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三章

作者:绾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询问

    中午下班前, 蓝氏的员工可谓是大大沸腾了一番。

    不为别的,只为了他们拿在手里定制的婚礼“小”礼物。

    说是小礼物,可真的一点都不小,大约二十五厘米长四周镶嵌着金边的玻璃盒,外面是和玻璃盒金边相

    呼应的金色丝带, 丝带打开,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里面各式各样的小礼品。

    蓝氏旗下精品化妆品牌的香水一瓶, 正值冬天可用的身体乳和护手霜各一只,还有一个白色橙花样式的

    香薰蜡烛。

    盒子底部垫着白纱, 礼品周围用了几支白色羽毛做装饰,看起来精致又优雅。

    之所以说是定制,是因为香水,身体乳和护手霜的样式都不是他们旗下出售的样式,而是新款式, 这也

    就意味着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员工所独独享有的。

    最贴心的是, 东西虽都是定制的,可不管是做包装用的玻璃盒还是里面的所有小礼品都没有带有任何新

    郎新娘的个人印记。没人想要自己用的东西里会有别人的头像或是名字的。

    只在盒子里放了一张小卡片, 上面写了一段话:

    世界上唯一的蓝晚清, 已是我的妻, 从今往后, 她是我的软肋也是铠甲。

    ——温斯琛

    一句话既没遮掩她的锋芒, 也道出了他的‘得意’。

    因为这个小礼物,蓝氏结没结婚的, 尤其是女性全被这蓝氏的新女婿给收买了个彻底,甚至有不嫌麻烦

    的还在微博注册了一个“温晚夫妇后援会”。

    刚开始只上传了礼物照片和卡片,粉丝也只有他们部门的几个人,谁知中午一顿饭的功夫,粉丝已经涨

    到了三千以上。

    除了蓝氏企业的员工,应该还多了东城大学的学生们,因为评论里不乏‘我们温教授’这样的字眼。

    还有人在微博底下转发了一个链接,点进去是东城大学的贴吧。

    被置顶的那篇热帖,是今年十月份发的,名字叫做“以前说心疼温教授女朋友的人,脸疼吗?”

    帖子配图是蓝晚清刚从中东回来去学校找他,中午吃完饭,他在校门口送她时被学生拍到的照片,牵手

    搂抱亲吻的一应俱全。

    只是被置顶的最新一个回帖,是早晨一个新注册的账号,名字叫做温斯琛。

    回复只有一句话:现在她已经不是女朋友,而是温太太了。:)

    一篇微博和一个热帖持续在网络上发酵,下午下班时“温晚夫妇后援会”的粉丝数已经有了将近一万

    粉。

    因为一个多月没在公司,蓝晚清晚上加班到将近十点钟,下班时,才从叶风华那里听了这个事,这会儿

    坐在温斯琛的车里,刷着手机看着被‘偷拍’的那些照片,看的还挺‘津津有味’。

    一边看还一边感叹,高手在民间。

    “没想到大家抓拍的我看起来还挺好看的。”

    说到底蓝晚清还是一个小女人,这种没什么‘副作用’的照片,看到第一时间的关注点还是自己上不上

    镜的问题。

    语气里故意带着些满足和洋洋得意。

    谁知温斯琛听了之后扬扬嘴角,接的更顺:“那是因为我老婆天生丽质。”

    蓝晚清闻言啧啧两声,忍不住调侃他:“说真的,你大学学的是‘情话专业’吧?”

    温斯琛不恼反笑,语气认真又无辜,“这不是情话,而是就事论事,身为一名老师,最重要的品质就是

    要诚实。”

    说不过他。

    蓝晚清哼一声,继续刷着手机。

    一直到两人下车进了电梯,蓝晚清还在乐此不疲的一个个点开评论看照片,看到觉得不错的还一一保存

    到自己的手机里面。

    看到那张他第一次来公司接她,在楼下把她堵在他和车子之间的那张照片时,忍不住把手机举到温斯琛

    面前让他看,问他还记不记得。

    温斯琛靠在电梯里,顺势圈住她的腰把她带到身前抱着,低头看了看她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照片,笑了

    笑,接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所以我在你手机里的备注还是‘世界上最讨厌的人’吗?”

    意思是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蓝晚清听见他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抿着唇看着他眨巴了两下大眼,接着视线重新移到手机上轻哼一

    声,应道:“当然不是,我早就改了。”

    温斯琛收紧些手臂,笑意里掺了些好奇,“改成什么了?”

    蓝晚清刚想张口,电梯‘叮’的一声,提示楼层到了。

    她闭上嘴,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出电梯前抬头眯眼对他笑笑,一脸傲娇的说了句“不告诉你。”

    刚才在电梯里,温斯琛顾及着里面的摄像头,只搂着她没敢动作,这会儿出了电梯,整层楼再没别人,

    门口的摄像头又是自家的。

    温斯琛哪还用顾及什么。

    他拉住出了电梯径自往门口走的蓝晚清,蓝晚清被他拉的猝不及防,脚底踉跄一下回身扑到他身上,温

    斯琛漾了个笑出来,顺势托着她的臀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姿势原因,蓝晚清两腿无奈的垂在他两侧晃了两下。

    像是已经对他的‘猝不及防’习惯了,她圈紧些手臂看他挑挑眉,“干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

    城

    为了知道她把他的备注改成什么,打算对她用“强”的?

    温斯琛在她小嘴上亲了亲,只笑笑没说话,接着抱着她走到门口,一手托在她圆臀下,一手打开指纹密

    码锁按了下指纹。

    两人进去,温斯琛带上门,把她抵在门板上,低头在她眼皮和鼻尖上轻啄两下,笑着开口询问:“为什

    么不告诉我?”

    接着没等蓝晚清开口,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是不好意思还是难以启齿?”

    声音既暧昧又不怀好意,好像她备注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名称一样,一看就是想用激将法激的蓝晚清自

    己说出来。

    可惜蓝晚清根本不吃这一套,她齿尖咬住他在自己面前的耳垂在舌尖抵了抵哼一声,没打算应他的话。

    温斯琛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被她的这个小动作弄得心痒痒的。

    他闷哼一声,侧了侧头把耳垂从她嘴里解救出来,压上她的唇,这个吻他就没打算温柔的来,从贴上她

    的唇开始,就激烈异常,双手更是从她敞开的外套里摸索进去,肆无忌惮的揉捏着她身上的敏感处。

    蓝晚清不自觉的轻哼,声音又娇又媚。

    温斯琛呼吸粗重,蓝晚清只觉得压在她身上的身子越来越沉。

    下一秒她身子又一轻,被温斯琛抱了起来,他唇没离开她的,一边吻着她,一边往楼上的卧室走。@无限

    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可惜刚踏了两级台阶,温斯琛放在外套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因为席思礼之前说大概一个星期蓝晚清被袭击这件事就能解决,他怕错过他的电话,特意把手机铃声给

    换了。

    所以,这个电话他不能不接。

    温斯琛站在台阶上,双手紧紧抱着蓝晚清,头埋在蓝晚清的颈窝里,喘着粗气,胸膛起伏着,试着稳下

    呼吸。

    一直到电话第二次响起来时,他才腾出来一只手从兜里掏出来手机。

    蓝晚清情·欲也被他撩了起来,趴在他颈窝呼吸也不大稳,他安抚的在她脸侧亲了亲才点了接通键,放

    到耳边“喂”了一声。

    之后他没再开口,只听电话那头席思礼说了约莫两三分钟之后,他应了一声“我们马上过去”就挂了电

    话。

    蓝晚清闻言,从他颈窝抬起头看他。

    温斯琛紧了紧抱着她的双臂,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才松了手臂,把她放下来,让她站在自己上个台阶

    上,帮她整理着刚刚被自己弄的有些乱的衣服。

    “廖海超和叶风鸣已经在东城机场被逮捕了,现在正在押往警局的路上,思礼让我们过去一趟。”

    顿了顿,他开口:“你要是不愿意去,我先把你送回蓝家,明天早晨我再去接你。”

    蓝晚清听见有些好笑的看他,“我是当事人哪有不去的道理,”她踮脚在他唇上咬了一口,有点不满的

    哼一声:“我蓝晚清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一击的吗?”

    温斯琛笑笑低头含住她下唇吮了两下,没再开口,牵着她的手往门外走。

    不是她不堪一击,而是他总希望能替她多担着一些是一些,想着她从小到大,从头到尾经历的这些不容

    易,他就想将她好好的保护起来。

    不让任何人有伤害她的机会。

    可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她蓝晚清不是圈在笼里的金丝雀,她需要的一直都是陪伴,而不是圈养。

    半个多小时之后,温斯琛和蓝晚清到了东城警察局,席思礼带着两人到审讯室,透过审讯室的镀膜玻

    璃,蓝晚清看到已经在接受审讯的廖海超。

    可能是已经知道再无翻身之力,两人审讯的情况进行下来还比较顺利。

    审讯结束,温斯琛偕着蓝晚清出来。

    席思礼对着两人道:“后天我们应该就会把资料送到检察院了,诉讼时间下来我再联系你们。”

    蓝晚清点点头应了一声,迟疑了一下开口:“叶氏那边?”

    席思礼抿抿唇,“你应该知道,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瞒下来,其实事情进行到这里瞒到这种程度,对于

    叶氏来说已经止损不少了。”

    他叹口气,“你不可能一个人承担得了的,”顿了顿,他又道:“不过到这个时候我能做的就只是延迟

    到明天传唤他们的家人,所以,你们两个今晚回去看看怎么和他家人提前说说做个心理准备吧。”

    蓝晚清露了感激的笑,“这件事从头到尾真是麻烦你太多,辛苦了席警官。”

    “说的哪的话,先不说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就是我和斯琛的关系,也不可能放着这件事不管

    的。”

    温斯琛闻言拍了拍席思礼的肩,“等事情结束,你休假了我们出来喝两杯。”

    席思礼刚应了声,旁边两个受询室的门就打了开来。

    两个警察各压着廖海超和叶风鸣从受询室里走出来,被压着的两人在看见蓝晚清时,眼神有些躲避的看

    向别处。

    但仍不难看得出来两人眼里的不甘心。

    蓝晚清看着两人扬了扬唇,“邪不压正,叶氏只能姓叶,”她目光看向叶风华,“而你,不配姓叶。”

    叶风鸣闻言,瞪了眼就想冲着蓝晚清冲过来,却被一旁的警察制止住。

    蓝晚清能感受到旁边的男人在看见两人时浑身的紧绷和情绪的波动,她安抚的握住他揽在自己腰间的手

    轻轻拍了拍。

    生怕他一个冲动就会像上次在停车场打那个袭击犯打他们两人一顿。

    更多动

    态>>

    这时候是在警察局可不能由着他来。

    席思礼对着压着两人的两个警察抬手示意,两个人便被压着往右边走。

    温斯琛和席思礼打了招呼之后,揽着蓝晚清往左边的大门走,刚走了两步,就听见大门处一阵喧哗,眨

    眼的功夫,警察局的玻璃大门便被人从外向里用力推开。

    蓝晚清听着吵闹声下意识抬眼看过去,怀疑谁会敢来警察局闹事,可待她看清来人时,却不由得捏紧温

    斯琛的手,看着来人下意识开口:

    “小疯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可爱“白夜昼歌”昨天投的雷雷,比哈特给你。*3*

    谢谢小天使们对我的包容,笔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