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6章

作者:陆路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胡来来遵守了和程芸行的约定, 没有在叶孟沉家多逗留一分钟, 但是回到家躺床上已经是凌晨两三点钟的事了, 累得她只想一觉睡到下午。

    结果这个美梦很快就幻灭了, 因为从一大清早开始, 她的手机便“叮叮叮”地响个不停,听上去像是一轮微信轰炸。

    被吵醒后,她把脑袋拱到枕头下, 哀嚎了几声, 后悔昨晚没有开静音,现在又不能直接无视,毕竟不知道会不会错过什么急事, 挣扎了一番,最后还是艰难地睁开眼睛, 拿过手机看了看。

    万万没想到的是, 在收到的所有微信里, 没有一条和急事扯得上关系就算了,甚至连祝福都不是, 全部都是相当纯粹的八卦!

    其中最激动要数蔡蔡。

    ——来来,快去看微博热搜!有惊喜!

    新年伊始,微博热搜能有什么惊喜,不用想都知道,不是爆明星的恋情,就是爆明星的丑闻,胡来来对这两者都不太感兴趣, 此刻只想钻到手机屏幕的另一端去打人。

    她没有搭理,果断按下静音键,打算睡醒了再回复。

    蔡蔡好像料到了这一点,在她锁屏之前,又接连发了好几张截图过来,顺带附上一句话。

    ——不看不是中国人!

    “……”

    既然对方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为了保住中国人的身份,同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胡来来勉为其难地点开了图片。

    安静了三秒后,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睁大眼睛,仔仔细细看完那几张图片,紧接着打开微博,找到相关话题,点进去确认。

    其实这个话题的热度不算太大,因为和明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就是一个关于他们学校的八卦,所以现在已经快掉出热搜了,可这并不影响它给人带来的震惊效果。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一位女生给某大V匿名投了稿,寻求帮助,再经各大营销号一转发,就算没什么热度也被炒得有了热度。

    不过投稿的内容没什么特别的,主要说了说她上一段的感情经历。

    三个月前,她和C大某男生经朋友介绍认识,在一起了一段时间,可后来相处过程中,她渐渐发现对方的性格和交往前不太一样,于是提出了分手,男生也没说什么,同意了,只是希望能和她再吃最后一顿晚饭,她想着大家好聚好散,便答应了下来,谁知道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被下了药,对方使用胁迫手段,强行和她发生性关系,还拍了很多视频照片,以此威胁敲诈她。

    一开始,她抱着时间久了就会好一点的侥幸想法,对于他前几次提出的要求都尽量满足,不想把事情闹大,结果情况并没有好转,甚至昨天又被敲诈了,这次她实在是拿不出钱,又不敢和家人朋友说,只好通过这种方式,想要寻求博主和网友的帮助。

    看完微博正文,胡来来又赶紧滑到下面的评论。

    像这类投稿,评论转发通常由三类组成——质疑真实性的,帮着骂的,以及扒真实身份的。

    虽然这个女生没有对男生赶尽杀绝,除了提到他是C大学生这一点,基本上没有透露太多真实信息,但是架不住网友神通广大,很快便通过朋友的朋友,或者同学的同学,人肉出了渣男。

    而这正是蔡蔡激动的原因,因为这个渣男居然是何鹏飞!

    恶补完整件事的人惊讶得合不拢嘴,只觉得信息量有点太大,导致她的脑子转不过来了,于是拨了一个电话过去,直接找她确认道:“蔡蔡,那个热搜说的真的是何鹏飞?”

    “当然啊!你没看点赞最多的那条评论么,分析得多好啊,所有信息都得上,不是他是谁!”

    蔡蔡还沉浸在这份巨大的喜悦中,说得根本停不下来。

    “这就叫什么,贱人自有天收!用那么龌龊的手段陷害你就算了,没想到还做了更龌龊的事,等放完元旦,看学校怎么处分这个死渣男!”

    一个人兴奋了好半天后,她终于察觉到电话那头的人好像一直没机会说话,于是互动道:“怎么样,来来,高不高兴,解不解气!”

    “嗯,高兴,解气。”

    和上次听见秦妙作弊被抓不同,对于何鹏飞落得如今这种下场,胡来来非常喜闻乐见,只是喜闻乐见的同时,又忽然想起了之前秦诗让她不要和叶孟沉说情书的事。

    收了这贱人的天该不会正好就是他吧?

    她不知道这个猜测的可能性有多大,想了想,还是给叶孟沉发了一条微信。

    ——睡醒了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抱拳]

    刚放下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吓得胡来来差点把手机扔出去,赶紧接通,有点意外:“你这么早就醒了?”

    此话一出,没人说话,隔了好几秒,电话那头才传来声音。

    “没醒。”

    “……”

    从他的反应速度不难看出,他确实没醒,胡来来甚至可以想象他现在的样子,肯定还闭着眼睛,侧躺着,把手机搁在耳旁,有一下没一下地和她说话。

    她不忍心因为这点小事打扰他睡觉,改口道:“我不是让你睡醒了再给我打么,你快再睡会儿吧,我不急。”

    可是叶孟沉想多听她一会儿的声音,所以不打算挂电话,依然用那略微沙哑的嗓音,缓缓道:“说吧,什么事。”

    胡来来挂电话的动作一顿,想了想,只能按照原计划,问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认不认识何鹏飞这个人。”

    叶孟沉知道她指的应该是微博的事,想也没想,直接否认了。

    “不认识。”

    他教训一个人,从来都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毕竟讲道理总是没有切身体会一次来得记忆深刻,对秦妙是这样,对何鹏飞同样如此。

    只是这些她都没必要知道。

    好在胡来来没听出异常,反倒觉得他的语气像是真的不知道,心想这次应该单纯是因为老天有眼,让坏人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吧。

    于是她迅速结束了这个话题,免得最后又弄巧成拙了,而后想起另外一件要紧的事,变得欲言又止,纠结了半晌才开口。

    “对了,我还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不过我必须得先提前申明一下,这次真不是为了给你惊喜。”

    叶孟沉“嗯”了一声,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就是……就是……这不是快到我爸生日了么,我妈叫我今天陪她一起去买生日礼物,然后后天我得陪我爷爷检查身体,所以我只有明天有空……之前说好的三天计划可能要泡汤了。”

    胡来来说得有点底气不足,总觉得这样一再让他失望真是太对不起他了。

    其实这些都是今天凌晨回家路上,程芸行临时告诉她的,她没有拒绝的余地,也没有拒绝的理由,这次只能先委屈委屈他了。

    叶孟沉倒没说什么,听了后只是又“嗯”了一声。

    通过昨晚的事,他已经大概知道了程芸行的态度,于是提前做好了各种准备,像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在预料之中,所以他的情绪没有太大的变化。

    然而胡来来还是过意不去,和他畅想了一下美好的寒假生活,试图冲淡悲伤的气氛。

    “但是你也别太难过,反正我马上就放寒假了,到时候我肯定很闲,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还可以去公司帮帮你们……”

    没想到的是,说了大半天,她也没有得到一丁点回应,还以为电话被挂断了,可是拿起来一看,依然处于通话状态。

    这是……睡着了?

    胡来来重新把手机贴在耳边,果然听见了匀长的呼吸声,立马闭上嘴巴,挂断了电话,让他好好睡觉,她也缩回被子里,准备继续睡。

    临近中午的时候,她再次被饿醒,本想再赖了会儿床,又因为实在饿得受不了,不得不起床觅食,下楼后却发现三个大人不知所踪,家里只剩她一个人。

    她只能自食其力,走进厨房,打算随便煮一点东西吃,结果刚打燃火,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来了!”

    胡来来还以为是他们忘了带钥匙,连忙跑过去开门,谁知道一打开,看见的竟是孟素。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她基本丧失了思考能力,就连怎么回到客厅的都不知道,直到耳畔传来孟素的声音,听她说道:“站着干什么,坐吧。”

    “哦……哦……”

    胡来来回过神来,连应了几声,赶紧在她的对面坐下,拘谨得像是来别人家做客似的。

    不过这好歹是她俩第一次单独相处,不拘谨才怪。

    孟素不瞎,当然也看出来了。

    “我说你怎么每次看见我都这么紧张,难道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放松一点吧,我不会把支票扔你脸上,然后叫你离开我儿子的。”

    “……”

    嗯,这种狗血戏码确实很像她的菜。

    见惯了没有好脸色的孟素,胡来来不太适应开玩笑的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回应,只能配合着干笑了两声,心情倒是确实放松了一些,进入正题:“您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就是刚好路过这里,顺便进来和你聊聊天。”

    “哦……您想聊什么?”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反对你和我儿子的事么?”

    一聊就聊这么严肃的话题?

    胡来来慎重思考了一下,而后小心翼翼试探道:“因为我妈?”

    “……咳,那什么,她确实是一个原因,但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一提起程芸行,孟素还是多少有点不自然,清了清嗓子,找回气势,继续刚才的话题。

    “我倒不是不喜欢你,只是觉得你年纪这么小,心性还没有完全定下来,我哪儿能这么轻易就把我儿子交给你啊,万一你哪天变心了怎么办。”

    这种说法胡来来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反驳起来得心应手,不假思索道:“可是,就算心性定了下来,也有变心的一天啊。”

    “……”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把自己夸得天花乱坠么,这又是什么套路?

    孟素没想到会听见这种回答,花了一点时间整理思绪,揣摩她想表达的意思:“所以,你是想说,无论如何你都有可能变心?”

    胡来来摇了摇头,神情真挚:“会不会变心并不重要,我只知道现在的我是真的喜欢他,现在的我很想和他一起生活,现在的我有信心以后绝不变心,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随着话音一落,空气静止了。

    造成这一结果的人抿了抿嘴唇,开始反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说得太中二了,导致孟素无话可说。在心底长长地“啊”了一声后,她又补充了一句。

    “当然了,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想法,您完全可以不认同。只是您认同也好,不认同也好,我都不会放弃的。”

    这不服输的倔脾气倒是和程芸行一模一样。

    “唉,瞧你这话说的,我有什么好认不认同的,你们年轻人的事啊,我是管不过来了,反正我现在对你只有一个要求。”

    孟素故作无奈地叹了叹气,不再端着,放低了姿态。

    “以后见着我别再像老鼠见着猫一样躲来躲去的了,我以后可不想成为一个讨人厌的恶婆婆。”

    闻言,胡来来一愣,诧异的表情在脸上尽显,似乎不太相信在没有程芸行的刺激下,她会自发地说出这番话,毕竟这代表了是真心认可她吧。

    孟素一看,有种被质疑的感觉,不太高兴道:“怎么,不信我是真心的?”

    “……信信信!”胡来来赶紧收起那些不礼貌的诧异,一顿猛点头。

    “能做到么?”

    “……能!”

    “嗯,那今天就先这样吧,别和你妈说我来过,也别送了。”说完这话,孟素站了起来,打算离开,突然间又想起什么,提醒道,“哦,对了,你厨房里是不是在煮东西,好像糊了,你没闻到?”

    “……!!!”

    这下胡来来是真没时间送她了,火速奔向厨房,拯救差点被烧穿的锅。

    见状,孟素不禁担心起了自家儿子的婚后生活,出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打电话。

    “行了吧,小姑娘也帮你哄好了,今晚回家吃饭。”

    “我还是别回来影响你们心情了。”

    “……有你这么过河拆桥的么!你就不怕我马上调头回去,收回我刚才说的那些话?”

    叶孟沉还真就不怕,回答得不紧不慢:“要不是你真心认可她,不管我再怎么说,你也不会妥协吧,怎么这会儿说得像我逼你说那些话似的。”

    这话戳中了孟素的心窝子。

    事实确实如此。

    “好吧,我承认,以前我对她是有那么一点偏见,今天和她这样聊了聊,我发现她除了年纪小了一点,嘴巴和她妈一样不饶人外,倒也没有什么别的毛病。”

    什么时候年纪小也成了缺点。

    叶孟沉扯出一个笑,叹道:“这么一说,您儿子还真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

    从小到大,孟素几乎没怎么见过他炫耀过什么,如今为数不多的几次全是因为胡来来。

    栽人手里还栽得这么得意,怕是真的没救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