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一章 认错

作者:绾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度蜜月。

    蓝晚清听见这个, 双手交叠在他胸口支着下巴看他眨眨眼。

    “你想去哪里?”

    她笑笑不答反问。

    温斯琛扬扬嘴角,修长的指勾着她的发到耳后,亲昵的捏了捏她细致的耳垂才温声开口道:“先去一趟

    马尔代夫怎么样?”

    去两人缘分刚开始的地方。

    蓝晚清闻言意会的轻轻“嗯”了一声,接着重新趴在他胸口上又应一声,“好。”

    温斯琛笑意微敛, 指尖抚过她圆润的肩,摸到她小臂上因为缝针微鼓的伤口上轻轻蹭了蹭, 静默了两秒

    钟才开口:“昨晚你睡下之后,我打电话给思礼, 叶风鸣和廖海超那边已经有了动静,应该是想往国外逃,

    正打算往国外的账户转移资金,因为你强调过要尽量减少对叶氏的伤害,所以警方那边一直都是在私下进

    行。”

    “思礼说, 应该用不了一个星期,两三天之内, 这两个人就会被逮捕了,除了雇佣杀人外, 还有挪用公

    款, ”听见蓝晚清隐隐叹气, 他捞着她腰臀往上亲亲她额角, “叶氏受创这是免不了的, 而你这个受害人,

    已经做到最好了。”

    蓝晚清指尖在他胸口挠了挠, 仰头看他故意用力又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我做的很好了,我只是比较头

    疼接下来该怎么应付小疯子。”

    温斯琛闻言,抚着她伤口的指尖微顿,接着翻身压在她身上,目光晦暗不明的盯着她半晌,在她询问的

    挑眉时才低头在她颈窝轻啃了两下开口道:“叶风华毕竟是以后要接手叶氏的,他注定要独自承受以后的任

    何大风大浪,专业知识你可以教他,为人处事你也可以教他,但是你不可能永远都这么护着他。”

    他亲亲她的唇,“他再不是小时候那个需要你为他强出头的小孩子了,他总有一天会结婚生子,身份会

    变成另一个人的丈夫,甚至是他以后小孩的父亲,学着放手,让他承担该承担的,这才是你今后应该做

    的。”

    蓝晚清听着他的话,沉思半晌没开口。

    一年前叶老到蓝家找蓝鸿涛,寻思着让叶风华跟着蓝晚清学习时,刚开始蓝晚清并没同意,一是两人从

    小一块儿玩到大,她知道他心性虽然不坏,但痞性难改;二是叶老太过于信任她,反而让她不确定自己究竟

    有没有能力带好他。

    答应之后,她用了将近多半年的时间把他带着棱角的脾性磨的光滑,叶老私下不只一次的给她说,叶风

    华比以前变得稳重成熟很多。

    她心里虽然有不负重托的成就感,但也免不了觉得有些酸楚,看到他就像看到以前的自己一样。

    谁都想要没有拘束,自由自在的生活,可人生哪有那么多顺顺畅畅,免不了,你要为生活所迫,成为自

    己并不想要成为的模样。

    也所以,在带他的同时,她也想着能尽力帮他分担一些,温斯琛说的这些,她不是没想过,但仍留了一

    份私心,妄想能够一举两得。

    现实的残酷并不会因为她的私心而改变分毫,她总归是他以后生活的局外人,干涉不了太多。

    “嘶——”

    锁骨上突然的痛感,让蓝晚清一瞬间从思绪里回过神来。

    她垂眸瞪着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看的男人,有些气恼的在他结实的肩颈上打了一下,控诉的开口:“你干

    嘛咬我?”

    温斯琛没理会她不痛不痒的拍打,双手捧在她脑后,把她整个人圈抱在他怀里舔舔她的唇似笑非笑的开

    口:“你不觉得以你现在这样的情况,想别的男人想的时间有点儿太久了?”

    蓝晚清:“......”

    她抿抿唇,挑衅的看他:“话题又不是我挑起来的。”

    温斯琛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从鼻腔里轻哼一声,“我只提了叶氏,又没提叶风华。”

    蓝晚清:“......”

    “小疯子在我眼里就是叶氏啊。”

    “那也不能想。”

    他用着不轻不重的力一下一下的吮着她颈间的肌肤,语音模糊又无赖。

    蓝晚清觉得有点好笑,但又觉得吃醋的他有点可爱,她双臂圈上他的颈,把他抱的紧紧的,声音含

    笑:“温斯琛,老实说,你是喝醋长大的吧?”

    听出来她音色里的调侃意味,温斯琛也没计较,嘴唇沿着她颈窝又咬上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里带了

    几分笑意的应声:“没错,所以你以后只能想着我一个人。”

    蓝晚清松开双臂捧着他脸侧吻吻他,笑着骂了他一句:“神经。”

    然后用小腿挠了挠他的,皱皱精巧的鼻开口:“饿了,起来吃点东西。”

    温斯琛应声,但抱着她的手臂不松反紧,蓝晚清上半身几乎都已经仰躺在他捧在她脑后的臂弯里,他鼻

    尖蹭着她的,唇和唇似触非触。

    “我去做吃的,但需要点爱的鼓励才能起来,”脸上的笑邪魅又无赖,“简单来说就比如亲亲,这个时

    间容易掌握,可以短点,复杂点的话,时间可能就比较久了,就比如说做——。”

    蓝晚清在一瞬间抬手压住他后颈贴上他的唇,热情又性感的吻上他,温斯琛享受的抱紧她,回应着她的

    吻,从被动转为主动。

    半晌后,显然温斯琛已经被迷了心智忘记自己刚才说的话,捧在她脑后的双手轻轻把她的头重新放到柔

    软的枕头上,接着恢复自由的双手开始在身下的娇躯上摸索起来。

    蓝晚清咽下一声呻·吟,抓住他不安分的大手,在他唇上使劲咬了一下才开口:“好了,时间容易掌握

    的爱的鼓励够了,你可以去做早饭了。”

    温斯琛:“......”

    他舔舔唇,眯着眼开口:“老婆,我突然想起来一句话。”

    蓝晚清:“......?”

    他单手握住她两只手钳制在她头顶上方,似笑非笑:“叫做‘一吻不可收拾’,”没等她张口抗议,低

    头咬住她的唇说了一句:“我用行动证明一下我刚刚说错了。”

    他“认错”认得态度良好,蓝晚清反而无话可说。

    蓝晚清:“......”

    叫什么温斯琛,叫你温无赖吧!

    事后,温斯琛到浴室放好水抱她过去,自己在花洒下快速洗过之后捞上浴袍穿上,走到懒洋洋趴在浴缸

    边的蓝晚清身边,试了试水温。

    他蹭蹭她在水蒸气里泛红的脸颊,低头在她发间吻了下才嗓音低沉的道:“等事情过去了,我们再去度

    蜜月?”

    蓝晚清闭着眼睛从鼻腔里应一声,算是回答。

    没办法,她是真的被他折腾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温斯琛不在意的笑笑,“一会儿我把早餐端上来,”顿了顿,又道:“要吃榴莲吗?吃的话我拿出来给

    消冻。”

    “嗯哼。”

    蓝晚清闭着眼又哼一声。

    察觉到视线一暗,蓝晚清睁开眼,果然看见温斯琛凑过来的那张大脸,刚洗过的头发被他扒拉的稍乱,

    垂了几缕发丝在额前,看起来有些不羁,唇角勾着笑,看着就更加的邪魅。

    而且不怀好意。

    果然,看见她睁开眼,温无赖故意压低声音又往她跟前凑了凑一脸期待的道:“吃了榴莲,那你昨天的

    惩罚还作不作数了?”

    蓝晚清:“......”

    就此别过,就当从没认识过罢!

    周一早晨,温斯琛开车送蓝晚清到了蓝氏大楼下,索要分别吻的时候,被蓝晚清一记白眼打了回去。

    “我抹了口红,一会儿还得补妆。”

    被拒绝的男人却还心情很好的扬了扬唇。

    在蓝晚清开车门打算出去的时候,他即时拉住她,在她回头警惕的看他时有些好笑的开口:“老婆,你

    有必要防我防的跟骚扰犯一样吗?”

    蓝晚清抿抿唇没说话,暗暗腹诽:那还不是因为你这个人一点节制都没有!

    看见叶风华从大楼里冲着车子走过来,知道她上班时间快到了,他温声开口:“我订了一千份小礼品给

    你们公司员工,大概十点左右就能送过来了,你一会儿记得给叶风华说一声,让他把东西分给大家。”

    温斯琛抬手捏捏她耳垂,声音含着与有荣焉的笑意,“虽然我们不办婚礼,但总得让别人都知道,你蓝

    晚清如今已经是我温斯琛的太太了。”

    蓝晚清没想到他会做这些,平时工作就够繁忙了,工作以外的生活,她是能简单就简单,绝不给自己找

    麻烦。

    身在商圈,圈子里的人把生日宴,婚宴都当作是另一种形式的谈判场,三五句不离工作和合作,上次陪

    他去参加席思礼的婚礼,当时她真的是一时有感而发,才开口说了那句话。

    只是没想到他会真的听进去,依了自己的想法不办婚宴。

    生意人,尤其是出色的生意人,能够在一场婚宴上捞到多少好处,那是不可预估的。

    对于一个商人,这不外乎是把钱拱手让给了别人。

    蓝家的事,她自己可以做得了主,但是她之前并没有希冀温家也能同意,甚至试想过,就算温家没同

    意,她该嫁自然也是要嫁的。

    然而说到底,如果不是他们彼此都把对方放在心上,处处为对方着想,事情又哪是能这么顺利的?@无限

    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以说,那些婚前因为双方的意见不合而产生的各种矛盾,终归是不外乎大家都把自己想的太重,而忽

    略了对方罢了。

    蓝晚清自己都没他想的那么周到,会想到要给她的员工们送礼物。

    一时情动,蓝晚清偏过身子,勾住温斯琛的颈压向自己,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随即松开了手。

    在他勾唇看过来时,她冲着他挑挑眉,潇洒的扔下两个字,推开车门下车迎着叶风华走了过去。

    温斯琛看着一边往大楼里走,一边侧头听叶风华报告的倩影,再想想她刚刚故作傲娇的小脸,忍不住扬

    了扬唇。

    他坐直身子,探手从卷收器里拉过安全带插进锁扣里,启动车子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修长的指,勾

    下斜上方的遮阳板,掀开上面的小镜子,看着镜子里男人好看的唇缓了一个笑出来,然后——

    舔了舔唇。

    作者有话要说:

    舔唇这个动作莫名有点撩锕![萌萌哒托腮]

    今天是:温·精尽人亡·斯琛:)

    围脖@卿酒酒_Vv

    这两天围脖会有抽奖活动,感兴趣的就跑去先关注一下吧,具体活动时间会在读者群里先通知,奖品也会在

    群里征求大家的意见,加群方式私信我全本订阅截图就好。

    没有围脖的小天使,如果不嫌弃麻烦的话发邮件给我也可以。

    邮件地址:1474473370@qq.com

    以下投雷的小天使,请感受一下来自我介个记性越来越不好的老年绾的热情!么么哒,爱你们!*3*

    想谈恋爱略略略╮(╯扔了1个地雷

    沉光归南路沉光扔了1个地雷

    写意扔了1个地雷

    插播个小广告:

    更多动

    态>>

    预收文《爱上夏天》文案见下——

    初始文案1:

    T大冰山校草宋欧阳拒绝所有前仆后继的追求者时,只有一句话:我有女朋友,我很爱她。

    可却从来没在他身边看见过一个异性。

    因此大家都猜测,那只是他拒绝人的手段罢了!

    直到第二年,T大来了个叫夏天的冰雪美人,他不但忙前忙后的带她办报道手续,搬行李,还会拿过她手里的

    雪糕温柔的道:“这根没收,你刚才已经吃过一根了。”

    初始文案2:

    宋欧阳喜欢夏天,这是他身边人都知道的秘密。

    可夏天喜不喜欢宋欧阳,这也是大家都搞不明白的事,因为她对他和对其他男生没什么区别,除了她叫他的

    名字时不会像叫其他男生一样都是连名带姓的叫,她会叫他欧阳。

    有人给宋欧阳出主意:找个假的女朋友刺激她一下,保准一试一个准。

    可宋欧阳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不行,我舍不得她难过。

    初始文案3:

    18岁,最好的年纪。

    夏天长到这么大哭的次数一个手都数的过来,而且哪次都没有此刻哭的凶。

    “宋欧阳,我是真的讨厌你。”小姑娘看着他的双眼被泪水浸的湿漉漉的。

    “我知道,”男生双手轻拂过她脸颊上的泪,拥她到怀里,他埋首在她颈窝叹口气,“但是那不影响我爱你

    这件事。”

    [阅读指南]

    ◆cp:冷淡竹马&比竹马更冷淡的青梅 年龄差1岁

    ◆暖宠,无虐,1v1,结局HE

    ◆高三到大学,主大学。

    相信我,甜萌文,戳进专栏收藏个吧。

    ^^

    感谢看到最后,比哈特。^3^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