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六章 紫薇园中风生月(上)

作者:镜鸾沉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夏日的冰泉山庄的确不负盛名,有看不完的风景赏不完的花。沈天玑时常待在凉轩之中,拉沈天媱一块儿写字绣花,倒像极了闺中时的日子。

    这日,沈天媱和沈天玑二人正相对绣花。沈天媱手中的是金线牡丹,沈天玑的则是山阳琼林。凉轩中安宁平和,案几上两盏茶水,晕出淡淡清香。

    那金线牡丹共有两朵,一为艳丽大红,一为素淡粉红,两者合在一起倒很像并蒂花。沈天媱瞧着那艳丽而热烈的花朵,不知怎的就晃了神,昨夜林氏和她说的话又浮现在耳边。

    她说的是,“媱儿,你一向是个懂事的,虽说成亲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我们给你做了主,我知道你必会点头,但咱们沈府从来不是那样不开明的,不管哪一个,还得你自己看得上才好。原该由你母亲来给你开这个口,但眼下咱们在皇家山庄里,你母亲不在,刚好何家的公子也在此处,是个难得的机会。”

    原来听雪的哥哥何鹤州就是大伯母之前说过的极有前途的那位进士。这几日她除了陪陪沈天玑之外,时常和听雪一起逗那只小奶猫,两人逐渐熟络,但对何鹤州却只是那个晚上见过。她对他实在谈不上印象多深,所以对于大伯母透露出的何家人言语试探有意结亲这回事有些茫无头绪。

    她想着想着,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下来。碧蔓进来给二人换茶水时,就看见沈天媱的针极缓慢地刺进去,眼神颇飘忽。她有些诧异,毕竟这位二姑娘行事一向认真投入,就像她笔下的字,一个个都仿佛用一颗安宁的心凝聚出来的一般。

    她视线一转,瞧向自家主子,却见沈天玑连针都放下来,托了腮在案几上,眸光深沉不知在想什么。那幅山阳琼林的画屏,随便歪在了一旁。

    娘娘这几日时常唤二姑娘或者夫人来作陪,也只有在人前才会露出笑脸,且不论这笑有几分真假。人后独处时颇有些闷闷不乐。

    自从进了冰泉山庄,皇上极少来凤霄宫,每每到的晚离开的早,倒把那华阳宫当家了。碧蔓知道,娘娘虽然嘴上没说出来,其实心里介意着呢,也难怪这几日她总是让她打听别的嫔妃的动静,大约还是怕皇上幸了旁的妃子。还不是死要名声活受罪,若非娘娘要带着那几个人,如今也不至于提防成这样,碧蔓觉得,她的主子对皇上实在过于有信心了。不过就目前来看,还是听到水流撞击瓷器的泠泠之声,沈天玑回过神来,“咱们来冰泉山庄多久了?”

    碧蔓道:“约摸一个月了吧!”

    “算算时节,立秋也不远了,怎么还这么热呢?”沈天玑抿了一口茶,皱眉道。

    “是呢。”沈天媱也接口道。

    碧蔓道:“娘娘,要不让厨房送一碗银耳羹过来么?昨儿喝那银耳羹,娘娘不是还赞不绝口么?”

    沈天玑摇摇头,“没胃口。”

    沈天媱劝道:“可不能把自己身子开玩笑的,我记得前儿和昨儿,你都没好好用过膳。”

    沈天玑顿了顿,“实在没有胃口。姐姐,这是最后一次了,明日我一定强迫自己好好用膳。”

    不过一会儿功夫,皇后娘娘不愿意好好用膳的事儿就传到了华阳宫。彼时,纳兰徵正盯着一张地图出神。那地图足有近十尺来长宽,上面极尽详实地描出了整个大昭及其周边地域的地形。

    西边的岷、庸二州是大昭通向夜凌的咽喉,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是用作行军布阵的绝佳阵地。特别是岷州,高山险峰,密林环绕,他在征北之战中没能用上的险林阵法刚好派上用场。

    周宁福低低地回禀着最近山庄里值得提一提的大事,他起先听得心不在焉,待听到皇后娘娘如何如何时,俊眉就微微沉下来。

    “不是让凤宸宫的厨子一起跟来在凤霄宫伺候么?他人呢?”

    周宁福道:“人在呢,但是……但是娘娘还是吃不下,奴才瞧着……瞧着……”

    他终于抬起眼,凉凉看了周宁福一眼。

    周宁福立刻利落地吐出句子,“奴才瞧着,莫不是有别的缘故吧?”

    “可曾唤了太医?”

    “唤过了,太医说娘娘凤体没有什么问题。”他顿了顿,又道:“奴才听说,娘娘是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男子诧异,心道前几日她跟那些姐姐妹妹们不是玩得很开心么?除了回京养伤的柳清萏以及闭门思过的沈天姝,这山庄里还有许多姑娘和夫人,她跟她们都处得好得很,甚至对后宫剩下的那几个女人,也慈善和蔼。

    本来冰泉山庄之行是为了给她解闷,她没他陪着仿佛丝毫也不闷,这让他觉得,并不是高厚的宫墙圈侑了她,而是他一个人的独占限制了她。这会子不在宫里,她和外人相处来得更便利,他不去“烦”她原是一片好意。

    周宁福微微抬眼,果然,座上男子搁下了笔。

    “让章平嵇午后别来了。”他说着,已经站起身来。

    周宁福应了一声,立刻忙忙地去准备御撵。

    御撵行至凤霄宫时,宫里一片寂静,一个小丫头在殿中打扫,看见皇上时就欲跪下行礼,周宁福一个眼神过去,小丫头立刻噤声。

    夏日的午后异常宁谧慵懒,灿烂的阳光洒满了整座宫殿,唯有蝉鸣阵阵,流水潺潺,蜂飞蝶舞,花香弥漫。

    一路行至凉轩,靠近时便听到女子娇甜绵软的说话声。

    “碧蔓,你说我这法子管用么?”

    “娘娘放心,皇上关心娘娘,这法子必是管用的。只是,奴婢觉得您做个样子也就罢了,怎么真的不用膳了?方才二姑娘说得对,娘娘不可如此。再说,若是皇上知道了,定要责罚奴婢伺候不周。”

    她嗳了一声,又叹口气,道:“他是不是真的看上别的什么姑娘了?现在园子里姑娘那么多,赏花宴那次你注意了没?环肥燕瘦的个个水灵,有个别的算得上国色天香了。”

    碧蔓刚想回答,透过竹帘子的缝隙看到了朱黄色的衣裳,心下一惊。

    沈天玑也没等她回答,又道:“那个长得极标致的姑娘,好像是新任礼部尚书的嫡女吧?皮肤当真是好,阳光下瞧着,竟跟牛乳一般,眉目也俏丽,还未说亲呢!”

    男子进来时,碧蔓很有眼色地悄悄退了下去。刚离开凉轩,就听见里面一声惊呼,她便忍不住露出笑容。

    “碧蔓姑姑,方才皇上来了,不许奴婢们通报。”外面跑进来一个小丫头。碧蔓道:“下去该做什么做什么。旁的不用问了。”

    凉轩里,已是一阵旖旎温情。

    他把她压到凉榻上,细细吮吻,脖颈下留下点点红梅印子。她本就穿得凉薄,裙子的襟口开得极低,这下子人前都藏不住了。

    她在身下扭来扭去,好不容易放开时,她便往里面一滚,掩住胸口水艳迷蒙地看着他,眼中有丝丝委屈,活像被占了便宜的黄花姑娘。

    他却是没开口说话,只瞧了眼凉轩中那面积有限的案几,转身就把她从凉榻里面拉出来。她正要说话,已经感到天旋地转,他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做什么?”她捶了他一下,力道软绵绵的,跟她声音一样软。

    男子声音有些冷,“去用膳。”

    “不去!不去!”她也不知怎么的,心里就真的委屈了,愈发拿乔起来,“我不想吃。”

    “我陪你一起吃。”他走得极快,长腿迈过花团锦簇的花园,路上几个宫女,经过时都低头行礼,眼神儿悄悄飞着,想看看着皇上抱着皇后的盛景。

    锦龙敞袖中拥着粉樱色衣裙的女孩儿,长长的桃花色披帛垂了下来,直拂到了地上的落花。

    “皇上饿了自己去就是,我不想去。”

    “哦,你不想吃?”他低头凑近她的脸庞,轻声道:“那我也不去吃了,改吃你好不好?”

    她恼地推了他一下,他倒是笑了起来。

    最后到凤霄宫殿中,唤了满满一桌子菜,她也不再和他置气,总算用了一些。

    “皇上今儿不忙了?”她吃下他夹过来的鱼块,问道。

    他没回答她的话,开口道:“这庄子里有一处紫薇园,比起春景园来也不差的。朕今日带你去瞧瞧。”

    女孩儿看了他一会儿,忽然低头闷闷道:“我也不是故意这样骗你的……”

    他没说话,只是给她夹菜,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以后朕不在时,可再不许耍小孩子脾气。”

    她大眼水润地瞥他一眼,他若不在,她耍给谁看?他若不在,她必会好好爱惜自己的。

    他知道她的意思,笑道:“你这是吃定我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