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八章 无语

作者:绾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六的清晨, 东城的天空布满厚重的云,灰蒙蒙一片。

    不一会儿,大雨敲打在玻璃窗上的噼里啪啦声就接二连三的响起来,蜷缩在男人怀里的人儿虽然没有要

    醒来的迹象,但是不堪那声音的清扰, 柳眉紧锁,言间呓语着下意识往男人怀里更深处钻去, 急切的想要摆

    脱那扰人清梦的声音。

    温斯琛收紧环着她的手臂,指掌轻覆在她耳上, 替她撇去那噪音。

    他低头看着紧贴在自己胸口的小女人,只觉得一颗心都像是在水里泡过一样,软的一塌糊涂。

    她是他的妻子了,不管是名义上,还是身体上。

    没有结婚照, 没有戒指,没有花, 没有繁琐的婚礼流程,只有那印了钢印戳的两个红本和两颗两情相悦

    的心。

    好简单。简单到什么都没有, 却觉得满足而富裕。

    他在她额上印了个吻, 又收紧些两臂, 将她的头抵在颈窝间, 拥着她, 决定再睡个回笼觉。

    晌午过后,大雨渐淅, 雨滴敲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不再显得那么的急切和聒噪,反而像是清脆的铃乐一

    般,多了抹动听的感觉。

    蓝晚清终于在嘀嘀嗒嗒声中悠悠转醒。

    几近一整夜的欢爱,最先复苏的不是记忆,而是浑身上下的酸麻无力。

    睡着的时候没感觉,这会儿清醒了,她身子一动,眼泪差点儿没掉出来。

    她昨晚是跟人打了一架吧?蓝晚清闭着眼有些欲哭无泪的想着。

    噢,不是。

    不是‘一架’,而是‘很多架’。

    虽然这个‘架’跟以往她认知里的那个‘架’是全然不同的事。

    虽然她以前没有经验,但是也绝对没想过男人的精力能够好到那种程度,这种事明明是两个人的事,可

    他却像是完全不知道累是什么一样。

    后半夜的记忆基本已经成模糊状态了,只依稀感觉到事后他抱她去泡了热水澡,还帮她洗了头发,吹了

    头发。

    只是...

    谁说事后泡热水澡会好受些的?

    为什么她这会儿还是觉得要死了似的...

    意识到落在自己眼皮上的轻吻,蓝晚清缓缓睁开眼,看见他温柔又专注的看着她,不知道他醒了多久,

    一双黑眸深幽如夜。

    “早。”

    温斯琛看着她勾起一个笑,低沉沙哑的开口。

    她不知道这会儿时间是多少,但还是回应了一声,“早。”

    因为他昨夜的激狂,蓝晚清这会儿嗓音也是哑哑的。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小脸一红,却又皱着眉头忍不住道:“好难听。”

    温斯琛闻言,低低笑了一声,很短促的轻笑,听在蓝晚清耳里意外的性感。

    他鼻尖蹭蹭她的,又在上面轻轻咬了一口,最后贴着她的唇笑意深浓的开口,“好听。”

    他舔吻着她唇角,一路移到她耳边,又压低了嗓音开口:“我好喜欢。”

    喜欢看她为自己意乱情迷,也喜欢看她在他身下颤抖性感的样子。

    哼。

    蓝晚清从鼻腔里哼一个气音出来,抬眼看着他的眼里多了几分委屈,他是喜欢了,可她这会儿真的是要

    难受死了。

    温斯琛像是能听出来她那一声哼所谓何意,缓个笑出来,捞着她翻身,让她趴在他胸口上,一手轻抚着

    她后颈,替她紧绷的肌肉按摩,一手在她腰间轻按着。

    蓝晚清双手交叠,趴在他胸口上,闭着眼舒服的喟叹一口气。

    那声音听在温斯琛耳里,就像一只小猫蜷在他怀里喵喵叫一样,他手一顿,喉咙忍不住上下吞咽一下,

    这根本就是在挑战他的意志力。

    若不是她真的太累,他绝对会把她压在身下再要她几次。

    温斯琛隐隐深吸口气,揽着她小心的变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试图说些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饿了吗?”

    他吻着她额角轻声开口。

    “现在几点了?”她轻舒口气,懒懒的张口问。

    “两点多了。”

    自昨天中午吃了饭之后就没吃过东西了,昨天晚上又消耗太多体力,怪不得会觉得这么饿。

    “嗯...”蓝晚清在他胸口轻轻蹭一下,接着下巴支在上面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道:“好饿。”

    温斯琛闻言,轻轻翻身压在她身上,却没用力,双手自她身下环着她,一手捧在她脑后,吮住她的唇轻

    啄两下,揉了笑意开口:“先抱你去泡澡,我下楼弄点吃的上来?”

    蓝晚清搂着他的腰看他挑挑眉:“你会做饭?”

    他鼻尖在她脸侧蹭蹭,没答反问,“想吃什么?”

    语气里带了三分得意,好像不管她说什么他都能做出来给她一样。

    “嗯...”蓝晚清皱着眉眨眨眼,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道:“水晶虾饺?“

    温斯琛轻啄着她的动作一顿,抬眼看她。

    “......”

    “艇仔粥?”

    “......”

    “糯米鸡?”

    “......”

    “云吞面?”

    “......”

    “叉烧包?酥皮莲蓉包?马蹄糕?糯米麦...”

    剩下的话没说完,就被温斯琛气闷的堵住了嘴。

    好半晌,温斯琛才松开气喘吁吁的蓝晚清,抵着她额头,哼笑一声开口:“老婆,你还是吃我吧?”

    蓝晚清:“......”

    “...汤面吧,想喝点热汤。”

    温斯琛闻言轻笑,又亲亲她,才应了一声,“好。”

    他先捞了一旁的睡袍穿上起身去浴室放好水,把她抱进浴室后,才下楼去煮面。

    二十分钟后,蓝晚清从浴缸里爬出来时,温斯琛也端着两碗面上楼来。

    他把面放到床头柜,看着刚从浴室出来的蓝晚清,“好些吗?”

    蓝晚清点点头,接着深吸口气,“好香。”

    闻起来真的像是很会做饭一样。

    温斯琛闻言嘴角扬了笑,对着她招手:“快过来尝一下。”

    蓝晚清从床的另一侧爬过去,坐在床边,接过他递过来的碗筷,吸一口进嘴里,瞬间眼睛亮了一下,瞪

    着眼睛惊喜的看着温斯琛道:“真的好吃。”

    温斯琛听见,漾着笑揉揉她的发,“快吃,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两人边吃边闲聊了一会儿,吃完,温斯琛说要把碗筷送下楼洗一下,蓝晚清也要跟着下去。

    结婚之前她没机会来过他住的地方,昨天结婚,晚上第一次回来这里,又被他直接抱着去...学游泳,都

    没仔细看过他这栋复式是什么样子的。

    温斯琛瞧着她样子不像刚刚醒时那么难受,也就点点头同意了。

    他一手端着碗筷,一手牵着她出了房门。

    从卧室出来,是玻璃围栏,玻璃上方是黑桃木色的扶手,温斯琛冲着右面那两个房间抬抬下巴,然后看

    着她道:“那边两个一个是书房一个是健身室,我一会儿再带你进去看。”

    接着牵着她左拐往楼梯的方向走。

    走约莫五六米后,他停下脚,松开她的手改搂住她的腰,看着二楼到三楼连接的楼梯低头看着她似笑非

    笑的开口:“这里往上左拐就是我们昨天‘学游泳’的泳池,”说到‘学游泳’三个字,他还特意用力咬了

    咬,字字清晰有力。

    蓝晚清:“......”

    衣冠禽·兽大概就是形容他这样的吧?

    “往右拐是晨光室,”温斯琛低头在她额角亲一下,笑意深浓的道:“天气好的时候,周末我们可以在

    里面看看书,下下棋,那侧的景致也不错,往远处看可以看到东城的海港,晚上的时候尤其漂亮,昨晚没机

    会看,我们今晚再看。”

    蓝晚清:“......”

    难道是她心思不正吗?为什么普普通通的一句话,这会儿从他嘴里说出来,就都像是多了一层隐层的意

    思似的?

    他揽着她继续往楼下走,“当然,你想要找朋友过来喝茶聊天也行。”

    末了,抿抿唇加了一句,“别冷落了我就行。”

    他一副除了这个什么事都好商量的语气。

    蓝晚清:“......”

    进厨房前,温斯琛往连接着客厅的落地窗外撇了一眼。

    把碗筷放到洗碗机里,他转过身,冷不丁一把抱起蓝晚清从厨房走出来。

    蓝晚清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惊呼一声圈住他的颈,有些惊魂未定的在他肩上拍了一下嗔瞪

    他:“你干嘛啊?!”

    温斯琛像是很享受似的,嗓音低沉的轻笑两声,放她到厨房外的流离台上坐好,接着挤进她垂落在台下

    的双腿间,两臂撑在她身侧,碾上她的唇轻吮了两下,蹭蹭她鼻侧嫩嫩的皮肤低哑着嗓子开口问:“一会儿

    出去?”

    蓝晚清眨眨眼,她扭头看向窗外,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午后的一丝金光正迫不及待的从云层

    中一点一点的钻出来。

    天晴了。

    今天是他们新婚的第一天。

    本来以为要下一整天的雨,想着和他一起窝在家里待着也不错,但是既然老天这么给他们面子,她又怎

    么好意思拒绝呢?

    新婚第一天的约会啊!

    她也不想拒绝。

    蓝晚清灵动的大眼看着温斯琛眨了两下,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好啊。”

    温斯琛扬起笑脸,就着这个姿势抱起她,于是蓝晚清又像是个小浣熊似的吊在他身前。

    他抱着她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温声开口问:“去看电影好不好?”

    蓝晚清圈着他的颈,想着上次两人无疾而终的电影约会,她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点了点,应的爽

    快:“好。”

    只是,进了卧室之后,蓝晚清才像是想起什么,她挺起身蹙眉看他怀疑的开口:“我们只是去看个电影

    对吧?”

    温斯琛看着她眨眨眼,亲亲她小嘴:“当然。”

    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反倒让蓝晚清更加怀疑,因为想到他上次说的那句:

    电影院光线很好,可以做很多事。

    蓝晚清:“......”

    她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温斯琛抱着她进更衣室,她从他身上跳下来之后,回过身打算拿衣服穿,又一脸怀疑的转过身看他认真

    的又问了一遍:“真的只是看电影吧?你没有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温斯琛脱了浴袍扔到一旁,浑身上下只着了个四角底裤在身上,闻言侧眸看她挑挑眉:“什么是奇怪的

    事?”

    蓝晚清:“......”

    就你脑袋里在想的奇怪的事!

    她咬咬下唇,这种事又不能直接说出来。

    算了,就当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蓝晚清回过身从行李箱里拿出来昨天还没来得及拿出来的衣服准备穿时,温斯琛已经手脚利索的穿戴整

    齐了。

    他靠在身后的衣柜上,看着她背对着自己穿上黑色长裤,套上打底之后,又穿上一件宽松的米白色粗针

    毛衣,从衣柜拿出昨天穿的那件卡其色羊毛大衣穿上。

    温斯琛走上前,帮她把长发从衣服里掏出来,低头在她侧脸印个吻之后,贴着她耳朵小声开口:

    “奇怪的事,我们在家里做就好了,嗯?”

    低沉沙哑的声音里揉着‘我都明白’的笑意。

    蓝晚清:“......”

    怎么到最后图谋不轨的反而成了她了?

    更多动

    态>>

    作者有话要说:

    蓝晚清:说不过自己的老公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