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6章 所谓幸福 大结局!

作者:漠小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穆君暖出院了,出院回到公寓后,公寓里多了个人。

    “这是张嫂,你身体刚复原,还在休养中,张嫂会负责你的饮食。”穆亦霆说道。

    张嫂看上去约莫五十来岁这样,“先生,太太。”

    张嫂这一声太太,让穆君暖一愣,反应过来后,小脸一红,不由的嘟囔了一句,“我不是。”

    身边的男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倒是一笑,附在她耳边轻声开口,“你是。”

    穆君暖伸手在他的腰间掐了一把,男人笑的更欢了。

    “先生,太太,午饭已经做好了。”

    两人走到餐桌前,餐桌上摆放着丰盛的午餐。

    穆亦霆拿起碗,给她盛了碗汤,“多喝点汤。”

    “其实我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没必要这么补吧,我看若雨中了一枪的,大概还没我补的厉害。”她道。

    她没注意到的是,在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眼色的微变。

    “你身子弱,需要多补。”穆亦霆道。

    她知道穆亦霆是为了她好,虽然觉得这么补没有什么必要,不过,还是听他的话,乖乖的吃下这些补身子的东西了。

    出院后没多久,明若雨就将那解毒的办法写下来了。

    穆君暖看着这制作方法和需要的东西,吃惊的张唇,“需要的药材好多啊,而且,好多都是我听都没听过的,对了,这个佛皮,和玄龟是什么?”她问道。

    “佛皮我知道,是一种植物,通常生长在深山里,而且是气温较低的深山,至于玄龟,我倒是真不知道了。”穆亦霆看向明若雨。

    “玄龟也是生活在我们苗疆的一种乌龟,它不同于别的乌龟,玄龟的四爪是有九趾的。”

    “这个玄龟,你能弄到吗?”穆亦霆开口。

    明若雨微笑点头,“可以,这里面只要是我们苗疆的,我都可以弄到,就是这佛皮和天株要麻烦你们了。”

    “这两种,我会命人去找。”薄斐然开口。

    穆亦霆看着他,两人相视一眼后,点头。

    “还有件事,要告诉你们一声,唐子霖已经醒了。”薄斐然开口道。

    穆亦霆原本平和的眸光,瞬间凌冽了起来。

    ……

    唐子霖醒后,穆亦霆去了趟看守医院。

    穆君暖醒来后,在公寓里没有看见穆亦霆的身影,走到客厅的时候,就看见张嫂正在收拾着东西,她开口询问道:“张嫂,穆亦霆呢?”

    “先生出去了。”

    “出去了?他有没有说去哪里?”

    张嫂摇了摇头,“没有,不过先生是接到一通电话后才出去的,我听着是说什么看守医院。”

    看守医院?

    唐子霖不就在那吗?

    她想了想后,连忙换上衣服,离开了公寓,去了看守医院。

    她才刚走到看守医院的大门,就见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从里头走了出来。

    “穆亦霆。”

    男人抬眸,就看见那小人儿,他快步走到小人儿跟前,“你怎么过来了?”

    “醒来没看到你,后来问了张嫂,对了,你来看唐子霖的?”她仰着小脸问道。

    “嗯。”

    “他现在什么情况?”

    “他伤的比较重,嘴也很硬。”

    她听着不由有些担心,“这件事,不会还有让他逃脱的可能吧?”

    穆亦霆轻笑,抚了抚她的发,“这个倒不用担心,他劫持你们,又开枪伤人,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那天那么多警察也是在场的,人人都看到了,而且,我和薄斐然,也不会让他有逃脱的机会。”

    听到这,她点了点头,也是,穆亦霆的能力她是知道的,再加上有薄斐然的帮助,肯定没问题。

    “好了,我们回去,嗯?”男人搂过她的肩膀。

    就在她们刚转身,要离开的时候,迎面就看见了……唐亦熙。

    唐亦熙在看见两人的时候,也一怔。

    “唐亦熙,你怎么在这?”

    唐亦熙回去云城后,他们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联系了。

    唐亦熙视线瞥向穆亦霆搂着她肩膀的手,眸光微闪,片刻后,他开口,“我来看看我大伯。”

    “你大伯?在这?”穆君暖诧异的问道。

    穆亦霆眼眸微眯,看着唐亦熙,随即缓缓开口,“他大伯,应该是唐子霖。”

    穆君暖在听到这话的时候,更诧异了,眼睛睁得老大,看着唐亦熙,“唐子霖是你大伯?!”

    唐亦熙无奈一笑,只能点头,“对,暖暖,我也没想到。这次大伯会做出这样的事,而且,害的还是你。”

    此刻,穆君暖心中也是复杂的,她怎么也没想到,唐子霖居然是唐亦熙的大伯,两人都姓唐,可是她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

    一旁的穆亦霆双眸定定的落在唐亦熙的身上,唐亦熙看暖暖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

    “我们该走了。”男人沉声开口。

    穆君暖点了点头,“那我们先走了。”

    唐亦熙没有说话,只是轻笑点头,然后看着两人走了出去。

    在唐亦熙的帮助下,严卿淑见到了唐子霖,只是,这个见面并不算愉快。

    从看守医院出来后,严卿淑整个人脸色都很差劲,眼眶都红红的。

    “亦熙,你大伯的这件事,有几成胜算?”她抽噎着说道。

    唐亦熙神色凝重,薄唇紧抿,“大伯母,这件事,您真的要做好心理准备,只怕,就算我动用能动用的人脉关系,资金,也很难,大伯这次罪名是落实了的,有人证,物证,加上……这次总府大人也涉及在里面,所以,想要脱罪的机率,微乎其微。”

    严卿淑的身体晃了晃,唐亦熙及时扶住了她,“大伯母。”

    严卿淑轻叹一口气,无奈一笑,“亦熙,你觉得。你大伯爱我吗?”

    唐亦熙一怔,没想到这个时候严卿淑问他这个问题。

    “当然,大伯当然爱您。”

    这话不是安慰严卿淑的,他从小就和大伯他们生活在一起,大伯对大伯母,是很好的。

    严卿淑却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不,亦熙你错了,你大伯,不爱我,他如果爱我,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他做这些事的时候,就没想过我,他没想过,要是他有事,我该怎么办,二十多年前,我失去了我的儿子,现在,我又要面临失去他,我的丈夫……他从来没有替我想过!从来没有!”

    她的心,真是凉透了!

    唐子霖的事,其实并不难办,他绑架穆君暖和明若雨,证据确凿,还有给明若雨注射针剂。

    而他给穆亦霆注射针剂的那笔账,想要落实,还需要有人证。

    而这个人证,就是明兆凤。

    “妈,这件事,你必须答应。”明若雨说道。

    “不不不,你让我去作证,那岂不是就是让我承认我是帮凶了,到时候我坐牢了怎么办,还有,苗寨里,族长他们要是知道了,我怎么办?不行不行,打死我我也不能去的。”明兆凤说道。

    “妈,你私自养这龙骨虫,本就不对,更何况,你在答应给唐子霖养的时候,什么也不问清楚,光惦记着收钱,这些都是你做出来的事,你做错的事,本来就应该承担不是吗!”

    明兆凤一听,当即给了她一个大白眼,“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还真是大义凛然啊,你就那么希望我进牢里吃牢饭?”

    明若雨强压着内心的火气,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下来,“妈,我当然不希望,可是这件事你已经做了,就应该负责的。”

    明兆凤摆手,“你别和我说这些,我不管,反正我不去!说什么也不去!”

    “妈!”

    就在两母女争执不下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明若雨无奈的看了母亲一眼,随即起身,去开了门。

    她一打开门,就看到薄斐然出现在门口,她诧异的看着他,“薄斐然,你……你怎么来了?!”

    “进去再说,嗯?”

    明若雨连忙将他迎了进去。

    明兆凤刚要问是谁的时候,在看清来人后,一张脸,瞬间换了脸色,笑脸相迎,“总……总府大人,您怎么过来了。”

    “若雨,赶紧倒水,切水果!”明兆凤冲明若雨使了使眼色。

    “不用了,我过来。是有些话和你谈谈。”

    这话让明兆凤更是受宠若惊了,“总府大人,您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

    薄斐然也不和她绕圈子,直接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

    明兆凤听完后,脸色很差劲,“这……”

    薄斐然自然知道她所担心的是什么,“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只要出庭作证,转为污点证人,我和你保证,你不会有事。”

    明兆凤还是有些犹豫,“就算我没事,可是难免要坐牢吧,我可不想坐牢。”

    “妈!”

    明若雨真是要给自己这妈气死了。

    薄斐然眼眸微垂,“这点,你可以放心。”

    明兆凤一怔,看着他,“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不用坐牢?”

    薄斐然难得露出浅笑,他没有直接回应明兆凤的话,可是这答案,都包含在了这笑容里。

    最终,明兆凤是答应了出庭作证。

    开庭这天,严卿淑也来了,她坐在观众席上,看着唐子霖,忍不住的流泪。

    宣布结果后,严卿淑哭的更厉害了。

    唐亦熙扶着她离开了法庭。

    在法庭外,他们和穆君暖他们撞了个正着。

    严卿淑忍不住的朝穆亦霆看去。

    穆君暖和唐亦熙两人相视一眼后,互相点了点头。

    就在穆君暖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迎面跑来一小孩,眼看就要撞上她了!穆亦霆一个眼疾手快,将她拉住。

    她双手紧抓住穆亦霆的手,稳住了身子。

    就在这一刹那,穆亦霆的衬衫被推高,露出一截手臂,严卿淑眼眸随意的一瞥,却在看见穆亦霆手肘下方的一抹印记的时候,双眸倏然睁大。

    “没事吧?”穆亦霆垂眸看着怀里的小人儿。

    穆君暖摇了摇头,“没事,我们走吧。”

    穆亦霆轻点了点头,牵起她的手,朝外头走去。

    唐亦熙转过头的时候,就看见大伯母脸色不太好,“大伯母,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严卿淑整个人像被定住了一般,血色全无。

    直到唐亦熙唤了她好几声后,她才回过神来。

    一直到回了酒店,她的脑海里,还是不断的浮现刚才的那一幕,那个印记。

    “大伯母,你喝点水,”唐亦熙给她倒了杯水,瞅着她脸色还是不太好,“大伯母,你的脸色很差劲,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唐亦熙想着,大伯出了这样的事,大伯母的身心都是受到剧烈的冲击的。

    严卿淑摇头,“不用,我没事,对了亦熙,刚才那个男的,是穆家的人对吗?”

    唐亦熙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对,他是穆亦霆,穆家的人,怎么了?”

    严卿淑紧咬着唇瓣,心中有太多猜测了,她想了想终是开口,“亦熙,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明若雨写的那个解药方法,穆亦霆和薄斐然找到了除玄龟以外的所有药材。

    明若雨也因为要找寻玄龟,而回了苗寨。

    玄龟,虽然是他们苗疆特有的,但是在苗寨,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

    明若雨回来苗寨后的第二天傍晚,就上了山,玄龟,多出现在这边。

    明若雨边爬着山边仔细的看着周边,生怕错过了一点。

    她走着走着,觉得口渴了,便在一旁的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就在她刚歇完脚,要起身的时候,忽然,听到下方有动静,她下意识的朝下面看了一眼。

    不一会,就看见有人上来了,而当她看清来人的面貌的时候,她一怔,粉唇因诧异微微张开,“薄……薄斐然,你怎么来了?!”

    薄斐然走到她的跟前,“见到我很惊讶?”

    明若雨呐呐的点了点头,“当然,你……你怎么会来啊!”

    他可是总府大人,在她的理解里,他应该是日理万机的。

    现在居然跑来苗寨。

    “玄龟还没有找到?”薄斐然问道。

    明若雨点了点头,“还没有。”

    “那走吧,继续找。”薄斐然开口说道,然后转身继续朝山上走了去。

    明若雨连忙跟上。

    两人并肩走着,时不时的会聊几句。

    两个人一起爬山,倒是比刚才她一个人的时候,多了点乐趣,没那么烦闷了。

    然而,天公不作美,就在他们爬到一半的时候,天空居然下起了大雨。

    “这边有个山洞,我们进来躲躲!”

    明若雨一把拉起他的手,将他带进了山洞。

    雨下的很大,纵使他们跑的再快,还是不免淋湿了。

    薄斐然侧头看向她的时候,就睹见了这样一幕。

    她穿的长袖衬衫,因被雨水沾湿,而紧贴在身上,勾勒出诱、人的曲线。

    薄斐然只觉得喉间一热,当即挪开了视线。

    “薄斐然,你怎么了,不会是感冒生病了吧?怎么脸这么红?”

    薄斐然:“……”

    “我没事。”他淡淡的说了一句后,在一旁坐下。

    他瞥看了小女人一眼,然后将手中的外套递给她,“披上。”

    明若雨一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小脸刷的一下红了个透。

    她连忙接过外套,披上了。

    洞外的雨一直下着,而且越下越大。

    明若雨靠在一旁坐着,靠着靠着,困意袭了上来,双眸闭了上。

    薄斐然再度看向小人儿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薄斐然目不转睛的望着小人儿。

    她的脸颊微微泛着红晕,小巧的鼻翼因呼吸一动一动的,看着煞是可爱。

    他看的有些出神,心中柔软的地方似乎在被这个小女人,一点点的敲醒。

    他望着她,她的粉唇,落入他的眼帘中,就好像那诱、人的樱桃一般,他渐渐靠近,控制不住,吻上了她的粉唇。

    两人的唇都很冰凉,在他吻上的一刹那,他浑身一震,从未有过的感觉袭上心头。

    一切都仿若不受控制了一般,让他舍不得放手。

    “唔……”

    只听小女人嘤咛了一声,薄斐然这才放开了她。

    明若雨眉心皱了皱,眼睛却没睁开,而是换了个姿势,继续睡了。

    薄斐然定定的看着她,忍不住勾唇一笑。

    不知道过了多久,明若雨醒了,她看向外头,外头雨也停了。

    两人再次出发,继续寻找着玄龟。

    在他们又爬了差不多四十分钟的时候,他们找到了玄龟。

    “这就是玄龟?”薄斐然看着明若雨手中的乌龟。

    她小脸露着笑容,重重的点了点头,“对,你看,它的脚是有九趾的。”

    薄斐然瞅了一眼,还真是。

    找到了玄龟,他们所有的药材就都凑齐了,只要将药制作出来,就不是问题了!

    只不过,这制作出这解药来,也需要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这意味着,穆亦霆还要再承受三次那样的痛苦。

    明若雨亦是。

    穆亦霆看着身边小人儿紧皱的小脸,安抚道:“别担心,三个月很快就过了。”

    穆君暖紧咬着小唇,“可是,你还要经受三次那样的痛苦。”

    穆亦霆无奈一笑,“之前那么多次,我都承受过来了,三次,也是转眼的事情,总好过没有尽头的等待,是不是?”

    穆君暖点了点头,他这话,说的倒是在理。

    和明若雨他们分开后,穆亦霆带着她去了一家餐厅吃饭。

    两人正吃着的时候,忽然,面前出现了个女人,两人抬头,是严卿淑。

    他们对眼前出现的这个女人不算陌生,知道她是唐子霖的妻子,严卿淑,而且之前,他们也见过面。

    只是她出现在这,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不免让他们有些奇怪。

    “您有什么事吗?”穆君暖开口问道。

    严卿淑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穆亦霆,她这样强烈的目光,让穆君暖觉得更奇怪了。

    穆亦霆的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刚要开口说话,严卿淑抢先一步开了口。

    “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穆君暖一怔。看着穆亦霆。

    穆亦霆看着严卿淑,眼角眉梢,尽显疑惑之色。

    他对这个女人的认知,只停留在她是唐子霖的妻子。

    “你想说什么。”

    严卿淑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可以,给我看看你的右手臂吗?”

    严卿淑这样的要求,让两人更是诧异了,穆亦霆皱起眉头。

    “有什么话,你直说。”

    严卿淑喉间一哽,“我……我想看看你的右手,是不是有个疤痕,大概三厘米这样,有些四方形状。”

    穆亦霆原本平和的眸,微微闪了闪,“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我就想看看,可以吗?”严卿淑的眼泪掉了下来。

    穆君暖看着眼前的一幕,实在不知道严卿淑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来找穆亦霆,就为了看什么疤痕?

    不过严卿淑这个样子,看着也让人有些于心不忍,“穆亦霆,你就给她看看吧,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穆君暖开口了,他也没再说什么,撩起袖口,“我是有这样的疤痕,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会,严卿淑是真真切切,真真实实的看到了那疤痕!

    一瞬间,她的眼泪掉的更凶了!一把抓住穆亦霆的手,“真的……真的是你!!”

    穆亦霆眉心一皱,抽回手。

    “您到底在说什么啊?您要看穆亦霆手臂的伤疤是为什么?”穆君暖问道。

    严卿淑满脸都是泪水,抽泣道,“我找了你二十多年,二十多年啊,我终于找到你了,霆儿,你是我的孩子啊。”

    一句话,让穆亦霆和穆君暖都愣住了。

    “你胡说什么。”穆亦霆厉声道。

    “我没有胡说,你真的是我的孩子啊。霆儿,这个疤痕,是你两岁的时候,佣人做事不小心,烫到的,还有……你看看这个。”她边说着边从包里拿出了一份东西,递给了穆亦霆。

    穆亦霆接过,穆君暖凑了上去,看了一眼,这一看,更是让两人瞠目结舌。

    严卿淑递来的这份东西,不是别的,正是DNA检验报告!

    而上面写的结果,清清楚楚。

    穆君暖诧异的捂住了粉唇,“天哪,这……”

    这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穆亦霆在看了这份报告后,脸色瞬间沉下。

    “霆儿,这份报告是真的,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你和我是有血缘关系的,你是我找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啊!”

    穆亦霆沉色,沉默了许久。

    穆君暖看着两人,现在这情况,太让人震惊了。

    从餐厅出来后,穆亦霆也一直是沉默不语。

    穆君暖担心的看着他。

    这忽然而来的事情,换做是谁,都不会那么快接受的。

    更重要的是,接受这件事,无疑是要让他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是唐子霖的儿子!

    他那么恨的一个人,现在居然告诉他,他其实是他的儿子?

    真是太可笑了!

    回到公寓后,穆亦霆就进了房间,穆君暖也急忙跟了进去。

    男人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脸色难看的很。

    她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穆亦霆,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穆亦霆沉色,“我不会认那个家。更不会认那个男人是我的父亲。”

    他前脚将唐子霖送进监狱,后脚老天就告诉他,他实际上是他的儿子?真是天大的笑话!

    穆君暖看着他,心疼,她知道,这件事,真的不是那么容易能接受的,若是严卿淑不是唐子霖的老婆,或许,他接受起来,还容易些,可是现在……

    她凑上前,抱住他,“穆亦霆,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不舒服,既然不舒服,那就不要去想了,嗯?我们睡觉,睡觉后把这些事,抛到脑后,嗯?”

    穆亦霆垂眸,看着小人儿,忍不住微微勾唇,将她紧紧抱入怀中。

    ……

    自那日严卿淑来找了他们后,穆君暖就时常能看到严卿淑。

    严卿淑经常来找穆亦霆,可是穆亦霆一次都没见过她。

    十五号这天,穆亦霆提早下了班,回了公寓,穆君暖在处理完工作室的事情后,也赶回了公寓。

    而就在她刚回到公寓的时候,在公寓外,就看到了那瘦弱的身影。

    是严卿淑。

    她在严卿淑跟前停下车,有些无奈的看着严卿淑。

    对严卿淑,她挺可怜她的。

    唐子霖是他们所恨的人,可是……说起来,严卿淑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伤害他们。

    “严阿姨,您回去吧。”她说道。

    严卿淑走到她的车窗前,开口道,“穆小姐。我知道,霆儿最听你的话了,你帮帮我好不好。”

    穆君暖面露难色,“严阿姨,穆亦霆他,并不想见你,您还是回去吧。”

    严卿淑双目泛红,摇头,“我不回去,我一定要见霆儿,我找了他这么多年,我……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的。”她边说着眼泪边掉了下来。

    穆君暖看着有些于心不忍。

    天空中闪电划过,还伴随着惊雷,一副要下大雨的架势。

    穆君暖看到挡风玻璃上掉落了几滴雨水,她连忙道:“严阿姨,您上车吧,我带您上去,这天怕是要下大雨了。”

    严卿淑这么固执,她总不可能眼看着她一五十多岁的人了,还在这淋雨吧。

    严卿淑点了点头,拉开车门,上了车,“穆小姐,谢谢你,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她一上车,就接连说了好几个谢谢。

    穆君暖也很无奈,她将车子开进了小区,带着严卿淑上了楼。

    “穆小姐,霆儿呢,我想见他,你可以帮我说说话吗?”她急急的道。

    穆君暖找了双拖鞋让她换上。

    她朝里屋看了一眼,在听见那细微的喊叫声后,眉心紧皱。

    “严阿姨,你今晚,看不到穆亦霆的。”她给严卿淑倒了一杯水。

    “为什么?他不在家?可是我傍晚的时候看见他的车开进来了的,他也没再出去过。”

    穆君暖小脸上露出无奈到底笑容,她看着严卿淑,“严阿姨,我想。你知道的,你的丈夫,是我们的仇人。”

    说到这,严卿淑心中一咯噔,表情也变了变,她点了点头,“我知道。”

    “那日开庭,庭审的内容您也都是知道的,您的丈夫,他伤害了穆亦霆,您知道他给他注射的是什么东西吗?”

    严卿淑摇了摇头。

    庭审那天,她的脑袋一片空白。

    “您跟我来。”穆君暖开口,随即朝里屋走去。

    严卿淑有些疑惑,不过还是跟着她的步伐走了过去。

    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穆君暖开口问道:“您有听见什么吗?”

    严卿淑皱了皱眉,认真的听着,然后道:“好像……有什么喊声?”

    穆君暖苦笑,随即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

    在房门被打开的时候,那声音瞬间变得清楚起来。

    是嘶吼!

    强烈的,痛苦的嘶吼声。

    严卿淑的脸色差到了极点,“这……这是怎么回事?那是霆儿的声音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发出这样痛苦的声音,我要进去看他!”

    穆君暖连忙关上了房门,阻止了她。

    “严阿姨,你现在不可以进去,这确实是穆亦霆的吼叫声,他之所以会这么痛苦,都是拜您丈夫唐子霖所赐,是他,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逼迫穆亦霆,给他注射了龙骨虫,这龙骨虫在他的体内,每到十五这天,就会发作,每到这天,穆亦霆就会疼上整整一晚上!他疼到会伤害自己,来转移这疼痛,每每这天,他都会将自己折磨的要死。手上,胸口处,都是他自己抓出来的血痕!”

    说到这,穆君暖鼻间忍不住一酸。

    她亲眼看见过穆亦霆发作起来的样子,光是想着,她都觉得窒息的难受。

    严卿淑沉默了。

    隔着房门,她还能隐隐的听到细碎的声音。

    刚才那清晰的嘶吼声不断的在她耳边回荡着。

    她的霆儿。

    “严阿姨,让穆亦霆认回你们,真的……他很难做到。”穆君暖说道。

    严卿淑听着,喉间一哽,“我……我知道,可是……我终究是他的母亲啊,我找了他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来,我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甚至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和我儿子相遇了。”

    穆君暖看着严卿淑,心中五味杂陈。

    严卿淑和穆亦霆的心情,她都能理解,可是……她终究是站在穆亦霆的角度为他想的。

    同样的时间,另一边。

    薄斐然早早就将明若雨接到自己的住处。

    这是明若雨的疼痛第一次发作。

    明若雨知道这龙骨虫进入人身体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疼痛来袭的时候,她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痛!

    她只知道龙骨虫会让人痛,可是却没想到会这么痛!

    痛不欲生!

    “疼!!!好疼!!!”

    明若雨蜷缩成一团,在地上不断的打着滚。

    薄斐然看着她这个样子,淡定的面上,也露出了愁容,他快步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抱了起来,紧紧抱在怀里。

    “好疼!!!”

    她浑身都在发抖,一双小手更是不受控制的紧紧抓着薄斐然的双臂,指甲几乎都要穿透他的衬衫,嵌入他的肉中。

    “好疼!!呜呜呜……”她控制不住的抡起拳头往男人身上砸,眼泪也吧嗒吧嗒的往下落。

    薄斐然紧抱着她,任由她打着,他的俊脸上覆上了一层冰霜,沉声开口,“如果这样你可以舒服点,尽管来。”

    明若雨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凭借本能。她只想让这疼痛停止,可是,却怎么也没办法。

    只能不断的哭喊,捶打。

    门外,老管家和薛洪都在守着。

    直到天泛肚白,一切喊叫,疼痛,才止住了。

    怀里的小人已经昏睡了过去。

    她卷翘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白皙的小脸布满了泪水。

    薄斐然望着,俯身吻去她的泪珠。

    然后起身,将她抱到了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

    老管家和薛洪在门口守着,见门开后,立刻打起精神,迎了上去。

    只是,在两人看到从里面出来的薄斐然的时候,他们都是一惊。

    “少爷!您怎么……”

    此刻自家少爷衣衫凌乱,胸口和手臂上都有好多抓痕,甚至还有血迹!

    “我去叫医生!”老管家连忙道。

    “不用,”薄斐然淡淡的开口,“这点小伤,没有必要,你让人那些棉签过来就行了。”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去吧。”

    老管家看了眼薛洪,薛洪示意了他一番后,他也只能听令。

    老管家拿来药箱,走进房间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少爷守在明若雨的床边。

    “少爷,您的伤口,我给您处理一下。”

    薄斐然任由老管家给他处理伤口。

    “一会让人做点小点心送过来。”薄斐然开口道。

    老管家点了点头,“好。”

    这个时候,床上躺着的小人儿嘤咛了一声,悠悠转醒。

    薄斐然当即正色,紧张的看着床上的人儿。

    明若雨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薄斐然。

    “唔……”她抬手揉了揉眼,醒了醒神。

    在看到老管家手中握着的棉签,还有薄斐然露在外面的胸膛后,她一个激灵,连忙坐起了身,看着他,“你……你这怎么弄得?”

    薄斐然没有回答她的话,看着她反问道:“时间还早,再睡会?”

    明若雨是还有困意,可是男人身上的这些伤痕,让她没有办法忽略,“你这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在她问出这句话后,蓦地,她想到了什么。

    昨天。

    昨天是十五号!

    对,是她第一次疼痛发作啊!

    难道……

    她想到了某种可能,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这……是我弄的?”

    薄斐然没有回话,可是看他的表情,她也能猜到了。

    她看着他身上的这些伤口,有些愧疚。

    “这些伤,你不需要放在心上。”薄斐然开口道。

    薄斐然虽然这么说,可是要她完全不放在心上,那是不可能的。

    她一双圆溜溜的明眸看着他,“薄斐然,谢谢你。”

    薄斐然看着她,她的这一声谢谢,并没有让他觉得开心,相反,这样生疏的道谢让他有些不舒服。

    清晨,一切恢复平静。

    穆亦霆醒来的时候,就看见身边守着他的小人儿。

    她趴在他的身侧,呼吸均匀的睡着,小手抓着他的手,看着这样一幕,穆亦霆只觉得自己的心要被融化了。

    他轻轻抽回手,不想吵到她,想让她多睡一会。

    可是他刚抽出手,身侧的小人儿嘤咛了一声后,悠悠转醒。

    穆君暖揉了揉眼睛,“唔,穆亦霆,你醒了!”

    男人眸光柔和,轻点了点头,“嗯,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

    她像小猫似得伸了个懒腰,“不了,反正也醒了。”

    起来后,两人进浴室洗漱了一番。

    “我给你擦点药。”穆君暖从洗手台面上的抽屉拿出一支药膏和棉签,然后解开男人的衣服。

    男人精瘦的胸膛露在外面,看着男人胸膛上一道又一道的伤痕,她鼻间一酸,忍着想流泪的冲动,替男人上了药。

    上完药两人走出了房间,在客厅,两人看见了严卿淑。

    穆亦霆的眸光瞬间沉了下来。

    “你怎么会在这。”

    “是我带她上来的,昨晚她在外面等着,我看要天要下大雨了,就把她带上来了。”穆君暖连忙道。

    严卿淑看着穆亦霆,想到昨晚听到的他的一声声嘶吼,担心的开口询问道:“霆儿,你……你还好吗?”

    在听到这一声霆儿的时候,穆亦霆眉心一皱,“我不是你的霆儿,你现在马上离开。”

    严卿淑一听,连忙凑上前去,急急的说道:“霆儿,你别这样,你是我的儿子,我是你母亲啊,我们……我们之间是血脉相连的啊,你别这样冷漠的对妈好不好?”

    她好不容易找到的儿子,如今被儿子这样冷漠对待,她怎么可能不伤心,不难过,心就好像被人用尖刀一刀一刀的戳着。

    “我的母亲只有一个,你现在最好赶紧离开,不然我会让人请你离开。”穆亦霆冷淡的说道。

    严卿淑的脸色更白了。

    见状,穆君暖拉过严卿淑,“严阿姨,您还是先回去吧,短时间内,您想让穆亦霆接受这件事是不太可能的,很困难,您现在在这,也没有任何作用,还是先回去吧。”

    严卿淑看着她,又看了眼穆亦霆。

    穆亦霆的神色清冷,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和动摇。

    无奈之下她只能点了点头,离开了公寓。

    ……

    穆亦霆是唐家人的事,很快,穆正他们也都知道了。

    这个结果谁都不曾预想到。

    而严卿淑,一直不曾放弃要认回穆亦霆的事,她始终留在京城。

    唐亦熙在知道穆亦霆是他堂兄的时候,更是诧异的很,穆亦霆对他来说,意味着两个字,情敌。

    自己的情敌乍一下变成了自己的堂兄,这滋味。

    真是五味杂陈的。

    “亦熙,大伯母知道你喜欢暖暖那孩子,可是……她和亦霆是相爱的。”严卿淑担心的说道。

    唐亦熙看了她一眼,随即一笑,“我知道,大伯母是担心我会做什么吗?”

    严卿淑无奈一笑,“大伯母只是怕你为爱冲昏了头,若是他们不是你情我愿的倒也罢了,他们现在这样两情相悦,而且感情很好,这些,亦熙你也都是看在眼里的不是么,他们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他们之间,早已没有别人插足的余地了。”

    唐亦熙闻言,勾唇一笑,深吸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

    三个月后,龙骨虫的解药,被研制出来了,明若雨和穆亦霆两人,也都纷纷的服用下去。

    “那这个是要等到下个月十五号才能知道有没有效吗?”穆君暖问道。

    明若雨解释道:“不用,这个一个礼拜后,我们两个再抽血检查,到时候只要身体血液里没有了龙骨虫,那就是没事了,若还是不放心,还可以到十五号的时候,再看看。”

    有了明若雨这话,穆君暖是放心了不少。

    一个礼拜后,两人便去医院抽了血检验。

    第二天结果就出来了,结果表明,他们身体内已经没有龙骨虫了。

    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最令人欢喜雀跃的事情!

    ……

    “穆亦霆,你要带我去哪里呀?神神秘秘的。”她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渐行渐远的景色,好奇的问道。

    男人只是勾唇一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他越是这样,她的好奇心越是多!

    车子渐渐驶到目的地,穆君暖看着外面,这是一片空旷的地方,她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这里是?”

    “下车。”

    穆君暖疑惑的跟着下了车。

    男人牵起她的小手朝前头走去,穆君暖越走越感觉疑惑,这里黑漆漆的,又那么空旷,什么都没有,她实在想不通穆亦霆带她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然而随着两人越走越远,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暖暖,把眼睛闭上。”

    穆君暖眨巴着双眼看着他,“干嘛呀,这么神秘。”

    “听话。”

    穆君暖失笑,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她由男人牵着,往前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才停了下来。

    “暖暖,睁开眼睛。”

    话音落,她双眸睁开,在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周围亮了起来。

    砰的一声,天空绽放开了烟花。

    她的面前,宛若一个婚礼现场一般,有气球,有鲜花,有点心,还有,家人和朋友!

    他们全部笑脸盈盈的看着他们。

    穆亦霆脸上挂着一抹浅笑,牵着她走向人群中。

    他在一众人的面前。单膝跪下,握住她的小手,右手拿出一精致的礼盒,打开,只见一枚钻石戒指躺在礼盒里,“暖暖,嫁给我。”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涌起了欢呼声。

    穆君暖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一瞬间眼睛红了,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

    “答应他!”

    “答应他!”

    ……

    周围的人起着哄。

    穆思颜,白倚灵,还有明若雨纷纷凑上前来,“暖暖,快答应吧。”

    她已经是哭的泣不成声了,只能拼命的点头,好不容易才憋出三个字,我愿意!

    在她说出这三个字后,现场又是一阵热烈的欢呼!天空再度绽放开灿烂的烟火!

    穆亦霆将戒指戴入她的手指中,然后起身,紧紧的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耳语,“暖暖,这一天,我等太久了。”

    她亦回搂着他。

    穆正,沈佩雯,走上前来,看着两人,笑呵呵的。

    “亦霆,你们两个啊,总算是走到这一步了,接下来,就该筹备婚礼了,可要抓紧点了。”沈佩雯笑着说道。

    “不用那么快吧?”穆君暖咋舌,这一下就提到结婚了?

    “诶,不快不快,亦霆年纪也不小了,暖暖你也到了结婚年龄,可以了。”

    穆亦霆看着怀中的小人儿,“怎么,不想嫁?”

    穆君暖皱了皱小鼻子,“如果我说是呢?”

    穆亦霆轻笑,附在她的耳边开口道,“暖暖,你是我的人,这辈子,下辈子,都会是,所以,不管你想不想,你是逃不掉了。”

    穆君暖笑,伸手在他的腰间掐了一把,“霸道。”

    “你喜欢。”

    “才没有……唔!”

    话音落,男人的吻袭了下来,周围瞬间又是热烈的掌声。

    两人订婚后,没多久,穆家就开始筹办婚礼了。

    他们两人的婚礼,自然马虎不得。

    穆亦霆可以说是亲力亲为。

    穆君暖看着眼前的婚纱相册,有些烦恼,“这些都好漂亮啊,我都不知道该选哪一件了。”

    看着一套一套漂亮的婚纱,她真是少女心泛滥!

    男人坐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小手,“如果都喜欢,可以都要了。”

    穆君暖咋舌,连忙道,“这怎么行,都要了,那多贵啊。”

    婚纱又不是普通的衣服。

    穆亦霆勾唇轻笑,“你喜欢就好。”

    最终,穆君暖是挑选了一套白色的长款的,一字肩的婚纱,婚纱大大的裙摆,上面点缀着的小花,深得她心!

    除了这套婚纱,她又挑选了两套敬酒时要换的小礼裙。

    ……

    转眼间,到了他们婚礼的这天。

    MR总裁,穆家二爷和穆家千金的婚礼,自然是隆重无比的。

    他们的婚礼,宴请了好多人,除了亲朋好友以外,还有不少的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们的婚礼本就夺目,薄斐然的到场,就更为他们的婚礼增加了热度。

    总府大人能亲自参加的婚礼,可非一般。

    婚礼开始后,一切都照着流程走,穆君暖挽着父亲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舞台中央,在那里有她最爱的男人。

    她望着前面,和站在舞台中央的男人四目相对。

    穆亦霆俊美的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亦霆,我现在把我心爱的女儿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对待她,替我照顾好她。”穆正说道。

    从岳父手中接过自己心爱的女人,穆亦霆开口道,“我会的。”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两人的脸上都噙着笑。

    牧师念着礼词,首先问了穆亦霆,穆亦霆看着小人儿,薄唇轻启,“我愿意。”

    一句我愿意,底下响起了掌声。

    牧师转而又问询了穆君暖。

    她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含笑回答着,“我愿意。”

    “有请新郎新娘交换结婚戒指!”

    两人的无名指,都戴上了戒指。

    礼成!

    进行完这一切后,穆君暖去了后台换衣服。

    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穆亦霆坐在沙发上,她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刚才真是紧张死我了。”

    她这次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结婚的人那么紧张了。

    这是人生中的一大事,而且还面临着这么多的宾客,一生一次的婚礼,谁都害怕会出错,不想出错,所以,心都是悬到了嗓子眼。

    穆亦霆握了握她的小手,“你表现的很好。”

    穆君暖一笑,她表现的有多好,她自己不敢说,不过,总算是一切顺利,至少没出什么差池。

    两人小坐了一会后,便走出休息室,回到了大厅。

    敬酒,也是婚礼上非常重要的环节。

    两人端着酒杯,一桌一桌的敬着酒。

    婚宴结束后,宾客渐渐散去。

    穆思颜拉着她的手,“暖暖,恭喜你了。”

    穆思颜有些微醉,容枭一直在她身边扶着她。

    穆君暖点了点头,“谢谢姐姐,”她说完看向容枭,“容枭,你送姐姐回去吧,姐姐都醉了。”

    容枭点头,搂过穆思颜,“乖,我们回去了。”

    穆思颜靠着男人,两人离开了会场。

    “暖暖,你今天真是太漂亮了,羡慕死我了!”白倚灵说道。

    穆君暖笑,“你这个伴娘也很漂亮啊。”

    “伴娘再漂亮,也漂亮不过新娘子啊。”

    “那你就赶紧找个人嫁了,你结婚那天就是最漂亮的。”

    白倚灵笑了,摆了摆手,“我啊,早着呢。”

    穆君暖听着她的话无奈一笑。

    自个这好友,是要长相有长相,要家世有家世,追求者更是排了长队,可是奈何,她一个都没看上的,穆君暖也不知道,将来到底是怎么样的男人会虏获小灵儿的心。

    明若雨来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薄斐然跟在她的身边。

    穆君暖看了眼薄斐然,看出了些猫腻。

    “那暖暖,我就先走了,祝你新婚愉快!”

    明若雨离开了婚礼现场,她刚要朝酒店外头走去的时候,就被薄斐然抓住了手,她转头,疑惑的看着他。

    “我送你回去。”

    明若雨咋舌,下意识的拒绝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拦车回去就可以了。”

    男人一记冷眼,明若雨只好乖乖闭嘴,任由男人牵着进了电梯。

    薄斐然将车开到了她住的小区,车子停下,他朝外看了一眼,在她要下车前,他开口说道:“过两天,把这里的房子退了。”

    明若雨刚要拿起手包,听到这话的时候,一怔,诧异的看着他,“退……退了?退了我和我妈住哪?”

    薄斐然看了她一眼,然后道:“我会让人给你母亲重新找个房子,至于你,住我那。”

    一句话,让明若雨一个激灵,舌头都打结了,“住……住你那?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以住你那里!”

    “我没有开玩笑。”男人沉声开口。

    明若雨看着他,他严肃的样子,看上去,确实不像是开玩笑。

    可是……

    “不行,不管怎样,我都不可能去你那里住的,我也不会退了这里的房子,我和你非亲非故,就算是朋友,也不可以接受你这样的安排。”

    男人眸光一沉,沉默片刻后,薄唇轻启,开声道:“明若雨,做我的女人。”

    车内一阵沉默。

    明若雨一双明眸睁得老大,看着薄斐然。

    一瞬间,脑子跟当了机似得。

    许久后,她才呐呐的张了张唇,“你……你说什么。”

    下一秒,她的唇一热,她瞳眸倏然放大,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他……

    薄斐然。

    吻了她!

    男人浅浅的吻着。越吻,那种想要得到她的欲、望越发的浓烈。

    他轻撬开……贝齿。

    这一瞬,明若雨没有反抗,没有拒绝……

    直到男人将她松开,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懂了么?”

    明若雨眼睛眨了眨,下一秒,她猛地打开车门,快速下了车,小跑着进了小区。

    看着落荒而逃的小人儿,薄斐然的唇角勾起了笑容。

    另一边。

    穆君暖和穆亦霆在走出大厅的时候,看到了严卿淑。

    严卿淑见他们走了出来,迎了上去,将一精致的礼盒递给了她,“暖暖,霆儿,新婚快乐。”

    穆亦霆脸上的笑容在看到严卿淑的时候,瞬间消失殆尽。

    “拿回你的礼物。”他冷声道。

    严卿淑的脸色一变,脸色苍白的看着他,“霆儿……我……我没有恶意的,我是真心祝福你们的。”

    穆君暖看着严卿淑,有些于心不忍,她伸出手,拉了拉穆亦霆的衣角,然后对着严卿淑道:“谢谢您的祝福和礼物。”

    她的话,让严卿淑的脸色有所缓和。

    穆亦霆拉起她的手,直接略过严卿淑,离开了酒店。

    两人回到了公寓。

    “穆亦霆,其实……”她话还没说完,男人的指腹就覆上了她的粉唇,阻止了她的话。

    他大手揽着她纤细的腰身,“暖暖,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话音落,男人的吻就袭了上来。

    新婚之夜……

    穆君暖的小脸不由一红。

    吻,热烈,带着爱意。

    从玄关处,男人见她抱进了房间,放到红色,柔软的大床上。

    他们的房间,全被布置成了喜庆的红色,整间房间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

    穆亦霆双手撑在她的两侧,目光灼灼的望着她。

    “暖暖,你是我的了。”

    她精致的小脸露出笑容,双手主动环住他的脖颈,“你也是我的了。”

    男人的吻落下,屋外的微弱的月光照射进来。

    婚纱褪下,一切美好尽在眼前。

    “暖暖,我爱你。”

    “我也爱你,穆亦霆。”

    两人十指交握,诉说着彼此的爱意。

    一切是那般的美好,安逸。

    翌日清晨。

    穆君暖懒懒的醒来,她睁开眼,身边的男人却不在。

    她连忙套上衣服,下了床,走出了房间。

    “穆亦霆。”

    她边走边唤着男人的名字,走到餐厅的时候,就看见男人从厨房走了出来,“怎么了。”

    她小跑着过去,环住男人的腰,然后仰着头看着他,“你怎么那么早就醒了。”

    穆亦霆轻笑,给了她一个眼神。

    她这才注意到餐桌上摆放着的精致早餐!

    “哇,原来你是来做早餐了!唔,我真的饿了。”

    穆亦霆笑,宠溺的说道:“小懒猫,快去洗漱洗漱。”

    穆君暖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成为夫妻的生活,开始了。

    ……

    他们举行完婚礼后,穆亦霆就带着她去度蜜月了。

    这个蜜月,一度,就是一年。

    这一年的时间,他们跑了许许多多的地方,穆君暖简直乐不思蜀了。

    海岛上,穆君暖悠闲的躺在躺椅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心情愉悦!

    “宝贝,我们该回去了,嗯?”

    穆君暖努了努小唇,“不要,时间还早,我还想再玩会。”

    男人直接将她抱起。“乖,听话,你白天已经够疯了,晚上要留点体力。”

    最后那句话让穆君小脸一红,抡起小拳头捶了他一下,“再乱说。”

    穆亦霆笑的畅快,“我乱说?宝贝,我们来度蜜月,除了让你好好玩一玩,还有个更重要的事情。”

    穆君暖眨巴了下眼睛看着他,“什么?”

    下一秒,她的唇就被堵了上。

    “造人。”

    穆君暖:“……”

    蜜月结束后,他们回了京城。

    这一年里,京城的变化不小,就在他们回去后的一个多礼拜后,穆天鸿也醒了。

    穆天鸿醒了,话虽然还说的不利索,可是,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极大的安慰了!

    而又在半年后,穆亦霆也慢慢接受了严卿淑。

    虽然他明面上没有直接说接受,原谅了,可是他们看的出来,他的改变。

    至少,严卿淑来找他的时候,他没有之前那么冷漠排斥了。

    这对严卿淑来说,绝对是最开心的事情。

    而在这之后,在监狱里的唐子霖,也才知道,穆亦霆,就是他的儿子,他在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穆亦霆会是他的儿子,是他找寻了多年的孩子。

    而他……竟然亲手,害了自己的儿子,给他注射了那样的针剂,甚至,差点杀了自己的儿子。

    一切都仿若命运的捉弄一般。

    他害了自己的儿子,倒头来。被自己的儿子亲手,送进了监狱。

    这大抵,就是因果循环的抱应吧。

    唐子霖看着眼前的穆亦霆,双目一红,张唇许久都没能说出一句话。

    穆亦霆看着他,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是我……对不起你。”许久后唐子霖缓缓开口。

    穆亦霆看着他,“你对不起的不是我。”

    唐子霖看着他,怔然。

    “唐子霖,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懊悔,你给几次三番要害我,可是却没想到我是你的儿子,更没想到,倒头来,我亲手把你送进监狱,对吗?”

    唐子霖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

    穆亦霆双眸含着冷意,“我恨你。”

    唐子霖苦笑,“我知道。”

    “你以为我恨你是因为你做的那些害我的事吗?”

    “不然呢?”唐子霖有些疑惑。

    穆亦霆定定的看着他,缓缓开口,“你害我,我是恨你,可是我最恨你的事,是你亲手害死了我的孩子,也就是和你有血脉关系的孙子。”

    一句话,让唐子霖犹如当头一棒,“你……你说什么。”

    “你绑架了暖暖,暖暖当时是怀着身孕!你害死了我和暖暖的孩子,你说,我该不该恨你?”

    唐子霖整个人几乎都失了神,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个事实,对他来说,真的是具有极大冲击力的。

    他的孙子……

    还未出世的孙子……

    居然……被他自己亲手害死了!

    这一瞬,他真的想笑。

    天道轮回的报应……

    时间又过了一年。

    这两年多的时间,他们一直致力于要宝宝。

    可是这两年半了,穆君暖的肚子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她自己都急的要命,苦着一张小脸,“穆亦霆,怎么回事呀。为什么我们都怀不上,是不是我们两个谁有问题呀!”

    穆亦霆轻轻一笑,抚了抚她的发,“别想那么多,之前做体检的时候,不是都有检查吗,我们两个谁都没有问题。”

    穆君暖小唇一噘,是这样,可是这么久了,她都没能怀上宝宝,实在是捉急啊!

    穆思颜比他们晚结婚,都已经怀上了。

    穆亦霆见她一副担心的样子,将话题转移开来。

    ……

    三个月后的一天。

    穆君暖正和白倚灵逛着街,吃着小吃的时候,忽然觉得一阵反胃,她迅速跑到大树边干呕了起来。

    白倚灵担心的看着她,“暖暖,你怎么样啊,没事吧?”

    穆君暖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胃有些难受,想吐。”

    白倚灵轻拍她的背,“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暖暖你的脸色有点白啊。”

    穆君暖摇了摇头,“不用吧,估计是吃坏东西了。”

    虽然穆君暖这样说,可是白倚灵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蓦地,她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看着暖暖,“暖暖,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暖暖从结婚开始,就一直心念着想要个宝宝,可是她结婚两年多了,一直都没能怀上,这件事也成了她们两人见面的时候,聊的最多的话题了。

    被白倚灵这么一说,穆君暖先是一愣,怀孕……会吗?

    她看着白倚灵,也不敢确定。“会……会吗?”

    白倚灵拉着她,将手中剩余的吃的丢进了垃圾桶里,“不管是不是,我看我们还是去医院检查检查。”

    想到也许有可能是怀孕,她便没有拒绝去医院的提议。

    两人到了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等待结果的时候,穆君暖紧张的都出汗了。

    “暖暖,你放轻松点,别那么紧张。”白倚灵安慰道。

    穆君暖看着何白倚灵,说道:“小灵儿,我怕,万一不是怀孕呢,万一我的希望又落空了。”

    白倚灵理解她的紧张,“暖暖,你别这样,你要放轻松,心态也要放宽呀,万一没有怀孕,也没什么的,你还年轻,肯定会怀上的。”

    就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护士喊了她的名字。

    两人走进了诊室。

    医生看着检查单,对她们笑着道:“恭喜你,怀孕有八周了。”

    医生的这话出来的一瞬间,穆君暖一愣。

    白倚灵连忙推了她一下,“暖暖!你怀孕了,听到了没呀!”

    穆君暖这才回过神来,不敢相信的问道:“医生,我真的怀孕了?”

    医生笑着点了点头。

    穆君暖在紧张的面色,瞬间缓和了下来,小脸扬起了一抹笑。

    她怀孕了,真的怀孕了!

    她期盼了这么久,终于……如愿以偿了!

    医生叮嘱了她一些怀孕注意的事项,她们拿着检查单开开心心的走出了医院。

    “暖暖,你现在是不是恨不得马上奔去告诉你们家穆亦霆呀。”白倚灵打趣道。

    穆君暖笑,她当然想尽快告诉穆亦霆,不过……

    回到公寓后,穆君暖还是先对男人保了密。

    晚上的时候,她窝在沙发上,看着连续剧。男人洗完澡后,从浴室出来,直接走到她的身边,抱住了她。

    穆亦霆顺手,将她手中的平板拿到一边,然后吻住了她。

    “唔……”

    她被男人压在沙发里,男人火热的吻袭了过来。

    她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腹部,“你……你小心点,别伤到了。”

    穆亦霆笑,吻了吻她的小脸蛋,“还怕我伤到你?”

    穆君暖笑,看着他,“不是,是怕你伤到宝宝。”

    宝宝?

    男人定定的看着她,诧异的很,“宝宝?什么宝宝?”

    穆君暖笑颜如花,仰头凑到他的耳边,轻声开口,“我怀孕了。”

    轰!

    这消息,简直意外!是意外的惊喜。

    穆亦霆的眼角眉梢尽显高兴之色,“真的?!你怀孕了?!什么时候检查出来的?!”

    他将她拉起来,坐好。

    “今天下午,和小灵儿逛街的时候,觉得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有八周了。”

    穆亦霆几乎不知道要怎么克制住自己内心的喜悦!

    “暖暖,太好了!真的太好了!”他紧紧的抱住她。

    穆君暖在他怀中,开心的笑着。

    他们盼了这么久的孩子,终于,来了。

    ……

    又过了七个多月,穆君暖的肚子已经住进了医院,待产了。

    她生产的这天,手术室外头聚集了一票人,穆亦霆站在手术室门口,听着从手术室里传出的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心都被揪到了一起。

    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样的喊叫声停了,伴随而来的是婴孩的哭声!

    “生了!生了!暖暖生了!”

    当穆君暖被推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昏了过去。

    她生了一女孩。

    取名穆芯然。

    小芯然长得一双大大的眼睛。眉眼间像极了穆君暖。

    小芯然遗传了两人优秀的基因,尤其是这智商,完全遗传了她爹地,穆亦霆。

    从小就聪明的不得了。

    在小芯然两岁的时候,穆君暖再次怀孕了。

    十个月后,穆君暖生下了一男孩。

    取名穆云澈。

    小芯然看着婴儿床上的弟弟,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弟弟的小手,奶声奶气的道:“小澈……”

    穆君暖看着一双儿女,脸上露出了笑容,她靠在穆亦霆的怀里,仰着头,看着他,“穆亦霆,这样真好,有你,有芯然和云澈。”

    穆亦霆轻吻着她的发,紧搂着她,“暖暖,谢谢你。”

    她给了他一个圆满的家。

    两人十指紧握在一起,望着那一双儿女。

    幸福,大抵就是如此吧。

    一生一世一双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