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5章

作者:陆路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和以往不太一样, 离十二点越近, 大街小巷里越是人声鼎沸, 大多数人都和家人朋友聚在一块儿, 一起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当然, 凡事都有例外,比如十六层的游戏公司依然灯火通明。

    在这样热热闹闹的日子里,或许谁都不想孤孤单单一个人, 于是单身狗们干脆不回家, 吃着胡来来特意给他们点的外卖,决定在公司跨年。

    十点左右,谢天收到了一条微信, 打开一看,吓得手里的披萨都掉了, 其他人见状, 停下了交谈, 纷纷关心道:“怎么了?”

    他面如死灰,没有说话, 只是把手机举了起来,让他们自己看。

    屏幕上显示的正是投食者发来的微信。

    ——我滴大兄dei,你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你们老板什么时候回家啊?

    ——对了,千万别说是我叫你问的!

    内容简单,任务艰巨。

    大家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用眼神鼓励他:“看来小老板娘给老板准备了什么惊喜,你加油!”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 他们的老板今天心情不太好,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撞枪口上。

    如果没有第二条微信的话,情况兴许还会简单一点,因为有了胡来来这张护身符护体,至少能留个全尸,一句“老板,来来让你早点回家吃饭”便能轻松解决问题。

    偏偏这种假设不成立。

    更惨的是,谢天不可能不帮这个忙。

    于是他深思熟虑了一番,而后视死如归地站起身,来到办公室前,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传来一声“进来”后,只探了个脑袋进去。

    “老板,你今晚打算通宵?”

    男人没有抬头,不冷不热道:“怎么,我在这儿碍着你们了?”

    啧,这语气……果然心情很不好。

    这种时候,还是保命要紧,谢天赶紧讪笑着解释道:“不是,老板和员工同在,我们感动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碍着我们,主要是因为来来以为你已经回去了,所以点的外卖没有你的那份。”

    接着,他立马进入正题,毕竟多逗留一秒就意味着多一分危险。

    “再说了,现在还留在公司的都是单身狗,回去也是一个人,倒不如大家待在一块儿,可你和我们不一样啊,说不定来来正好在家等你呢,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不用在这儿陪着我们了。”

    哪里不一样?

    闻言,叶孟沉放下了手中的笔。

    本来他今天难得打算提前下一次班,结果下午突然收到胡来来的短信,说是被家里的几个大人强制性留在家,今晚不能来找他了,也就意味着,他现在回去同样是一个人。

    所以,哪里不一样?

    这种期待落空的感觉还不如一开始就没期待的单身狗。

    被这么一刺激,好不容易压下去的不爽重新滋长,叶孟沉靠在椅背上,点了根烟,语气不善道:“说完了?”

    “……”

    谢天的脑子里只有“完了”两个字,见情况不妙,没有办法,只能模棱两可地扔下一句“反正老板你还是早点回去吧,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错了扣我工资”便火速关上门,逃命去了。

    而这句话充分暴露了他不是单纯关心自家老板回家时间的意图。

    叶孟沉神色微敛,却没什么反应,依然坐在椅子上。

    其实他没打算彻夜留在公司,和他们的想法一样,考虑到回家也是一个人,还不如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完,回去倒头就睡,避免东想西想。

    不过刚才谢天都已经明示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还听不出来,可能真的就是脑子的问题了。

    抽完一根烟后,叶孟沉终于站了起来,提步往外走。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离零点只剩最后半个小时了,客厅里如预想般没有开灯,电视却亮着。

    跨年演唱会正进行得热闹,而沙发上的人早已睡得四仰八叉了。

    虽然她的睡姿一如既然地奔放,但幸运的是这次暂时还没有进入深度睡眠状态。当听见房子里多出一阵不同于电视声的动静后,她睁开了眼睛。

    睡眼朦胧间,胡来来看见他半蹲在沙发前,花了三秒确认这不是梦,立马坐了起来,看了眼电视上的时间。

    还没到十二点。

    她在心底庆幸了一下,松了一口气,为了让自己快点清醒过来,两只手使劲儿拍了拍脸颊,同时嘴巴里忍不住开始小声念叨。

    “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幸好谢天和我再三保证,说你肯定会回来,让我再等等。你说要不是他催你,你是不是都不打算回来了?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可以在加班中度过呢,都和你说过多少遍要劳逸结合了,你……”

    她的声音似乎还被睡意困住,听上去瓮声瓮气的,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叶孟沉没有打断,只是在她旁边空出的位置坐下,而后把她横放在腿上,在她因为这个动作而停顿后才问道:“不是说来不了么。”

    他的身上还残留些许寒气,尚未被暖气完全融化,凉得胡来来下意识瑟缩了一下,从突然变化的姿势中反应了过来,耳朵正好贴着他的脖子,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说话时喉结的震动。

    本来她确实是来不了的,因为程芸行打死都不准她出来,后来她好说歹说,口水都快说干了,程芸行才勉强同意,并且规定过了十二点就必须从这个家里出来,要不然她会亲自上来逮人。

    虽然她为自己做出的努力感到骄傲,但还是觉得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叶孟沉比较好,免得破坏心情,于是回道:“想给你一个惊喜啊,谁知道你居然这么热爱工作。”

    结果叶孟沉并不领情,冷哼道:“这种惊喜准备一次就够了,别再有第二次。”

    意料之外的回答。

    闻言,胡来来一愣,没想到换来的是这种反应。

    尽管这次的送惊喜属于误打误撞,但对于他的抵触反应,她还是有点意外,又有点失落,“啊”了一声,试探道:“你不喜欢?”

    “嗯。”

    胡来来沉默了半晌,没有再继续追问原因,很快便靠着自我疏导想通了,因为有些人确实不喜欢惊喜,而且换个思路想一想的话,她应该感到庆幸才对,毕竟给她提了一个醒,避免以后再犯。

    正当她还在为了这件事半忧半喜之际,忽然感觉胸口一凉,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压在了沙发上,衣服已被高高撩起。

    “……”

    开了荤的男人果然不一样,这么快就转换好了心情?

    胡来来忍不住佩服,同时叹息了一声,毕竟沙发是她梦寐以求的地点,可惜差了一个天时。

    “你、你先稳一手!”

    回过神后,她赶紧制止,事到如今,不得不和叶孟沉说实话,否则最后真的刹不住车了。

    “那个……不好意思,还没有和你表明我今晚的身份,其实我是灰姑娘,过了十二点就必须走,而且我妈估计会踩点打电话催我,所以你……嗯,控制一下?”

    末了,她不死心地多问了一句:“还是说你十分钟之内就可以做完?可以的话你就大胆地上吧,反正我时刻准备着!”

    可以个屁。

    身上的人动作一顿,见她还有心情开玩笑,狠狠咬了一口她的耳垂,语气危险:“很好玩?”

    “……不好玩。”胡来来忍住痛,为了安抚他的情绪,不惜出卖亲生母亲,“都怪我妈!本来她对我采取的一直都是放养政策,可这次回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管起了我大大小小的事!”

    一听这话,叶孟沉稍微想通了一点。

    全天下父母大概都一样,不想自家孩子受什么委屈。

    小姑娘或许看不出来这种做法用意,他却是清楚的,知道程芸行这么做是希望自家女儿能在这段感情里占主导地位,而不是太快付出所有。

    想到这儿,叶孟沉微微皱眉,没想到自己也有这样自我安慰的一天,替她整理好衣服后,重新抱着她,缓了缓,靠着换话题来转移注意力。

    “最近学校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从元旦前的那次见面开始,他就在等她开口说这件事了,结果等了这么多天,也没有等到她主动提起,所以只好先提了出来。

    不过胡来来没听出来弦外之音,一脸奇怪道:“学校?学校还能发生什么事,每天不就是上课复习吃饭睡觉想你么?”

    显然,她已经忘了何鹏飞作的妖,只记得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当然也就想不明白叶孟沉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了。

    好在她虽然对学校的事没印象,但由此想起了另外一件忘记和他说的事,激动地拍了拍他的手。

    这是她说八卦前的标准动作。

    “对了,你肯定不知道你妈和我妈是校友,而且以前还有过节吧?我和你说……”

    由于上次在公司里出现了太多需要她慢慢消化的状况,导致她一直没机会提程芸行带她见孟素的事,这会儿正好想了起来,刚想和他好好说说,结果还没进入正题,便被一句“知道”打断。

    “知道?”

    胡来来被断了后路,没法说接下来的台词了,再一次生出一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认真地盯着他,反复确认道:“你真的知道?”

    “嗯。”

    叶孟沉怎么可能不知道。

    自从当年定下娃娃亲,孟素好像生怕他最后妥协了似的,经常试图给他洗脑,时不时就把以前大学的事讲给他听,尤其是在程芸行那儿受的欺负,而后引出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的理论,借此告诉他,胡家小姑娘长大后的性格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同时再三警告他,不要和她走太近。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叶孟沉见她满眼的惊讶,倒觉得好笑,反问道:“有什么好稀奇的,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话是这样说没错……”

    好吧,反正这不是重点。

    胡来来不追究他是怎么知道的了,再次调整好心情,赶紧和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下咖啡馆里的事,重点强调孟素突然转变的态度,以及最后说的那番话。

    末了,她开心总结道:“你说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以后见面终于可以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

    “我们?”叶孟沉似乎对这个人称代称不是很满意,进行了严格的纠正,“偷偷摸摸的好像一直只有你一个人吧。”

    “……这种时候分这么清楚干什么!好歹我们现在也是同一张床上的人了啊!”

    胡来来对于他的拆台很不满,坐直了身子,又比他高出半个脑袋,居高临下地看他,增加气势。

    叶孟沉却没把她的抱怨放在心上,抬手捏了捏她扬高的脖颈,稍一用力,把她轻轻压向自己,和她四目相对,神色认真,第一次和她说这种话。

    “以后不管我妈对你是什么态度,你都不用看她的眼色。”

    她一听,气势瞬间消减了不少,鼓着脸颊思考了片刻,嘟囔道:“我也不是看她的眼色,就是觉得能多一个人的祝福,还是多一个比较好吧。”

    “没必要。”

    “……”

    算了,这就是所谓的白天不懂夜的黑吧。

    胡来来知道他一向不在意这些,听见主持人们开始倒计时后,不打算再和他在这个话题上浪费时间了,视线重新落在热闹的画面上,跟着一起摇头晃脑地倒数。

    当数字跳转到00:00:00的时候,她立马转过脑袋,为他准时送上祝福,完成了今天的首要任务。

    “新年快乐!”

    叶孟沉还在玩她帽子上的小毛球,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收下了她的祝福,却没有回赠,只说了一句“恭喜你”。

    恭喜?不都是祝你新年快乐么,还有恭喜你新年快乐的说法?

    胡来来的笑容变成了困惑,不解道:“恭喜我什么?”

    黑暗的空间里,电视机是唯一的光源,映在两个人的身上。

    叶孟沉抬眸,看着她的眼底波光流转,蕴着零星温柔。

    “离终点又近了一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