信:‘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这首诗原本是他们约定行动完成的信号,可是,E君不知道的是,小B已经出卖了他,已经将警方的视线成功地引到了他的身上,这个暗号也被小B解读成了凶手要逃走,而且判定他是走海路,因为E君的家乡就在天津,从这里到天津,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只有海路。

    “你们知道小B失误的地方在哪里吗?她显得太聪明了,从头到尾,警方完全没有想到的东西她都想到了,尤其是这最后一首诗,是两首诗捏合在一起的,偏偏漏掉了最重要的可以表示方向的‘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当时警方认为,小B还没有受到伤害,在警方严密保护下他还能对小A动手,凶手没有理由这个时候放过小B逃走,但是小B却信誓旦旦地肯定凶手就要逃走!

    “而且小A在险些遇难之后表现得也太过镇静,这也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她们毕竟不是专业的罪犯,所以有些细节处理起来还是留下了线索,首先,在宾馆里杀害小C的时候,正如小B所料,E君有些不忍心,小B只好亲自动手,可却被小C抓破了胳膊,残留的组织留在了她的指甲里,这为确定杀人凶手提供了直接的线索。第二点,小B虽然足够谨慎,但在勘察海边的地形时,还是忽略了一件事,她以为一般的住宅楼里是不可能安装监控设备的,但那栋楼是海边的高档住宅区,物业设施非常完备,楼道里隐藏的监控器完美地拍下了小B的行踪。走访的时候,旅店的服务员也回忆道,她见过小B,因为小B和E君经常在这间宾馆开房,所以服务员对她的印象非常深刻,但是旅店里却并没有小B的登记记录,最近的一项纪录也是在一个月以前。

    “而小A虽然自始至终没有亲自杀人,但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她的失误在于,在楼顶的时候,她看到了不可能看到的,当时灯光昏暗,就连我也只是朦朦胧胧地看到两道影子,我只是以为那是有人在往下扔东西,应该是工作人员,可小A却肯定地说那人在杀人,而且说那个影子她总觉得很熟悉!

    “同志们,只要是犯罪,就会留下线索,在这起案子里,三名犯罪嫌疑人虽然有着非常优秀的心理素质,有着非常完美的策划,但是,只要我们细心,我们不放过一丝一毫可疑的线索,就一定会找到真凶!”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李元微微一笑,伸出手制止了大家的鼓掌,想了想,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其实他很想告诉这些菜鸟:有时候,你同情的,你执著地认为的受害人,可能就是凶手。

    可是,陈媛、王霄、何礼,是罪犯,又何尝不是受害人呢?何礼制造了一段不伦之恋,可同时,陈媛和何礼又都是王霄手里的棋子,谁又敢肯定,这个方案不是她早就计划好的,就连小C和小D无意中看到的视频,都在她的计划之中呢?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