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3章

作者:陆路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其实, 胡来来真的做梦都没想过, 有朝一日, 她竟然能堂堂正正地对叶孟沉做这种事, 被这么一引导, 似乎终于找回了一点以前的节奏,放出了压抑着的天性。

    嗯,这才是总裁的小娇妻正确打开方式。

    不过她不喜欢小娇妻的人设, 更想当总裁的33日契约情人。

    遗憾的是, 想法倒是到位了,装备却没有到位。

    胡来来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一身毫无女人味可言的衣服,叹了叹气, 心想今天还是走居家贤惠路线好了,于是关心道:“对了, 你的感冒好点了吧?我昨晚有没有乱踢你?”

    昨晚?

    叶孟沉微微一哂, 想起了她累倒在自己怀里的样子, 反问道:“你觉得你昨晚还有力气踢人?”

    “……”

    这能怪她么!她好歹也是第一次,就不能宽容一点啊, 居然还这么没同情心地嘲笑她体力差?

    胡来来不满地“哼”了一声,为了扳回一城,搬出他做的好事,试图和他理论:“那你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害得我今天早上摔到床下,屁股都摔青了!”

    “怎么,需要我帮你?”

    叶孟沉忽略了她语气里的埋怨, 又把话题带向另一个方向。

    “帮我什么?”

    “揉。”

    “……哇,你怎么这么色.情!”

    胡来来夸张地捂住了耳朵,仿佛听了什么不堪入耳的话,不知道危险已经在敲她的门了,还有心情开他玩笑。

    好在她很快恢复正常,还以为叶孟沉是在真的关心她,于是认真地回应他刚才的提议:“揉倒不用了,我也就是表达一下我的……”

    结果话还没说完,忽然间,她便感觉身下多出一股力道,时轻时重地揉捏着。

    声音戛然而止,胡来来知道自己又惹出事了,赶紧抓住他的手臂,结巴道:“真、真的不用!”

    然而没用,那只手还在继续帮她。

    这下胡来来真的是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挑衅他了,此刻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埋在他的胸口,自我反省着,越到后面,声音越小。

    “对不起,我撒了谎,其实我根本没有摔下床,屁股也没有摔青,真的!所以……你不用再……再揉了……”

    小姑娘耳朵早已红透。

    叶孟沉想放过她,可是视线又忽得落在了她的脖子上,看见她白而薄的肌肤上还有昨晚留下的痕迹,经过一晚的沉淀,颜色变得更加饱满,仿佛在等着人的又一次采摘。

    于是他没忍住,又或者说压根儿没忍,头一低,薄唇覆了上去,伸出舌尖,轻轻刷过那些痕迹。

    温热的湿意让胡来来很快有了反应,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那种熟悉的令人害怕的力不从心的无力感再次席卷全身。

    她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不敢想象,如果等一下他真的打算和她在办公室里重现昨晚的情景的话,她会羞耻成什么样。

    怕是再也抬不起头做人了吧?

    “你……你冷静一点……不要在这里……”

    胡来来真的很想坚强一点,凭借着最后一丝理智,想要劝他停下来,无奈声音就是不受自己控制,一句完整的话说得断断续续。

    还好她想说的话并不难猜。

    叶孟沉知道她的顾虑,本来也没打算在这儿对她做什么,只是想逗逗她,偏偏每次逗她,都能把自己的瘾给逗出来。

    最后,他虽然没停下动作,但嘴里还是安抚着她。

    “嗯,不做。”

    话音刚落,敲门声突然响起。

    胡来来逐渐模糊的意识一点一点恢复清醒。

    当谢天进来的时候,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上去像是在各做各的事,可他还是能够明显感受到办公室里弥漫着不同寻常的空气。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酸臭味吧。

    好在他说话做事稍微有点分寸,不像王桥,张着一张嘴巴就开始乱说。

    “老板,方馆长已经来了,现在正在会议室。”

    方馆长?“是万物博物馆的方馆长?”

    还在假装玩手机的人捕捉到了这几个关键字,注意力重新集中起来,随着话音刚落,她的头也抬了起来,看着谢天,脸上写满了惊讶。

    原来临时叫她来公司,就是为了要给她这个惊喜?

    见她这么意外,就像是刚听说似的,谢天也跟着意外,还以为她早就知道,点了点头后,又抖了抖眉,和她多说了两句。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今天这一趟来得很值?”

    何止是很值,简直是超值好么!

    胡来来已经无法控制上扬的嘴角了,“咻”的一下,直接站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冲到会议室,无奈这时外面的谢地又来到叶孟沉的身边,把准备的会议资料递给他看。

    两人说起了等一下开会的事,走到不快不慢。

    她急得原地踏步,却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地放慢脚步,退到后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便忍不住好奇道:“你们是怎么请到方馆长的啊?”

    作为一家知名私人博物馆的馆长,他平时的生活低调得简直不能再低调了,基本没有在任何媒体上露过脸,甚至连张清晰的照片都没有,而上次的那个宴会应该是他出席过的为数不多的活动。

    所以即使上次金钱提出那种苛刻的要求,胡来来也愿意答应他。

    可是,原本她以为那次是自己这辈子离馆长最近的一次,错过以后,恐怕很难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却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更好的机会在等着她。

    “当时咱老板凭本事请到的。”

    谢天说得很是自豪,和她简单讲述了一下事情经过。

    “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那款游戏么,现在已经确定要做了,所以老板想请方馆长来监督指导文本创作,今天来就是为了开第一次的讨论会。不过说真的,他会同意,我们也挺意外的。”

    胡来来更意外,不过也高兴,只是高兴完了,又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

    “不对,你们现在是去开会,我去干什么?”她停下脚步,“你们先去忙,开完会我再过来。”

    谁知她还没转过身子,下一秒又被谢天拖着,继续往前走。

    “你这是什么话,你好歹也是专业人士,怎么能不去。再说了,老板肯定也想让你参与这次的项目,你就大胆放心地跟着我们走吧。”

    “真的?”

    “真的。”

    于是胡来来的脚步重新变得轻盈,在前往会议室短短的几分钟里,一路上都在和几个男生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嘴角就没有放下去过,掩饰不住的激动。

    这是在粉丝即将见到偶像前特有的表现。

    然而由于太过兴奋,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在此期间,前面的男人已经回头看过她好几次,所以在快要走进会议室之前,她被拉住了。

    叶孟沉让其他人先进去。

    见状,嬉笑打闹的男生们瞬间严肃起来,一边你推我我推你,排着队往里走,一边用余光观察着他俩的动向,很想要留下来围观。

    显然,胡来来还在状况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解地望着他,笑容明朗道:“怎么啦。”

    “有这么高兴?”

    嗯?这是什么问题。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回答得不假思索:“当然啊!难道你不高兴?”

    叶孟沉冷哼了一声。

    现在连人都还没见着,她就兴奋成这样,要是待会儿真见了面,岂不是得上天?

    就算一直知道她对万物有不一样的感情,但是对于输给博物馆馆长这件事,他还是忍不了,第一次觉得冲动害人,只顾着想给她惊喜,竟然忘了考虑这一点。

    他现在有点后悔,只是为时已晚,于是只能口头警告道:“进去以后,只准待在我身边,不准一激动就乱抱人。”

    在小姑娘究竟更重视谁这件事上,他真的很爱斤斤计较,可惜胡来来以为他是担心她闯祸,从而破坏今天的会议,连忙保证道:“放心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会乱来的!”

    末了,她又期待道:“我可以进去了么?”

    叶孟沉不是很高兴地“嗯”了一声。

    果不其然,一得到他的同意,胡来来就忘了刚才的保证,再次无视他,迫不及待地转过身子,推开会议室的门,走了进去。

    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基本上坐满了人,她开始寻找,发现其中有一道背影格外熟悉,但不是太确定,迟疑了一下,而后立马加快脚步,绕到前面去。

    等看见对方的正脸后,她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很久不见的——

    “师父?”

    胡来来一脸震惊,而其他人听见这个称呼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因为惊讶,不约而同地跟着重复了一遍:“师父?”

    除此之外,刚进来的叶孟沉的脚步也因此一顿,眉头一皱,视线在两人的身上游走,显然也是今天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一层这样的关系。

    整个会议室里唯一淡定的人大概只剩下虎爷了。

    看着一张张惊讶的脸,他清了清嗓子,半开玩笑道:“我可没这么多徒弟啊,大家别乱叫。”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胡来来稍微回了一点神,只是一时间还是有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反复确认道:“师父,你真的是万物博物馆的馆长?”

    “怎么着,难道我这气质不像馆长?”

    “……”

    坐在老虎机前的时候确实不像。

    尽管胡来来从小就知道自家师父很厉害,但是,这也未免太厉害了吧,看来十年如一日地守着一台老虎机玩的人果然不普通。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真相,她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最后还是被叶孟沉牵着来到位置上坐下。

    一方面,她当然很高兴,毕竟她现在是万物博物馆馆长的徒弟了,可另一方面,她又有点难过。

    这么多年来,他的师父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为了他家的博物馆门票发愁,却从来没想过偷偷塞给她一张或者开个后门之类的?

    真是严格。

    一想到这儿,胡来来觉得他们师徒二人有必要进行一次郑重的谈话,所以开完会也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和身边的人说道:“我想和我师父聊一聊。”

    叶孟沉知道她难以消化刚才的事,点了点头,倒也没多说什么,走了出去。

    于是她赶紧钻到虎爷身边,把他拉到一旁,等人少一点后,问道:“师父,你怎么会同意参与这个游戏的制作啊,你不是成天最讨厌这些商业的东西了么?”

    是讨厌,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因为当时小叶来找我,说是希望做一款老少皆宜的文物类手游,除了娱乐,更侧重于科普知识,我一听,这不就是你之前一直想做的事么,所以先答应了下来,打算看看情况怎么样。”

    此话一出,胡来来既高兴又生气:“师父,你看看你,真是口是心非!明明也想为了科普工作贡献一份力,为什么之前还叫我别操这么多心!”

    见她开始翻旧账,虎爷说话也不客气了,回道:“谁让你没有你男朋友聪明,不知道想出这么一个事半功倍的法子。”

    “……”

    对啊,她的男朋友怎么这么聪明,这么优秀呢。

    真是令人头大。

    被这么一调侃,胡来来反而释怀了,不再和他争论,故作苦恼道:“算了,家里有一个聪明的就够了,我还是继续大智若愚吧。”

    她的眉头皱着,脸上的笑却不知道收敛一下,一看就知道说的不是真心话,好在虎爷看多了这种谈恋爱的小年轻,早就见怪不怪了,又想起了叶孟沉来找他的情形。

    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被游戏公司邀请合作,但是谈的时候,他们通常说的都是游戏的发展前景有多好,没有一家公司提到过游戏面世后,将对古玩文物带来什么样的正面影响。

    所以,当他听见叶孟沉提出的想法后,很感兴趣,同时也很好奇让他产生这种想法的灵感来源,毕竟这不是每天坐在电脑前的人会思考的事情。

    谁知道答案倒是出人意料。

    叶孟沉知道他更在意的是创作理念,可还是回答得很坦诚,似乎也不怕他听了以后改变想法。

    “这不是我的想法,是一个小姑娘一直想做的事。我只是一个唯利是图的生意人,没利可图的时候,只能图她开心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