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7章 闺女番外2

作者:寒小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京大外国语学院公共课大教室里, 几个女学生凑在一起, 有的看表,有的向门口张望,她们身旁还空了一个位置, 明显就是在等人。

    虽说下午第一节是公共课, 可上课的闫教授外号阎罗王,那是每节课都必点名的, 而且一旦栽到了他手上, 学期末铁定挂科,毕竟平时分就占了总分的百分之四十。

    终于,在离上课铃响的前半分钟, 教室门口飞速窜进来一个身影,在同伴的招手下, 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 累得连喘粗气直翻白眼。

    紧接着,闫老师就迈着他那特有的外八字步,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教室:“现在, 开始点名。”

    有惊无险的熬过了这一关, 这位京大高材生并不感动,只觉得心跳如鼓,整整一节课脑子都发胀发懵, 直到第一节课下, 她才在同伴的问候声里, 渐渐的收了魂。

    “你中午是去帮忙充当了一回家长?怎么耽搁了那么久?小学不是离咱们学校近得很吗?对了, 情况怎么样?你有没有被小学老师教育?”

    因为碰巧是同宿舍又是同系同班的,性子还相近,她们几个从大一入学开始,就格外投缘,早先就曾听说过某人家里有个淘气的小外甥,却没想到,人家能耐到刚上小学就被请了家长。

    话说回来,请家长这个事儿,还真是最近几年才流行的,这还是托了政策的福,第一代独生子女的出现,让新任家长们压力颇大,也逼得学校老师改了以前放牛吃草的教育方式,不单各种功课日渐繁重,还有了动不动就请家长的习惯。哪儿像他们小时候,作业基本上没有,放学后不是玩就是帮着家里干活,能考出好成绩包括考上京大,那也是自个儿的努力结果,跟父母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你们快别提了……”

    经过了一节课的休养,这位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下来,一听得这话,中午那近乎噩梦般的记忆再度涌上了心头,一个没忍住,她吐槽了起来。

    “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我外甥是因为跟人打架才被老师请家长的,我姐和姐夫那么忙,家里的老人又大字不识一个,生怕刚上小学就给老师留下坏印象,我姐就叫了我过去,还叮嘱我,一定不要顶撞老师。”

    她没想顶撞老师,哪怕在小学里教书的多半都是高中生、中专生,可她真的没有以学历压人的癖好,最多就是打算找对方家长算账,尤其在看到她外甥被打成猪头样儿的时候。

    将小外甥的惨状跟同伴们形象的描述了一遍,当然她也不是完全偏帮外甥:“独生子女啊!我是真的不明白国家干嘛要出台这么个政策,瞧瞧都把孩子宠成啥样子了。我家那外甥,平时在家里跟个小皇帝一样,说一不二,牛气极了。结果呢?就一个窝里横,有啥用呢?”

    顿了顿,她换上了一副神秘的模样,开始说事情的重点:“你们猜,我在那边见到了谁?宋教授!”

    眼见镇住了同伴们,她清了清嗓子,又道:“宋教授不是早就结婚了吗?跟我外甥打架的另一个小学生,就是宋教授她闺女!”

    同伴们:…………并不相信。

    不怪她们不信,其实连当事人也都是懵圈的,要不是素质高,她都想问问宋教授,那胖丫头真的是你亲生的?甚至她觉得外甥的班主任也想这么问来着,毕竟当妈的和当闺女的差别太大了,不单指外貌、体型,还有那种说不明道不清近乎虚无缥缈的气质。

    这么说吧,宋教授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副教授级别了,还是全国第一的高校(她们坚定的认为母校就是第一,隔壁家的不服来战!),哪怕不说话,周遭都有一股子学者才有的气质。那种气质与相貌无关,就像全校闻名的阎罗王闫教授,就算凶名在外,也不能否定人家就是一位钻研学问的老学者。

    就是宋教授她闺女吧,简直就跟个脱了缰的野狗一样……

    “真的辣眼睛啊,我到最后都看不下去了,宋教授一个劲儿的跟我外甥那班主任说对不住,她闺女就是不认,觉得自个儿没错。对了,她也跟我道歉了,差点儿没把我给吓死。”说到这里,她还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我今晚不住校,得赶紧回去跟我姐他们好好说说。”

    换个别人,她倒是觉得错在别人,换成了宋教授家的闺女……好吧,兴许这错是一人一半,可那又咋样?她还在想好好毕业呢,不打算跟人硬碰硬。再说了,小外甥也确实是欠收拾!想起她们姐妹俩小时候,一旦犯了错,爸妈二话不说就动手,再想想小外甥自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决定……嘿嘿嘿。

    托她的福,全宿舍都知道女神般的宋教授家里有个矮墩墩胖乎乎的熊闺女,特别接地气的那种,之后全班都知道,离全系都知道也就不算远了。

    ……

    而此时,胖丫头正嗷嗷的哭个起劲儿。

    “我要吃肉肉肉肉肉肉肉肉……”

    不让打架也好,好好道歉也罢,这些都可以商量,可丫头怎么也没想到,她妈居然不让她吃肉!!

    瞅着晚饭桌上的土豆炖自个儿、拍黄瓜、青菜炒蘑菇、凉拌什锦菜、咸菜笋丝汤……胖丫头的心里满满都是绝望。

    更绝望的是,家里其他人都吃得很开心。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如果说,其他人自打胖丫头出生后,都在思考为什么亲闺女长得不像妈呢?那么胖丫头也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吃她妈做的饭菜呢?明明就是凭感觉乱放的,尝着味道也很一般,最多也就是肉吃着还点儿味道,别的……

    好几次认真观察下来,胖丫头都发现,大家是真的吃得特别高兴,就给人一种特别好吃、特别幸福的感觉。可每次她尝了,还是觉得味道相当一般,以前她甚至认为每一筷子的菜味道都是不一样的,还特地尝了她阿太挟到筷子的菜。然而,真的不好吃啊!

    于是,胖丫头每回都能精准的把一碗菜里面的肉全都挑出来,只有菜剩下。她只想吃肉,不想吃味道寡淡的菜。

    一锅乱炖怎么吃啊?

    没有肉肉怎么活啊?

    再一次,胖丫头开始怀念起中午那顿饭。他们小学是提供中午饭的,里面的肉肉虽然不多,可好歹也有一些,不像今天的晚餐,那是真的连丁点儿肉丝都没有。

    嘤嘤嘤,想吃肉……

    瞅着胖丫头真要哭了,赵红英心疼坏了,放下筷子低声哄着她:“吃土豆咋样?这味儿哟,比肉都好吃。”

    胖丫头:……土豆比肉好吃?当我只有三岁呢!

    很快,老宋头也加入了劝慰的队伍里,唯独喜宝和谢长峥还在继续聊着最近的几项教育政策,以及接下来可能会有的教育方针改革。

    晚饭过半,这俩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胖丫头鼓着肉呼呼的腮帮子,赌气不肯吃饭。

    喜宝很是诧异,她不觉得今天自己做饭菜时失了手,再说其他人吃得都很好,而且这大夏天的,吃点儿蔬菜不是挺好的吗?谢长峥心更大,他从不觉得孩子会饿死,只道是先前吃饱了不饿,就劝两位老人别操心。

    “她饿了就会吃的,家里零食也不少。”

    胖丫头好气啊,零食是不好,饼干糖果话梅山楂统统都有,可她想吃肉!!

    谢长峥见胖闺女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瞪着他,想了想又说:“丫头肉多饿不着。”

    胖丫头:…………来啊!决斗啊!

    这下子,胖丫头可真生了气,跳下凳子就去院子里找她的二蛋。

    二蛋是条杂毛狗,不知道啥品种,反正自打她懂事后就在家里了,可以说是陪着她一起长大的。呃,更确切的说,是陪着她在大院子里上蹿下跳,到处惹祸到处皮。

    等赵红英出门一看,得了,大院子、葡萄架、肥狗和胖丫头……真是齐活了。

    到了晚间,赵红英切了半碟子腊肠给胖丫头解馋。

    比起其他人,最明白真相的就是赵红英了,就连老宋头估计也就是知道了个大概,没继续往下猜。

    真相就是,胖丫头天生就对她妈免疫。

    这个事儿吧,一开始赵红英还真没看出来,她就是提心吊胆的等着丫头变丑,谁叫喜宝在产房里说了那么句话呢?然而,就算丫头长得并不像爸妈,其实也称不上有多丑,就是长劈叉了。

    别家孩子不是像爸就是像爸,也有是像舅舅、姑姑的,可这其实也是像爸妈的一种情况,唯独丫头来了个隔代遗传,变成了第二个赵红英。

    问题是,赵红英她不丑啊!

    矮胖和丑并不是等号,她赵红英年轻时也是村里的一枝花,而且她勤劳能干,在父母亡故后,把家里家外操持得妥妥当当的,还能吃苦,对唯一活下来的亲哥也是掏心掏肺的。这就是为什么当时还算是家境不错的宋家找人说亲的缘故。

    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时代在变化……

    时代在变化,哪怕圆脸还是福气的象征,那也跟漂亮无关了。而且随着这几年国外服装,尤其是港台那边的潮流风向,大家更倾向于那种大眼睛、瓜子脸、身材苗条、大长腿的美人儿。

    喜宝全中,哪怕她小时候也是婴儿肥,在完全长开了以后,就是标准的瓜子脸,身高搁在北方人中不算出挑,可也有一米六八,即便生过了孩子,她的腰围依然只有盈盈一握,还有笔直的大长腿,以及她素日里喜欢裙装配有跟的皮鞋,全都给她加了分。

    丫头……一个都没中。

    赵红英的老姐妹们,看到丫头就稀罕,纷纷夸她长得有福气,甚至不单是老姐妹们,一些中年人也喜欢她,简直就是中老年人心目中最佳长相,恨不得直接给抱回家养着去。

    那时候,赵红英还在纳闷,怎么喜宝说话不灵了?丫头没变丑,就是胖了,可喜宝没说丫头会变胖呢?

    最开始,赵红英还以为喜宝的福气用完了,结果发现,对其他人还是很灵啊!所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琢磨了很久很久,赵红英才发现,胖丫头免疫她妈的所有光环。

    拥有着免疫光环的胖丫头也是真的不容易,别人一看到喜宝,就仿佛是天生带着滤镜,喜宝板着脸那叫高冷气质的冰山美人,微微一笑那是温柔如水的江南美女,捧着本书在屋后的窗下看时那就是满腹书卷气的知性美女……

    反正一句话,那滤镜就跟城墙拐弯那么厚重,哪怕喜宝什么都没做,就往那儿一站,也一样是美得叫人窒息。

    可胖丫头不啊,她觉得她妈是挺好看的,可再好看,这都看了好几年了,还能咋地?就好像电视里的女主角,是好看啊,可也就那样吧,总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

    更惨烈的还不是审美的问题,而是吃。

    喜宝那厨艺,完全就是野路子,她没有接受过任何系统的培训,做饭做菜全凭感觉,或者是由着心情来。一般来说,她做的饭菜还是偏向于正常菜色的,可偶尔她会诗兴大发,乱七八糟的炖一锅,全家人都吃得津津有味,唯独胖丫头……

    啥美味儿啊?不就是饭菜的味道吗?还扯啥幸福的感觉,看到没,天上有牛,那倒是你们吹上去的!

    胖丫头从小就爱跟着长辈下馆子,多好吃啊,最近她又爱上了学校里的营养午餐,比时不时创新一把的丫头妈靠谱多了。

    天生自带免疫光环的胖丫头,打小就活得格外不容易。为啥谢家那边觉得她皮实好养活呢?还不就是谢长峥自打吃过了喜宝做的饭菜后,每次回家就草草的对付几口,虽然没明说,那意思还是很明白的。所以一开始,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胖丫头的挑食问题。好在,挑食是挑食,可只要给肉吃,胖丫头真的真的很好养。

    赵红英也想过把真相告诉喜宝,好让她对胖丫头宽容点儿,可每次话到了嘴边,她又给咽下去了。

    说啥中啥,这事儿听着是好,仿佛再没旁的事儿比这个更好了,可这得是一开始就知道的,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再说这个事儿吧,有些后果真的承担不起。

    旁的也就算了,家里人的日子普遍都过得挺好,可毛头呢?赵红英是不敢肯定,可万一说了以后,喜宝觉得是自己小时候乱说话,这才害得毛头黑成了个炭,那咋办?重新让他白回来吧,那毛头不用再在影视圈里混了,可以直接去中科院了,还是被研究的那种,毕竟他现在已经很有名气了。可什么都不做,以喜宝的性子,她能叫愧疚给彻底淹没了。

    再一个,喜宝那性子是赵红英最操心的,别看她现在大学念完了,研究生也念完了,连博士学位都拿回家了,可单从性子上来说,她真的是几十年都没有任何变化。万一,这事儿叫她知道以后,不小心透露出去了呢?其他人不说,喜宝肯定会把这个事儿告诉谢长峥的。

    并非不信任谢长峥,而是凡事有一就有二。

    喜宝信任谢长峥,同时也相信她爸宋卫军,然后其他人呢?谢长峥不也一样相信他的父母,他的父母又何尝不信自己的父母和其他子女呢?

    只要开了这个口子,以后再想堵住,那就再没任何可能性了。

    更可怕的是,这事儿一旦传扬出去,日子就别想过了。说啥灵啥,那以后想要啥不都有了?强子和大伟有竞争对手,其他上班的人何尝没一两个对头?就算没有,上头的领导退了,他们不就可以上去了?还有孩子上学、升学问题,娶妻嫁人的事儿。如果代价太大,兴许会叫人犹豫,可现在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啊!

    这个忙,你帮不帮!

    不帮?我说出去!

    别高看了人性,哪怕至亲不会如何,旁的人却不会考虑那么多。与其到了完全不能收场的时候再想辙儿,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把希望扼杀。再一个顾虑就是,万一喜宝以后不灵了呢?自打发现胖丫头完全免疫后,这个忧虑就彻底在赵红英心里安了家,总感觉这是一个警告,老天爷在警告她,不劳而获也是有一个限度的。

    唉,那就这样吧,横竖现在的日子也比以前好上了太多太多。

    赵红英瞅着胖丫头把半碟子腊肠吃掉后,可怜兮兮的瞅着她,顿时方才的叹息都彻底抛到了脑后:“够了!你瞧瞧你身上的肉,再吃,就真成胖丫头了!”

    胖丫头好委屈,这个名字又不是她取的,为啥要因为这个不让她吃肉呢?

    “阿太,那我现在改名叫瘦丫头还来得及吗?”

    赵红英:………………

    改成瘦丫头就没必要了,不过改个名还是可行的。这个要求,还不是赵红英或者胖丫头提出来的,而是喜宝。

    早先起名时,她是真的没在意,就说她本人,大名叫宋言蹊,可家里人从小到大都管她叫喜宝。所以说,大名小名区别不大,都叫丫头的话,还不容易搞混淆,挺省事儿的。

    可现在,她琢磨着,是不是就因为当时图省事儿没仔细琢磨,这才导致胖丫头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儿?

    本着盲羊补牢为时未晚的态度,喜宝认认真真的琢磨了一晚上,又跟谢长峥仔细商量了一番,最终在次日早餐桌上,通知胖丫头,她马上就要换个名字了。

    “是叫瘦丫头吗?”胖丫头很是期待。

    “不,小名不用改,以后你的大名就叫做‘谢静萱’。‘静’由‘青’和‘争’组成,‘青’是草木初生之色,‘争’是上下两手双向持引,坚持的意思,而‘静’就是不受外力滋扰坚守本心,初心不忘的意思。‘萱’的话,古籍记载我国有萱草花,又名忘忧草。妈妈就希望你在勿忘初心的同时,能幸福快乐一辈子。”喜宝真诚的说道。

    胖丫头:…………我觉得你就是嫌我太吵。

    就算听不懂其他的话,“静”这个字,她还是认识的。原因很简单,他们班教室前面大黑板的上面,就有一个巨大的“静”字,没其他含义,就是叫他们闭嘴的意思。

    然而,没等胖丫头开口抗议,谢长峥已经点头附和了:“这个名字很不错,丫头你放心,等下爸爸就去帮你改名字。”

    胖丫头:…………你俩就是一国的,全都嫌我吵。

    觉得同时被爸妈针对了的胖丫头,鼓着腮帮子也不要人送,自个儿背上小书包,气呼呼的上学去了。

    等赵红英稍慢一刻出去,就只远远的瞅到了胖丫头消失在胡同尽头拐角处那一闪而去的身影,心下不禁感概:“丫头胖是胖了点儿,跑得还是很快的。”

    可不是,一般胖子都有行为迟缓的问题,唯独胖丫头,手脚灵活不说,跑起来就跟风一样,只不过别人是疾风,她是台风。

    不由的,赵红英想起了几年前,宋卫军咂舌不已的一个事儿。说起来,那会儿胖丫头才四五岁大吧,也不知道怎的了,飞一般的冲了出去,喜宝怕把她给丢了,赶紧追了上去。正好,宋卫军放假回家,还没到家,就看到喜宝追着胖丫头满大街的跑,更确切的说,是胖丫头撒丫子往前跑着,完全是一副豁出去命的跑法,而喜宝也是拼命的追着,嘴里还叫着让丫头站住。

    当时吧,宋卫军就觉得这个画面太眼熟了,不过他还是上前把人给拦了下来,不是拦住了胖丫头,而是把喜宝给拦了下来。没几秒,胖丫头就敦敦敦的跑了回来,仰着小胖脸问:“喜宝你怎么不追我了?”

    这事儿被他当成笑话说给了赵红英听,并相当形象的描述了当时的场面,还说出了自个儿的感受:“……我就觉得那样儿特眼熟,对了!”

    可不是眼熟吗?特像他十多年前回到老家时看到的那一幕,他妈在前头飞奔,野猪在后头疯了一般的追逐,简直就是完美重现啊!

    “丫头就跟当初妈您一样啊!喜宝啊,她就跟……哈哈哈哈!”宋卫军还没笑完就挨了揍,不过事后赵红英自个儿回屋后也笑了很久。

    哪怕到了今天,隔了那么久,赵红英想起那事儿还是想笑,心下又道,成绩不好有啥关系?臭蛋还傻呢,如今这日子不一样过得红红火火?胖丫头嘛,大不了以后也让她去跑步!

    ……

    对于胖丫头来说,改不改名的意思都不大,横竖她照样过日子,上课、放学、写作业。其实她还是很喜欢上学的,因为学校提供营养午餐。

    转眼,一学期就过去了。

    这期间,班主任老师不止一次的找过丫头妈麻烦,一开始还比较委婉,到后期,直接说开了,让她不要再光顾着自己进步,也要抽出点时间来关心的、教育孩子。没有哪个孩子是自个儿变好变乖的,还不都是父母教养的结果?当然,不排除的确有天生就很懂事的孩子,可你家这个真的不是啊!

    摊上天生懂事上进好学的,那爸妈就该偷着乐了。反过来说,你就得好好教育呢,总不能因为孩子熊就直接丢开不管了?还是干脆掐死重新生一个?这要是搁在以前,还能再生一个,兴许能摊上听话乖巧的,可现在不是计划生育吗,你倒是上点儿心啊!!

    班主任急得跳脚,喜宝却依然淡定。

    她倒是抽了空出来,以前因为时常加班的缘故,家里家外都是赵红英操持的,当然一些繁重的活儿不算,谢家有帮佣,会经常过来帮忙,譬如打扫花园庭院,送一些无污染无公害的果蔬肉类。基本上,赵红英也就是照顾胖丫头和做饭,连衣服都有洗衣机,不能手洗的总归是少数。

    等喜宝瞅出空来,她就开始买菜做饭,揽下了厨房里的事儿。

    胖丫头:……!!!

    全家里头最怕喜宝下厨的人就是胖丫头,以前只有周末才会偶尔下厨一次的喜宝,如今天天做晚饭,吓得胖丫头一到放学时间就心惊肉跳的,直到看到饭桌上有肉才稍稍安心一点。

    小学一年级的考试不算多,可那也比喜宝念小学时多了太多。有单元考,有期中考,也有期末考,胖丫头一整个学期的成绩都相当得稳定,全部科目都及格了,排名在全班五名以内。

    ——倒着数的。

    班主任太绝望了,丫头爸是教育局的领导,丫头妈是京大的副教授,丫头从小学开始就稳定的倒数,她治愈了整个班的同学,就连开学第一天就跟她发生了矛盾的小男孩,最后也跟她握手言和了。

    他回家后还告诉家里人,说我们班那个某某某,她爸咋咋的,她妈咋咋,她所有的考试就没掉出过第五名。他爸妈一听,看看这家庭教育,你得多向人家学学啊。

    小男生:……你说的啊!考个倒数第五还不容易?

    学期结束后,就到了年关里。

    托工作性质的福,无论是喜宝还是谢长峥,都是夏天那段时间更忙活,年关里,其实他们相对来说还是很清闲的。这时,他们终于想起了班主任的话,开始督促胖闺女写作业。

    写就写呗,横竖这玩意儿迟早都要写的,胖丫头觉得早死晚死都是死,那就写呗。

    吭哧吭哧的写着作业,不到半个小时,她就累了,放下笔,站起来,往窗户外一看——下雪了!

    作为一个从出生就在北方的地道本地人,胖丫头其实对于雪也不是很兴奋,可看了眼寒假作业本,又瞅了眼外头飘飘洒洒的雪花,她欢快的决定去玩雪。

    “二蛋!咱们一起去玩雪!”

    等喜宝和谢长峥在书房里讨论完下学期的工作要点后,走到后头一看,自家的肥狗和胖丫头已经玩嗨了。

    夫妻俩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浓浓的无奈。

    怎么办呢?身为学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拯救学渣,这不是让她去写作业了吗?难道要一直盯着?

    刚才还在书房里认真探讨着年后要推行的教育新举措、新科技技术核心等学术问题,可面对活生生的实验对象时,俩人都束手无策。

    比起好歹也喂养了胖丫头一年的喜宝,谢长峥其实更不懂怎么带孩子。当然,带着玩是没问题的,领着出去走亲访友,或者逛街逛市场啥的,全然没有任何问题,横竖胖丫头皮实又不爱哭闹,根本就不需要费心照顾。

    可照顾和教育那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儿啊!!

    不成熟的两个人,在婚后立马当了爸妈,又因为工作忙碌等问题,直接把孩子甩给了长辈。这本来也不是啥大问题,乡下地头多得是半大孩子就当爸妈的,而双职工家庭由长辈代为抚养更是十分的常见,旁的不说,反正两人的同事里头几乎都是这样的,极少数长辈不在了的,那就早不早的送托儿所、幼儿园。国家提倡妇女也能顶半边天,双职工是个荣耀,没有哪个妇女会因为孩子再度回归家庭的,假使有,那也是个丢人的事儿,叫人笑话的。

    所以,问题来了,这事儿咋整儿呢?

    针对这个问题,两人再度回到了书房里,打算先从理论开始研究,正好家里各种教育刊物不少,等研究出个章程来,再通过理论结合实际,相信一定能解决的。

    当然,这个研究过程是很漫长的,反正直到过年也没见成果,倒是把亲戚们都给盼到了。

    因为赵红英和老宋头的缘故,宋家这边过年每次都在宋卫军这边,而胖丫头原本是待在自家的,可眼看她妈每顿都进厨房,又见她阿太回自家招待亲戚去了,吓得她连滚带爬的窜了过来,保住阿太的大粗腿说啥都不走。

    阿太家多好啊,除了走马灯似的亲朋好友外,还有一溜儿的小朋友。

    比起在老谢家当小妹妹,胖丫头更喜欢当姐姐。

    “丁丁!来姐姐这儿,我请你吃蛋糕!”

    “叶小兵你也来!我都等你好久了!”

    这俩是春梅和春芳家的孩子,都比胖丫头小,不过小也小不了多少,都是一年生的。尽管他俩都已经有了响亮的大名,可显然胖丫头就没打算叫他们的大名,并且也不打算告诉他们,自个儿已经有了大名。

    呃,胖丫头一直觉得,她的大名完全可以简化一下,比如说,谢别吵。

    除了这两个同一年生的表弟,胖丫头还有个小表弟,是宋伟家的娃儿,不过年纪太小了,今年才两岁,跟他们仨玩不到一块儿去。

    小孩子们都喜欢过年,可大人就不同了,例来的逼婚绝对少不了,哪怕张秀禾已经很宽容了,也依然不会放过这个名正言顺的机会。

    可就算是被逼婚,也有惨和更惨的不同。

    像毛头,在他不懈努力下,终于跟梁美霞订了婚,就是因为两人的事业都迎来了巅峰期,一年到头连相聚的时间都凑不出来,真的没工夫办婚礼。当然,今年他还是给出了承诺,说是已经商量好了,两人把整个四月份都空出来了,到时候一定结婚。

    臭蛋也还好,他很早以前就订婚了,比喜宝都早,可职业运动员不是其他行业可以比的,好在,他未婚妻的状态没有他那么好,两人早已商定,在他未婚妻退役之后就办婚礼。

    至于强子,哎哟,快别提他了。

    这厢,胖丫头和俩表弟在外头疯玩,那厢,强子正在遭受惨无人道的催婚,还是所有人围攻他一人。

    毛头在里头听了片刻,因为实在是憋不住笑,又怕事后遭到打击报复,捂着嘴跑了出来。见外头仨孩子不怕冷的在院子里跑闹,他就把人给哄到了厢房那边,开了电视机让他们几个消停一会儿。

    厢房里的电视机没有堂屋那边大,其实这就是以前堂屋里淘汰的那个,不过这会儿也不是嫌弃这个的时候,毕竟堂屋那边犹如地狱。

    “别老往外头蹦跶,你们瞧瞧舅舅我这身皮,就是小时候总瞎跑,直接给晒成了炭。尤其是丫头你,白白胖胖多可爱呢,要是晒黑了……”

    “会咋样呢?”胖丫头好奇的问,旁边俩表弟也一样歪着脑袋瞪圆了眼睛看着毛头舅,期待着答案。

    毛头:………………

    “看电视看电视!我看看啊,哎哟,这不是西游记吗?仔细看看,我记得这集里头有我!”

    因为回答不出后果,他格外僵硬的转移话题,好在几个小孩崽子里头没特别精明的,都被他这话给吸引了,扭头看向了电视。

    然而,这仨并没有消停多久。

    西游记啊!

    年年寒暑假必播的电视剧啊!

    据不完全统计,他们仨每人都看过至少五遍了,尤其是中间那几集。也不知道为啥,甭管重播多少遍,开头和结尾都是看得最少的,特别奇怪,至少无解。

    “仔细看啊,告诉我哪个角色是舅舅我演的,答对了我请那个人吃糖!”

    回答毛头的是仨熊孩子鄙夷的眼神。

    吃糖什么的……

    胖丫头直接从兜里掏出两把糖,很是大气的摆手:“吃,不要客气,都吃光了也没事儿!”

    另两只是没客气,不过在拿了糖之后,也各自从兜里掏出零食,除了一般的奶糖、果糖外,还有棒棒糖和巧克力。

    毛头觉得他被针对了,因为这仨都不约而同的忽略了他。

    是时候刷一波存在感了。

    “我跟你们说,你们还真别不相信,这西游记里面的任何一句台词,我全都能背出来,倒背如流!!”

    这句话,成功的激起了仨熊孩子的兴趣,齐刷刷的瞪圆了眼睛,眼神里除了浓浓的惊讶外,还有敬佩以及那么一丝丝但是无法叫人忽略掉的……怀疑。

    ——你行吗?

    毛头又要爆炸了,别的事情也就算了,背台词的功力他敢认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你们问,随便问,随你们考,只要有一个字答错了,就算我输!”

    仨熊孩子把脑袋凑在一起低声商量了一下,在这期间,毛头为了体现长辈对晚辈的宽容心,很是自觉的避开了点儿,完全没有打算偷听的意思。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仨人决定由年龄最大期末考成绩最好的胖丫头来提问。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在提问之前,胖丫头又跟毛头确定了几遍,自然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还是相当自信的回答,盘算着觉得没问题后,她才开口问:“舅你说你台词都背熟了?那你背个紧箍咒我听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