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零六章 答案在心底(大结局)

作者:兰慧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一睁开眼睛,看到楚蓉从车上跳下来,疾步朝这边走过来。楚蓉走到跟前,一把拽着夏红玉的手,愤怒的对夏红玉说:“不许打他。”

    夏红玉在原地怔下,楚蓉愤愤的说:“你以为他就不难过吗?你不懂他的自负,你也不懂他承担的责任,你只是在一味的拿他宣泄自己的不满。扪心自问,你朋友出意外与沈一有关系吗?”

    楚蓉的一番话,让夏红玉怔在原地。

    楚蓉又说:“凤娇娇出事,沈一本来就已经够难过的,你还这么做,凤娇娇是你朋友,难道就不是我们家沈一的朋友?”

    夏红玉闭上双眼,两行清泪从眼角溢出。楚蓉松开她的手,转身带着沈一就走向那辆几乎已经报废的出租车。沈一转头看看楚蓉,轻声的对她说:“其实你不用这么帮我。”

    楚蓉转头撇着沈一:“你以为在这时候被她当出气筒,她就能喜欢你?对付这样骨子里高傲的女人,你就应该展现出自己的霸气。”

    说着楚蓉回头看了看夏红玉,故意抬高声音说:“打她一顿就好了。”

    沈一不敢苟同楚蓉的观点,但沈一现在需要迫切的证明车祸现场的具体情况,到现在沈一都不敢相信凤娇娇真的出了车祸。

    起重机已经赶到现场,众人合力将压在出租车上的重卡抬走,出租车里的两具尸体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现场的情况惨不忍睹,驾驶席上的出租车司机已经彻底看不清楚形状,后座上的女乘客也没有好到那里,根本辨别不出原本的面目。看到这一幕,沈一突然感觉自己的胃中有些泛呕。倒是楚蓉无比镇定,亲自走上去检查情况。

    说实话,沈一这些年也做过不少手术。对已经被破坏完全的人体早就有免疫,可今天看到这一幕,沈一只感觉胃中难受。他不敢想象眼前这个已经不成人形的女人就是凤娇娇,就是几个小时前牵着自己的手臂叫沈一的凤娇娇。

    发生车祸后,重卡的司机并没有逃走。楚蓉调查完车祸现场后,就带着沈一来到旁边的警车上,那两个重卡司机在这里面。楚蓉盘完一番后,两个重卡司机都承认自己有些疲劳驾驶,但事故的真正责任并不是属于他们,是这辆出租车逆行的。

    楚蓉没有听他们辩驳,挥了挥手说:“你们等着跟交通事故责任科说吧。”

    从警车上下来,沈一犹豫着问楚蓉:“现在怎么办?”

    楚蓉带着狐疑来到夏红玉身边,看着一直站在旁边呆若木鸡的夏红玉,翻了个白眼说:“你过来,帮忙辨认一下这个女人是不是你的朋友。”

    夏红玉下意识往后倒退两步,楚蓉上前牵着夏红玉的手,带着伪善的笑容说:“我们都辨认过,都感觉不是,你来看看。”

    夏红玉被楚蓉强行拖着走到被压瘪的出租车跟前,她闭着眼睛不敢睁开,整个人都在静静颤抖,楚蓉站在她身边没有说话。终于夏红玉忍不住好奇与那一点希望,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已经不成人形的景象时,夏红玉忍不住往后倒退两步,用手捂着嘴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摇着头,没有说话。

    楚蓉在旁边悉心引导:“夏姐,你仔细看看嘛,说不定这人不是凤娇娇呢?你仔细想想,娇娇离开的时候穿的什么衣服,身上有什么配饰。”

    楚蓉的话提醒了夏红玉,刚才她只顾着悲伤,没有调查清楚,现在反应过来后,她转头扶着楚蓉的肩膀说:“娇娇出来的时候,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身上什么也没有带。”

    听到这句话,楚蓉诡笑一下,从被压瘪的车里拿出来一个爱马仕手包递给夏红玉说:“这一定是这个女人身上的,既然娇娇没有带,那你还能不能断定她就是娇娇?”

    楚蓉一番话,让沈一与夏红玉同时震惊。

    对啊,自己为什么不调查清楚呢。沈一与夏红玉脑海中同时想到。

    两人也顾不得悲伤,赶紧走上去寻找证据。片刻后,两人找到一堆证据,女尸与凤娇娇的鞋子不一样,衣服不一样,包包不一样,甚至连指甲的颜色都不一样。

    肯定发生车祸的女尸不是凤娇娇后,夏红玉激动的回头就抱着沈一,激动无比的说:“她没死,她没死。”

    沈一被夏红玉莫名其妙的激动弄的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有些尴尬的回头去看楚蓉。

    就在这个时候,沈一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沈一拿出来一看,是张宝的电话。

    张宝在电话里激动的说:“沈哥,人找到了,在第一附院门口。”

    ……

    沈一赶到第一附院门口的时候,凤娇娇正蜷缩在花坛旁边,一双大眼睛忌惮的看着张宝,张宝蹲在旁边郁闷的抽着烟。沈一从车上下来后,凤娇娇眼前一喜,跑过来抱着沈一不撒手,眼睛里带着委屈的泪水。沈一抚摸着凤娇娇的脊背,带着苦笑。夏红玉站在沈一的旁边看着沈一的侧脸,微微有些怔神。

    或许,这个男人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王八蛋吧。

    有惊无险,将凤娇娇带回家里后。劳累一夜的凤娇娇很快就躺在床上睡着,沈一与夏红玉长舒口气。夏红玉来到沈一的面前,看着沈一问:“你说话算话吗?”

    沈一摸了一下鼻子问她:“你什么意思?”

    夏红玉看着沈一说:“你说过,从今天起,我所有的事情你都要管。”

    沈一看着夏红玉明亮的眸子,有些无奈的笑了。

    那一刻,夏红玉眼睛里水汪汪的。

    这时,沈一收到韦艺的电话。

    韦艺告诉沈一,事情有突破。她刚刚收到电话,有人可以证明那个绑匪与荣升有关系。听到这个消息,沈一已经不再惊讶。昨天夏红玉告诉沈一实情的时候,沈一就明白这起绑架肯定与荣升有关。

    沈一轻轻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收起了电话。

    劳累一夜,此时赶去医院祛除蛊毒自然不好。刚好上官如云此时起床,沈一将那道符箓交给大师姐,让大师姐白天代劳去跑一趟,而他自己则赶紧躺在床上睡觉。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

    何蓝正坐在他的身边看书,手里拿着一本大般若心经,低头看书时兰质蕙心,颇有大家闺秀的范儿。沈一睁开眼睛抱着何蓝,何蓝低头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对沈一说:“老公,你说咱们的宝宝起什么名字好。”

    沈一咧嘴笑笑道:“生下来几斤,就取什么名字。”

    何蓝推了沈一一下说:“讨厌,生个男孩还好,要是生个女儿,你能叫他沈九斤啊?”

    沈一大义凛然道:“怎么不能。”

    何蓝叹了口气,全然将沈一的话当耳旁风,没有信以为真。

    突然,何蓝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里传来一阵轻微的胎动,何蓝惊讶无比。她对沈一说:“老公,刚刚宝宝踢我了。”

    沈一伸手贴在何蓝微微隆起的肚皮上,果真感知到一阵胎动。

    沈一哈哈一笑说:“你看,宝宝对自己的名字很满意,都会胎动了。”

    “讨厌。”何蓝娇嗔了一句。

    怀孕带给何蓝的不仅仅是越来越大的肚子,还有越来越能感触到的幸福,昨天晚上沈一走后,她睡不着跟妈妈何小月通了个电话,何小月在电话里说了一些怀孕的注意事项。何蓝随后说让何小月来春城住,以后也别回江岸市了。何小月随口就答应了,何蓝心里很高兴,但没有点破何小月的心思。

    挂点电话后何蓝就在想,随他们去吧。

    何蓝钻到沈一的怀里,沈一轻轻抱着何蓝,何蓝闭上眼睛轻声呢喃:“老公,我爱你。”

    沈一轻轻揽着何蓝的腰。

    在床上腻味一会后,沈一才起床,刚起床沈一就遇到了上官如云,上官如云将沈一拉到了旁边的房间里对沈一说:“我今天在医院祛除蛊毒的时候遇到了安阳菁心。”

    沈一心中一动。

    上官如云说:“她帮我清除蛊毒,并且在医院里埋下几道符箓,可防人再下毒。”

    沈一点了点头,上官如云又说:“她告诉我一件事情。”

    直觉告诉沈一,这件事很重要。

    上官如云说:“她告诉我,天下马上有一大劫。”

    沈一皱着眉头看着上官如云,上官如云又说:“会有一人,来对付这个劫难。”

    沈一再次皱眉。

    上官如云又说:“这个人不是你,而是一名少年。”

    沈一不解,上官如云犹豫片刻,指了指上天说:“六根纯净之少年。”

    沈一更不明白,诧异的问上官如云:“如云,安阳菁心从那里知道的这些啊。”

    “玄雷秘境。”上官如云说了一个成语。

    听到玄雷秘境这四个字,沈一呆滞在原地,上官如云叹了口气对沈一说:“这劫难与你有关。”

    沈一皱着眉头,上官如云又问:“你家里是不是有一把紫砂壶。”

    沈一再次不解,上官如云说:“天劫与这紫砂壶有关。”

    沈一仔细想了一下,突然想起太爷生前的确有一个紫砂壶。沈一点了点头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上官如云说:“你快将紫砂壶取与我。”

    沈一有些无奈的说:“紫砂壶在沈家屯,不在这里呀。”

    上官如云看着沈一,沈一只好叹了口气说:“好吧,我取给你。”

    上官如云点了点头,沈一御气飞回沈家屯,赶到沈家屯之后,沈一在太爷的卧房里找到了那个太爷生前经常把玩的紫砂壶。沈一带着紫砂壶赶回春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沈一将紫砂壶交给上官如云,上官如云带着紫砂壶离开家里,一直到半夜的时候才回来。

    沈一有些诧异的问上官如云:“到底怎么回事儿?”

    上官如玉长舒了口气说:“好了,搞定了。”

    沈一见上官如云不说,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

    这件事沈一很快就遗忘,因为第一附院很快就又开张,因为之前的事情,来第一附院就诊的病人比之前更多。沈一每天都要来往于门派与医院之间,何蓝的肚子越来越大,沈一对她的照顾更加小心翼翼。凤娇娇一直留在沈一的身边,夏红玉离开了春城,听说回京城办事去了。有天晚上,凤娇娇闯进沈一的卧室里面,幸亏何蓝也在场。不过从这天起,凤娇娇就吵吵着要跟沈一一块睡,何蓝与沈一誓死不同意,凤娇娇却总是半夜偷偷过来。被沈一教训几顿之后,凤娇娇听话了许多。她现在的智商就像个几岁的孩子,十分听沈一的话。

    沈一每天都要游刃在几个女人之间,谈不上累,因为沈一都明白她们的心,跟她们在一起,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不过沈一一直都在避免让她们见面,毕竟三个女人一台戏,沈一可不想自己家里天天开戏院。

    何蓝怀孕七个月的时候,肚子大的走不动道,其他女人经常来看她,何小月也从江岸市赶过来。

    沈一一有时间就过来陪着何蓝,这段时间里几乎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夏红玉一直没有来过春城,听说她在京城那边遇到点麻烦,沈一也没细问。何蓝生产的前夕,林子晴从上海回来陪着何蓝。

    那几天里,能歌善舞的林子晴一直都在逗何蓝开心。

    有天半夜,何蓝突然肚子痛,沈一与林子晴赶紧将她送到附近的第一附院。何蓝被送进产房,最有经验的妇产科接生大妈帮何蓝接生,沈一与林子晴出人意料的坐在产房外面,产房内何蓝在忍受着生产带来的阵痛与即将到来的新生命。

    产房外,林子晴忽然转头问沈一:“告诉我,你心里最爱的那个人是谁?”

    沈一有些惊讶林子晴现在问这个问题。

    林子晴却盈盈一笑握着沈一的手没有说话。

    其实,爱与最爱又有什么区别呢?

    答案早就在两人的心底。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