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五章 香火信仰之力 七宗罪(结局)

作者:蛇吞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灵葫空间之中,正一心一意的同化世界法则的铁钧猛的觉得身上一轻,愕然发现两个世界的法则竟然归一了,万毒域的世界法则完全被南疆同化,而且不需要自己花费一丁点的气力,这个结果让铁钧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感到古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徒弟啊,过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透过灵葫空间传到他的耳中,随后,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将他抓摄而起,待到他看清周围的时候,已然是身处一座古老的宫殿之中。

    “这里是……!”

    “这里是广寒宫!”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后一个绝美的面庞出现在他的面前。

    惊心动魄的美貌让铁钧的心神瞬间失守,随后,他的脑袋后头就挨了一巴掌。

    “师父!”

    “小子,眼睛不要乱瞟,有事和你说。”

    “哼,师徒一个德性!”那美到了极致的女子只是冷哼一声,将手中的银盘放到了两人的面前,“这广寒宫暂时就借给你们了,有话快说,我这广寒宫可挡不了多久。”

    “谁敢窥探你广寒宫的秘密呢?”二师兄嘿嘿一笑,手指轻轻的一点面前的银盘,只见银盘光华大广,瞬间便将数丈方圆之内笼罩起来,在这一片光华之下,只余下他们师徒两人。

    “师父,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两界突然之间便融合了,这可比我想象中要轻松的多。”

    “是我把他们合起来的,我已经得手了,就不需要这些形式了,你该得的功德肯定能得到,南疆之主的位子也跑不了了。”

    “南疆之主?”

    “不错,新南疆是由南疆与万毒域合并而成,你的世界树是南疆最基本的法则根源所在,与已经与六域苍穹的本源融一了,除了你,还有谁有资格做这南疆之主,除了你,还有谁有胆子做这南疆之主。”二师兄霸气的道。

    铁钧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要知道,二师兄大发神威,暴揍毒祖神念和燃灯古佛的时候,铁钧正一心一意的融合两个世界完全不知道外头发生了这样的大事。

    所以,二师兄的下一句话直接把他给炸晕了。

    “元初之灵已经被我夺得,百年之内,我必成祖神。”

    这******也太,太,太过吊炸天了吧,百年之内必成祖神,这话有史以来有谁说过?

    开天辟地以来,似乎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话语,所以,他很想问一句,师父,你是不是得了神经病?

    不过,接下来一道神念直入他的识海,将之前在万毒域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放到了他的脑子里头。

    “咳,咳,咳……!”

    铁钧的表情骤然之间僵直起来,一口气上不来,直接狠狠的咳了起来。

    “师父,您可真是……,您究竟是不是我师父?”

    二师兄的表现让他严重怀疑那个在万毒域中大发神威的家伙根本就是某个祖神冒充的。

    “八百年前,我把投入佛门,一路西去,取得真经,得成菩萨果位,得封净坛使者菩萨。”二师兄娓娓道来。

    “佛门为了扩大影响,将这件事情广为宣传,意为佛门大兴之始,自那个时候开始,我便发现自己的力量突飞猛进,不止是我,还有师父和师兄弟,不过我们并不惊讶,因为当时我们都在修炼佛门的香火之力,借助生灵的香火之力提升自己的实力,这种修炼的法门一开始的时候修炼的速度是很快,但很快我就发现不对了,因为我的力量一直在涨,增长的速度已经到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原本遥不可及的天君之位在三年之后就已经突破了,而那个时候,师兄也不过是刚刚突破到天君之位,别人的增长速度都慢了下来,开始按部就班的打磨自己的佛门金身,可是我的金身却在一天之内完成,凝实无比,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发现情况不对。”

    “别人的修为增长都停了下来,而我的修为却一直在涨,而且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就明白过来,我撞到大运了。”

    一番解说之下,铁钧终于明白报事情的原委。

    当年鸿老道在紫霄宫讲道,号称大道三千,条条都能证得混元,成就祖神之位,其中一条便有以香火愿力修炼的法门。

    因为以香火愿力修炼的法门能够借助外力,初期修炼的速度极快,威力也不错,所以在条件成熟以后,许多强大的修行者都尝试过这一法门,只是失败者众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借助香火愿力固然是一条捷径,但你如何让人信仰你呢?即使是信仰你,你又如何能够保证这种信仰会一直存在呢?

    当年人间的祖灵泛滥,也是用香火之力修炼的一种试验,结果并不理想,是出现了许多的祖灵,但是这些祖灵之所以能够得到供奉,主要还是由于血脉纽带,是自家的子孙后代在信仰他们,若是没有血脉纽带,谁会去信仰你呢?就像是一个人小时候只会崇拜自己的老爸,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崇拜同学的老爸一样,同样,祖灵想要持续的得到子孙后代的信仰,也需要给予子孙适当的帮助。

    不过最后的结论是祖灵这种方式是极为失败的一种产物,依靠血脉维系的力量在传承到第三代以后就会分散了,所谓子子孙孙无穷尽只是一个神话而已,传承到五代以后,子孙或许有很多,相互之间的纷争也开始多了起来,还有就是家族也是有兴衰存亡的,祖灵给予的帮助毕竟有限,一场战争,又或者几百年的时间,又或者是一场瘟疫,意外什么的,都有可能导致一个家族的灭亡,家族一旦灭亡,祖灵也就成了无本之源了。

    另外一种香火之力的尝试还算是比较成功,那就是神灵,现在在人间,就有许多接受供奉的神灵,铁钧的第一位师父便是一位河神,而佛门的修炼之法便是借鉴于神灵的法门。

    佛门的前身是西方教,不过在佛门叫作西方教的时候,只是大猫两只,小猫更少,后来接引与准提对西方教进行了改组,就如当年同盟会改组成国民党一般,大量借鉴神灵的香火之力修炼法门,开辟无数的小世界,在其中培养生灵以收集信仰,甚至还为了传播信仰发动了数次域外战争,将佛门的教义传播到了诸天万界,至此,佛门大兴,短短的时间内出现了无数的强者。

    不过这些强者之中除了如来佛祖,燃灯古佛这般的原本就是强横无比的生灵之外,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借助香火之力突破天君的境界,想要突破天君的境界,就要摒弃香火之力,这也是佛门的一大遗憾,也是香火之力公认的缺陷,或许这也是道门放任佛门发展的原因。

    可是二师兄竟然突破了,而且他还是借助香火之力突破的。

    “也不能说是香火之力,在西游的十余年之后,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两股信仰之力,一股是普通的香火之力,而另外两股则更为精纯更为强大,我正是借着这两股力量突破天君之境的。”说到这里,二师兄的面上明显流露出了沉思之色,“最重要的一点,供奉我的香火之力有限,但是这一股信仰之力则极为庞大,而且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不断的增加,西游百年之后,这股力量已经增长到我都觉得可怕的地步,我怀疑,这一股力量和我被封的职位有关,甚至,我怀疑,这一股力量才是香火信仰之力真正的修炼法门,可惜,八百多年了,我都一直弄不明白,这两股力量是来自于何方,为何而来。”

    铁钧听了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一时之间又摸不到头绪,直到二师兄继续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又感觉到香火之力中分出另外一股信仰之力,这一股信仰之力同样比香火之力精纯,量也越来越大,却不比之前的那一股夸张,正是这两股力量的推动,我的实力才越来越强,强到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而我怀疑这股力量同样和我的名声有关。”

    “名声?”

    “不错,这不是什么好名声,这股力量壮大的同时,正是我好色的名声流传出去的时候。”

    “好色!”

    刹那之间,一个灵感仿佛一道电光一般在他的脑海之中闪过,他终于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七宗罪!

    天主教教义中的七种罪过。

    是由原罪而引发的本罪!

    这七宗罪过是生灵最原始的欲望。

    贪婪、色欲、贪食、妒忌、懒惰、傲慢、暴怒。

    佛门为了大兴,将西游之事广为流传,甚至编写成了西游记这样的话本在各个世界之中流传,因为这对于生灵而言是一个极好的故事,所以流传的极广,也受到了许多的追捧。

    西游五人组的形象也得到了固化,如果说五人之中猴子的崇拜者最多,唐僧被骂的最多的话,那么二师兄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人物,看起来是一个逗比的角色,但是这个角色的两个特性却深入人心,这便是懒惰与贪食,在无数的世界,猪八戒这三个字代表的是又馋又懒,而看到一个家伙或是馋或是懒便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这个形象,从而形成了两股精纯的信仰之力,这样的信仰之力才是最为精纯的,没有刻意,没有引导,仅仅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当然,还有好色。

    不过世上好色之人甚多,再加上二师兄的形象又不怎么好,因此在这方面得到的好处远远没有另外两宗罪得到的好处多,但是这厮贪花好色的性子也同样深入人心,所以在西游记的话本蔓延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便又获得了一股信仰之力。

    说白了,就是自家的这个师父因为人品不好,所以误打误撞的走出了香火愿力修炼最正确的一条道路之上,然后还顺便给自己指明了方向,不过问题在于,自己也不过是找到了一条路而已,如何将这条路顺利的走下去,还需要漫长的时间。

    “总之,我觉得我的际遇都和西游有关,西游一行让我在诸天万界之中名声广播,这应该就是一个关键的所在,所以,如果你想走我这一条路的话,就要找机会像我一样扬名,这一次合并两界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但是还远远不够,我马上就要去紫霄宫接受老祖的质询,然后便会闭关了,接下来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不过你也不需要担心,这一次你成功的合并了两界,已经入了道门的门墙,不久之后,便有资格成为南疆之主。”

    “我一定要成为南疆之主吗?”

    “你是最适合的人选,谁让你吞噬了世界树呢?”二师兄笑道,“不用担心,南疆之主的位子虽然难做,但是有我还有道门在你的后头撑着,再加上你如今的实力也是真身天王,应该不会有人不长眼来找你的麻烦,若真的有人这么不长眼,你也不用客气,直接去找你大师伯帮你出头,他也突破了天君的境界,虽然比我还差一点!”说到这一点,二师兄也不免有些得意,这些年来,猴子的实力也增长的极快,这厮本就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家伙,但还是远远的比不上自己,这让他很得意。

    “另外还有两件事情需要交待,一件就是冥土轮回之事,另外一件便是天篷元帅之位,虽然你已经确定接任南疆之主,但天篷元帅之位我也不会这么放任让那个混蛋占据着,我会让你师兄还俗接任这个位子,不过他破门而出,终归会有一些影响,气运又远不及你,我不在的时候,若是遇到什么问题,你要多帮他搭把手,明白吗?”

    “义不容辞!”

    “还有冥土的事情,你吞噬过远古英灵的神魂,对冥土之地应该有所了解吧?”

    “知道一些,冥土是诸天万界的本源之地,诸天万界的轮回都要经过冥土,不过冥土似乎被各方势力划分了,无数的势力占据此地,划出了无数的幽冥之境。”

    冥土是一个奇特的地方,他拥有无限广阔的空间,号称本源之地,据传说与混沌同在,与混沌是正反两面,开天辟地之后,混沌消散在虚空之中,形成了诸天万界,但是冥土却坚挺的存在着,最核心的地方便是轮回之地,那里是诸天万界生死交换的场所,便是祖神也无法控制,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去影响这么一个神秘的地方。

    无数年来,各个世界都在争夺冥土的地盘,欺望能够让自己的地盘更加的靠近一些轮回之地,从而能够增大对于轮回的控制,在轮回之地,发生过无数次的战争,各个世界在这里血沃千里,这便是冥土战争。

    可以说,域外战争是冥土战争的延续,诸天万界的一切争斗,最终都会归于冥土战争。

    所以在冥土之中,诸天万界时时刻刻都在争战,最强大的六域苍穹、武神域等世界都在靠近冥土最核心的地方建立了自己的据点,阴间便是六域苍穹在冥土的据点,六域苍穹所有生灵死亡之后,只要不是神魂俱灭,最终都会归于阴间,归于冥土,从那里进行轮回。

    而天庭之中八成的战力都放在了冥土,投入到域外战争上的兵力不足两成。

    “你现在是道门的嫡传,马上也将成为天庭亲立的南疆之主,所以必然要去冥土走上一遭,六域苍穹在阴间有八百万要塞,你成为南疆之主后,第一件事情便是要进入冥土历练,至少要为六域苍穹在冥土打下一片领地方才有资格获得真正的认可,当然,一戒也会和你一起去,所有的一切,都要在百年内完成。”

    “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讲究吗?”

    “有些事情,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我也该走了,下面的事情,你自己安排吧。”

    说话之间,二师兄便消失在了一片白光之中,随后,无形的力量将他挤出了白光,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又是一处古怪的宫殿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发现实力越强,越无法自主呢?”铁钧心中暗骂一声,再抬头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道长,怎么是您?”

    “呵呵,为什么不是你,你现在正式拜入了我的门下,我总得见见你啊。”

    “拜入您的门下?”铁钧微微一怔,顿时明白了过来,“您是……!”

    “我是你师祖的师父,这里是兜率宫,怎么样,我给你的东西还好用吧?”

    “好用,好用!”

    铁钧连连点头,有些小激动的道。

    出现在他面前的正是当年在鬼市之上碰到的那个与他交易的道人,一刀斩轮回的刀法和那紫色的仙杏便是从他的手中得到的,只是他一直不知道这位爷的真实身份,不过现在知道了。

    这里是兜率宫,师祖的师父,二师兄曾在玄都大法师的门下学艺,玄都大法师自然就是他的师祖,而玄都大法师的师父是谁,面前这个老道的身份便昭然若揭了。

    “想不到您老人家也会去鬼市。”

    “那地方是永恒与时空之主弄出来的,我本是与他见面,想不到竟然碰到了你这个奇异的家伙,你的命格奇异,并不在诸天万界之内,所以我便给了你一个机会,想不到你竟然把握到了,最后还投入了我的门下,倒算是有缘啊。”

    命格奇异,不在诸天万界之内!

    这话说的,铁钧顿时一头冷汗冒了出来。

    “不要担心,你的来历我算不出来,也没有剖开你识海的心思,本来还准备待你达到虚境之后再来找你,现在看来不用了,你那师父竟然走到了这一步,他又把你招了过去,想来也和你说过冥土之事了。”

    “师父让弟子成为南疆之主后便去冥土立功。”

    “冥土关系到诸天万界的利益,所以在那里的争夺非常的激烈。”太上道祖看了铁钧一眼,“你既然融合了世界树,自然也就有独特的优势了,所以责任也就更重一些。”

    “弟子不明白。”

    “万毒域已经和南疆并在一处,形成了一个新的荒域,不但空间大增,而且里面的世界法则也会部都是由世界之树演化而成的,若是能打通一条与冥土的通道,几乎可以自成一域。”

    “自成一域?”铁钧面色一怔,顿时冷汗就冒了出来,“道祖说笑了,这种事情就算可能性再大,也不可能成功的,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六域苍穹,是万毒域的一部分,哪个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行此分裂之事?”

    “就算是不分裂,将冥土的通道打通,未尝不能成为六域苍穹的第七域,便如魔域,妖域一般,成为一方毒域也未为可知啊。”

    “第七域?弟子愚钝,实在不明白道祖的意思。”

    “你那师父,这一次在万毒域是大出风头,又抢了元初之灵,成就祖神之位是迟早的事情,既然能够成就祖神之位,那将南疆化为第七域也是必然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状大,六域苍穹,以前也不过是一片洪荒而已,能有如今的局面,靠的就是域外战争与不停的扩张,如今南疆已经具备了独立一域的前提条件,自然要早做准备。”

    “全凭道祖吩咐。”铁钧恭身道。

    “你现在的修为要独掌一域是不可能的,不过南疆演化第七域也不能操之过急,得慢慢来,你回南疆主要是做一些准备工作,先整合南疆的力量,万毒域新附,南疆各寨与万毒域之间的矛盾深重,再加上瘟癀寨的吕岳似乎闭关了,南疆大大小小的寨子群龙无首,一旦闹起来,又是一番无穷无尽的争锋与扯皮,你回去就是要做这个龙首,天庭的命令很快就会下来,你将是名正言顺的南疆之主,所以你要做出个样子来,毕竟是兜率宫门下,千万不要让别人看扁了,若是丢了我兜率宫的脸,我饶不了你。”

    “弟子明白,断不会给道祖丢脸的。”

    “十年,我给你十年的时间,你要在十年之内将南疆整合完毕,之后南疆与冥土的通道就会打开,到时候,借助这个通道,南疆便能在冥土占据一方自己的地盘,至于具体怎么做,不需要我教吧?”

    “道祖放心,弟子一定会把事情做的漂漂亮亮的,绝不会约兜率宫门下丢人。”

    铁钧自信满满的道。

    “好,有这么多的事情要你去办,我自然不会让你白干,那金蛟剪你便留着防身吧。”

    “谢道祖。”

    金蛟剪乃天地之间最强的杀伐灵宝之一,因为吞并万毒域的需要,太上道祖将其赐予了铁钧,但这并不意味这东西就属于铁钧的了,如今万毒域大劫已经结束,收回这件灵宝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也是铁钧来到兜率宫后最担心的事情,现在终于算是放下心来了。

    “还有什么需要的,一并说出来吧。”

    “道祖让我十年之内稳定南疆局面,我的信心不大够,不过如果有人帮手的话,或许事情会顺利的多。”

    道祖点点头,“你说的是那个谢白吧?”

    “是的,谢白此人不算是出类拔萃,但也是一个极好的管理人才,再加上人用的也顺手了,所以有他在身边,肯定能够省去很多的麻烦,只是他如今被大雪山神庙邪法所制,弟子不敢用他,所以想请道祖开恩,解了他身上的邪法禁制。”

    “邪法禁制?”

    道祖一笑道,“你倒是会说话,将人大雪山神庙千百年传承的法门称之为邪法,若是让燃灯听了,恐怕不会与你甘休啊!”

    “这也是弟子最怕的事情,师父他老人家那一巴掌甩的是爽快,却是替弟子结下了一个死敌,若是他在暗中捣乱的话,恐怕弟子力有不逮啊!”

    “燃灯此人,心胸是小了一些,行事也有些过了,不过你放心,南疆之事关系大局,他不会给你捣乱的,至于你说的那个谢白,也可以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谢道祖。”

    “另外就是哪吒的事情,哪吒也好,太昊家也好,这里头牵扯的利益太多,纠葛也多,你回去以后做好南疆的事情,不要表现出太多的倾向,免得生枝。”

    “是!”

    铁钧再次应道。

    “此间事了,你便回去吧,这一葫芦九转太上紫金丹也赐予你了,南疆之事,交于你手,望你好自为之,去吧,去吧!”太上道祖拂尘一荡,铁钧便自兜率宫中消失。

    一日之后,铁钧正式列入道门门墙的消息传遍六域苍穹。

    三日之后,天庭任命铁钧为南疆之主,掌瘟疫寨,是为南疆天王,昭告六域,同时朱一戒破佛门而出,成为新的天篷元帅,与铁钧一同昭告六域。

    半年之后,南疆七十二寨与原万毒域一百零八城邦起冲突,大打出手,打的是天翻地覆,不可开交,铁钧遣人调停三次,未果。

    一年后,铁钧尽起八十万鹤翼军横扫南疆之地,打破七十二寨,扫平一百零八城邦,并借此机会强行将原万毒域的城邦和南疆的寨子打散,在南疆之地建立了十八座洞天福地,强行将所有修行者迁入,原南疆各寨的部分寨主不服,大部被驱逐出南疆,至此,南疆新格局出现了端倪。

    五年之后,南疆初定,万毒域与南疆渐渐的融在一处,不分彼此,偶有冒出头来不服管的,铁钧也毫不手软,以雷霆手段平伏,在他的管制之下,南疆渐趋平稳。

    十年之后,南疆已成为八荒之中最为平静的一个世界,通往冥土的通道被打通,而铁钧也在冥土通道被打通之后,晋入虚境道人的境界,开始了新的征程。

    ……

    ……

    “公子,派往冥土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

    谢白站在铁钧身旁,恭敬的道,此时的铁钧,经历十年的风雨,又是道人之境,自然而然的生出了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要叫我公子,叫我大官人,铁大官人。”

    “是,铁大官人!”谢白的面色抽了抽,饶是他智计绝伦,在最近的十年之中更是得到了完整的大雪山神庙传承,无论是修为还是心计都有极强的进步,可是面对铁钧这么一个怪异的要求,他总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自家的这位东家抽的什么风,非要自称什么铁大官人,这似乎有点逐臭的意思啊!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间流传着一个奇怪的话本儿,这话本讲的是那梁山泊一百零八将的故事,里头竟然也提到了南疆之主铁钧,被称之为铁大官人,不过在那话本里头,这位铁大官人的名声可不好,却是一个与有夫之妇通奸,还杀了人家丈夫的坏胚一个,若是换成自己,说不定早就怒火冲天,一定会将这话本全部销毁,再把写这话本儿说这话本儿的人全都杀死,因为这简直就是在败坏自己的名头。

    可是铁钧的反应却很奇怪,不仅仅没有这么做,还沾沾自喜的自称为铁大官人,仿佛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名声在人间有多臭似的。

    “人间的那个话本儿你看了,感觉怎么样?”

    “属下以为,那话本太过败坏公子,哦不,大官人的名声了。”

    “不不不,不是败坏名声的事情,我总是有些不服务,凭什么他梁山泊一百零八将能当话本主角,我却不能,我这里有一个话本,自己编的,你帮我散到人间去,也让世人知道,我铁大官人也是能当主角的。”

    “啊?!”谢白接过话本,草草一翻,整个人的脸都白了,“公,大,大官人,不可啊,这个话本要是流传出去,您的名声可全玩了。”

    “那又如何,名声这个东西,难道能当饭吃不成?”铁钧撇了撇嘴,心中暗道,“实在不好意思了,师尊大人啊,我现在能想到的也就是只有这么一个好办法了,反正您老人家马上就在成就祖神之位了,应该不会在意我和您分一分这信仰之力吧,还有西门大官人啊,老子把你的名字套到我的身上,你也不亏了,好歹我现在也是南疆天王啊!!”

    谢白苍白着脸走了出去,手中捧着铁钧铁钧刚刚交给他的话本,仿佛捧着一个烫手的山芋一般,那话本的封面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金瓶梅》。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