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2章

作者:陆路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概是因为第一次接触这种男欢女爱的事, 事后, 胡来来发现她好像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又或者说是低估了叶孟沉的能力, 没想到就算不用真枪实弹, 他也能让人……痛并快乐着。

    看来以后做个三天三夜的打算只可能是梦一场了。

    后来,她忘了自己是怎么睡着的,早上迷迷糊糊醒过一次, 感觉有点冷, 于是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想要回到温暖的怀抱里,结果直到滚下床, 也没有滚到想去的地方,反倒把瞌睡全摔没了。

    胡来来彻底醒了, 痛得嗷嗷叫, 一只手揉着受伤的屁股, 另一只手撑在床沿上,坐起来看了看, 这才看见床上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对方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离开了。

    虽然知道叶孟沉是因为不想吵醒她,但她还是有些失落,觉得自己真的应该好好改一改“一睡觉就变成猪”的毛病了,否则指不定哪天睡着睡着就被人卖了。

    她叹了叹气,打算重新爬回床上,房间里却突然回荡着她的手机铃声, 让她停下动作,赶紧从衣服兜里摸出手机。

    一接通,一道担心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喂,来来,你生病了?”

    “没有啊。”

    听见否定的回答后,丁文文松了一口气,解释道:“刚才上课,我听你们班男生说,你和辅导员请了一天的假,还以为你生病了呢,没有就好。”

    胡来来却糊涂了:“请假?什么时候的事?”

    “早上吧。你不知道?不是你请的?”

    “哦……”

    被这么一反问,胡来来如梦初醒,意识到可能是叶孟沉帮她和秦诗的假,没想到他连这一点都帮她想到了,心里开始放烟花。

    挂了电话后,她开心地把脸埋进被子里,止不住地傻笑。

    “大清早坐在地上干什么,是没睡醒还是睡傻了。”

    这声音……

    她立马抬头,望向门口,看见说话的人后,揉了揉眼睛,反复确定不是自己眼花后,惊讶道:“妈?”

    小时候,胡来来曾经一度以为自家父母的工作就是去全世界各地旅游,因为胡远翰和程芸行经常飞来飞去,和家里人一年甚至见不了一次面。

    直到稍微懂事一点,她才从胡良松口中得知,原来她的妈妈是一名医生,一名志愿医生,长期对偏远地区做医疗协助。

    由于职业的特殊性,经常一出去就是一两年,至于她的傻白甜爸爸,自然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就算有些地区进不去,也会在附近守着。因此,她从小到大长期处于留守儿童的状态。

    一开始,胡来来对于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当然是有怨言的,不明白为什么放着自己的孩子不关心,偏偏对一些一辈子很有可能就见那么一次面的陌生人付出这么多。

    后来,等到她再大一些后,思考问题的方式不一样了,试着去理解他们,也就慢慢想通了。

    无论是谁,这些工作总要有人去做,况且,父母总是无条件地支持孩子的任何决定,孩子也应该同样对待父母吧。

    程芸行没在意她的发呆,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问道:“你的房间里怎么有男人的味道?”

    嗯?这是女人的直觉,还是医生的嗅觉?

    胡来来的表情一僵,立刻回过神来,皱着鼻子嗅了嗅,并没有闻到什么男人的味道。

    于是她一半的大脑用来担心叶孟沉离开的时候有没有人看见,另一半则是飞快运转着,开始想一个合理的解释。

    “什么男人的味道啊,是我最近买了一款男香,不小心喷多了而已。”她说得十分自然,而后马上转移话题,“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我爸呢?”

    “陪你爷爷出去散步了。”

    幸好程芸行没有对这个问题打破砂锅问到底,准备下楼了,关上房门前,最后说道:“醒了就起床吧,收拾好了下来吃早饭。”

    “好!”

    逃过一劫的人回答得迅速且气势如虹,以此表明自己没有敷衍了事,好让她放心离开,否则她多停留几分钟,自己就多几分危险。

    这样的和平一直持续到餐桌上。

    把煎得乱七八糟的鸡蛋放在她的面前后,程芸行在旁边坐下,问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是不是又被孟素欺负了。”

    “……咳咳咳!”

    胡来来嘴里的牛奶差点喷出来,好不容易咽下去后,拿着她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巴,极力否认道:“没有啊!”

    “你确定要在我的面前撒谎?”

    “……”

    虽然程芸行平时陪她的时间少,但这并不妨碍看透她的心思,说完后,也懒得听她蹩脚的解释了,直接道:“待会儿吃了饭,和我出去一趟。”

    “啊?去哪儿?”

    “找孟素算账。”

    “……”

    如果说李寒秋是胡来来人生中遇见过的最酷的女生,那么程芸行就是她遇见过的最酷的女人。

    而这么酷的女人,居然还是她妈。

    胡来来真是悲喜交加。

    不过说来也奇怪,尽管她从小到大没怎么感受过母爱,但每次不管隔多长时间见到程芸行,都不会对她感到生疏陌生。

    用李寒秋的话来说,大概是因为这是程芸行第一次当母亲,却又没机会在实践中学会怎样当一个母亲,导致她俩相处的时候从来没有母女的感觉。

    对此,胡来来倒是挺认同的,总觉得程芸行在把她当小弟养,看她受了欺负就帮她出头。

    可是……孟素就还是算了吧?

    一路上,胡来来想尽各种办法,想要劝她放弃这个念头,结果一毛钱的效果都没有。

    眼见着咖啡馆就在前方,她只能再最后挣扎一下。

    “妈,我们真的还是回去吧,去了也没人,谁会上赶着找骂啊。”

    谁知道程芸行一听这话,还以为她担心对方不会出现,向她保证道:“放心吧,我是用你的名义约的她,肯定会来的。”

    “……”

    胡来来开始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亲妈,随后又听见她叫了一声“师姐”,还在纳闷谁取了一个这么奇怪的名字,抬头看了看,只看见了孟素。

    在大脑里迅速转换了一下两者的关系后,她惊讶得合不上嘴,差点破音,赶紧拉住程芸行的手臂,打算先问清楚了再过去,免得待会儿什么都不知道。

    “师姐?她是你师姐?”

    见她反应这么大,程芸行倒是觉得奇怪:“怎么了,难道你不知道?”

    又没人和她说,她怎么可能知道!

    胡来来用喷火的眼神弑母,好在这些都不重要,她赶紧另外问道:“你们以前的关系很不好?”

    “也不算吧。”程芸行回忆了一下久远的大学生活,发现并没有什么可说的,只能拎出来唯一一件稍微有点印象的事,“顶多就是有一次她欺负我室友,我打了她一下。”

    打、打了一下?嗯……好像也情有可原吧,毕竟是对方有错在先啊。

    胡来来试着这样催眠自己,没想到下一秒她又补充了一句:“把她的左手打脱臼了。”

    “……”

    好吧,被困扰了这么多年,今天她总算知道孟素为什么一直针对她了,没想到原来除了娃娃亲,居然还有她亲妈的原因?

    这下胡来来更没有底气面对孟素了,十分不情愿地被程芸行强行拉了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下。

    “师姐,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么,怎么看见我就跑。”

    “我跑什么。”

    孟素不再像刚才一样慌张,重新坐好,拿出惯有的架势,回道:“做人还是要善良一点,别把人想得这么坏,你这经常大半年都不在国内,我就算真想做对不起你的事,也找不到机会。”

    “所以你就欺负我女儿?”

    “我欺负你女儿?”孟素音量大了一些,像是听了一个笑话,冷笑了一声,“你倒不如好好问问你女儿,我究竟有没有欺负她。”

    “她要是会说实话,你觉得我今天还会坐在这儿?”

    “……”

    没人说话的气氛变得沉默且尴尬,半晌后,程芸行率先妥协,打破僵局。

    “算了,我今天来也不是为了和你吵架,只是想告诉你,反正两个孩子的娃娃亲现在正好解除了,大家以后各不相欠了,谁也别缠着谁。”

    如她所料,孟素关注的不是她的警告,而是——

    “什么,娃娃亲解除了?我怎么不知道?”

    “天啊,你儿子竟然连这事儿都没告诉你?”程芸行看上去比她更意外,又叹了叹气,“唉,看来师姐你真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

    “……谁提的。”

    “当然是我女儿。”

    于是孟素的炮火转向她,质问道:“所以,你要对我儿子始乱终弃?”

    这是什么神结论?

    “不是,阿姨,我……”

    原本胡来来还在安安心心地当透明人,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没能做好充足的应战准备,语无伦次地解释,结果还没说到重点就被打断了。

    “行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就算解除了娃娃亲,你也甭想不认账,我儿子为了你,连我这个妈都可以不认,凭什么你说放弃就放弃,你这辈子生是我们叶家的人,死也是我们叶家的鬼!”

    撂下这番狠话后,在气势的最高点,孟素提着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

    现实生活中还能听见这么电视剧的台词?而且,明明之前还千方百计想把她从叶孟沉的身边赶走,现在又威胁她不准离开他……这峰回路转的剧情是怎么回事?

    胡来来目瞪口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一旁的程芸行却已站了起来,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活动了一下筋骨。

    “好了,最大的一个障碍已经扫清了,接下来你可以安心谈恋爱了。”

    安心谈恋爱?

    闻言,胡来来诧异地抬头看她,这才明白她今天来这儿的真正目的,一脸感动。

    “妈……”

    程芸行不太喜欢这种煽情时刻,拍了拍她的头:“别撒娇了,起来吧,你爸应该已经到了。”

    出去的时候,她的傻白甜爸爸果然正在门口等她们,一看见她就心疼道:“来来,你看看你,怎么又瘦了,是不是高三的学习压力太大了?”

    胡来来微微笑道:“爸,我已经读大学了。”

    “……看来这次的时差真是太严重了,现在都还没倒过来。”

    为了捍卫自己伟岸的父亲形象,胡远翰对刚才的失误进行了一次强行解释。

    对此,胡来来倒是不在意,反正她也没指望他能对他老婆以外的事上心,看见他打开车门后,说道:“爸妈,你们先回去吧,我得回学校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回学校就不能上车了么,我们可以开车送你啊。”

    “不了,还是赶地铁比较方便。”

    程芸行看着她,也没有直接拆穿,话里有话:“最好是这样。”

    “……”

    胡来来发誓,她是真的打算回学校,只不过前提是她半路上没有接到叶孟沉的电话。

    当这个前提消失后,她的打算也就不成立了,所以回学校的线路变成了去公司。

    考虑到去的时候午休应该正好结束,于是她在路上顺便给他们买了点下午茶,谁知道一进公司,每个人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恭喜”。

    不明所以的人被恭喜得晕乎乎的,又不好意思问他们在恭喜什么,只能傻笑着,一一收下他们的祝贺,等好不容易看见谢天几人,她觉得自己看见了答案,赶紧拉住他们。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问,对方也和其他人一样,说一些她听不懂的话。

    “来来,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大大方方叫你小老板娘了?”

    “为什么?发生什么事了?你们的胆子怎么一夜之间变这么肥了?”

    她的三连问换来了一个反问。

    “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

    “你和咱老板谈恋爱了啊。”

    “……我当然知道啊!我好歹是当事人之……”说到一半,胡来来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关注错了重点,连忙问道,“不对,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闻言,谢天对她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这件事还得从今天清晨说起。

    昨晚的生日会上,虽然主人公提前离开,但在陈科的带领下,大多数人基本玩了一个通宵,天亮了正好去上班,反正年轻人体力好。

    本来他们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比平时早了很多,结果有人去得比他们还早,没想到办公室的灯居然亮着,也不知道是昨天忘了关灯,还是里面的人已经来了。

    当然,他们更倾向第一种可能性,不料打开门后,竟然是第二种情况。

    众人纷纷诧异,进去和他打了声招呼,眼尖的人却在无意间瞥见了他脖子上有几道抓痕,但没多想,只是顺口打趣了几句。

    “哟,老板,你昨晚走得那么急,敢情是去关爱流浪猫了啊。”

    虽然这话说得没头没尾,不过叶孟沉大概知道他们指的是什么,难得没有无视这种行为,反而挑了挑眉,认真回答道:“家里的猫。”

    “……”

    他们没有天真到听了这话还傻傻问一句“你什么时候养猫了”的地步,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更何况他的表情还是那么的耐人寻味。

    这下所有人进入八卦状态,雷达全面启动,并由谢天作为代表,用眼神汇总了一下各自的看法,谨慎地总结发言道:“老板,那只猫该不会姓胡名来来吧?”

    最后他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胡来来光是听到这里,脸就已经红得熟透了,罕见地感到一阵羞耻。

    对于亲亲抱抱,她倒是无所谓,被人看见就看见吧,可是,如果是更近一步的亲密行为,她还是有点不意思,没想到自己居然在叶孟沉的身上挠出了印。

    她现在只想砍断那双胡来的手,幸好这时王桥从他们身边路过,暂时转换了一下气氛。

    见她手里提着满满的食物,他兴奋道:“小老板娘,你又来投喂我们了啊。”

    胡来来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被接过口袋后,又听他感动道:“有老板娘的孩子果然像个宝!”

    “……”

    谈笑间,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在里面汇报工作的人走了出来,看见她后,对她做了一个和刚才很多人都是同款的挤眉弄眼表情。

    这次轮到胡来来进去了。

    叶孟沉正坐在桌前看资料,听见关门声后,迟迟没等到有人说话,抬头看了看,目光在触及到她的时候,瞬间温和了不少。

    他放下手里的笔,靠在椅背上,冲她扬了扬下颚,示意道:“过来。”

    还在门口磨磨蹭蹭的人“哦”了一声,终于还是来到了他的面前,只是刚一过去,便被他拉到大腿上抱着,吓得她赶紧挣扎着要起来,却被箍得更紧了些。

    这下胡来来动弹不得,不安的视线正好落在他的脖子上,果然看见了那几道抓痕,又想起了刚才听见的事,推了推他的肩膀,提醒道:“外面还有那么多人,我们这样不太好吧。”

    “没人进来。”

    “可……”

    “你可以尽情做你想做的。”

    这番话里的暗示意味再明显不过了,胡来来听得一愣,视线上移,对上了他的眼睛,里面仿佛有一个黑色漩涡,拉着人坠入其中。

    她受不了这种蛊惑,也控制不住蠢蠢欲动的心,心一横,干脆抛开那些思想上的束缚,决定听从心里的声音,双手捧着他的脸,低下头,在他的嘴唇上“啾啾啾”地亲了三下。

    嗯,还真是容易满足。

    叶孟沉轻笑了声,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衣服里,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啄木鸟么,亲这么多次干什么。”

    “重要的人要亲三遍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