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五十六章 大结局

作者:吹个大气球9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春寒料峭。

    2015年3月7日。

    东瓯市动车南站。

    秦风拉着行李从人群中出来,身后一左一右,跟着一个年轻人,还有一位看不出年纪的中老年男子。年轻的是他的秘书,姓徐,徐良佑,他爹徐毅光。中老年男子,是越活越年轻的保镖老张,练功练得返老还童,驻颜相当有术。

    刚从京城开完全国两会回来的秦风,风尘仆仆。

    但来不及回家,马上就要去一趟螺山镇。

    瓯医学校里,故人有约。

    老张在机场里随手扯了份今天新鲜出炉的《东瓯日报》,秦风近些年来反倒喜欢上了纸质媒体,作为东瓯市的党媒,这份报纸是东瓯市眼下唯一还能在信息时代挣扎生存的日常刊物。

    上了车,秦风翻开报纸,一眼就看到头版头条上自己的照片。

    照片下方的正文,一开始就是一串长长的头衔介绍。

    “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曲江省副主席、曲江省工商联副主席、东瓯投资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东瓯医学院社科学院副院长秦风教授,日前代表我市出席了2015年全国政治协商会议。据悉,此次秦教授关于全面开放二胎政策的提案,已经全国人大代表会审议并通过……”

    秦风读了这么一句,就翻了过去。

    翻到最常阅读的财经版,上面写着关于瓯投的消息。

    “东瓯投资集团公司,已确定将搬迁至杭城。集团新闻发言人诸葛安安表示,此次搬迁的主要原因,是为了进一步快加公司海外业务的拓展,而杭城的区位优势相较东瓯市更为明显。此外,就集团理事会原理事长秦风辞任一事,诸葛安安答复本报记者称,此举是秦风个人选择,今后秦风将继续担任集团董事及集团党委副书记,为公司提供市场战略顾问及其他特办事务等帮助。目前瓯投总资产约2500亿美元,2014年在世界500强企业中排名第26位,是目前我国最大的民营企业,近年来对我市的经济发展起到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

    “嗯,是够关键的,每年交的税占了东瓯市70%多的财政收入呢,幸好徐毅光退到政协去了,不然瓯投要是在他任上跑了,那还不得吐血身亡啊……”

    秦风心里默默吐槽,又翻到社会版。

    “2015年全国福布斯富豪榜出炉。侯聚义和关朝辉夫妇仍为我们首富,家族总资产402亿美元,排名世界第4;我市‘全国最富老师’秦风个人资产88亿人民币,排名全国第143位;其妻子苏糖,去年以1.2亿人民币的收入,在明星榜中排名第4……”

    “阿蜜有赚那么多钱吗?去年都没看她有什么工作啊……”

    秦风心里头嘀咕,直接翻到后最后面的娱乐版。

    “苏糖自去年12月正式宣布从维密舞台退休以来,现已正式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影视剧方面。据香江媒体报道,苏糖已和《捉妖记》剧组签订合约,不日将前往拍摄地与剧组汇合。此外,秦风和苏糖的龙凤胎宝宝,也将于今年暑期,参加由酷浏网和湘江卫视联合打造的《爸爸去哪儿第二季》拍摄,届时秦风将贡献综艺处女秀……”

    “嗯……麻烦事儿,还不如出去旅游呢……”秦风默默叹道。

    ……

    10分钟后,车子开过东车站和大学城之间的直通快车道,停在了瓯医的校门前。

    秦风抬起头来,看了眼行政楼墙面上刚刚改掉的校名。

    东瓯医学院,改成了东瓯医科大学。

    小小的几个字改动,却让瓯医在中国高校的序列中,直接上了一个等级。

    秦风在这中间出力不少。

    走进行政楼,上到顶楼,秦风一出电梯,办公桌安在电梯口的秘书就急忙站起来,恭恭敬敬道:“秦院长,安总编已经到了,在会议室里。”

    “好。”秦风微微一笑,朝会议室方向走去。

    秘书看着秦风走远才坐下,心里长叹一声:“同样是27岁,做人的差距,真是比……还比个屁啊!”

    秦风推开会议室的门,里头空荡荡的,只有两个人。

    徐永佳见秦风来了,便笑呵呵地起身,给安靖留了个安静的空间。

    年至五十的安靖,已经真的是安老师了。

    去年升了《曲江日报》的副总编,行政级别副厅,在媒体圈子里资格简直不要太老。

    “约你做个专访可真不容易啊,跟我耍大牌呢?”面对老熟人,安靖半点都不客气。

    秦风笑了笑,坐下来,就一个字:“忙。”

    “你这语言风格,转变得也太大了。”安靖摇头苦笑。

    秦风无奈道:“我整天整天地到处说话,现在还要带研究生,要是话还那么多,再过不了几年,声带就毁干净了。”

    “我前些天采访个歌手,人家也是这么说的。”安靖笑嘻嘻道,“那你这么忙,我们就长话短说吧,我问你答。”

    秦风点点头。

    “你们上个月完成了对顺风快递的收购,瓯投占股51%,怎么做到的?”

    “商业机密,过程很脏,细节不能说。”

    “你去年11月,在内蒙古买了块地,干嘛用的?”

    “秦记连锁接下来要完成上游原材料的自我供应,接下来打算走出东瓯市,先去杭城试试水。”

    “是因为瓯投总部也要搬过去的原因吗?”

    “对,跟着大部队有肉吃。”

    “那么你为什么突然把酷浏网的股份全都抛售了呢?”

    “因为利润比较小,而且抛掉酷浏网的业务后,我能有更多时间放在秦朝影业上。”

    “这部分股份,套现了多少资金?”

    “60亿人民币。”

    “我能把这条消息公开吗?”

    “公开吧,反正也瞒不住。”

    “最近有猎头公司出了一份中国商业人才能力值报告,你的总评分是SS+级,其中商业战略眼光SSS,策划运营能力S,项目协作统筹SS,融资能力SSS。你怎么看?”

    “我懒得看,毫无意义。”

    “你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是什么?秦朝科技,还是秦朝影业?还是秦记连锁?”

    “秦朝科技永远排在第一。”

    “微信和微支付还不打算上市吗?”

    “时候不到。”

    “你预计上市之后,你的身家能达到多少?”

    “有可能和我老板差不多。”

    “那侯总现在还算你老板吗?”

    “你觉得我敢说不吗?”

    “有再生一个的打算吗?”

    “有,天天都有,一有空就行动。诶,我说,安老师,你这问题,越来越往娱记的路数走了啊?”

    “别打岔,最后一个问题。你一边当大学院长,一边给私营企业干活,自己还要忙公司,时间到底怎么分配的?”

    “当院长可以旷工,当瓯投董事也可以旷工,做老板可以当甩手掌柜。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你这日子,太舒服了……”

    “安老师,我这叫苦尽甘来啊!你没看我年纪轻轻,白头发都出来了……”

    ……

    位于江滨路的秦府大院,现在已经是中心区的地标。

    不过和侯聚义的湖滨路大院不同,秦风这间大院,真是拿来常住的。

    院子内部,立着三座主建筑,一座是秦风一家人的住处,一座是秦建国和王艳梅的养老院,还有一座多功能房,招待、会客、娱乐,干什么都行,里面各种设施齐备。室外有高尔夫球场,还有一个小跑马场,甚至还有个直升机的停机坪,绿化面积极大。别墅靠江的位置,后来又修了个小码头,码头上常年停靠着侯聚义送的那艘游艇,每年就算碰都不碰,也得花几十万养护。

    这么大的院子,需要不少人才能照管过来。

    光打扫卫生的阿姨就请了10个,还有保安6个,园丁1个,厨师1个,专职水电工1个,孩子保姆2个……

    管家就是余晴芳,每天在豪宅里吃喝享受,工资一个月一万,小日子过得一点都不比秦风和苏糖差。

    而秦爵爷,也终于有了点爵爷的样子。

    ……

    大院主楼二层的大房间里,苏糖正看着家里的几个孩子瞎闹腾。

    10岁的果儿,已经是个标准的熊孩子了,披着一条不知从哪儿找来的白床单,正跟小五一和小劳动抢戏。

    “我才是小龙女!”果儿裹着被单,尖声喊道。

    “我才是!你耍赖!你剪刀石头布都输了!”小五一满脸愤怒。

    小劳动呆呆地看着这俩货,嘀咕说“反正我是过儿”,默默走到一边,摸串串的头。

    这条老狗,应该是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

    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一次能睡八九个小时,让人很担心它会不会一睡不起。

    “剪刀石头布不算,我们要将辈分的,我本来就是姑姑!”果儿丝毫不让。

    “屁!我妈妈说了,我也可以叫你小姨妈的!”小五一寸土必争。

    苏糖被吵得不行了,忍不住瞪眼道:“你们再剪刀石头布来一次,谁赢谁当小龙女。要是输了耍赖,爸爸回来要打屁股!”

    果儿一脸有恃无恐:“哥哥才不会打我屁股。”

    苏糖冷冷道:“还有我呢。”

    果儿嘟起了嘴。

    剪刀石头布的结果,是果儿赢了。

    小丫头开心得兴高采烈。

    小五一无奈了,只能退而求其次,道:“那我要演过儿……”

    “我才是过儿!”小劳动急忙跑回来,大声道,“你是女孩子,你怎么能演过儿呢?你演了过儿,那我演什么啊?”

    “你演雕啊!”小五一喊道。

    小劳动不从,高喊道:“不行,我是男孩子,就应该我演过儿!”

    小五一叉腰讲理:“谁说男孩子一定要演过儿的?雕也是男的啊!”

    小劳动当场死机……

    他哭丧着脸,转头向苏糖求助:“麻麻……”

    苏糖叹了口气:“你姐说得对。”

    小劳动露出一脸绝望。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秦风推门进来,苏糖立马就从沙发上跳起来跑了过去。

    两个人也不嫌带坏小孩,嘴对嘴先亲一下。

    三个娃全都面露鄙视,秦风这就笑着赶人道:“果儿,带五一和劳动去你家里玩,跟爸爸妈妈说,让五一和劳动天黑前别回来。”

    “你们真不羞,刚回家就要过二人世界……”果儿貌似知道点什么,但又并不完全懂得,她指了指还在呼呼大睡的串串,问道,“那要带串串走吗?”

    苏糖道:“串串不用走,它能睡到天黑。”

    三个小孩,手牵手下了楼。

    秦风虽说又有一个星期没和媳妇儿有深入交流了,但也不至于太过猴急。

    他坐下来,问苏糖道:“还吃得消吧?”

    “受不了,太闹了……”苏糖直摇头道,“你还说要再生一个。再生一个,我都要神经衰弱了!”

    秦风笑着道:“不生也行,那生的过程要不要保留啊?”

    苏糖白了他一眼,道:“你忍得住就行啊,我反正有按摩棒。”

    “哎哟,说这么露骨就没意思啊。”秦风伸手过去,把苏糖抱在怀里,在她耳边道,“天很快就黑了,还是去卧室谈吧。”

    苏糖嘴角一弯,“就知道你忍不住。”

    正说着,摆在沙发上的平板电脑突然一响。

    苏糖这网瘾少女立马推开秦风,拿起电脑刷出留言,就见郑洋洋转发某人微博并@了她。

    “不知怎么的,说起秦风今年才28岁,大家都说他青年才俊,感觉很年轻的小鲜肉的样子。说起苏糖今年也是28岁,大家的直观印象就是好像已经出道很多年了,好老好老了。女人和男人真的不能比啊,28岁就是老女人了。”

    “这人神经病吧?”苏糖看得满脸郁闷,转头问秦风道,“我该怎么骂死这个人?”

    “我来吧。”秦风从苏糖手里拿过Pad,登上他自己的号,回复道,“劳烦你们这些路人甲乙丙丁操心了。别说我老婆今年才28岁,年轻貌美、时光正好,就算她82了,我也照样爱她!”

    发完,转头对苏糖笑笑,“女神,还有什么需要我补充的吗?”

    “有。”苏糖软软地抱住秦风,娇声道,“再给我补充个孩子吧……”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