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七章

作者:绾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嘘*蓝晚清换上那身堪堪遮住重点部位的比基尼, 站在更衣室里附带的落地镜前闭着眼睛深呼吸了好几次,

    最后仍是敌不过心里的羞窘,拿了搭在衣架上的浴巾披在身上才打开更衣室的门出去。

    她走出更衣室,并没有看见温斯琛在门口。

    整个露天阳台上,温斯琛只在更衣室里装了一盏暖橘色的灯。

    再有的, 就是从楼梯处映进来的那束光源了。

    蓝晚清视线稍移,看见在泳池里娴熟自然游着的男人, 夜色的映衬下,男人背脊线条修长流畅, 粼粼水

    波里划水摆臂间,双臂上的肌肉贲起,给人十足的安全感。

    不能不说,温斯琛是真的会生活。

    玻璃全景天窗外是墨蓝色的天空,今天天气好, 弯月当空,隐隐还能看见几颗闪闪烁烁的星星。

    再往远处望, 能看见大半个东城市匍伏在脚下,车辆只余一个个光点在车道间川流不息, 远处错落有致

    的楼宇, 万家灯火都似被映成了一幅画。景色太美, 蓝晚清一时看的入了神, 等发现泳池里的男人双臂扶在池边看她时, 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以后

    的事了。

    蓝晚清脸上刚刚消退些的红色又升了上来,她指尖捏紧了些披在身上的浴巾, 可浴巾也只是遮住她的上

    半身而已,仍留着笔直修长的双腿在夜色下盈着诱人光泽。

    从她身后更衣室里打出来的暖光,让她身前虚打出来一片纤细的阴影,一半斜斜落在她脚边,另一半虚

    掩进了泳池里。

    温斯琛在泳池里仰头看她,她盘起的长发,落了几缕发丝在外,微微卷曲着,被她身后的暖光映的发色

    稍浅。

    浅淡的月光泛着一丝冷意,身后的橘光又带着几分暖意,相互交衬的夜色下,让她带了几分小女人的妩

    媚,又带着几分小女孩的调皮。

    温斯琛被眼前的景色惊到,不由得屏住呼吸,接着无意识的朝她伸手过去。

    蓝晚清看着他冲自己伸过来的手,犹豫了两秒钟,还是往前踏了一小步,一手牵握住他的,另一只手仍

    然揪紧着胸前的浴巾。

    她在泳池边蹲下,温斯琛又往池边走近一步,泳池里的水随着他的动作波动,拂过她的脚背,像是情人

    间试探的搔痒,蓝晚清白玉般的脚趾忍不住蜷缩一下。

    泳池里的水和室内恒温,刚刚她并没有觉得水有多凉,可是...

    蓝晚清看着及他胸口的池水,不由得蹙眉,气弱的开口:“我会被淹死的...”

    她以前学的时候顶多池水就只有一米五深,而以这水到他胸口的高度,怕是得有一米七深,她净身高只

    有一米六七,进去就看不到人了...还怎么学...

    这么多水...她也喝不完...

    温斯琛:“......”

    他抬起另一只手亲昵的曲指轻刮过她鼻尖,眼里含笑说出来的话却带了几分无奈:“你可以再无视的我

    彻底点,没关系。”

    他在这里怎么可能会让她淹死,这女人真的是有本事气到他。

    他揉揉握在手里的小手,温声道:“晚晚,下来。”

    蓝晚清摇摇头。

    “我抱你?”温斯琛勾着唇开口,这笑容在月色下看起来甚是邪魅。

    接着没等蓝晚清回应,温斯琛握着她的手往身前一拉,另一只手圈住她的腰就把她带进了泳池里。

    蓝晚清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惊呼一声,双手下意识攀紧他颈项,双腿更是有意识的跟个小浣熊似

    的圈在他腰间。

    把他整个人抱的紧紧的。

    浴巾被这大动作甩掉,漂浮在泳池里看起来孤孤单单的。

    蓝晚清没注意到这会儿两人浑身上下严丝合缝的贴着,只紧紧搂着他的颈结结巴巴的威胁着开

    口:“温,温斯琛,你敢松手的话,你,你就死定了。”

    温斯琛哪舍得松手,他今天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

    为了避免那天在酒店的情况再次发生,他才想着这么一个‘学游泳’的办法来,让她先习惯两人的肌肤

    相贴,后面的事情才能顺利继续。:)

    如果两人的新婚之夜让他‘半途而废’,那真是比杀了他还过分的事。

    他一手托着她圆臀,一手揽着她的腰,往泳池中间走了走,在她耳边小声应声:“嗯,不松手。”

    声音里都是满足的笑意。

    温斯琛双手稳稳托着她,水只到她胸口而已,蓝晚清放下心,松了一口气,这才注意到自己跟个小浣熊

    似的缠在他身上。

    蓝晚清:“......”

    她羞窘的闭了闭眼睛,接着扶着他肩膀挺起身子看他,“温斯琛,你是不是故意的?”

    虽说是质问,但温斯琛硬是从中听出来些许嗔意的撒娇来。

    他稍松一些手,想把她往下降降和自己平视,蓝晚清却以为他被自己说中心事要松手,声音带了几分哭

    腔,嘴里骂着他,整个人却攀着他又紧了几分。

    温斯琛显然是享受其中,他靠在她耳边抑制不住低沉的笑出声,咬着她耳朵轻声问:“嗯,我故意的什

    么?”

    蓝晚清:“......”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啊?!

    怕真把她惹急了,得不偿失,温斯琛适可而止,他抬手拍拍她的臀轻声哄着,“晚晚乖,下来。”

    虽然现在的姿势他是很享受,但是并不适合更进一步发展。

    蓝晚清闻言靠在他颈边用力摇了摇头,“我不要。”

    水太深了!

    “不会淹到你的,我保证。”

    他一手扶着她后颈示意她仰起头,然后在她抬起头时,安抚的亲亲她,“相信我,嗯?”

    温斯琛的样子看起来是真的可信,蓝晚清抿抿唇,慢慢松了些圈在他腰间的腿,只手臂还紧紧环在他颈

    上,她贴着他缓缓下滑,水快到她脖颈儿时,她仍旧没踩到底。

    只是还没等她皱眉,温斯琛已经握着她腰两侧把她往上提了提,接着他自己微微后仰,让她半趴在他胸

    口上,对着她柔声开口:“我在这,别怕,放松点。”

    蓝晚清曲臂撑在他胸口上,随着他缓缓后撤的动作,她身子渐渐往前,在他的诱哄下逐渐放松的身体在

    水里漂浮起来,就真的像是自己在游泳一样。

    她以前虽然学了几次都没学会自己游,但基本的一些游泳知识她还是知道的,双腿下意识的在身后摆动

    着。

    看着温斯琛的双眼从嗔怒渐渐变成了惊喜的笑意。

    温斯琛看着她在夜色下如小女孩般的明媚笑脸,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宠溺的笑。

    握在她腰间的指尖用了用力,他勾着唇问:“好玩吗?”

    蓝晚清用力点点头,接着双手揽上他后颈微微用力凑上前在他唇上吻了下又强调一遍:“好玩,原来游

    泳是这样的感觉。”

    声音里是满满的感叹,温斯琛听着忍不住失笑。

    在泳池里带着她来回转了两圈,他直起身子,捞着她的腰重新抱起她,在她唇上亲了亲,宠溺的

    问:“想不想玩更好玩的?”

    蓝晚清这会儿已经完全放松下来,回抱着他也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才笑着开口:“什么更好玩的?”

    温斯琛手臂施力,先放她到泳池边坐下,接着在她面前背过身,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抱住我。”

    蓝晚清看着面前结实的后背犹豫了两秒,迟疑的开口:“这样...你不会沉下去吗?”

    温斯琛闻言轻笑,回头安慰她:“不会。”

    蓝晚清眨眨眼,还是乖巧的圈上他的颈,她刚趴上他的背,就感觉温斯琛的脚在池边用力一蹬,整个人

    滑进水里,他游的很快,攀在他背上的她也‘游’的很快。

    她忍不住开心的尖叫出声,来回一圈之后,温斯琛在水里转身重新抱住她,蓝晚清又像个小浣熊一样紧

    紧圈着她,只是这会儿她神情放松,两只脚甚至还在他身后轻轻摆动着。

    温斯琛双臂稳稳托着她,她也不担心会掉下来,双手捧着他脸侧在他唇上用力亲了一下,看着这个微喘

    的男人大力的夸赞了一句:“你好棒!”

    可温斯琛显然并不满足于此,他压着她后腰往她唇边凑了凑,在她唇上轻啄着挑眉问:“谁好棒?”

    “你。”

    蓝晚清在他唇上咬一口,眼尾弯弯。

    “嗯,”他鼻尖蹭蹭她的,又问:“我是谁?”

    蓝晚清:“......温斯琛。”

    温斯琛闻言缓了个气音笑出声,额头和她相抵,看着她压低了嗓音:“我们已经结婚了,老婆。”

    意思是称呼是不是应该改一下了?

    蓝晚清:“......”

    她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是...她真想知道他是怎么这么自然的就能喊她‘老婆’的,‘老公’这么亲昵

    的称呼,她想想都觉得害羞到不行。

    温斯琛也不着急,耐心十足的在她唇上轻舔着,柔声诱哄:“晚晚乖,叫声‘老公’听一下。”

    蓝晚清:“......”

    她抿紧嘴巴没应声。

    可温斯琛像是铁了心今天非要听她张口不行,在她脸侧,颈窝,嘴角小幅度的一下下轻啄着,诱哄着。

    蓝晚清拗不过他,深吸口气,试着张口:“老...”

    可一个字出来之后,剩下的那个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听见蓝晚清张口,温斯琛停下动作,抬眼看她,眼里有毫不掩饰的期待和渴望。

    蓝晚清看在眼里,鬼使神差的那两个字称呼就从嘴里溜了出来。

    “老公。”

    夜色渐浓,缱绻入耳。

    温斯琛瞳孔因为这两个字紧缩一下,接着喉咙深处溢出一声叹息似是应了一声,接着凑上前贴上她的唇

    吻住她。

    这个吻不像之前的温柔诱哄,也不似以往的安抚逗弄,染了十足的侵略和情·欲。

    他的舌细致的描绘着她的唇型,趁着她惊喘,探入她口中汲取甜蜜。

    双手覆盖上早已觊觎已久的娇躯,耐心又温柔的探索着,他指尖在她腰腹间不舍的流连,因为那滑润的

    触感而惊叹。

    温斯琛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沿着她背脊压住她后颈,往前踏了一小步将她紧紧抵在池边瓷砖和他的胸

    膛之间。

    即使是在水里,蓝晚清也能感受到从温斯琛身上传递过来的灼热感,身后的冰凉和身前的炙热,让她思

    绪混乱,呼吸困难。

    温斯琛的吻持续深入,吞下她所有的喘息和呜咽,压在她后颈的手游走到她的发髻,指尖微动轻易解

    开,修长的指梳过她如瀑的黑发,发丝柔软细腻,如她人一般。

    蓝晚清双脚踏不到底,又被他吻的心智渐失,只能虚软的倚靠在他胸前,浑身使不上一丝力气。

    温斯琛双眸半阖,视线却从始至终紧紧盯着她的脸,像是她一丝一毫的反应都不想错过,他指尖沿着她

    腰腹上移,挑起她胸衣下摆,抚上她胸前的柔软。

    他的唇沿着她脸侧,含住她瓷玉般的耳垂,抵在舌尖轻舔,随后落在她白皙修长的颈上,啃咬着那里细致的肌肤。

    他指尖隐在她的胸衣里,捏弄着她渐挺的蓓蕾,耳边传来她略带哭腔的喘息声,她迷糊不清的叫着他的名字,说出来的每个字都让温斯琛陷着迷。

    她全身颤抖着,双手紧紧攀着他的颈,靠在他颈间无助的呻吟,因为他沿着她平坦的小腹滑入她底裤里的指。

    他紧闭着双眼,感受着她牢牢的包住他的指,那湿润滑腻的触感让他几近发狂。

    蓝晚清因为他的触摸而瞪大双眼,朱唇轻启,可温斯琛没给她惊呼的机会,舌尖有力的探入,将她的惊喘悉数吸进嘴里。

    她感觉到水面下,两人亲昵的贴近,他的欲·望紧紧抵着她,毫不遮掩。

    蓝晚清不自觉的轻颤,有生以来第一次,她感受到了欲望的引诱,一种空虚又焦躁的情绪掌握了她所有

    下意识的反应,她双手圈紧他颈项,学着他回吻着他。

    吮他的舌尖,咬他的唇,含他的耳垂,啃他的喉结。

    她的热切,燃烧起温斯琛体中一种类似毁灭的冲动,将他的理智全然焚烧到灰烬全无,茫茫沙漠中,她是唯一一点绿洲。

    已经够了。

    温斯琛嘴角缓着笑,默默的想着。

    她的回应已经消散了他最后的一点顾虑,他想要她,此时此刻。

    温斯琛没再浪费时间,他托着她的臀抱起她,让她双腿紧紧环在他腰间,踏着台阶上岸,往楼下的卧室走。

    一直到他将她放置到他那张深蓝色的大床上,他的唇舌都没能从她身上移开分毫。

    窗外的月色,透过落地窗外的薄纱窗帘洒进房间,她莹白的身躯,湿亮的黑发,晶润的瞳眸对于温斯琛来说都像是致命的毒·药一般。

    让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之于外人,冷静自制疏远的是她,之于他,慧洁狡黠可人的也是她,什么时候爱上的她?

    不知道。

    也许是因为那次海边她因为他的话而苍白着脸色转身离去,他的心为此拧紧疼痛时,也许是那天在多尼船上她在他怀里的感觉那么对,像是此生注定要与他有所纠葛时,也许是阳光下她漾着笑脸冲他挑衅的挑眉,满脸熠熠生辉之色,让他心跳漏拍时,也或许,当时在水飞休息室,她隔着墨镜漫不经心的看他时,他就已经深陷其中而不自知。

    爱上她,是悄无声息又意料之中的事。

    他目光灼灼的注视着身下已被他褪去身上仅有的两件遮蔽物的小女人,粉嫩的丰盈,雪肤凝脂,吹弹可破,丰盈的顶端,是诱人的粉色蓓蕾。

    温斯琛着迷于蓝晚清仍处在刚刚激情中的表情和反应。

    “小妖精。”

    他轻叹一声,低头重新贴上她的唇。

    他的指顺着丰盈描摹圆弧,修长的指触上她敏感的顶端,轻按捏弄,过多的刺激让蓝晚清惹不住的呻吟出声。

    却因为在他的口中而显得模糊不已。

    他轻咬她细致的下巴,给了她喘息的机会,随后热烫的唇落在她的胸口上,灵活的舌卷过顶端四周敏感的肌肤,换取她的颤抖和喘息,在她难耐的扭动翻腾时,才含住她粉色的蓓蕾用力的吸允和啃咬。

    他的指沿着她平坦细致的小腹滑入她敏感柔软的双腿间,挑逗着最煽情的火焰。

    蓝晚清楸紧身下的被单,双眼紧闭,脚跟无助的在他身侧蹬动着,她无法拒绝由他引起的情欲,只能放任身子,跟随着他的挑逗而下意识的响应着。

    她无助的喘息,接着呻吟出声。娇嗔婉转的声音在月色下温柔的飘荡着,极尽诱人。

    “温斯琛---”她难耐的呼喊他的名字,声音带着欲求不满的哭腔。

    “嘘,”他靠着她耳边,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加快手上的动作,轻声哄着她,“我知道,嘘,我知道”

    蓝晚清再也不能思考什么,她的手覆在他手上,想要制止他,却又舍不得他停手,她紧闭双眼,啜泣着,感受着那阵激烈的狂潮从他的指尖席卷到她全身上下。

    在她呼喊着要到达的高峰瞬间,温斯琛没有放开手,持续着那阵甜美的刺激过去。

    眼泪顺着太阳穴滑落进湿发间,蓝晚清察觉男人健硕的身躯压下来却停止不再动作,她从狂喜的海洋中幽幽转醒,睁开眼睛困惑的看着他。

    温斯琛紧咬着后槽牙,忍耐着,直到蓝晚清真开双眼,才吻着她眼角的泪粗重的喘息道:“对,晚晚,在我爱你的时候,看着我。”

    蓝晚清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巨大灼热的男性欲望已经滑入了她湿热温软的体内。

    刚开始并不容易,她瞪大双眼,在他唇间喘息着,怀疑自己能否接纳的了他。

    温斯琛靠在她耳边,温声诱哄,“接纳我,晚晚,不要抗拒我,”

    他低声哄着她,伸手到两人交合之间,缓慢捏弄着她的敏感之源,直到她再次拱起身子在他身下颤抖时,他才猛一挺身,冲破那层处子的薄膜,滑进她体内。

    蓝晚清痛呜出声,双臂紧紧攀着他,闭着双眼轻声啜泣。

    温斯琛强忍着想要冲刺的欲望,在她耳边呢喃着柔声哄着,直到她在他身下稍动时,判定她疼痛消失,他才试着冲撞一次。

    两人皆因刺激轻喘出声,只是她的婉转悠扬,而他的低沉粗重。

    “晚晚,看着我。”他下身用力一挺,将她按紧在身下,喘息的开口。

    蓝晚清听见,睁开朦胧而湿润的双眼,看着他,感受着他一下下长而有力的冲刺。

    刺激一阵高过一阵,她紧抱着他,感受着快感在体内一次次的爆发,她在他身下难耐的挣扎着,身下无助的紧缩,将他环的更紧。

    起伏冲刺的温斯琛发出低沉的呻吟声,面上的表情似愉悦又似痛苦。

    蓝晚清也着迷于自己可以驾驭他的反应,唇边染了笑意,她攀紧他的颈,送上自己的唇。

    她的热切再次引起温斯琛体内的掠夺本性,他紧抱着她纤细的腰身,让欲望更加深埋进她的体内,欢愉积累的太高,蓝晚清忍不住张开唇,难耐的咬住他肩膀,在他身上留下专属她的痕迹。

    周围像是炸了烟花,爆发的彻底。

    温斯琛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吼,抵住她花径的最深处。释放出热源,而仅仅包裹着他的柔软一阵阵的紧缩,带来销魂的余韵。

    他体贴的不愿压疼她。

    只有她觉得自己的气还没喘顺。就又接着被他翻过身子,她趴在柔软的大床上,轻哼一声,察觉到温斯琛捧着她挺翘的圆臂,从身后冲进体内,灼热的欲望再度埋进了湿润的花径。

    .....

    窗外月色微敛,悄悄隐于云层之中,一会儿,又悄悄露了脸,沿着窗棱渐渐爬下,触到屋内的灼热又悄悄的躲了回去。

    新婚初夜,暖意渐浓。

    嘘。

    不打扰,才是乖宝宝。

    更多动

    态>>

    作者有话要说:

    吗耶,小心翼翼写成这样也生怕被锁,瑟瑟发抖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