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五章 何守番外:纸短情长(二)

作者:明月像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何守生了一张极俊俏的脸,尤其是那双眼睛漂亮如钻石, 眼角微微上挑, 平添了几分贵气, 勾着唇微笑时, 看起来相当温柔和善,可江沉西最怕他笑。

    他的笑容里往往都藏着刀, 何守看着她说:“你该庆幸自己是落我手里了, 这种血海深仇搁别的公子哥手里, 你别说是戏子都当不成了,就连命都没有了。”

    江沉西扯了抹笑,“我真是谢谢你手下留情了。”

    何守眼神暗了暗, 看不出生没生气,江沉西向来都是看不懂他在想什么的,这个男人的心思深不可测, 根本猜不透。

    他的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脸颊, “你别故意惹我,我生气了对你没好处, 多说点我爱听的, 指不定我还会大发善心的对你好一点。”

    江沉西绷紧了身体, “好。”

    何守的指腹冰冰凉凉, 他挑眉说道:“来, 笑一个。”

    江沉西是真的笑不出来,很费劲很勉强才挤出一抹笑容,即便看不见她也知道这副样子很难看。

    “这就对了, 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别犯倔的跟我对着干。”何守亲了亲她冰冷的唇角,毫无感情的说:“权势和金钱确实能压死人,你就认命吧,好好顺着我,还不至于被玩死。”

    何守从来都不会恐吓她 ,只要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他说要整死她,就绝对不会给她活命喘气的机会。

    所以江沉西向来都怕他。

    第二天下午,江沉西去了医院,她来之前就预约了手术。

    这是她第二次躺在手术台上,一点都不陌生,双手揪着床单,苍白的脸颊冒出细细的汗珠,医生还在准备前期工作,江沉西爬了起来,面色虚弱,“不做了,改天吧。”

    “真不做了啊?想好没有啊?”

    “想好了。”

    “那也行吧,女孩子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

    江沉西通身冰凉,“嗯。”

    走出手术室,她还有些恍惚。

    看着熟悉的楼房,江沉西才想起来这就是何守开的医院,他自己就在这里当外科医生。

    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走廊那头的何守和同事有说有笑的走过来,江沉西见过他穿白大褂的样子屈指可数,当年他考进医学院上课时,她见过一次,后来就很少见了。

    不得不说,何守这副皮相真的很能迷惑人,金丝眼镜,白色大褂,黑色西装裤,高高瘦瘦斯斯文文,怎么看都是个风度翩翩的年轻男人。

    何守在这里见到她并不意外,也不介意周围有人看着,他上前,脸上依旧挂着挑不出毛病的笑,“做完手术了?”

    江沉西背后的那片肌肤直冒冷汗,她镇定的开口,“没做。”

    何守的笑僵了几分,到底是常年戴着面具的人,即便是发怒也没表现出分毫的不对,“哟,可真有意思。”

    江沉西心口一颤,捏紧了双手,强撑着身体,“医生弄错了单子,我没怀孕,可能是我上个月在寺庙烧的香灵验了,难得有一桩好事。”

    何守目光幽幽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的确是好事。”

    江沉西松了一口气,他没有问她要单子就最好了,能瞒一时就是一时吧。

    身边很快就有人认出了江沉西,虽然她不出名,但在电视剧里演了那么多年的配角,也早就混了个脸熟。

    有人问何守,“您认识她?”

    何守笑着搂过她的肩膀,“认识呀,还特别熟是吧?你们有谁看上了她我可以帮你们介绍啊。”

    江沉西挣开他的手,在他耳边咬字道:“你别太过分了。”

    何守笑眯眯,“别恼啊,开个玩笑而已。”

    他又冲着面前的人说道:“你们都忙去吧。”

    众人都识眼色的离开了。

    何守拽着她的手腕把人捉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脱了白大褂,身上只着了件白色衬衫,嘴里叼了根烟,坐在办公椅上,架着双腿,坐姿随意且霸气。

    “江沉西。”

    他难得叫了一次她的全名。

    “有什么话你说。”

    何守吸了一口烟,慢悠悠的开口,边说话边观察她的神色,“我相信你不会骗我,我这个人什么本性你最清楚了。”

    他笑了一下,“退一万步说,就算你真的骗了我,没关系,你想生就生下来,反正我总是有办法弄死他的,江沉西,我是为你好,免得你将来想抽身都抽不了身。”

    江沉西这辈子见过最狠的男人当属何守,一个男人心狠起来,能让你哭都哭不出眼泪。

    她点点头,“你知道的,我巴不得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不可能会替你生孩子,除非我疯了。”

    何守听见她这句话,心里不太好受,他说:“达成共识最好了,我在你心里就是个渣,我也不否认自己挺坏的,不过都是报应,你也别怨我。”

    江沉西孤寡的站在他眼前,瘦弱的过分。

    “没事我就走了。”

    “别急,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何守也不跟她卖关子,直接说:“你哥好像快醒了。”

    “哦。”江沉西眼中有几分讽刺的笑意,“等他醒了我一定让他对你磕头道歉,你也好放过我们全家。”

    何守似乎很满意她的话,“觉悟很高啊。”

    江沉西冷笑,“下一次我去庙里一定要好好的求求佛祖,收了你这个败类。”

    何守怒极反笑,“你既然这么说了,我更要做实自己是个败类了,要不然都对不起你。”

    何守对其他人都很有好,唯独对她手不留情。

    其实刚刚江沉西有一瞬间的冲动,想冲到他面前,问问他,就不能对她好那么一点点吗?就一点点。

    老天爷真的不开眼。

    江沉西其实一点都不想要这个孩子,可她也会害怕,也会做血淋淋的梦。

    下一次,她大概就有决心了。

    何守说的对,他们之间不该有割舍不断的羁绊。

    三月春光好,一路上花开满树。

    江沉西回了以前念过的学校,在操场上坐了一个下午。

    她来怀念那个在她心中已经死去的少年,那个高大阳光的少年。

    她清静的日子没有几天,何守不找她的麻烦还有别人,新闻上发了她被包养的消息,她本来就声名狼藉,这下子名声就更不好了。

    她去何守的公寓被记者拍到了照片,看图编故事,人编了一出包养出真爱的故事,江沉西看着上面的文字,竟然笑了。

    李姐着急的不得了,却不是因为这件事,对于一个没有好名声的三流女明星,最不重要的就是黑料了,她急的是江沉西的角色又被抢了。

    “祖宗啊,你那晚又怎么惹到何先生了,才谈好的角色又崩了。”

    制片人对于换角的原因却闭口不谈,都是老油条,稍微猜猜都能猜出个大概。

    这三年里,江沉西没有被封杀,只是总接不到好的角色,好不容易试镜成功能拿个女一女二,事情总会在一半黄了。

    江沉西再傻也知道是有人故意在挡她的道,后来有个圈内人松了口,说大佬点名指性不让她红。

    她今年二十六岁,在女演员里本就算年纪比较大的了,如果还起不了水花,在这个圈子基本就红不了。

    对比起李姐的狂躁,江沉西本人倒是很淡定,“我哪里还敢惹他,抢了就抢了吧,演个女四女五也没什么不好。”

    李姐和她想的当然不一样,“剧本我看过,这是肯定要火的剧,播放平台又好,我真是不甘心啊,你要不去求求何先生?”

    “那我宁愿去死。”

    “作孽也是,真希望你能快点摆脱何先生那变态的金主。”

    江沉西也想啊,以前也不是没跑过,痛的受不了了就想跑,诚然如何守所说,她压根不是他的对手,跑路到一半就被人逮了回去。

    回忆起那时他的表情,江沉西现在还很怵。

    何守不懂心慈手软,尤其是对她,他当时笑着说:“你喜欢玩逃跑的游戏,我却没耐心陪你玩,这次总是要让你长了记性,要不然你下次还会来触我的霉头,所以我的乖小西啊,接下来你可得好好记住这种痛,想跑的时候就回忆回忆,掂量自己能不能承受的住。”

    然后何守带着她去看了她哥哥,当着她的面拿了她哥的氧气罩,何守要她跟个妓女一样的讨好他,才肯罢休。

    那是江沉西仅有一次求他,哭的眼泪直飞。

    有些人,就是你折腾一辈子都惹不起的。

    江沉西觉得,何守那个人是没有心的,偶尔她也会做梦,让何守也尝尝剜心剔骨的痛。

    可是那终究是个梦。

    好在她哥哥就快要醒了。

    她很快就能摆脱何守。

    真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