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五章 莺啼鸾鸣缘天定(下)

作者:镜鸾沉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刻的冰泉湖边已经乱作一团。忠勇侯夫人连氏哭得止不住,口中连连道:“清儿!清儿啊!”一旁一个丫头抹着泪,搀扶着她,时而安慰道:“您别急,大姑娘不会有事的!”

    湖水边缘处站着柳静轩,脸色沉得像锅底,眼睛直直盯着夜色笼罩的冰泉湖,一动不动。

    “我今日真该劝着她不出门,都怪我没能劝住她。出来散心也不带灯笼,走在湖边多危险啊!”

    连氏的三言两语,让围观人群大概知道了缘由。有些与连氏有交情的,也都上前劝上两句。一群本在湖边赏月的公子们也都目露同情,人群中的纳兰崇,看向连氏的眼里透着微微探究。

    柳静轩忽然冷冷一句:“别再哭了!”连氏一怔,再也不敢出声。

    “皇上娘娘驾到!”

    沈天玑走得极快,方一站定,就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名锦衣公子回禀道:“今日臣等在湖边赏月,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人落水呼救,臣等赶到时人已经沉进去了,岸边只余了一只簪子。忠勇侯夫人说,这正是柳姑娘日日戴在头上的。”

    一旁有人将簪子呈上,沈天玑一看,心头狠狠一绞。

    一只碧玉簪。在姑苏时她们一起买的,沈天玑原本也有一模一样的,在去年那场倾盆大雨里弄丢了。

    沈天玑望着侍卫们在水中搜人的身影,久久沉默不语。

    冰泉湖再大,在这样多侍卫的搜寻下,也不可能寻不见。之所以到现在还未寻到,是因为人早就不在水里了。

    当所有人都往湖边跑时,忠勇侯府家眷所居的院子里,柳清萏自昏迷中悠悠醒来。

    醒来的刹那,心头一惊,回想起水中一幕,实在恐怖得很!她今夜与连姨娘吵了一架,一时伤心跑去了湖边散心,却不小心滑到水里。她并不是不通水性,可她在水里时,底下仿佛有一只手一直把她往水里拉!那力道极大,瞬间就把她拉进了水里。水中黑暗一片,可她知道,水里藏了一个人!那个人狠狠困住她,直到她窒息晕过去。

    豁然睁开眼,眼前一片晦暗,她的目光适应了一会儿,借着暗淡的月光,她这才发现这屋子摆设简单,大约是一处下人的房间。榻边一个高壮的身影,让她眸光一凛。

    男人不怀好意地轻声笑了一下,黑暗中,他低头凑近柳清萏,声音极低,只有他们二人能听见,“正要疼你呢,美人儿这么快就醒了?”

    轻佻浮浪的语句,浓重泛着汗味儿的男人呼吸,柳清萏张口欲喊,这才发现嘴上塞了布条,身子也被绑得结实。屋子门窗都关得紧紧,仿佛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男人大约知道她在挣扎,只笑了一声,粗糙的手抚摸了一下女子光滑细腻的面颊,引起身子一阵酥痒,心道大家小姐的皮肤就是嫩,今日能有这样的艳福,真是上辈子积了德。

    他心里知道时间紧迫,也不再废话,扯开女子胸前的系带,剥开她的外衫。只因她身上衣裳都是湿的,粘在身上脱起来有些费劲。他骂了一声,正欲动手撕,却听到屋外有脚步声。

    纳兰崇带着方槐走进院子,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大约柳府的侍卫都调去湖里救人了,这里漆黑一片。

    他总觉得,以柳清萏的水性,不会掉进湖里起不来。唯一的可能就是有别的变故,或者落水的人并不是柳清萏,那个簪子只是个幌子。既然不是无意落水,那柳清萏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

    “柳姑娘在吗?”方槐试着唤了一句。

    屋里的柳清萏拼命挣扎着,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那男人伸手掐住她的脖子,让她快要窒息。

    纳兰崇在屋子外面站了一会儿,“不在这里,去别处看看。”

    脚步声渐渐走远,柳清萏的心也逐渐沉到谷底。她眸中满是绝望之色,打定主意若是被毁了清白,她定不会苟活。

    外衫褪尽,男人动作愈发急迫而粗鲁,让她犯呕的鼻息喷在她颈下,她的泪水冰凉,心里死灰一片。

    抚摸到一片冰肌雪肤,男人等不及脱下自己的衣裳,只扒下裤子,翻身附在女子身上。

    她唇间已经尝到了血腥味儿,心里模糊得想着,若是再给一次机会,她必会控制自己的脾气,不会让自己沦落至此。

    “嘭”的一声,房门忽然被踢开。

    来人手上明亮的灯笼照亮了屋里的一切。纳兰崇脸色一沉,上前去一把撂开那男人,狠狠将他踢到床脚。男人“啊”的一声惨叫,然后不动了。脑袋磕到地上,溅了血花。

    榻上的女子衣衫半裸,湿答答的发粘在脸上,水痕泪痕红痕混成一片,唇角处溢出鲜红的血迹。

    纳兰崇猛然转过身,“柳姑娘,我这就去给你唤个丫头来。”

    “等……等……”她舌尖受伤,说起话来一字字都疼痛难忍。

    纳兰崇一顿,终于忍不住返回来,褪下自己的外袍盖到她身上,这才敢看她。

    “柳姑娘想说什么?”

    柳清萏一字字想要表达清楚,“去唤……唤……沈二姑娘来。”若是换了别的人,那她的清誉必要毁尽了。

    纳兰崇点点头,又解开了她双手的束缚,“如姑娘所愿。”

    他起身要出去,柳清萏却抓住了他:“世子……”

    她抓得极紧,仿佛他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身子颤抖得厉害,她现在才知道恐惧到骨髓的滋味。

    “你害怕?”他问道。

    柳清萏点点头,满眼都是祈求。她一直不想在他面前丢脸,可这次,又丢了个彻底。只她现在没有心思想那些。

    纳兰崇便吩咐门外的方槐去喊人,顺便把屋里那个晕过去的男人拖出去。

    柳清萏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是连氏身边一个很得脸的管事。她扯唇一笑,似是自嘲。

    “柳姑娘,我若是一直留在这里,一样会对姑娘的名声有损。”他开口道。

    柳清萏一怔,“我……我都不怕,世子怕什么?”

    他看她清明的双目,不再开口。

    仿佛刚历过一番生死,她如今看着纳兰崇,总觉得分外值得珍惜。这两日,她知道纳兰崇也在冰泉山庄,她刻意躲着他,虽然知道他根本不会注意她。可此时此刻,她忽然觉得生命脆弱而可贵,为何要因区区一件事的不顺意而误了自己大好的日子?

    有些伤口,彻底撕开了才会开始愈合。

    她泛着水雾的眼看了他好久,忽然轻轻开口,“世子,我现在还是喜欢你,你呢?还在喜欢妍儿么?”

    纳兰崇身子一震,双眸骤然变利,“柳姑娘不要乱说,沈天玑是当今的皇后,我怎么会……”

    柳清萏轻轻笑了,“世子……世子这样说,我已经知道了答案。”他还是喜欢她。正是因为喜欢,才会这样急于撇清,不想带给她困扰。

    纳兰崇拧了眉,沉默下来。

    “世子放心。如今……如今我这样,也配不上世子。”就算清誉不在,她也不会赖他。

    “很久以前就和柳姑娘说过,我……和柳姑娘没有缘分,希望柳姑娘能早些放下这份心念。”

    “世子这样说我,你自己又是否放得下那份心念?”她看到他的沉默,“既然这样,又怎能要求我?”她缓下几口气,又开口,“不过,我现在是在学着放下。世子你放心,今日之后,我再不会与世子谈起此事,更不会为了少时那点情爱来烦扰你。世子可满意了?”

    她声音微弱,语声浅淡,仿佛一阵风都能吹散。女子遭遇如此,任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同情和怜惜。纳兰崇微微叹口气,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柳姑娘,恕我没办法留在这里。”

    他不能再承受她凄婉又坚韧的目光,若是再多待一秒,他都会忍不住心软。

    他正要走出,房门再一次被踢开。一个侍卫模样的人忽然闯进来,看见屋里情形时微微一怔。视线划过榻上的柳清萏时,眸光微闪。

    这男子五官明朗,泛着淡淡的麦色,他朝纳兰崇行礼道:“大人,卑职是来此寻找柳姑娘的。”

    “陈大人。”纳兰崇站起身,认出他正是此次出宫保护皇上安危的侍卫长陈安。

    这……冰泉山庄有御驾在此,还能出这样大的乱子,只怕负责山庄巡卫的柳大人是逃不掉苛责了。如今皇上亲自派了侍卫寻人,想必此刻正是龙颜大怒。

    纳兰崇不着痕迹地挡在了柳清萏跟前,“还请陈大人出去。”

    陈安沉默半晌,道:“柳姑娘受到惊吓,大人再陪陪她吧。”

    “不了。”纳兰崇摆摆手,未再看柳清萏一眼,当先走出屋去。陈安的视线无意间划过柳清萏,看见小姑娘这样可怜,忍不住安慰道:“柳姑娘放心,这里只有卑职和安亲王世子而已,必不会把此事泄露出去坏了姑娘的清誉。想必皇后娘娘就要到了,您宽心等待就是。”

    最后先来的是沈天媱。早在纳兰崇当先去岸上找人时,沈天玑也暗地吩咐了人去岸上找,她怕做得太明显了打草惊蛇反而让柳清萏陷入危险。后来有侍卫来回说,柳清萏找到了,她心里一喜,急得就要赶过去,可走到半路又冷静下来。

    柳清萏不喜欢见她,此番遭遇此难,大约更不想看见她吧?最后只能让沈天媱去,自己安排好事情后就回了凤霄宫。

    当夜后续事情自不必细说,皇上本在华阳殿议事,却被这样的事情打断了。当夜他便撤换了管理山庄巡卫的人,并把忠勇侯柳静轩狠斥了一顿。至于后来回京,忠勇侯府被剥夺了爵位,柳静轩官降两级,柳府的平妻连氏不小心滑了胎,尔后被休弃然后赶出府门,这些便是后话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