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二十章 大结局 (3)

作者:不言成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要学《三字经》,我抗议!”

    龙大校长不生气笑着说:“这可是你妈妈写的字,让全校学生都看看你妈的字,难道不好吗?”

    一提到龙小跳的妈妈,他立刻自豪的扬起下巴,然后被龙大校长点化答应,事后我对龙大校长说:“大哥,我知道你为什么在教学上这么厉害了,人都有弱点,抓住弱点在说理一番,就像龙小跳,只要拿他妈妈说事没有不成的,如果拿他爸爸说事儿,说不定~”

    旁边宵儿若有所思,回到家对儿子说:“这次我们准备把你放在老家,你愿意吗?你看妈妈上班~”

    话还没有说完,儿子兴奋的喊道:“我愿意!我要和小跳哥哥一起上学。”

    我们夫妻俩顿时无语。

    认识宵儿起初为了小毓姐一个笑话,小毓姐经常逗我空军医院的小护士怎么怎么样?说得多了我就真往那方面去想,小护士没有抓住碰见了罗宵儿,再一听是姓罗的,我更愿意了,立刻展开强攻,先说了自己的优点,又说了二哥的优秀事迹,更重要的一句是:“我们姓龙的都要找姓罗的,因为服她们管。”

    宵儿听了这话笑了,等了解到我家的情况更是惊奇,我深情的说:“就等你一个姓罗的就齐全了,成全我也成全了我家,我一定是优秀的丈夫。”

    婚后我真是一个好丈夫,但却不是一个好父亲,儿子龙小锣一直都在老家长大,不过大哥大嫂还有小毓姐把他教育得很优秀,更有二哥灌输上军校进部队的思想,有一次回家省亲偷听了几个小子的说话,当时龙小跳说:“小锣,你上我爸当了,他正发愁没人继承他的事业呢,你就来了。”

    我皱眉,这样直白的话可不像龙小跳的风格,看来几个兄弟关系很好,却听儿子说:“可是二伯当时说得义正言辞,我都被感动了。”

    龙小鼓却说:“那你为什么不去你爸的空军部队?”

    儿子用鄙视的口气说:“你难道没有看网上说的,飞行员在空中飞行最影响身体,更影响下一代,我能这么聪明都是异类。”

    这臭小子,想去他二伯手底下还给自己找借口,我不管了放在二哥手底下我更放心,想想我这半辈子飞行员生涯也不容易,每次飞行都有遗书遗言之类的东西,起初妻子还担心,后来习以为常,特别是她怀龙小锣时,我骗她说:“中队派我在外地学习几个月?你放心在家养胎。”

    等儿子出生我们夫妻又想起龙小锣这个名字,当时宵儿很喜欢这个名字,我觉得只要是小毓姐起的就没有错,于是龙小锣成了小名,父亲又忙着查字典给他孙子起大名,过了两个月才告诉我叫龙俊飞。

    龙家第三代男孩子满地都是,老一辈都盼着生一个女儿,后来的龙建明,在后来龙建妮都生了儿子,龙家生孙女的希望彻底破灭,所以小毓家的毛毛大家都当成了宝,大人们上街遇见漂亮的衣服都会给毛毛买回去。

    再就是李交健家的绵绵,我当时以为小毓姐那么喜欢绵绵,是不是准备留给她家儿子当儿媳妇?却没想到龙小跳又找了一个姓罗的,绵绵却找了武哥家的龙烨恒,听说都是小毓姐当的媒人,父女两代人都是小毓姐当媒人,世上还没有几个,心中一动,等儿子再大一点也让小毓姐介绍一个?她很有眼光,不光是自己的丈夫,还有给别人介绍的,更有在一个月的最后一天给龙小跳相看到媳妇,都是极好的。

    写到这里,我归心似箭,准备说服宵儿退休回老家享福,那里山清水秀,更重要的是人都长寿,看着父母,大伯,大伯母还有二伯二伯母都健康长寿,我也迫不及待的想回去,让他们再等我两年,回去好好孝敬他们。

    袁毛毛

    不知我是为谁而来?是投胎早了?还是投错了地方?我的妈妈应该是罗小毓却变成了顾园园,除了名字没有变一切都变了,唯一庆幸还流着父亲的血。

    父亲生前对我很好,他心里有一个执念,那就是罗小毓,毛毛这个名字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根深蒂固在脑子里,这个毛毛不知何许人或者东西,但只要和罗小毓有关的,父亲都会记在心里,毛毛做为奇怪的词语让我研究了一生,甚至不惜出国学心理学,可还是研究不透。

    直到多年后有了网络,有了穿越重生的故事,我天真的想道:妈妈难道是重生女?难道妈妈前世有个女儿叫毛毛?难道前世父亲和妈妈是一家?

    我脑子里浮现出从我认识妈妈开始,越来越怀疑,记得我懂事的时候父亲把我抱到妈妈面前说:“这是我的女儿毛毛。”

    我看到了妈妈愤怒的眼神,难道我侵权了吗?可是下一秒钟妈妈又用慈爱的眼神抱起我,这种眼神儿就是亲生母亲也很少给,我瞪着大眼睛萌萌的看着她,心里却想她和父亲站在一起是多么的般配呀。

    后来我慢慢发现父亲爱着罗小毓,可惜方式方法不对,太偏激了,更不喜欢拿我当讨好借口,这估计也是父亲不喜也无奈的原因,爷爷无意之中给我起的名字让我和龙家有了渊源。

    父亲不惜一切让罗小毓认我为女儿,我当然喜欢,喜欢罗小毓的温柔和漂亮,更喜欢漂亮的小跳弟弟。

    ------------

    番外二十

    袁毛毛

    你们不知道我第一次见龙小跳心里很震惊,跟龙爸爸长得太像了,而且小小年纪还知道照顾我。

    罗小毓结婚时,爸爸当着那么多的人面让我叫她妈妈,我平时看着腼腆害羞,可那一天却一点儿也不怕,上前叫了一声妈妈,现在想想有点儿破坏了婚宴的气氛,但真的很值,以后的认亲顺利成章,看来父亲太了解妈妈了。

    只要妈妈同意认我为女儿,龙爸爸心甘情愿,那之后的几年我觉得是幸福的,特别是亲生母亲对我的态度转变,父母之间不再闹别扭,因为我上学的事,父亲着急母亲想办法,这才是一家。

    可是灾难来了,我先失去了父亲后失去了母亲,那段时间我也想随父亲一起走了算了,可是夜里却梦见父亲英俊的笑容,他怜悯的看着我轻声的说:“爸爸这样做值得,毛毛不要难过,以后好好跟着妈妈,妈妈是真心爱你的。”

    我泪流满面大声的喊着:“爸爸,你别走,别人的妈妈再好也没有你好。”

    “去吧,她就是你的亲妈。”父亲留下最后一句话走啦。

    而且在以后的岁月里我再也没有梦见父亲,不知什么时候龙爸爸代替了父亲,初来龙家我很不习惯,没有了以前父亲活着时在龙家无拘无束,这时妈妈就会心疼的搂着我命令龙爸爸父子俩说:“今天我和女儿睡,你们自己找地方。”

    龙爸爸和龙小跳立刻装着像霜打的茄子一样,龙小跳却萌萌的扑到妈妈的怀里说:“妈妈,我们三个一起睡。”

    妈妈却敲了他一下说:“古人说七岁不同席,我家是三岁不睡一张床,你多大了?”

    我噗嗤笑了,又想到自己的处境,笑容立刻收了回来,妈妈叹了一口气说:“以后这就是你家,小跳是你的亲弟弟。至于他,就是龙爸爸。”

    我惊愕的看着妈妈,她怎么知道我的想法,除了父亲不能认,其他都可以,妈妈真是我的亲妈妈吗?我傻傻的问妈妈:“爸爸说你是我的亲妈,是吗?”

    妈妈眼泪立刻流下来,一把搂的我说:“是的,永远都是!”

    我一颗心放了下来,安心的待在龙家,看着妈妈为我安排去鑫盛书院上学,看着妈妈给我收拾卧室,她把最大的一间次卧给了我,并换掉了以前的装饰,按照她的要求全部换上蕾丝花边,除了没有玩偶,一切都是那么的温馨。

    我惊奇地打量这样的卧室,妈妈走过来说:“好看吗?以后周末回来就住这里,这里是你的卧室,等以后爷爷在和谭村盖了房子,我们在那里就有自己的房子了,毛毛的卧室还是那样装饰好不好?”

    我点头答应,然后又去了龙小跳的卧室却是很普通的一张木头床,一张写字桌和一个小衣柜,我期期艾艾的样子让妈妈立刻发现了,她说:“我们家女儿富养,儿子穷养,龙小跳就要这样养。”

    龙小跳却拉住我的手说:“姐姐,我在爱吃生有漂亮的房子呢?是海景房,等我们去了和谭村我还要海景房。”

    噢,小跳弟弟喜欢蓝色呀?我默默的记在心里,可是离开妈妈住进书院我又想起了父亲,而且很想很想,有一次去观音寺装着睡着,是想父亲能不能出现在我的梦里?没想到我真的睡着了,从那以后我爱去观音寺。

    我知道学校有一个后门可以直接走到观音寺,那里安静舒服让人舒心,而且我觉得父亲就在那里看着我,看见爷爷站在了大殿外,我哭了,父亲长的像爷爷,看到爷爷我又想起了父亲,我傻傻的对爷爷说:“爷爷是不是看着我长大?”

    从此我的心在书院安家,像一个真正的姐姐管着龙小跳,你别说龙小跳有时犯浑,可是在我和妈妈面前从来都是乖宝宝,却经常和龙爸爸明争暗斗,我奇怪了,亲生父子有什么好争的,没多久就知道答案,我也是醉了,妈妈是我们家的宝,谁都喜欢。

    到了晚上谁都想跟她睡,妈妈是这样安排的,她说:“龙爸爸从山里回来不易,周五跟龙爸爸睡,周六跟女儿睡。”

    龙小跳气的直跳,妈妈却说:“你两个星期和我睡一次。”

    唉,可怜的龙小跳。

    爷爷来到鑫盛书院带动了太极剑的发展,我经常去太极袁,这个名字是龙大校长起的名,他又把那里重新修缮一番,重修的太极袁更像一个清修的地方,绿竹成林,太极八卦,还有休憩的小亭,我最先学太极剑,爷爷说不用练的那么刻苦,又没有深仇大恨,只是锻炼身体而已。

    我听了爷爷的话只练了一套太极剑,却舞的生龙活虎哗哗作响,让龙小跳看的直流口水,最后他也加入了练武行列,却没想到龙小跳是真正练武之人,而且吃苦耐劳,让爷爷都刮目相看,愿意倾囊相授,龙家太低调了,如果这样练下去龙小跳去参加个全国比武估计能拿冠军,因为我看见龙爸爸在军营的一片树林里也在教龙小跳练武。

    龙爸爸的拳和爷爷截然不同,大一点我才知道这是中曰拳,我问爷爷:“爷爷,小跳把中曰拳说得神乎其神。”

    爷爷问我:“你在哪见过中曰拳?”

    我没有隐瞒,而爷爷若有所思。

    那一年的清明因为我的强烈要求,妈妈带我去祭奠父亲,走之前我偷偷溜到观音寺,见了四毛叔,他看到我的样子心疼不已,我觉得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四毛叔问我什么时候去拜祭父亲,我说了时间,他狠狠的点了点头。

    可是我的心却七上八下,还好有小姨邝叔叔陪着,就这样我还是不放心,临上车前我要了妈妈的手机说给同学打个电话,妈妈没有怀疑递给我手机,我却打通了龙爸爸的手机,我着急的说:“龙爸爸,今天我和妈妈去上坟,昨天我见了四毛叔,我有点担心,你快来吧~”

    我还没有说完龙爸爸就挂了电话,我的心稍稍平静了一些,以龙爸爸对妈妈的感情估计恨不得飞过来。

    ------------

    番外二十一

    袁毛毛

    到了陵园看到父亲的遗像,我难受的掉下眼泪,更把四毛叔的事忘了,妈妈替我摆上了玫瑰花,别人都摆菊花,可是我知道父亲很喜欢桂花,玫瑰花是我自私的想让妈妈把玫瑰花摆在父亲的墓前,这样父亲在天上就看到会很高兴,却发现妈妈摆上了父亲爱抽的烟。

    我心里很吃惊,妈妈对父亲的生活细节这么了解?可是还没有让我多想,一场惊心动魄的击剑比赛开始了,这把剑是爷爷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它怎么会在四毛叔叔的手里?长剑对赤手空拳的邝叔叔占了大便宜,四毛踏着碎步剑挑邝叔叔,邝叔叔躲闪不及摔倒在地。

    小姨及时赶过去救援,我却发现史小莲冲了过来,她手里还拿了一把刀子,我傻傻的愣在那里,却见妈妈把我推进了父亲的墓碑后,我的心马上就要喉咙跳出来,我哭起来,双手合十说:“爸爸你要保佑妈妈不要出事。”

    我从墓碑后偷看,不好!虽然妈妈个子高,可是太瘦了,让史小莲逼得往后退,妈妈可以躲到我的这里来,可是她却改变了方向离我更远,我感动的哭了,妈妈是害怕伤到我,可是这样让史小莲抓住空档一刀下去,我捂住眼睛大声喊道:“龙爸爸!你快点来呀!”

    龙爸爸真的出现了,一个鹞子翻身捏住史小莲的右手,我听见“咔”的一声,史小莲应声倒下。

    事后龙爸爸一直不和我说话,我心虚眼睁睁的看着妈妈被龙爸爸‘关’到部队里,我内疚的跑到爷爷那里说了事情的经过,爷爷却说:“没事儿,你龙爸爸关心则乱,过一阵子就好了。”

    果然一个星期后我们家又恢复往日温馨的情景,唯一就是妈妈的身后永远跟着龙爸爸,我不禁多看了一眼龙爸爸,帅气,英俊,体贴,温柔,对我们永远都是慈爱,这样的男人世上或许只有一个,就是龙爸爸。

    如果我能遇到这样的男人立刻就嫁给他,也学着妈妈无理取闹被宠着惯着,而后面的日子一帆风顺,我上了高中,考上了国外的名牌大学,这样的成绩有我付出的努力,更有鑫盛书院的培育,更有龙大校长的栽培。

    高考后期龙大校长亲自辅导我,他对我说:“我们书院还没有直接考到国外的,你做第一个吧?”

    我满怀信心的点头,妈妈却不赞同的说:“崇洋媚外,咱们国家的大学也有好的。”

    却不知道是谁为了出国和龙爸爸争斗了长达十几年?是谁去了地中海算计的大小月份少一天都不愿意回来?我也是被妈妈这种小女人心态醉倒了,可怜龙爸爸都是司令员了还要饱受妈妈这样的折磨,心甘情愿,虽苦犹乐,不知这样的成语形容龙爸爸恰当不恰当?

    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一个和龙爸爸年轻时很像的军人,我的一颗封闭许久的心打开了,我们只谈了半年的恋爱就结婚了,弟弟龙小跳担心的说:“姐,是不是太仓促了?你连他家什么情况都没有了解清楚?还有他现在才是副连长,配你有点~”

    龙小跳撇嘴,我挽住他的胳膊说:“你有没有发现小辛很像龙爸爸?”

    龙小跳一愣,想了想说:“像,但要变成爸爸还要磨炼。”

    我笑着点头说:“那就看我72折磨。”

    龙小跳没有笑,很惊恐的看着我说:“姐,如果世上的女人都像你和妈妈,还让我们男人活不活?我可不学爸爸和辛姐夫,我不结婚了。”

    我还以为龙小跳开玩笑呢,却没有想到我家的圆心都几岁了,龙小跳还在徘徊,我担心的对妈妈说:“小跳要找什么样的?要不要我帮他找?”

    妈妈却说:“这事急不得,他们龙家要有姓罗的来管。”

    妈妈的意思是她亲自张罗,而我误以为龙小跳也要找一个姓罗的姑娘,两年后龙小跳真找了一个姓罗的姑娘,我惊愕,不解问小辛,辛大营长搂着我说:“妈很伟大,培养了一个优秀的你,龙家有罗家管,辛家由袁家管。”

    我被逗笑了。

    关于我的长相,刚出生时爷爷奶奶说像父亲,我也觉得像,再大一点更像前世的毛毛,这个当然我不知道,以至于引来妈妈罗小毓更多的关注,因为这个长相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我庆幸来到龙家,我曾在观音寺下许下愿:一定要好好学习,为父亲争光,也为妈妈争光。

    至于我的亲生母亲,我希望她来生再找父亲,父亲一定要向龙爸爸一样对她。

    上了初中发育后我的个子一下子长到一米六八,比妈妈还要高一点,她埋怨现在家里她最矮,龙爸爸立刻接话说:“虽然最矮但却是最高的行政长官。”

    看龙爸爸多会说话,长大后我的长相还是像父亲,却戴上了亲生母亲的楚楚动人,就连美丽的妈妈都惊叹我的容颜,弟弟龙小跳紧张的盯着我四周想上前搭讪男生,后来我出国了,他也来了,说什么为了保护我,我心里暖洋洋的。

    不是亲生似亲生的龙小跳真懂事儿,用妈妈的话说:“他是观音菩萨送来给我们解闷的有灵气的玩偶,生气的时候任你捏打撒气,高兴的时候任你亲他搂她。”

    我会心的一笑,妈妈形容的到底是弟弟还是龙爸爸呀?

    遇见小辛是龙爸爸专门安排的,为什么那么快和小辛结婚?也是龙爸爸的原因,我相信龙爸爸的眼光,更相信龙爸爸说的那句话:“这个人很像我。”

    我嫁给了小辛,虽然他家不富裕,虽然他长得没有龙爸爸个子高,也没有龙爸爸英俊,我却很满足,世界上只有一个龙爸爸,有几个像妈妈那样有的好福气的,更何况小辛一米七八也不矮,只要不和龙爸爸,龙小跳比也很帅,我把女儿往前一亮,对龙爸爸开玩笑说:“不比这一代比一下代,看谁漂亮!”

    惹得大家哈哈笑,我们都是高颜值的一群人,这个漂亮就不好说了。

    ------------

    番外二十二

    李交健

    都想知道我的养母到底给我吃了什么东西,面色潮红把小毓姐都骗了过去,其实就是巴豆之类的东西,再加上我又感冒了,身体抵抗能力变差,后来回忆还好我抓住了水里的芦苇根,要不然我早已经是孤坟一座。

    至今我不明白,小毓姐是怎么知道我那天有难?而且是那么的及时在绵水河里找到了我?我得救了,却在抢救,但我不害怕,反而心安的睡了,一觉醒来,我的人生就大变样。

    走了一个养母来了另一个养母,同样是养母人却相差很大,后来的日子我过的很顺心,小毓姐一家搬到了汉水后我有一阵失落,好像自己被抛弃,心里一度害怕没有她的照顾,我会不会又有什么状况?

    这样惶恐了三四年,我上了班分到了列车段,男孩子去当列车员有点儿别扭,更何况我这个腼腆的人,记得我担当的列车要经过一段铁路曲线半径很大的线路(也就是拐弯儿太多)。

    不要说旅客晕车,就连我都晕的要死,每个车厢有两名列车员轮班休息,有一个换班的时间正好就在那个曲线多的地方,那里有个车站叫经明,平时车厢人不多时就列车员在车上交接班,然后一个当班,另一个去车列车尾部休息车休息,当遇到春运车厢里挤得水泄不通时,列车员就在车站上换班。

    换班就像打仗一样,那个时候管理还不严,到了经明车站我快速打开自己乘务间的窗户跳下来,着急的等着对班跑过来,然后推着他翻进车窗,正准备走又想起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对班,桌下放个瓶子是~是~”

    我不好意思说那是我的尿,车厢里挤不说,就连厕所里也挤了七八个旅客,更别说上厕所了,没想到我的对班一笑说:“另外一个空瓶子是我的,哈哈。”

    列车员真是和大家同甘共苦,正发愁要熬过多少年才能退休,没想到我被调到了电务段,一个是人类的密集区,一个是人烟稀少的荒凉区,我却很快习惯了,而且也很喜欢这个工作——信号工,这些都是小毓姐帮忙的,这个时候她还是一名铁道学院的学生,却有那么大的本事,不过小毓姐永远与众不同。

    我想报答却不知如何报答,收集了银接点准备给她打一个首饰,却被她拒绝,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充当修理工,经常去樱花小筑给他们家修一修插座或是电器。

    上学的时我的物理就学得好,这里有龙建兵的功劳,不是他给我辅导我的物理也不会这么好,可惜只有这一门学的好,在信号工区工作闲暇时我买了有关电器方面的书研究,别说我还真修好了不少东西,首先电饭锅,接着洗衣机,后来的冰箱,电视,再后来学会了水电安装。

    大舅哥结婚时的新房就是我去安装的水电,还有和谭村龙家别墅都是我安装的,还负责售后服务,妻子崔茹找了小毓姐说:“和谭村重新规划,你能不能给唐总说一说,后面盖房安装水电时让我们家交健去?也挣点零花钱。”

    小毓姐点头,当天就给唐阿姨说了,唐阿姨找到崔如说:“和谭村安装水电工程可大了,你不如让交健组建一个装修队,不行先组建一支水电装修队也行,至于客源先由鑫盛公司帮你们找,以后名气出来了就靠自己。”

    我和崔茹高兴的睡不着觉,崔茹说:“以后你的装修队绝对生意好。”

    我不明白,崔茹瞪了我一眼说:“呆子,小毓姐关注过的店铺有哪一家生意不好?”

    我笑着点头,果不其然,先是和潭村,接的是周边村的房屋改造,我这支装修队生意好的名气大,噢,忘了说我的装修队的名字是崔茹缠着小毓姐起的名字,叫兴鑫装饰公司。

    别人看了也拖崔茹让小毓姐给起名字,小毓姐对崔茹说:“我只给我认定的圈内人起名,要不然生意都好了,我们怎么办?”

    她又对我说:“生意好有钱了别忘本。”

    我却误以为别忘铁路,所以再有钱也老老实实的待在段坝车站,还好我们信号工区三人商量三班倒,一人上十天班休二十天,再后来管理严了,工区必须留两人值班,一人休息,我正发愁却被调回了和谭村专用线。

    这里纯粹是养老院,全是自己人不说,我又是小头头说了算,其实小毓姐说别忘本是让我保持腼腆内向诚实的本分,可是我想说我一直没有变过,即便结了婚,生了孩子,和女人说话脸还是会红,为此和谭村村的媳妇们打趣崔茹说:“你老公和女人说话还脸红呢?崔茹,你可以放一百个心了。”

    让崔茹放心是必须的,崔茹对我的表现很放心,夫妻感情很好,以前她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把比我小一岁的罗小毓叫姐,后来她慢慢知道了小毓姐总是在我困难无助的时候伸出手拉我一把,就像姐姐时刻照顾着我,就连崔茹坐月子她都细心的送了2000元,别说这2000块管了大事。

    后来一系列的事让崔茹也感动,她和我商量:“交建,小毓姐是我们俩的媒人,她很有眼光,以后咱家绵绵也让她给介绍好不好?”

    我点头同意,我家绵绵小毓姐非常喜欢,谁叫他们龙家生不出女儿呢?每次绵绵上门做客龙家喜欢的不得了,特别是何大伯母抱着绵绵就是心呀,肝儿的不撒手,这真是天注定,我家绵绵最终被小毓姐做媒送到了何大伯母家当长孙媳妇。

    绵绵要结婚了,忙的不是我和崔茹反倒是小毓姐,她拉着绵绵说:“绵绵比龙小跳还小呢,你看绵绵都要结婚了,小跳还不懂事。”

    绵绵不好意思抵下头,小毓姐又说:“不管他,我藏的好东西都给你。”

    说完拿出一只玉镯给绵绵带上,我和崔茹吓了一跳,小毓姐拿出的东西价钱都不菲,更何况大部分都是那个当司令员的老公送的,如果被他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龙建兵以前在一起上学的时候挺随和一人,和小毓姐生活在一起越长越变得黑脸沉默吃醋,反而小毓姐变得开朗,小毓姐看出我们的顾虑说:“别害怕,这不是建兵送的,是大海的儿子买的,也没多贵,女孩子就要有一两样像样的首饰,你说是不是崔茹?”

    像是在递话给我听,我心虚,第二天借给女儿采购结婚用品给崔茹也买了一只玉镯,后被小毓姐事后发现,瞪了我一眼说:“你肯定被别人宰了一刀,妙唐那里有玉首饰店又便宜还不上当,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和崔茹互相看了看,然后没有形象的笑了,这个小毓姐做生意做到家了,恨不得把钱都留到自己家。

    弟弟交利大学毕业应聘到铁路,再后来交利也结了婚生了孩子,父母住着和谭村有我们照顾,和潭村被传为长寿村,那里的老人都很长寿。

    说说我的女婿,既然是小毓姐介绍就不会差,首先在鑫盛书院上学的孩子都有出息,龙烨恒很像他的父亲龙建武,踏实,能干,而且龙家的长相也不差,一代更比一代强,比龙小跳差不了多少,碰巧龙烨恒学了电子机械专业,在某个大电器制造厂里当技术顾问。

    后来和绵绵结了婚,我建议她来我的兴鑫装饰公司帮忙,于是兴鑫装饰公司在我们爷俩的精心呵护下,生意越做越好,当年绵绵生下龙家第一个女孩时,小毓姐眼睛亮了,她说:“可惜不能当孙媳妇,如果给我家当孙媳妇儿多好,好歹我们两家也做一次亲家。”

    我一笑,即便不是亲家我们两家关系也很好,即便不是亲姐也胜似亲姐。

    ------------

    番外二十三

    马腾

    我快死了,差点儿来不及写自己的番外,躺在床病床上却没有人来照顾,十年前父母相继去世,二哥却早已经撤职,二哥好强,觉得没了面子索性脱离铁路,他走之前对我说:“罗小毓都能把生意做大,我为什不能?”

    却没想到二哥马月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料,不但折了银子还赔了夫人,连着全家给他借钱筹款,就连我多年的积蓄也给了他,到现在也还不上,我这个样子也不打算要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哀,为什么不言把我还有我们马家写的成这么悲惨?在今天之前我还不知道,今天一早一个特殊的人来看了我,他就是龙建兵。

    看到他我还是一股怒气,威风的军装,上面的星啊,花呀刺的我的眼花,更有胸前看不懂的军衔,旁边的病床上有人看懂了惊愕的说:“啊,是个将军。”

    可是将军却没有给我好脸色,他直言说:“罗家有恩于马家,你们不感恩戴德就算了,却恩将仇报,特别是你二哥马月,为了你不惜算算小毓,落魂隧道的事如果不是袁炜救了小毓她就死了,所以你们马家要付出代价,这都怪你父亲马永贵,不告诉你们一些往事,才让你们走了弯路。”

    龙建兵用可怜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马月能做生意?有鑫盛公司他就成功不了,还有你助纣为虐,纵容史小莲算计小毓,你口口声声说喜欢她,其实是一个自私的寻找安慰的人,或许张小莲,王小莲都能安慰你受伤的心,马腾,史小莲已经死了,走在你的前头,希望你们再见面时好好的认识对方。”

    我惊愕的看着龙建兵走了,他说的有关父亲的事我从来都不知道,难道真是如龙建兵说的那样?脑子里像放电影似的:

    看到父亲拿出一份儿材料,自言自语的说:“我的老乡不愧是我的老乡,帮我说了实话。”

    母亲在旁边插言:“罗景全,不过是履行了公事,换成别人也会这样做的,老马你不必放在心上。”

    镜头一转又是几年,父亲斥责母亲说:“谁让你去找马月的,我都说了史小莲不是良人,配不上小腾,现在好了马月也搭进去了,咳咳~”

    “老马你怎么了?我~我不是心疼小腾吗?”

    接着画面父亲躺在床上吃力的对母亲说:“是老天在惩罚我,我这几天一直在想罗景全去川省对我的事情专干的问题,如果他不亲自去老家人写那份证明材料,光凭老乡的材料是不够的,我也当不上书记,更不能为大儿子,二儿子铺路,也没有前途似锦的马家,唉,败了,一切又回到原点,一切都是空欢喜一场。”

    母亲着急的说:“马朔还在支部书记的位置上,该不会有事儿吧?”

    父亲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憋得满脸通红说:“大儿子正直~”

    一个个镜头转过,我思路跟不上趟,这时有人说话了:“又重度昏迷了,你们准备后事吧,就这两天了。”

    大夫没有表情的说。

    “小腾!小腾!”这是大哥的声音。

    可是我却睁不开眼睛,因为脑子还在放着电影,看到了小学罗小毓执勤时看到我惊奇的样子,中学的运动会我高声呐喊,罗小毓也是吃惊的看着我,欢送前线的战士我扶住要倒的她,她又是一脸惊奇,还有当知道我上了大学也是惊奇的表情,就连她的婚礼上我喝醉换来的也是惊奇。

    为什么每次我给他的感觉都是惊奇呢?难道我所走的线路不应该是这样吗?那应该是什么样子呢?是不是不该和史小莲结婚?是不是不该得癌症?是不是不该喜欢罗小毓?我应该怎么办?罗小毓不告诉我,我现在就托梦给你。

    罗小毓,他们都叫你小毓,我还是这样叫你吧,要不然又会把你吃惊,我能确定我是从你投标枪的那一瞬间喜欢上了你的,大家都围着龙建兵时,我却关注着你,没想到一个瘦弱的女孩能打破记录,为校争光,我暗恋的一发不可收拾。

    我偷了二哥的手抄本《少女的心》,却没想到被你发现,可惜晚上有人借了我的手抄本拿去抄,就连龙建兵也偷偷的看过,那段时间男同学看女同学的眼神都不一样,我看到袁炜,龙建兵都色眯眯的盯着你,而我却不敢正视。

    直到高二我转走之前才壮起胆子问你要不要一起去汉水?罗小毓你应该认真的想想,我为什么平白无故的问你这个问题?你也是发育很久的大姑娘,为什么不懂一个青春少年思春的心呢?

    而我更傻,却不知你身边有那么多爱慕者,上班后正想办法找你表白,发现了袁炜的蠢蠢欲动,防着他却不知黄雀才是大赢家,罗小毓,龙建兵说我心机不纯,他何尝又是纯的?明知我喜欢你,为什么不敢告诉你?

    算了,你们夫妻我也不说了,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里多虐虐他算是对我的安慰吧。

    喜欢你没有错,可是遇上史小莲却是一个丑陋的错误,她心机重就是一个老鼠屎,害得了我们全家,不知我俩是谁先算计谁?我说不定已经死了,你放心,我去了那边不再理史小莲,现在我就在脑子里刻上字,下辈子姓史的,姓小的,姓莲的我都不招惹。

    我要走了,你别害怕,这是最后一次打扰你,我祝福你幸福一辈子,你的儿子孙子都会幸福健康的生活每一天,至于龙建兵我没有心情说,却也不会咒他,没有他你也不幸福。

    现在我才真正懂得幸福的含义,幸福是创造过程的享受,幸福是两人相濡以沫的互信,幸福是舍得,幸福是犯了错误还能从原点开始。

    我先去那边学习深造了,让心灵得到进化,早早提升自我素质,等待下一次的机会,或许再见时我和你能站在一个起跑线上,即使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你却给我一个相信的微笑,而我也亮出一颗赤诚端正的心。

    马腾去世了,与此同时520海岛上一场空前的婚礼正在举行,几对龙家和罗家的夫妻参加,多少白发苍苍的老人笑的像孩儿童,龙建兵握住罗小毓手,看着儿子儿媳穿过花海向他们走来,他说:“我好像回到了咱们结婚的那一天,小毓,我对家人和你的承诺做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