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章 主动

作者:绾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天清晨, 蓝晚清是在男人胸口上醒过来的。

    被子底下两人身上都是光溜溜的,他一手揽在她腰背上,一手枕在脑后,闭着眼睛看似在睡觉,但是蓝

    晚清却知道他是醒着的。

    没人睡觉的时候嘴角还能扬的那么高的, 那模样既满足又享受。

    想着昨夜,蓝晚清暗暗翻个白眼, 重新趴在他胸口上从鼻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末了, 像是气不过一

    样,仰头在男人的下巴上狠狠咬了一口。

    男人在她的唇刚贴上他下巴时就睁开了眼,两人四目相对,一个满含笑意,一个又嗔又怒。

    蓝晚清直到咬出了一整排牙印才松口。

    温斯琛面上眼里的笑意不减, 揽在她腰背上的手上移抚上她后颈,枕在脑后的手压住她腰臀微一用力翻

    身将她压在身下。

    “在我看来, 女人咬男人的时候一般只有两种情况,”他埋首在她颈窝轻蹭着她颈间的嫩肤模模糊糊的

    开口:“一种是她还想要, 另外一种是她没尽兴。”

    他抬眼看她, 勾着唇吮了一下她下唇压低声音开口:“晚晚, 你是哪种?”

    蓝晚清:“......”

    这两种有什么区别吗?

    她瞪着他没作声, 极力用眼神做着无言的抗议。

    可温斯琛像是完全看不出来一样, 抱着她在被子里滚了一圈,又重新压在她身上这蹭蹭那蹭蹭的微笑着

    强调:“不管哪种我都可以满足你的。”

    蓝晚清:“......”

    男人结婚后都是这么不要脸的吗?

    她闭了闭眼, 想着昨夜,就是一阵的无力和欲哭无泪。

    昨晚吃完饭,温斯琛切了一盘水果提议到三楼的晨光室看夜景,白天听他说的景色那么好,她也好奇,

    自然答应的爽快。

    温斯琛一手端着水果,一手牵着她上楼。

    晨光室顶上弧形的玻璃天罩将整个夜空和东城市融合在一起,里面的陈设很简单,木质的地板上是浅咖

    色的羊毛地毯,看起来就软绵绵的很舒服。

    除了进门的这面之外整面玻璃窗前是一米半左右的榻榻米,上面铺了一层厚软的乳白色羊毛毯和一个撞

    色的懒人沙发。

    榻榻米的左侧上方是定制的铁艺镂空书架,可能是因为书架的设计另类,各式各样的书籍虽摆放的很整

    齐,但并不会让人觉得很沉闷。

    蓝晚清想象了一下白天窝在上面看书,阳光穿过书架的空隙洒落在羊毛地毯上的斑驳日光,暖暖的,懒

    懒的,感觉好像...真的很不错。

    书架的右侧是个可上下伸缩的小矮桌,应该就是温斯琛说的下棋的地方。

    矮桌再往右,除了地上的羊毛毯整个晨光室再没其他的陈设物,而之所以没有,自然就是为了更好的欣

    赏整个东城的景色了。

    蓝晚清还在好奇的打量着整间晨光室时,温斯琛已经揽着她坐在空旷的那侧玻璃窗前的羊毛毯上。@无限

    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刚才上楼的时候,她没注意,这会儿往瓷盘里一看,只有一个镶着金色的水果叉。

    两人是面对面坐着的,蓝晚清刚蹙起眉想问他为什么只拿了一只叉子时,就被温斯琛捞着腰抱坐在了他

    的大腿上,他让她在他的大腿上侧坐着,视线刚好可以看见窗外的东城夜景。

    东城的城市规划在国内是出了名的,蓝氏大楼在东城市中心,她的办公室又在顶楼,以往晚上加班,累

    了时到落地窗前放松放松,也能欣赏到东城夜晚的好景致。

    只是如今的景色虽大致相同,但入眼的感觉确实大不一样的。

    蓝晚清神思还在漂游时,察觉到温斯琛亲亲她脸侧,接着用叉子叉了一块草莓凑到她唇边,示意她张嘴

    吃掉。

    蓝晚清:“......”

    她扭头看他,张了嘴。

    却不是吃东西,而是对着温斯琛抿抿唇道:“温斯琛,你好肉麻。”

    结了婚的男人,都这么会调剂夫妻感情吗?

    她是真的好奇。

    温斯琛笑着冲她挑挑眉没说话,蓝晚清咬咬下唇,妥协的张口打算吃掉凑到自己嘴边的草莓,却又眼睁

    睁的看着他收回手,把草莓塞进了他自己的嘴里。

    嚼了两下咽到肚子里。

    末了还咂巴两下嘴,故意说了句:“嗯,这个不甜。”

    蓝晚清:“......”

    然后她又看着温斯琛接二叉了两块草莓塞进自己嘴里吃掉,每吃完一个就说一句“这个也不甜。”

    只是眼神自始至终没离开她脸上。

    也所以,蓝晚清渐渐愠怒的脸色自然也落入了他的眼里。

    温斯琛又叉了一块儿在叉子上,刚打算又往自己嘴里送的时候,蓝晚清忍无可忍的开口:“温斯琛你再

    这样——”

    温斯琛闻言把叉子停在自己嘴边,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头稍稍偏了偏,又冲着她挑挑眉,似笑非笑的神

    情似是在询问:怎样?

    蓝晚清咬着下唇凶巴巴的开口:“你再这样,我就吃一大口榴莲然后一直亲你,亲你亲到喘不过气!”

    这简直是对不喜欢吃榴莲的人最可怕的惩罚了吧!

    哪知温斯琛闻言,面上的表情蓦地变得有些忍俊不禁,他深吸口气,看着蓝晚清的眼睛里除了爱意剩下

    的就全是笑意。

    瞧着面前这张一脸认真的小脸,温斯琛到底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然后越想越觉得好笑,声音

    越来越大。

    大笑还不够,最后甚至趴在蓝晚清颈间笑的浑身直颤。

    只觉得,他老婆怎么能这么可爱啊!

    蓝晚清不知道他笑点在哪里,但这男人笑的越来越夸张,她就真的有点恼了。

    坐在他大腿上的圆臀动了动,就想站起身来,却被他揽紧纤腰动弹不得,她气闷的扭头瞪他一眼,自觉

    这一眼完全可以让他感受到自己的不满和愤怒。

    可她显然忽视了温斯琛眼睛和耳朵在对着她时的自动过滤和筛选功能,硬是把她的怒气捻出来三分的嗔

    意和七分的撒娇成分。

    他从她颈窝抬起头,脸上的笑意不减,依旧把还捏在手里叉子上的草莓送进自己嘴里,只是这次他只咬

    了一半在嘴里。

    接着揽着她腰间的指稍动,在她腰侧轻掐一下,在蓝晚清畏痒的张嘴轻呼时,揽在她纤腰的手臂收紧,

    另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把叉子扔进瓷盘里,压着她后颈吻上她的唇。

    把咬了一半的草莓推进她没来得及合上的小嘴里。

    蓝晚清:“......”

    她‘被迫’的嚼了两下咽下嘴里的草莓,刚想张口,就又被他堵住了唇。

    他吻她吻的很仔细,唇舌在她的嘴里扫荡的也彻彻底底,唇齿相融间,似是在品尝一道最美味的佳肴一

    般。

    蓝晚清被他吻的差点喘不过气。

    在他好不容易松开她,给她呼吸的空间时,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缺氧了一样,浑身软绵绵的。

    温斯琛啄着她的唇,一下一下,轻蹭着她的唇,或含或吮好半晌,才舔舔她的唇,微微抬起头看着她的

    眼睛笑意深浓的道:“好甜,这个最甜。”

    蓝晚清:“......”

    被撩的毫无反击之力的时候怎么办?

    蓝晚清觉得是:反被动为主动。

    俗称:下马威!

    所以下一秒,不知是什么力量驱使的她,让她圈上温斯琛的颈,送上自己的唇。

    这不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它带了些不甘心和挑逗,蓝晚清甚至动了动修长的双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两人贴的极近。

    近到该贴的地方不该贴的地方都贴的严丝合缝,不分丝毫。

    温斯琛确实是没想到她会这样,被她突然的动作有些惊到,身子微微后仰了一下,下意识一手撑在身后

    的地毯上支撑住两人,一手揽在她腰间稳住她。

    但是他的惊讶只是一瞬而过,反应过来的他心里自然是溢满了惊喜,这反应比自己预期的好上太多了好

    吧?

    温斯琛揽在她腰间的手上移,压上她后颈,热情的回应着她。

    蓝晚清是真的被他撩的有些恼了,要是之前,他这么热情的话她肯定是会往后退缩的,可是这会儿她圈

    在温斯琛颈上的手臂却越圈越紧。

    热情不灭反增。

    她吮着他的舌尖,在他想要探舌到她嘴里时,小舌和他的轻触一下随即收回,听见他气闷的轻哼时,脸

    上闪过似有若无的笑意。

    接着轻啃他的下巴,然后沿着他微仰的脖颈,一路舔吻上他的喉结,湿滑的唇在他的喉结上或轻或重的

    啃咬着。

    蓝晚清含住他微鼓的喉结到嘴里重重吸吮一下,看着那一小块肌肤以肉眼可见的程度迅速泛红,她满意

    的伸舌舔了舔。

    察觉到温斯琛揽在自己腰间的手臂越收越紧以及自己圆臀下越来越明显的异物感,还有耳边男人越来越

    粗重的呼吸声,蓝晚清从鼻腔里哼一声,低头在他锁骨上狠咬了一口之后停下动作抬眼看他。

    眼前的男人,胸膛起伏不定,炙热的眼神里闪着毫不掩饰的浓烈情·欲,在她的目光看过去时,他喉咙

    吞咽一下,手臂收紧,眼中光芒万丈,无声的请求着。

    希望她可以继续下去。

    但蓝晚清的目的可不是要继续下去帮他纾解情·欲的,她哼一声,就打算从他身上站起身子。

    温斯琛一瞬间明白了她的用意,收紧手臂没让她逃开,蓝晚清没有防备的被他拉下重新跌坐在他的大腿

    上,两人欲·望相抵,皆是轻喘出声。

    但蓝晚清下一秒就咬了唇咽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呻·吟,温斯琛丝毫没掩饰,喘了一声粗气之后额头抵在

    她颈间无声的笑了出来。

    像是这会儿他才意识到,即使在他面前她一直都是柔软的小女人模样,但是她骨子里的骄傲和不服输也

    是深深刻在她的灵魂深处的。

    温斯琛在她轻打他后背抗议时抬头,接着往后仰躺在羊毛地毯上,被他揽在怀里的蓝晚清自然也被迫的

    趴在了他身上。

    他压着她后颈仰头亲亲她,然后抱着她轻轻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安抚意味浓厚的在她‘怒瞪’着他的眼睛上亲亲,再亲亲她鼻尖,最后在她紧抿的唇上轻轻厮磨了两

    下,在她无意识的放松时,含着下唇到嘴里用舌尖抵了抵,眼神里溢着温柔之色又带了几分调侃的道:“晚

    晚,我虽然不像你一样那么喜欢吃榴莲,但是并不讨厌。”

    意思是刚刚你说的那些想要用榴莲来‘惩罚’他的想法,对他来说是真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蓝晚清:“......”

    她闻言有些窘迫又有些恼羞成怒的闭了闭眼,张口想说什么,就又被他打断。

    温斯琛舔舔她的唇,蓦地软了声音开口问:“晚晚,你想我们去哪里度蜜月?”

    蓝晚清像是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问这个问题,闻言双眼眨了眨,‘愤怒’的表情一瞬间崩裂,想

    张口问他‘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个?’

    只是刚张嘴,首音还没出来,就被温斯琛堵住了唇,贴上她唇的一瞬间,她只听到一句模模糊糊的呢

    喃:

    “没关系,我们慢慢想。”

    然后...就...

    哪还有什么然后啊?!!!

    难道让她说第一次在星空下和自己爱的人做·爱做的事感觉还不错?

    蓝晚清觉得温斯琛真的是自己的‘克星’吧!昨夜的记忆,让她有些欲哭无泪的想着。

    现在她只希望没有人变态的在大晚上拿着望远镜瞎看吧!

    温斯琛埋首在她颈窝里,呼吸着她让自己销魂的体香,半天没听见她声音,不禁抬起头看她。

    就看见蓝晚清红着小脸,咬着下唇,双眸湿润。

    温斯琛:“......”

    这女人真的是毒。

    蓝晚清看见他眼里毫不遮掩的炙热和情·欲,忍不住抬手捂住他的眼,声音似嗔似怒,揉了几分撒娇和

    妥协的道:“温斯琛,我不要了!”

    这男人哪来那么多精力啊!

    温斯琛:“......”

    他喟叹口气,握住她覆在自己眼睛上的手到唇边吻了吻,接着抱着她翻身重新让她躺在自己胸口上,大

    手在她后背轻按着,不含情欲,只为纾解她身上的不适。

    蓝晚清乖巧的趴在他胸口没动,闭上眼昏昏欲睡的时候,就又听见他开口:

    “昨晚,我是认真在问的,你想去哪里度蜜月?”

    “老婆?”

    更多动

    态>>

    作者有话要说:

    晚晚:好气!我挑的草莓,结果昨晚我只吃了半个!

    温温:不气,至少你吃了一整个我。:)

    绾绾:骚的无可救药了![扶额]

    剩下的内容不多了,大概下月初之前就会完结,一到尾端就容易卡文,叹气!

    最近没什么时间一一回复小天使们的评论,抱抱大家不要难过,然后前几天的一个评论回复我今天刚看到,

    也不知道那个小天使还在不在,如果你看到我作说,还想要删了评论的话就到围脖私信我,我可以在后台删

    掉哈。

    特别感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后来的解释和安慰,我们大家都不要多想,我很爱也很珍惜我每一个读者

    的,么么哒。

    给你们发射大心心,biubiubiu...*3*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