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七章

作者:绾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随意

    温斯琛话说的直白无比, 蓝晚清愣怔一下,才缓着笑挑挑眉道:“我以为你会想要和我多过两年二人世

    界再要宝宝。”

    温斯琛闻言扬了扬唇角,倾身勾着蓝晚清脸侧的发到耳后,捏着她细致的耳垂柔声道:“你以为我看不

    出来你有多喜欢小孩子吗?”

    不论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两人在外, 凡是看见小孩子的时候,她都是一脸温柔的看着他们, 直至他们

    从眼前消失。

    每当那时候,在马尔代夫的海边和那个外国小女孩玩沙滩球时神情温柔笑容灿烂温暖的小女人就会和眼

    前的她重叠在一起。

    那样的场景, 让他也不由得想象如果世界上有个像她一样的小天使,好像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两人爱的结晶,光是想着她们穿着有爱的母女装,同时站在自己面前,他就觉得那场景美好到让他无以

    言表。

    他是想要和她多过几年的二人世界, 但是也并不排斥二人世界中有个像她一样的小天使来‘捣乱’,而

    且以她这时候刚好的年龄, 对她产后恢复也比较好。

    他并不想以自己的私心,让她以后受没必要受的苦。

    蓝晚清确实没想到他会细心到注意自己很喜欢小孩子这件事, 她看着下了车从车头绕到副驾驶帮她打开

    车门的温斯琛眯眼笑笑抿了抿唇。

    她握住他伸过来的手探脚下车, 刚站稳就被他揽住后腰。

    他一手轻压在她腰臀处, 一手支在她身后的车厢上低头看她勾着唇道:“不过我希望我们的宝宝是个像

    你一样甜美可爱的小天使, 而不是...”

    温斯琛话没说完, 蓝晚清双手环上他的腰,下巴支在他胸口抬头看他接话取笑道:“而不是像你一样调

    皮捣蛋的小恶魔?”

    温斯琛被她噎了一下, 有些哭笑不得道:“调皮捣蛋?”

    他有过吗?

    蓝晚清听出来他语气里的质疑,哼一声,“我也没有甜美可爱啊。”

    在她的印象里,甜美可爱是指那种长相看起来娇滴滴,笑起来最好是有两个可爱小梨涡的小女生,跟她

    这种走御姐风范的‘大女人’来比也相差太远了。

    温斯琛听出来她语气里的不认同,仰起头笑了一声,低沉醇厚的声音听在蓝晚清耳里性感无比。

    尾音没消,他随即低下头印上她的唇轻咬,一边亲昵的厮磨着,一边低哑着嗓音道:“在我眼里你就是

    甜美可爱,嗯,又甜,又美,又可口,又招人喜爱。”他一下下在她脸上唇上轻啄着。

    蓝晚清:“......”

    为什么听起来在他眼里她好像是个食物而不是人...

    她抬手推了推他胸口,抬眼睨他:“那万一真的是个像你一样调皮捣蛋的小恶魔呢?”

    温斯琛鼻尖贴着她的,缓声笑:“那还能怎么办,既然生下来了就得养着了。”

    蓝晚清:“.......”

    有个这么随意的父亲可还行。

    到了周二,此次从中东回来的小分队一大早都早早的到了公司,甚至在蓝晚清到公司时,已经在会议室

    坐好等着了。

    没办法,虽说这几个月在中东辛苦是辛苦了些,但相对的平日生活上也没受到亏待,回来之后老总不但

    亲自给接风洗尘,还贴心的帮他们开房醒酒,甚至还给了一天的休整时间。

    不要说一天的时间短,像蓝氏这样的大企业,一分一秒都是钱,像他们这个美女老总这样的资本家,做

    到这个程度他们已经想跪下叫爸爸了。

    会议整整开了一天,午饭晚饭都是在会议室里解决的。

    一直到晚上将近十一点,会议才算是截止到一个节骨点上。

    散了会,回到办公室,蓝晚清看着仍旧跟在她身边提着这次海外项目建议的叶风华,想着刚才在会议

    上,他对于大家各自提的建议和想法沉稳而应,仔细斟酌的模样一脸欣慰,一直到他话落,她仍旧是靠在桌

    边抱胸看着他笑意盈盈的没说话。

    叶风华从小到大甚少看见她这么看着自己。

    以往她看他即使不明显,也总是有几分‘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的感觉,可现在这眼神,嗯,颇有

    一种‘这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既视感。

    “怎么了,蓝姐?”

    叶风华挠挠头,被她眼里过剩的‘母爱’光辉看的有点不好意思。

    蓝晚清扬扬唇角,难得在公司时对着他柔了神色,直起身子微踮了脚尖以长姐之姿在他头上揉了揉,

    道:“尽量把公司内部的会议控制在周四结束,周五约温氏来公司谈一下具体合作的事,周末要去墓园祭

    拜,别耽搁了。”

    叶风华点点头应声,“温大哥来接你?”

    蓝晚清颔首,抬手腕看了一下腕表,开口:“应该快到了。”

    话音刚落,办公室开敞着的门被人轻敲了两下,两人视线看过去,看见温斯琛走进来。

    “工作还没结束?”

    他走到蓝晚清身边轻抚了一下她后脑温声开口问。

    蓝晚清侧身拿过放在桌上的手提包,抬头冲他笑笑,“结束了,在等你呢。”

    温斯琛接过她手里的包,倾身在她额角印个吻揽着她的腰往外走,被无视的叶风华跟在两人身后出了办

    公室,看着在自己眼前‘腻腻歪歪’的两人。

    叹口气。

    他也好想谈恋爱啊...

    三人等电梯时,叶风华脑袋里灵光一闪,扭身冲着一旁眼神从头到尾就没从蓝晚清身上移开的温斯琛

    道:“温大哥。”

    声音狗腿。

    温斯琛听见侧眸看他扬扬眉,无声的问:“什么事?”

    “你的学生里有没有那种甜美可爱的小仙女?有的话给我介绍一个呗。”

    哪知温斯琛闻言皱了皱眉,不假思索的道:“没有。”

    叶风华:“......”

    他不死心的又道:“你学生那么多,怎么可能没有啊!”

    温斯琛脸色沉了沉,硬声又道:“就是没有。”

    先不说他没注意过这些,这臭小子为什么喜欢他老婆这样的?

    叶风华仍旧不死心,苦口婆心的又道:“温大哥你仔细想想,就是那种看着娇滴滴的,最好笑起来有两

    个小梨涡,让人一见到就想要保护的那种小可爱...”

    蓝晚清:“......”

    这形容词有点耳熟。

    温斯琛听到这,神色顿了顿,这才缓了脸色,扭头又把视线转回他脸上,扬着眉问:“你说的甜美可爱

    是指这种的?”

    这算什么甜美可爱?

    叶风华闻言猛点头,看着他一脸像是拨开云雾见青天的表情迫不及待的问:“有没有有没有?”

    温斯琛扯了扯嘴角,不负责任的道:“没有。”

    叶风华:“......”

    “你刚刚那表情可不像是没有啊!”他一脸控诉。

    电梯门打开,温斯琛揽着蓝晚清进去,看着跟进来的叶风华轻嗤一声:

    “那是因为我刚刚错认了你有眼光的审美。”

    这世界上除了他老婆就不可能还有其他甜美可爱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要求两篇都评论![叉腰]

    笔芯。^^

    第五十八章 哈哈周三临近下班时间, 叶风华拿着两份资料敲敲蓝晚清的办公室门,蓝晚清手眼没闲,抽空抬头瞥一眼,

    示意他进来,随即又低下头忙自己的。

    叶风华走进来, 把一份资料放到她的办公桌上推到她面前,“这是下午会议的时候我留的一些注释,

    ”他又把手里另一份资料放到她面前,“这是我另外列的一些解决方案。”

    蓝晚清一直到手里的事忙完之后, 才拿起来他第一次推到她面前的那份资料看,上面划掉和添注的不算

    多,但也不少。

    挑着重点扫了两眼,她又拿起另外那份解决方案看。

    常年练就的一阅十行的本事,她看完嘴角勾着浅到留意不到的笑, 大笔一挥,将两份资料相叠, 递还给

    他。

    “明天会议上再详细提案。”

    声音铿锵,毫不含糊。

    蓝晚清看着他接过手又低头忙自己的没再看他。

    她笔锋勾的快而凌厉, 叶风华没瞧清楚她写的什么, 以为自己的建议没得到她的支持和应允, 心里敲鼓

    了半天, 但看着她一副忙着赶人的样子, 便应了一声,抱着手里的资料出了办公室的门。

    出来带上门之后, 叶风华打开手里的资料看,在看清纸页尾端被她用笔打的那个99分时,觉得整个人都

    不好了,再看到99分旁边小字勾勒的几个字时,翻白眼的冲动都有了。

    人们常说字如其人,叶风华觉得这用来形容她也算合适。

    她长得漂亮,字写的也漂亮,而且独成一派。

    蓝晚清虽面相偏柔,可平时在外面对人时不到必要,笑容甚少,就让她的神色又偏了些凌厉和说一不二

    的强势感,而她的字就应了几分她的人物性格。

    漂亮是漂亮,可笔锋劲力,刀头燕尾,少了些人情味。

    如果不是像他一样跟她极其亲近的人,是真的没见到她人之前,就能被她的字给唬住的。

    叶风华看着99分旁,那句“一分扣在字太丑”有些无力的叹口气。

    能把带了几分笑料的一句话写成像她一样,也算是本事了。

    反正他......

    笑不出来。

    周四企业内部最终会议结束,蓝晚清没有及时散会,反而留下这次参与中东海外项目的几名高干闲聊了

    几句。

    说是闲聊,可领导的话哪能真的当闲聊来听。

    这次中东海外建设项目,历经一年多,蓝氏以一己之力拿下。

    在国内也引起不少争议,佩服褒扬的有,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也有。

    当时蓝晚清盯上这个项目时,虽知道这块蛋糕稳赚不赔,但也和公司的投资部估略过,这项目前期需要

    投入的资金太大,尤其是后期涉及到的一些海上航运,算是蓝氏唯一的弊处,而这个就是最终这蛋糕吞到腹

    中之前要考虑到的万一。

    也所以,在蓝晚清那次出差回来,基本确定投标案万无一失时,就已经开始寻着合作商了。

    当蓝氏抛了橄榄枝,国内企业,挤破头想从这块稳赚不赔的大蛋糕上啃一口的数不胜数。

    但合作商,哪能是随便一个就行的。

    而最终敲定温氏,虽是权衡利弊之后的结果,但以两家常年相处的‘淡然’情况,尤其是这决定还是在

    温斯琛和她结婚之后,难免会让人觉得她“藏有私心”。

    外界的流言蜚语她大可不必理会,但是她不能让她的人也有这种想法,否则要是他们因此而疏忽职守,

    那她岂不是得不偿失。

    两家都是一家人,谁做的多谁做的少,反正最后吞到肚子里的都是一样的。

    闲聊里的耳提面命,一行人十分里理解了十二分以上。

    蓝晚清瞧清楚大家的神色,这才放了一行人回去。

    周五一大早晨会结束,蓝氏参与此次海外项目的一干人自觉留在会议室,等着温氏的人前来。

    十点整,蓝晚清亲自到公司大楼下迎温氏的人上楼。

    在商言商,一直都是她所奉行的。

    即使对方现在是‘自己人’,她也丝毫不含糊,从行动上让对方能够切实的感受到自己的诚意。

    出了企业大楼,蓝晚清冲着刚停稳在楼前的三辆车子走过去。

    习惯使然,她注意力皆在从中间那辆车上下来的温斯璟身上,她面上带着商人见面特有的礼貌微笑,伸

    手和温斯璟轻握打着招呼。

    寒暄两句之后,才把视线移向从两侧车子上下来走到两人身边的温氏高层人身上。

    她先是对着从第一辆商务车上下来的三个人颔首,是她提前了解过的温氏负责此次中东项目的部门经

    理,企划部的部门经理和温氏法务部的负责人。

    接着顺着温斯璟的视线,扭头看向刚从第三辆车子上下来的男人。

    在看清来人之前,其实蓝晚清心里是有着嘀咕的,因为叶风华之前给她说,他对接的时候是说今天包括

    温斯璟在内,温氏会来四个人。

    已经有四个人站在了自己面前,还有?

    只是在看清从车上下来的人走过来时,蓝晚清眨眨眼,面上礼貌的笑有一瞬的崩塌。

    但毕竟临场反应还不错,她重新扬起笑对着来人轻微颔首示意,把视线移到面前的温斯璟身上。

    温斯璟面上仍是带着儒雅的笑,只是眼里难免多了几分促狭,声音温厚:“温氏投资总部的负责人温斯

    琛,蓝总应该不陌生。”

    众人:......

    蓝晚清:“......”

    天天躺在枕边的人,怎么陌生?

    可是,他这会儿不是应该在学校上课吗?今天明明有课的啊。

    “我们温总对于这次的中东项目也很看重,说是前期资金投入较大,怕人财两空,坚持这次要在现场再

    次评估。”

    尾音落,嘴角勾了个似有若无的笑。

    这理由他说出来都觉得有些勉强和不好意思,公司评估一件项目的接受与否自然都是在事情进行前期来

    做的。

    哪有这种事情基本都了解的差不多了,来敲定最终合作方案,签合同时再评估的?

    再说,人早就‘没’了,而财则是会由没变多,合着哪个都没必要拿出来说事。

    想来看老婆就看老婆,用得着这些幺蛾子么。

    温斯琛噙着难以察觉的笑,走到蓝晚清跟前,伸着手客客气气的开口:“久闻不如一见,蓝总确实担得

    起‘商界铁娘子’的称号。”

    刚才看她冲着这个方向走过来,身姿挺直,迈步稳妥,虽面带微笑,却气质凌厉。

    即使这会儿站在一众男人堆儿里,也毫不显弱。

    顶上的阳光映着她的美,也折射着她身上让人移不开视线的芒。

    不是没见过她这般模样,但以往他大多数见的都是背影,很少有机会能这么切实的看到和感受到她工作

    时的状态。

    音色里,难掩几分与有荣焉的骄傲。

    蓝晚清隐隐叹口气,也客客气气的回握住他的手,只是在收回手的时候指尖在他手心里快速的一划而

    过。

    温斯琛察觉到,咽下一声轻笑。

    众人: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两个人演不说话。

    一行人到了楼上,等在会议室的陆天风先是让助理秘书把准备好的资料夹挨个发给参会的所有人,接着

    替每人都倒了杯咖啡才让其退了出去。

    最终合作的企划案叶风华提前已经给对方发过电子版,这会儿直接开场也无需再磨合,PPT一打开,企划

    部的即直接阐述。

    要说蓝氏和温氏能够常年保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状态,不能否认其实两家都是有着相同之处,在商言

    商,处事光明磊落,不藏私,不滥交。

    就像昨天她对她公司里的一干人耳提面命的那些话一样,她自知温斯璟前来,除了有向她展示合作诚意

    的意思,自然也有想实打实了解这个项目可行可否的心。

    皮面了解的是一种情况,里外都了解透了又是另外一种情况。

    如果今天这协商欠稳妥,没谈拢,他会选择退出蓝晚清也丝毫不会意外。

    反观她,如果最终温氏给不了她想要的,她得抽身而退也是分分钟的事。

    这种牵扯到千千万万人口生存的事,人情担不了。

    蓝氏企划部的负责人演示PPT时,温氏企划部的截了两点重点了解。

    简单吃了午饭,会议接着继续。

    直到会议进入尾端,包括温斯璟和蓝晚清在内的众人,才明白温斯琛这次来并不是单单寻着私心过来

    的。

    会议后期,他确实提了一点众人皆忽视的一个问题。

    那是身为一个出色的投资人印在骨子里潜意识的危机感。

    而这个确实让蓝晚清有一瞬的惊诧,他平时去公司少,经常待在学校,有时候她真的就忘了他其实也是

    温氏企业的一员,掌握着千万家生计的人。

    也幸好叶风华和蓝晚清配合默契,对方前一句停下,后者都知道接下来应该接什么。

    陆天风再适时补充,堪称完美。

    问题虽被解决的轻易,可温斯琛面上的神情却丝毫不见愉悦,反而更阴沉了些。

    一直到会议结束,都没再开口。

    只是专注于工作的蓝晚清丝毫没有注意。

    ......

    日光渐沉,会议室诺大的落地窗外,天边似是被撕了道口子,透出几分橙色的暖光。

    光线稍暗,蓝晚清亲自开了灯。

    直至外面天色青蓝,蜿蜒如长河的路灯一一亮起,最终方案才正式敲定,蓝晚清示意叶风华拿来合同。

    对方法务,在合同条款上逐一校验之后,递给温斯璟略微颔首。

    温斯璟连合同扫视一眼都没,直接在上面签了字。

    最后把两家合作发表会定在了两周后。

    更多动

    态>>

    晚上临近九点钟,会议才算是真正结束。

    两方握手示意之后,温斯璟谢绝了他们再亲自送下楼的提议,和一行人乘上了电梯。

    蓝晚清看着跟着进了电梯的温斯琛眨了眨眼。

    她看着进了电梯兀自和温斯璟小声嘀咕,直至电梯门在她面前合上,都没分她一个眼角的温斯琛,张了

    张嘴。

    蓝晚清:“......”

    什么情况?难道这男人不等她一起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绾绾:温教授哪里舍得不等你。:)

    明天的更新大概在凌晨12点以后了...

    大概还有两章完结,完结之后番外不想太赶,我给自己留了一个星期时间更新。

    你们有意见么...有意见也不要给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第五十九章 不够送温氏一行人走了之后, 蓝晚清并没有及时散会,但她也没时间细想温斯琛那出乎她意料之内的反应,

    而是和蓝氏一干人在会议室对今天一整天的会议作了总结。

    散会之后,又跟陆天风和叶风华到办公室里谈了半个多小时,三人谈完, 蓝晚清看了看腕表,时间已经

    过了十点。

    陆天风和叶风华一同出了办公室, 叶风华落后,想着温斯琛刚走, 许是也跟着温氏的人回公司加会,带

    上门的瞬间又问蓝晚清晚上是坐他的车回去,还是帮她叫司机。

    这一个星期大家都算是高强度工作,今天又是忙到这么晚。

    蓝晚清应一声让他叫司机在楼下等着,叶风华也没说什么, 点点头帮她轻掩上门退了出去。

    看着叶风华出了办公室,蓝晚清揉揉发胀的太阳穴, 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动了动崩了一整天僵硬的肩

    颈。

    刚才一直没注意, 下午还有太阳的窗外不知何时已经开始飘起雪花, 不大, 细细小小的, 落到落地窗外

    的玻璃上即刻就化, 汇成小水珠一串串滚下来。她抬手,指腹沿着水珠滑落的痕迹轻蹭了一下, 划过的地方因温差四周氲了一圈白雾。

    玻璃沁凉的触感,凉意从指尖沿着神经线直逼大脑,让蓝晚清发胀的脑袋清醒了一瞬。

    这才想起来,那男人抛下她独自回去的事。

    思及此,蓝晚清敛眉,看到落地玻璃里模糊的人影也跟着敛了敛眉。

    而且最后男人走的时候那模样看起来像是生气。

    可是,气什么?

    早晨来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她把外卖里的红萝卜丝挑给他吃,那时候他也是像往常

    一样,一句话没说,悉数接受。

    甚至下午的时候也没看出来什么不对劲。

    如果不是私人的话,那就是工作上的?他对两家企业合作的事有微词?

    可他下午提的那个问题,他们蓝氏这边不是解说的很到位了吗?温斯璟也没说什么,最重要的是......

    合同都已经签了!

    签合同的时候没做反对态度,这就说明已经认可了吧?

    还是说有什么问题是她没注意?

    蓝晚清觉得这会儿自己的脑袋胀得厉害,这件事又没头没尾的,她想的就更是头疼,闭上眼叹口气,她

    心里默默想着,不管怎么样,冲那男人刚才眼尾都没给她的反应,是冷战没错了。

    结婚那天,他怎么答应的她来着?

    舍不得跟她冷战?

    蓝晚清揉了揉眉心骨,轻嗤一声。

    狗屁的舍不得,果然男人哄你时候说的话听信不得,全是上脑,退潮即消的事。

    蓝晚清从鼻腔哼一声,当下决定今晚就住在公司里不回去了,等她睡一觉脑袋清醒了明天再回家找那男

    人算账!

    刚才跟叶风华说了让司机在楼下等着,既然这会儿她不打算回去了,自然就得再给司机说一声,蓝晚清

    揉着眉心转身准备拿放在桌上的手机打电话,却没想一下子撞进一人怀里。

    发胀的脑袋让她神思稍钝,想着温斯琛刚才的反应又让她心中窝了一团火,这人脚步轻巧,她丝毫没注

    意到。

    陆天风上了年纪,脚步略沉,即使她办公室铺了地毯她也不可能听不到,叶风华她刚才就让他先走了,

    但就算他回来,也不可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站在她背后。

    公司里可能会有其他加班的人,但是不管是谁,都没胆子这样闯进她的办公室。

    蓝晚清脑袋嗡一声响,想到一个多月前被人袭击的事刚过,自己怎么会又粗心大意的犯了同样的错,没

    来得及感受其他,在察觉到男人覆手到她仍旧揉捏着眉间的手背时,身体下意识高度紧绷起来。

    不待抬眼看人,她反手握住男人的小指用力往后撇,同时屈膝抬腿蓄了全身的力道,以精准的计算,凌

    厉的顶向男人小腹。

    这一击中,足以让任何一个成年男人当场昏厥。

    只是男人的反应却更快。

    被她握住小指的手顺着她的力道往下反勾住她纤细的手腕,在她的膝盖击中他的前一瞬,他大手一探,

    同样准确的挡下她发狠的攻势。

    同时抬腿抵住她两条腿,收着力道横臂轻压在她锁骨上,将她压向身后的落地窗。

    接着带了几分无奈和轻叹的声音在蓝晚清的头顶响起来,“老婆,你是想要亲自把你下半辈子的性·福

    给断送掉吗?”

    蓝晚清后背刚被吓出来一阵虚汗,此刻贴在冷硬的玻璃上沁得她神思一清,又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

    起,她绷紧的神经一松,喉间吞咽一下,胸膛絮乱的起伏着,眼睛盯着他白色衬衣领被解开的那两颗扣子上

    没动。

    温斯琛停了半晌没听见蓝晚清回话,也没见她做什么反应,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自己刚刚没控制住力

    道弄痛了她。

    他直起半压在她身上的身子,刚打算收回横在她颈下的手臂,就发觉这小女人二话不说垂首张嘴就咬住

    了他露在袖口外的那截手腕。

    无缘无故的生气,不吭不响的自己走就算了,还悄无声息的回来这么吓唬她,本来就窝了一肚子气的蓝

    晚清,这会儿压根儿就没想着收力道。

    温斯琛“嘶”了一声,肌肉瞬间绷紧,却没想着收回手,只垂眸看着紧拧着眉,面情发狠的咬着他发泄

    什么的蓝晚清。

    好半晌也没听见痛呼声,蓝晚清有些挫败的停下,停下的一瞬,甚至能感觉到皮肤从她齿尖离开的触

    觉。

    她舌尖轻舔下唇,尝到一丝血腥味,垂眸,看到他刚被自己咬过的手腕上深陷的一圈齿痕,浸着血丝。

    那样子看起来着实有些触目惊心,她忍不住凝眉。

    可温斯琛却像是那伤口不是在他身上似的,满不在乎的瞥了一眼,接着抬起手腕到唇边,一舔而过。

    见她终于抬眼看他,虽然不知道她在气什么,他仍是勾着笑冲她扬扬眉:“消气了?”

    他不问还好,一问本来压下的火气一下子又蹭的冒了出来。

    蓝晚清说服自己别去注意他手腕上被自己咬出来的伤口,瞪着他冷哼一声,“该消气的是你不是我

    吧?”

    温斯琛没明白,看着她眨眨眼,微扬声调“嗯”了一声,似是询问。

    蓝晚清现在火气正盛,轻嗤一声没打算理他,侧身从他身旁过去,却没防备的又被他握着手腕带进怀

    里。

    他另一只手用力压在她腰后,她挣了挣没挣开,想到刚才尽了全身的力都被他轻而易举的制伏住,她也

    就不再浪费力气。

    只好又抬头继续用冒着火气的双眼做无声的反抗。

    温斯琛:“......”

    他不明所以的迎着她的火气,却不知道她这火从何而来。

    有道是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虽然他们没吵架,但她生气是显而易见的,而且这会儿火头正盛,看样子

    也不打算跟他说什么。

    温斯琛思忖了几秒,不轻不重的拖着长音“嗯”了一声,然后指尖在她后腰的敏感处揉了一下,看着她

    打着商量:“先回家?”

    回家就好说了。

    “不回,”蓝晚清手背到身后,握住他作乱的大手,隐下一声轻喘,凝眉开口,声音冷硬,“今天我要

    在公司睡。”

    温斯琛闻言心里又一咯噔,这才发觉事情有点大条了。

    他托起她后腰半抱起她,转身跨了两步到她的办公桌边,另一只手三两下把她桌上的文件推到一旁,空

    出来一方闲地将她放到上面坐着。

    温斯琛倾身贴在她身前,双手撑在她身子两侧俯下身子和她平视。

    蓝晚清放下刚刚攀在他肩膀上稳住平衡的手,微微后仰撑在身后的桌面上和他拉开些距离。

    温斯琛因为她的动作,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微眯了眼睛看她。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眼神不闪也不躲。

    跟平时小打小闹的发脾气不一样,这样子是真的在生气了。

    最后到底是温斯琛没拗过她,叹口气妥协的开口,“一人一句?”

    蓝晚清又盯着他半晌,这才松了口,冲着他点点头。

    看着她没打算先说话,温斯琛只好先开口问:“刚刚为什么说该消气的是我而不是你?”

    他又没生气他消什么气?

    蓝晚清一听这个就火大,抿抿唇,语气很冲的反问他:“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等我一起走?甚至走的时候

    看都不看我一眼?”

    话虽是气冲冲的说出口,却连带着她都没发觉到的委屈音色。

    她没发觉,可温斯琛却注意到了,这才明白她为何生气,只是明白了之后却觉得有些好笑。

    他直起身子,撑在她身侧的手改搂上她的腰,不想让气氛太沉闷,他声音含了几分笑意:“不是说好一

    人说一句?”

    意思是你刚刚却说了两句。

    蓝晚清是真的被他气到眼眶发红,不想再跟他说话,推着他胸口就想从桌上跳下去,奈何卡在自己身前

    的男人跟座大山似的一动没动。

    气急的她,本推拒着他胸口的双手改打了两下泄气。

    瞧见男人丝毫反应都没任她发泄,蓝晚清顿时倒觉得自己像个无理取闹的泼妇似的,脸撇到一边,气闷

    的收回手背到身后不想再碰他,却反而触到他搂在她腰后的双手。

    温斯琛在她碰到自己手的一瞬间握住她一双小手,反剪在她背后让她被迫仰起身子看他,这种完全被动

    的姿势让蓝晚清一怔,可惜温斯琛没给她反应的时间,就低下头压上了她的唇。

    他一手钳制着她一双小手在身后,一手压着她后颈让她退无可退。

    这吻带了几分安抚,不热烈,一下一下,轻柔厮磨,像窗上落下的水珠一样,一点点浇灭掉她心里蹿腾

    而起的火气。

    雾蒙蒙的水汽渐渐在蓝晚清眼里氤氲起来,她闭上眼不自觉的开始回吻着他,温斯琛觑空松了钳制着她

    的手,蓝晚清恢复自由的双手攀上他的颈,主动吻深了些。

    温斯琛隐下笑意,搂紧她,身子又往前贴近些,他吮住她探过来的精巧舌尖,耐心的撩拨和磨弄。

    没一会儿,蓝晚清就浑身软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瘫在他胸口。

    问题还没解决,温斯琛没想着把人直接搞到床上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吻从她的唇舌移开,沿着

    鼻尖落到她的眉心上。

    声音微哑却温和:“开完会手机静音没开?”

    被一个吻就轻易迷了心智的蓝晚清反应了一会儿,才疑惑的看他:“嗯?”

    怀里的小女人双眼似浸了水湿漉漉,又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呆萌看着他,温斯琛想着自己得靠着多大的

    意志力才能忍着不把人扛到床上欺负上去。

    他抬眼往桌上一扫,瞧见刚刚被他扔在一旁的文件下露了一个边角的手机,托着她后腰身子前倾勾过来

    她手机握住。

    接着直起身子把手机在掌心一转送到她面前。

    “打开看看。”

    蓝晚清这会儿脑袋清醒了些,大概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抬眼看了他一眼,还是点开了自己面前的手

    机。

    屏幕上显示着一条未读信息和两个未接电话。

    她点开信息,发件人是她备注的“世界上最喜欢的人”,收到时间是20:23,两方会议结束前。

    “你一整天都没理我,”温斯琛有些无奈的叹气。

    早晨他给她打招呼,她只回握了他的手,挠了挠他手心没应声,就连中午吃饭,她也只是把碗里的红萝

    卜丝挑给他,一句话没给他说。

    今天这会议他这角色本身就可有可无,当时温氏接到蓝氏的邀约,他们早就评估过这次的合作百利而无

    一害,他今天过来也是学校的课因故取消,他临时起意来的。

    “我以为你不喜欢在这种场合看见我。”

    他敛着眉猜测。

    所以临近会议结束的时候他给她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在楼下等着她。

    知道她在他们走后肯定还有会议总结,他本耐了心在车里等着,可一个多小时后却没见她下来,倒是看

    见她司机开着那辆玛莎拉蒂等在了楼下。

    他皱了皱眉,猜想着她是不是没有看见他给她发的短信。

    所以拨了她的电话给她,却没人接,他一边拨着第二个电话一边从车里拿了伞到司机那了解情况。

    那时候温斯琛已经确定她是真的没看到自己发的信息了,而且手机也静音了,接不到他的电话,他嘱咐

    司机如果蓝晚清下楼让她不要先走,等着他。

    他转身往大楼里走,走到电梯旁时,电话也没接通,生怕乘电梯的时候和她错过,直到看见一旁她的直

    升梯停在顶楼没动,他这才乘了电梯上来。

    刚到她办公室门口时,就见叶风华从一旁他的办公室出来正准备回家,温斯琛便给他说让他打发司机先

    回去。

    知道她还在办公室,他也没敲门直接开门进来。

    一开门就看见他老婆倒影在落地窗上揉着眉心一脸痛苦的样子,他眼里滑了心疼,走到她身后刚想开口

    就见她转身,他手下意识的想抚去她眉间的难受,哪会想到她老婆会对他下‘狠手’。

    差点就让他从此失了雄风。

    ......

    话说到这,蓝晚清基本就已经明白这是一场乌龙了。

    想着刚才自己的种种反应,一股她也理不清是什么情绪的情绪便像台风似的朝着她狂卷而来,她闭了闭

    眼睛,额头抵在他胸口小声呢喃了一句。

    声音有点小,温斯琛没听清,扶着她后颈示意她抬头。

    蓝晚清顿了两秒钟才抬起头看着他又重复了一遍,“我没有不喜欢在这种场合看到你。”@无限好文,尽

    在晋江文学城

    她表情,眼里都印着认真。

    温斯琛闻言缓了笑,轻“嗯”了一声。

    蓝晚清喉间吞咽一下,指尖轻掐。

    “我工作的时候就是这样,好强,又六亲不认,”她抿抿唇,眼睛紧紧盯着他,眼底翻涌着各种交织在

    一起的情绪,又道:“温氏是我们公司权衡利弊下选的合作商,我不会因为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而作出什

    么让步,蓝氏承诺的条件,白纸黑字在合同上一一落实,我尽我最大的诚意来邀请温氏合作,我只给了我自

    己退路,并没有给你们的。”

    中东项目刚开始投入资金确实大,但是蓝氏账上的流动资金并不是就不足以支撑,只是考虑到后期海上

    航运的问题,才想着找个合作商以防万一。

    温氏只要稍作评判就知道这件事之于他们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而且蓝氏承诺的条件也足够吸引他们

    前来。

    所以,但凡是个正常人思维的商人都会接着这橄榄枝不松手。

    可反过来想,温氏虽是权衡之下最好的选择,但如果商谈之中出了什么问题,或是有什么不可预知的意

    外发生,蓝氏也会选择放弃这条船,走回退路。

    这话听起来绝情,但是她也没有办法,蓝氏家业庞大,数以千万计的家口等着她养,她没资格任性和散

    发菩萨心肠。

    可是这些东西,他以前说过...他,都不喜欢。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即使知道他爱她,他也说过爱她的全部,可最开始刻在心底的,她本以为已经忘记

    了的那些情绪,其实早就在心底生了根发了芽。

    可能就像今天这样,因为他一句“你一整天都没理我”就触动了她扎根在心底里的那份担忧和害怕。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她听到了可能还会觉得高兴,可偏偏是现在。

    可能这时候她才愿意承认,她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无坚不摧,当这人在自己的心上时,他的一句一字

    都像是拿斧打刻在她的骨血里一样,不是她刻意想忘就能忘得了的。

    温斯琛在听到她开口说的那句“我工作的时候就是这样,好强,又六亲不认”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只是两人一路走到现在,甚至经历了“生离死别”,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刚开始自己的一句话能够影响她

    如此之深。

    倔强,无奈和浅到几乎留意不到的小心翼翼,众多的情绪在她的眼里汇集着,温斯琛看着,只觉得心里

    像是针扎一样,一阵一阵的疼。

    他拥她到怀里,紧紧抱着,可是那感觉根本不够,他又收紧些手臂,像是想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吻一下下落在她的太阳穴上,温斯琛嘎哑着嗓音轻声开口:

    “晚晚,我把那句话收回,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窝在家里码了一天,也没码完...哎!哎!

    感觉正文完结还要两章的节奏,无限焦虑中...- -,

    晚上我妹回来拖着我出去散步,半个多小时后她无语又忍无可忍的举着手到我面前对着我大吼:“你能不能

    别再掰我手指头了?我指甲盖都要被你掰掉了!”

    我:......

    真的没注意到......

    以下投喂的大佬们大家来认识一下!

    火箭炮:二萌*1(我这个小透明第一次收到火箭炮!(*≧ω≦))

    地雷:二萌*1 告白气球*1 天青色*1

    给泥萌比哈特哈特哈特!^3^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