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4章

作者:陆路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眼见着马上就要到元旦节了, 过后紧接着是期末考试, 为了能过一个好年, 惺惺相惜小分队约好了, 只要平时没课, 大家就相约学校图书馆,一起上自习。

    元旦放假前的最后一周,小分队再次聚齐, 起了个大早, 在图书馆占了一个好位置。

    当蔡蔡终于睡醒第二觉的时候,胡来来突然接到了唐清华打来的电话。

    挂了电话后,三个人看她开始收拾东西, 表情也不太对,问道:“怎么了?”

    “唐清华让我去一趟他们宿舍, 说是有点事。”

    小可奇怪道:“你一个女生, 去男生宿舍干什么, 该不会让你去帮忙收拾什么烂摊子吧。”

    胡来来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他说当面谈比较好, 所以没有在电话里细说,不过听语气挺着急的。管他什么事,反正我先快点赶过去看看吧。”

    闻言,三个人决定陪她一起去,万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还能搭把手。

    图书馆距离他们专业所在的男生宿舍还算近,去的时候, 唐清华还有其他几个男生正在楼下等着,看见她后,赶紧迎上来,递给了她几张纸。

    “来来,这是你写的么?”

    什么东西?

    胡来来一脸疑惑,接过那几张纸看了看,其他三个人也纷纷好奇地凑了上来,同时,唐清华顺便和她们说了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刚才下楼买东西,看见公告栏旁边围了很多人,还以为学校又要举办什么活动,于是跟着过去看了看,没想到上面上居然贴满了这东西,后来去其他栋楼下看了看,发现也贴了一些,不过你别担心,我们全都撕了下来,但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已经看过了。”

    听他说得这么神秘,蔡蔡还以为泄露了什么国家机密,结果一看,搞半天,就是一封情书而已。

    可惜由于文笔太过做作矫情,她看了几行就看不下去了,无比嫌弃道:“我去,这么恶心吧唧的玩意儿怎么可能是来来写的啊。”

    小可和她的感受相同。

    “对啊,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连小学生都不会这么纯真地写情书示爱了。要我说,不是一场恶作剧,就是有人故意整来来,一看就知道是想要营造出一种来来对他死缠烂打的假象。”

    说完后,她想起了另外一个重点,指着信的抬头,问道:“这何鹏飞是谁啊,就算这情书真是来来写的,也不可能写给他啊。”

    “上次联谊找我说话那个人。”

    “哦……是他?”蔡蔡和小可有点印象,控制不了身体里的狗血魂,异口同声道,“该不会是得不到你就想毁了你吧。”

    “……”

    唐清华第一次听这话,本以为他们是完全不认识的,不知道原来在联谊上还有那么一出,于是再一次确认道:“所以这是你写的么?”

    “不是。”见胡来来否认,大家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下应该好办很多,可很快又听她补充了一句,“不过这字确实是我的字。”

    “……还有这种操作?难道有人为了害你,专门模仿你的字?”

    这话给了丁文文一点提示,她想起了之前的事,而后脑子冒出来一个可能性。

    “会不会就是何鹏飞自己写的?上次他不是还特意找你借书么,应该就是为了把想要的字挑出来,然后拼成一封完整的信吧。”

    这番大胆的推测犹如一座指明灯,其他人听了后,感觉打开了新思路,认为这个可能性非常大,纷纷认同点头:“有道理,说不定真是这样!”

    “不是吧,他这么厉害?”

    胡来来不敢相信,刚说完,便被敲了一下脑袋。

    见她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蔡蔡怒道:“大姐,你都被人陷害成这样了,还厉害什么厉害!”

    “……”

    可是……真的挺厉害的啊,居然一个字一个字临摹,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事吧。

    当然,已经挨过打的胡来来不敢再当着他们的面你说这种话了,真心好奇道:“不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我和他又没什么仇。”

    “有些人就是心理变态,管你和他有没有仇。”这么一说,蔡蔡的暴脾气又上来了,对唐清华问道,“那何鹏飞人呢,我去找他问个清楚!”

    “来来?”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大家回头一看,发现是金钱。

    刚上完课的他正准备回宿舍,结果半路上撞见他们围在一起,于是过来看了看,见他们之间气氛凝重,便问道:“出什么事了?”

    距离上次他俩的谈心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胡来来看见他时不再觉得别扭,但还是不想麻烦他,本想说没事,让他别担心,却被人抢了先。

    还没开口,唐清华就已经开始为他简述事情的来龙去脉了。金钱听完后,反应和蔡蔡如出一辙,都想上楼找人,并且付诸行动。

    见状,胡来来吓得拦道:“又没有证据,找他也没用。”

    “怎么没用,至少能打他一顿出出气吧。”

    “……喂,你好歹是学生会干部,能不能起点表率作用!”

    对于他的理由,胡来来哭笑不得,没想到劝好了一个,又冒出来另外一个。

    蔡蔡听了金钱的提议后,觉得很有道理,赞同道:“对,金钱说得对!走,我们去把人找出来,打一顿出气!”

    金钱不能出手,可她们可以啊,反正她们什么学生干部都不是,肩膀上也没有责任担子,想干什么干什么。

    一听这话,胡来来一阵头大,心想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她赶紧张开双手,转移到三个人面前,转而将她们拦下,教育道:“你们就别跟着瞎起哄了,打什么打,为了这种人被记过多不划算啊。”

    蔡蔡倒不怕记过,但还是冷静了一下,接着更加激动地冲她吼了几句。

    “不对啊,明明你才是受委屈的人啊,你不去第一个打爆那个人的狗头就算了,怎么还反倒成了劝架的。我说你这人会不会太佛系了一点!”

    “……”

    看着他们一个比一个气愤,显得她好像对自己特不负责似的,胡来来心想她可能真的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了,因为她的内心居然一片平静,并没有为了这件事起多少波澜。

    正如蔡蔡所说,她确实太过佛系,也不是有仇必报的性格,有时候不是懒得计较,就是觉得不值得计较,所以依然不主张他们上楼找人,继续好好劝说。

    “你们都别气了啊,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只是像这种事,顶多一周,大家准会忘得精光,可你们现在要是冲上去打他,把事情闹大了的话,说不定就不止一周了,甚至还有可能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这样岂不是得不偿失。你们觉得呢?”

    这下大家沉默了。

    其中,丁文文最理智。

    她想了想,认同这个观点,帮着劝道:“嗯,我觉得来来说得对。如果我们现在能找到证据最好,这样可以直接交给学校,但实在找不到,还是别冲动了吧,不能把自己变成没理的那一方。”

    蔡蔡和小可憋着一口气,最后勉强道:“好吧。”

    男生们也没有再冲动,反正听她们的话行动,既然已经她们已经决定好了暂时不追究,他们也就先当什么都没发生。

    商量好了以后,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几个人纷纷散去,继续该做什么做什么。

    虽然胡来来的思路的确是对的,可她显然忘了一点,那就是在大家用来遗忘的那一周,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很快,她对何鹏飞死缠烂打的流言在学院内传开,几个专业一起上课的时候,还能时不时听见有人讨论这件事。

    有一天课间休息,丁文文实在听不下去了,趁着胡来来出去打电话,忍不住站出来反驳她们。

    “我们来来已经有男朋友了,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啊。”

    “这个可就说不准了,毕竟有些人就喜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谁知道她是不是这种人。何鹏飞昨天不是还和人说胡来来一直纠缠他,弄得他现在都不敢来上混专业的课了么。”

    “……”

    逃课就逃课,用得着这么说?

    丁文文气笑了,就连她这么理智的人听了这话都想打人。

    最后,这件事好像还传到了秦诗的耳朵里。

    隔天下午,她把胡来来叫到办公室,想要了解一下情况。

    自从知道她是自己人后,现在胡来来在她的面前已经不再有所隐瞒,什么话都和她说,包括对何鹏飞的那番猜测。

    秦诗听了后,想了想,并没有对这件事本身做过多的评价,只是提醒道:“大学不比高中,什么样的人都有,以后你还是多留一个心眼吧,别什么人都相信。”

    “嗯,我知道。”

    胡来来点了点头,见她好像没什么要说的了,便准备离开,然而脚下的步子刚一动,又听见她说了一个“你”字,看上去好像又有要说的了,于是停了下来。

    “我怎么了?”

    “没什么。”秦诗摆了摆手,把嘴里的话咽了回去,“本来想让你先别告诉叶孟沉这件事,后来一想,又觉得就算你不说,他应该也能知道。没事了,回去吧。”

    “……”

    哪儿有这么玄乎啊,他又不是随时关注她在学校发生的事。胡来来觉得是她想太多,没有放在心上,谁知道晚上的时候,叶孟沉真的来找她了。

    不过似乎只是单纯来找她而已,至少她在电话里没听出什么异样。

    总之,又得到一个惊喜的人挂了电话后,连忙飞奔下楼。

    在最近这段心累身体也累的复习阶段,能这样和他见上一面,对她而言再好不过了,等同于一次最佳能量补充。

    八.九点的校园里人正多,吵吵闹闹得仿佛回到了夏天。

    胡来来站在楼下张望了一下,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找到想找的人后,立马冲进他的怀里,抱够了才抬起头来,望着他,好奇道:“你这次又是路过我们学校,然后顺便来看看我?”

    和上次一样,叶孟沉手里提着她最爱的那家泡芙,于是她猜测他来的原因也和上次一样。

    结果并不是。

    叶孟沉捏了捏她的脸,回答得非常直白:“想见你就来找你了,哪儿有这么多的顺便。”

    闻言,胡来来先是一愣,而后露出了傻乎乎的坏笑,似乎又打起了什么小算盘。

    “哦……那就是专门来找我的?”她拖长了尾音,得瑟劲儿久违地冒了出来,“对不起啊,最近课业繁重,实在挪不开时间,等忙完考试周,我就来好好疼你,嗯?”

    说完后,还拍了拍他的屁股,把小流氓调戏人的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番略带挑衅意味的行为引起了叶孟沉的注意,低头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轻哼了一声,倒是想看看她到时候怎么好好疼他。

    不过胡来来没察觉,还沉浸在对自我的盲目崇拜中,而后开启了另外一个令人心情愉悦的话题。

    “对了,你们公司元旦节应该要放假吧?”

    “嗯。”

    “我我我!我要预约!你记得留一天的时间给我!”

    “一天就够了?”

    “……”

    胡来来的脸莫名红了起来。

    近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管叶孟沉说了什么话,最后她都会想歪,此刻也不例外,赶紧甩掉那些肮脏的想法,回道:“够了够了!”

    “我不够。”

    “……啊?”

    胡来来抬头看他。

    昏黄夜灯下,飞蛾扑腾,巨大的黑影在叶孟沉的身上跳动,却盖不住他熠熠生辉的眉眼,带着蛊惑的声音响起。

    “我建议你三天全要了。”

    “……”

    三、三天三夜这么快就要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