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1章

作者:陆路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星期三下午的最后一节课, 胡来来上得心不在焉, 每隔几分钟看一次时间, 左等右等, 终于等到了美妙的下课铃声, 一看见老师合上书便立刻往外冲,不料被门口守着的金钱挡住了去路。

    “来来,我有话想和你说。”

    “嗯?能不能改天再说?”她动了动手腕, 想抽出自己的手, 一脸着急,“我今天有点急事。”

    “我的也是急事。”

    胡来来知道他的尿性,本打算不管他说得多逼真都不能心软, 可他的表情看上去很认真,确实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这在她印象里还是第一次, 以为他是真的有重要的事, 妥协了。

    她决定把宝贵的时间分几分钟给金钱,看他今天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说吧, 什么事。”

    “我喜欢你。”

    “……”

    又来了!

    胡来来白了他一眼,试图压抑心中的怒火,发现压抑不了,于是狠狠踩了他一脚,连话都不想和他说了,直接从他的身边绕过,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相信他的任何话了。

    结果又被拉了回来。

    金钱低着头, 神色有些落寞,问道:“为什么你就不肯信我一次?”

    “因为你的话听上去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啊!”

    “那你呢。”

    “我?我怎么了?”

    “你不觉得我们很像么?我喜欢你,喜欢跟在你身后,喜欢和你说一些你不爱听的话,你却一直觉得我是在逗你玩,觉得我烦。可你对叶孟沉也是这样的吧,你说他会怎么看待你的喜欢?”

    闻言,胡来来有一瞬间的怔忡,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说出这番话。

    之前李寒秋也和她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她当时没怎么放在心上,现在被金钱以这样的方式提起,让她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可是,她要怎么回答,顺着他的话,说“叶孟沉也会觉得她烦”么,然后呢。

    胡来来抿了抿嘴唇,不想因为这样单方面的类比而去揣测叶孟沉的想法,选择站在自己的角度,坚定道:“不管他喜不喜欢我,我都喜欢他。”

    “那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也都喜欢你。”

    “……金钱!”

    胡来来以为他是在故意抬杠,生气了,但金钱不在意,反而有条有理地分析着自己的行为带来的不良影响,仿佛置身事外。

    “看,这种被人一直缠着的感觉是不是很讨厌?”

    这一回,她没有再急着反驳他的话,紧攥着拳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沉默了半晌后,松开手,平静地问道:“你和我说这些,就是为了让我切身体会叶孟沉的感受,好劝我放弃他么?”

    “我是在劝我自己放弃你。”

    闻言,胡来来表情错愕,由气恼变成了疑惑,见他还在继续往下说,便没有打断。

    “以前我总觉得我们是同一类人,后来才发现原来根本不一样。你不喜欢我,可叶孟沉喜欢你,所以你不用体会他的感受,就算你一直缠着他他也不会讨厌你。”

    没怎么和叶孟沉打交道之前,金钱还能自欺欺人,骗骗自己说还有机会,谁知道最近时不时就能遇见他,也就无法忽视他眼睛里藏不住的喜欢,尤其是宴会那晚。

    既然骗不了自己了,那就坦然面对吧,他现在应该学会释然了。

    只是在这之前,他还想再解释一件事。

    “不过,来来,我从来没有和你认真说过一次‘我喜欢你’是因为我知道,一旦认真了,你就会躲着我,刚才那句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你不用再害怕我送你情书了。”

    和说话的内容不同,金钱的脸上笑容明朗,似乎还是以前那个大男孩,仿佛刚才的落寞只是人一时眼花看错。

    说完后,他又打趣道:“当然,你也因此失去了一个和年轻的优秀男生谈恋爱的机会,真是替你感到遗憾啊。”

    他故意加重了“年轻”两个字,拿叶孟沉的年龄开玩笑,可听的人一点都笑不出来,甚至无暇追问那句“叶孟沉喜欢你”是怎么得来的。

    胡来来慢慢垂下头,忽然觉得自己真糟糕,一开始竟然以为他是在捣乱,又或者说一直都以为他在捣乱,也不知道造成伤害以后的道歉还有没有用。

    见状,金钱收起笑容,揉了揉她的脑袋。

    “你别难过啊,来来,我和你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内疚,只是希望你能早点看清叶孟沉对你的感情。再说了,就算你早就知道我是认真的,难道情况就和现在不一样了么。”

    “不、不会吧。”

    唉,都最后了,还要被捅一刀。金钱露出受伤的表情,忍痛夸道:“嗯,这才是我认识的胡来来,说话永远往我的心窝子捅。”

    “……”

    胡来来终于恢复了一点想打他的冲动。

    不过等金钱走后,她并没有急着赶去会所,还在被刚才的那番话持续不断地影响着,魂不守舍地坐在教学楼外的木椅上。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感觉肩膀被人推了一下,跑走的魂全都被吓回了身体里,

    “发什么呆呢。”

    一听这熟悉的声音,胡来来连忙抬起头来,看清来者后,意外道:“秋秋,你怎么来了?”

    “来和你说我表哥的秘密啊。”

    李寒秋在她的旁边坐下。

    胡来来“哦”了一声,发现自己差点又忘了这件事,整理了一下思绪,静下心来,希望接下来听见的事情能够冲淡一些她的惆怅。

    “好了,你说吧。”

    “我表哥今晚应该会和你表白。”

    什……什么?表白?叶孟沉?和她?

    完了,刚整理好的思绪一下子又乱成一团。

    上一个冲击还没完全消化,现在又来一个炸.弹,胡来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彻底晕了,需要一点时间整理混乱的大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你们今天是不是约好了一起来轰炸我啊。”

    “你们?还有谁?”

    “金钱啊,他刚才也和我说你表哥喜欢我。”

    直到此刻,胡来来才有心思好好揣摩这个信息,而后深深陷入了自我怀疑中,不解道:“不过你们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为什么我有一种全世界都知道就我不知道的感觉,我怕不是傻子吧?”

    李寒秋难得没有趁机骂她傻子,心想她刚才怪不得在发呆,看她可怜,好心帮她理了理思路。

    “大概是因为你太喜欢我表哥了吧,喜欢到你更在意的是他对你的不喜欢,所以你从他的蛛丝马迹里寻找的一直都是他会不会讨厌你的线索,而不是喜欢你。”

    嗯?

    这话犹如吹散迷雾的一阵风,胡来来一听,茅塞顿开,立马转换思路,从寻找喜欢的角度,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点点滴滴。

    虽然感情最初的萌芽点早就已经无迹可寻,可是她发现,最近时不时在叶孟沉身上出现的令人费解的异常情况,只要用“喜欢”来解释,好像一下子就说得过去了。

    这下胡来来有点相信他们说的话了,恨自己没有一双雪亮的眼睛,居然到现在才明白。

    她双手紧握成拳,站了起来,打算把之前一直存在的一个想法落到实处,作为生日礼物送出去。

    “秋秋,我先走了,我要去找叶爷爷。”

    “找我外公干什么?”

    “解除娃娃亲。”

    闻言,李寒秋先是一愣,而后明白了她的用意,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鼓励道:“加油,争取今晚成为我的表嫂。”

    “……嗯!”

    胡来来抓紧时间赶回去,谁知道两个家里的老人居然都不在,打电话也没人接,不知道是不是出去遛弯了,没办法,她只能在家等着。

    结果刚回到自家院子,就听见了老人的声音。

    “来来,你怎么回来了?”

    她赶紧转过身子,走了过去,来不及解释太多,直奔主题道:“叶爷爷,我想解除娃娃亲。”

    “我的宝贝孙女儿,你终于想通了?”

    说这话的当然是胡良松。他走得慢了几步,结果一进来就听见这个好消息,差点喜极而泣,拉着她的手,使劲儿夸她。

    叶定章却没想到这话最后竟然是她先提出来,脸一沉,合理怀疑道:“是那小子让你来说的?”

    “不是不是。”胡来来连忙否认,“他还不知道这件事,是我想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他。”

    生日礼物?

    得知真正的原因后,叶定章脸色缓和了不少,不着急了,在胡良松茫然的目光中,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问道:“万一那小子不同意怎么办。”

    “不同意?为什么会不同意,他不是一直都不喜欢这门娃娃亲么,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吧。”

    叶孟沉确实一门心思想着解除娃娃亲,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可不一定了,如果被他知道了,不但高兴不起来,可能还会生一场气。

    当然,这些都是叶定章心里的想法,他并不打算告诉胡来来,决定好好把握这最后的机会,再坑一次自家孙子,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吃吃苦头。

    于是他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假装惋惜道:“唉,好吧,既然你已经想清楚了,叶爷爷也就不劝你了,以后就当没这回事吧,等一下我亲自打电话给那小子说。”

    生日礼物顺利准备完毕,胡来来松了一口气,开心道:“谢谢叶爷爷!”

    胡良松也跟着高兴,难得夸他一次:“你这个老头子今天还算识相,走,请你喝我的好酒。”

    两位老人为了各自不同的好事而一起庆祝,至于胡来来,她见时间不早了,担心到会所后会超过十二点,毕竟从家里赶过去还要花上一段时间,于是先给叶孟沉发了几条微信。

    没想到刚准备出去打车,很快又接到了他的电话。

    “在哪儿。”

    言简意赅的问句把嗓音里的负面情绪最小化,胡来来没怎么听出来,还很兴奋地回答道:“我?我在家啊,马上过来!”

    “不用了,在家等我。”

    “啊?为……”

    原因还没问出口,电话便被挂断,胡来来呆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只好听他的话,在家等着。

    当楼下传来汽车声的时候,距离午夜还有几分钟,她往窗外一看,确认是叶孟沉后,赶紧到处找外套穿上,准备下去。

    谁知道一开门,楼下的人已经出现在了视野里,只剩下最后几级楼梯。

    “生日快乐!”

    胡来来顾不上惊讶,趁最后一点时间,补了一句生日祝福,接着才问道:“你怎么上来……”

    没说完的“了”字被突然靠近的黑影吞掉。

    叶孟沉来到她的面前,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依然朝前走,直到将她一步一步重新逼回卧室,而后反手关上门。

    “卡嗒”一声,门被反锁上。

    这时,胡来来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想去开灯,不料刚伸出手,手腕便一凉,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抵在了门板上。

    即使有一层衣服做缓冲,也依然扛不住这样的大力,她的后背撞得有点疼,皱着一张脸,想问出了什么事,带着碾压之势的唇随即压了下来。

    和上次在花园不同,这次的吻没有酒味,却带着一点怒气。

    叶孟沉近乎蛮横地撬开她的齿关,舌尖肆意窜入,勾着她的舌纠缠搅弄,在她试图逃离之际,扣住她的后脑勺,不容许她退缩半步。

    要是换作平时,胡来来当然不会退缩,但他今天的状态明显有问题,而且不是因为酒精作祟才出现的问题,于是动了动横亘在两人间的手,想要推开他,先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可惜这番挣扎无济于事,反而惹得他加重了力度,唇齿间毫无怜惜之意。

    被放开的时候,她推叶孟沉的手已经变成了紧紧揪着他的衣服,借着他的力量才不至于跌坐在地上,当机的大脑还没有完全恢复运作,耳畔又响起了一道充满寒意的声音。

    “金钱今天和你说了什么,让你连娃娃亲都愿意取消了,怎么,终于后悔了?”

    闻言,胡来来愣住,抬起头来,在朦胧的光线下,这才看清他眼底的情绪,全是不好的,稍不注意就会伤到人。

    不过也多亏了这句话,她好像猜到了叶孟沉生气的原因,没想到自己这次居然弄巧成拙了,柔化了态度,回道:“他和我说你喜欢我啊。”

    “这就是你取消娃娃亲的理由?”

    胡来来摇了摇头。

    “取消娃娃亲是我自己提出来的,我希望我们的感情可以按照它原本的样子发展,而不用再受任何外界的压力。嗯,换句话说就是,我以后要光明正大地来追你啦。”

    随着话音一落,盘旋在空气里的那股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气势被渐渐削弱。

    叶孟沉脸上闪过一丝意外。

    显然,他没料到最后的答案会是这个,认真地看着她,眼睛里蓄满的阴沉一点一点散去。

    刚才看见她发来的微信时,一瞬间涌出的心慌几乎能将人吞噬,他第一次尝到失去的滋味,可现在她只用了几句话,便将那些被挖得空荡荡的地方重新填满,甚至比原来还要多出不少。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吧。

    不管是好是坏,叶孟沉都认了,俯下.身子,头抵着她的肩膀,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从现在开始,他的所有情绪大概都将交由她保管。

    而胡来来还不知道自己一夜暴富了,感觉到围绕着他的低气压正在减少后,心情跟着好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脑袋,忍不住逗他。

    “哇,看你着急的样子,是不是以为我要放弃你了?”

    一说完,肩上的重量似乎轻了一些,她又赶在挨打前,十分有先见之明地抱住了他,转移话题道:“不过秋秋还和我说啊,你今天晚上可能会和我表白,是真的么?”

    沉默了一瞬后,叶孟沉低低地“嗯”了一声。

    其实前两次借着她的问题,他已经把想说的说过了,却被她当成是糊涂话。

    既然如此,他干脆选择在生日这天再说一次,像这样正式重要的时刻,总不至于再怀疑了吧。

    谁知道小姑娘几条微信就把他打发了。

    当然,胡来来现在也后悔死了,耍赖道:“那能不能补上,我还没听你亲口说过你喜欢我呢。”

    “做梦。”

    “……”

    得到这个回答的人惊呆了,没想到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居然还能遭到这种非人待遇,挺直了腰板,给了他一记强有力的反击。

    “那我不要和你在一起了!”

    “你敢。”

    “怎么不敢,我就敢,我……唔唔唔?”

    不听话的嘴巴又被堵上。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有点不在预料范围内了。

    当胡来来被放在床上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知所踪,少女的美丽在迷蒙的夜色里尽情绽放。

    深秋的夜晚开始提前行使冬天的权利,可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害羞,她的身子微微颤抖,可爱得让人只想慢慢享受她的味道。

    叶孟沉拉开她遮在胸前的手,滚烫的吻一路往下蔓延,不断安抚她的大手也一寸一寸下移,却在解开牛仔裤的第一颗扣子后突然停了下来。

    他皱了皱眉头,重新埋在小姑娘的颈窝,啃咬着她颈侧的嫩肉,极力平复血液里的躁动。

    可怜胡来来的大脑暂时处于一片空白的状态,还不知道今晚的激情已经告一段落了。

    她乖乖地躺在叶孟沉的身下,身体里的力气被刚才发生的一切抽走了一半,至于剩下的另外一半,则是被狂跳不止的心脏活生生给跳没的。

    隔了一会儿,见他迟迟没有接下来的动作,胡来来这才意识到事情好像结束了,没想明白,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喘着气问道:“怎、怎么了?”

    叶孟沉没说话,捞起一旁的薄被,将她严严实实地裹住,而后把她整个人搂进怀里,下颌抵着她的额头,声音低闷道:“没带套。”

    “……”

    啊,这真的是一个相当现实的问题。

    虽然胡来来知道“不做没有套的爱”的观念非常值得推广,但是,还是要分情况吧,他们现在都这样了,不做到最后岂不是有点太对不起今天这么好的气氛了?

    更何况她又不介意怀他的宝宝。

    还是说,他介意?

    考虑到这种可能性后,胡来来的信心锐减,声音小小的,问道:“你不想和我生孩子么?”

    叶孟沉“嗯”了一声:“现在不想。”

    “……为什么?”

    他听出了小姑娘语气里的低落,知道以她的脑回路,恐怕已经脑补出他始乱终弃的故事情节了,咬了咬她丰软的耳垂,惩罚她的胡思乱想,哼笑道:“我连你都没养大,养什么孩子。”

    嗯?

    原来是担心她年龄太小,担不起一个母亲应该担的担子?

    闻言,胡来来恍然大悟,心里甜滋滋的,从被子里伸出两条细细的胳膊,搂着他的脖子,用脸蹭了蹭他的下颌,一边亲着他的喉结,一边进行诱骗。

    “没关系啊,我们的运气肯定没有那么好,不可能一次就中。”

    末了,她还是担心叶孟沉有所顾虑,不同意,干脆再补充了一句,把所有的退路全都堵死。

    “如果你真的担心的话,我现在就去买!”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今天,她不想就这样浪费机会,格外坚持,坚持得就像那些骗炮的渣男,有一种不骗到手誓不罢休的韧劲,一说完立马动了动身子,好像真的打算去买了。

    谁知道后背刚离开床,握在她肩膀上的手便用了用力,下一秒就把她拉了回去。

    本来叶孟沉已经忍得很难受了,好不容易逼自己冷静了下来,结果她倒好,像个局外人一样,还有心情在旁边一个劲儿地煽风点火?

    将小姑娘再一次压在身下后,他的薄唇贴在她的耳边,语气危险,低声道:“你就这么想做?”

    “嗯!”

    这一回,叶孟沉打算满足她的要求,手重新探进被子里,拢住一团柔软,最后温柔提醒道:“别叫太大声,免得把你爷爷引上来了。”

    “……!!!”

    不得不说,这话真的好好提醒了胡来来一番,让她想起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她家,吓得她什么心思都没有了,赶紧抓住他的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算了算了算了,今天还是不做了,我……我突然想起龟儿子还在房间里,最好不要当着孩子的面做这种成人的事,这样不利于它的身心健康。”

    可惜叶孟沉一点都不买账,冷哼了一声,加重手上的力道。

    “以后还乱来么?”

    “不乱来了……”

    胡来来费了千辛万苦才恢复的力气全没了,声音又有些发颤,在心底安慰着自己。

    君子做.爱,十年不晚,反正她都忍了七年了,就再忍个几天吧。

    以后,以后做它个三天三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