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0章

作者:陆路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星期一晚上, 胡来来洗完澡, 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当时裴穗给她的袋子里还装了一套特意新买的内衣, 于是她洗澡换衣服的时候顺手把换下来的洗了, 烘干以后好像没有拿出来了, 又或者拿了出来,但是一不小心被她忘在了什么地方。

    总之,肯定还在叶孟沉的家里。

    唉, 看来老天爷又在帮她制造见面机会了, 毕竟指不定哪天孟素心血来潮,抢在她的前面去了他家。

    要是到时候被她看见了那玩意儿,肯定免不了一顿吵。

    胡来来无奈地叹了口气, 为了不辜负老天爷的这番好意,只能现在就去找叶孟沉。

    听见床下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后, 丁文文拉开床帘, 探了个脑袋出来, 见她已经换下了睡衣,好奇道:“你要出去么, 来来?”

    “嗯嗯,有点事。”

    她急着出去,回答得很仓促,穿上鞋子就往外跑,开门的时候又听见对方提醒道:“那你别忘了明天早上的课有随堂考试啊。”

    “放心,我很快就回来了!”

    说完这话,“嘭”一声, 门被关上了,床上的人没再说话,心想但愿如此吧。

    其实胡来来真的没打算再在外面过夜。

    一来,叶孟沉的家离她的学校很近,走路也就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打车更快,五分钟之内绝对到达目的地,而她出门的时候才刚八点,不管再怎么慢动作耗时间,也赶得上宿舍十一点的门禁。

    二来,今天没有发生像前两次那样的特殊情况,所以就算她想留下来,叶孟沉也不可能同意。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因为有没有特殊情况发生并不是她想当然地说了算。

    当胡来来终于来到他的住处,一边组织语言一边按下门铃后,门很快被打开了,可她还没来得及说明来意,便察觉到里面的人有点不对劲。

    明明不过一天没见,他居然似乎清瘦不少,即便是在玄关的暖色调灯光下,脸色看上去依旧苍白。

    见状,她连忙走上前,担心道:“你怎么了啊,感冒了?”

    感冒?

    刚一说完,胡来来就被自己说的话唤醒记忆,开始了自我反省,心想叶孟沉的感冒很有可能是被她害的,因为参加宴会那天,她有点小感冒。

    虽然不太严重,但还是传染给他了吧,再加上晚上睡觉还被她抢走被子,估计因此加重不少。

    她顿时觉得自己罪孽深重,继续问道:“吃药了么?”

    叶孟沉似乎真没什么精神,“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也没问她来这里的目的,开了门便转身往回走。大概是因为药效发挥了作用,他现在只想睡觉,重新回到了卧室的床上。

    见状,胡来来急忙跟了上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而窗帘又被完全拉上,四周黑得容不下一丝光亮,她只能凭借着记忆和感觉,好不容易才摸索到床边,找准他的位置后,小声说话。

    “我就在客厅,你要是待会儿觉得哪里不舒服,叫我一声啊。”

    生病的时候总是希望有个人能陪在自己身边,胡来来知道这种感受,更何况这还都是她的错,所以暂时不打算回去了,却不想刚起身,又听见了他的声音。

    “过来。”

    “啊?”

    胡来来以为他没听清刚才的话,想让她凑近一点说,于是半条腿跪在床上,弯下腰,打算再说一遍,结果换来的是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

    又或者说是躺在了他的怀里。

    小姑娘的身子又小又软,抱在怀里刚刚好,填补了那份空虚。

    叶孟沉知道自己真的对她上瘾了。

    可胡来来并不知道,反而再一次被他的反常举动吓到,心想难道除了感冒,自己还连带着把喜欢抱人的习惯也传染给他了?

    “你对不喜欢的人也会这样么?”

    这几天,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也一直都没想通,因为她觉得不管再怎么不清醒,也不可能对一个毫无感觉的人做出这种亲密的事吧。

    她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直接问他,直到听见回答,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小心把心里话问了出来。

    “不会。”

    嗯?

    她顾不上后悔刚才说漏了嘴,反推道:“那你就是喜欢我了?”

    叶孟沉低低地应了一声,即使难受,也还是要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嗯,喜欢你。”

    这是胡来来第二次从他的口中听见这话了。

    虽然两次都不是在清醒的状态下,但她还是十分满足了,毕竟万一哪天说着说着就说习惯了,以至于清醒的时候也能脱口而出了呢。

    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她突然想起了一个现实问题,温馨提醒道:“不过你真的要这样睡觉?万一晚上我又踢你怎么办?”

    可惜这次没有回答了,只剩下轻轻的呼吸声。

    胡来来却不敢睡,因为她是真的害怕自己睡觉的时候又乱来,所以一整个晚上基本没怎么合眼,随时自我监督,直到天蒙蒙亮,眼皮终于撑不住了,这才睡了过去。

    只不过没睡多久,便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她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能到处瞎摸手机,接通后,迷迷糊糊道:“喂?”

    一听她的声音,丁文文就知道自己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赶紧催道:“来来,你怎么还在睡觉,快起床,回学校上课了!”

    上课?

    胡来来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花了三秒钟消化理解这个词代表的含义,而后惊醒,惊恐地看了眼时间。

    还差五分钟就七点半了。

    这个认知比任何提神用品的效果都好,所有的瞌睡霎时间全被吓跑了。

    挂了电话后,她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谁知道刚坐起身子,右腿又被人往下一扯,她重新滑进了被窝里,腰被一只大手箍着,挣脱不开。

    似乎是身体本能,叶孟沉紧紧抱着她,头埋在她的肩窝处,新冒出的胡茬扎在她柔嫩的肌肤上,低喃道:“再陪我睡会儿。”

    本就喑哑的嗓音被浓浓困意磨得多出几分性感,在这个天还没有亮透的清晨,考验着人的定力。

    胡来来微微一愣。

    就算知道这只是叶孟沉半梦半醒状态的无意之举,她依然无法控制地陷了进去,隐约有点明白“从此君王不早朝”是一种怎样的甜蜜和无奈了。

    不过君王倒是可以自行决定上不上早朝,但她不行啊,迟到了可是要出人命的。

    一想到这儿,胡来来赶紧收起那些无谓的念头,找回理智,打算狠一次心,一边轻拍着他的后背,一边开始对他进行哄骗。

    “我上完课再回来陪你睡好不好啊,要不然我会被老师骂的,你都不知道这门课的老师有多凶,可以把人往死里骂,就连我脸皮这么厚的人都能被她骂哭。你想看我被骂哭么?”

    这种情况唯有装可怜可破,可是说完以后,又没了声儿。

    睡着了?

    胡来来等了几分钟,而后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腰间的力度似乎小了一点,却不敢掰他的手,免得把他吵醒,只能一点一点往下挪,最后终于顺利金蝉脱壳。

    她没迟到,其中有一半都是丁文文的功劳,因为对方知道她可能会掉链子,所以特意提前半个小时打电话提醒她。

    也多亏了这的半个小时,当胡来来狂奔到学校的时候,离上课铃响还差二十秒,帮她占了座的人看见她后,连忙冲她招了招手,给还在四处找座位的她提供了一个明确的方向。

    见状,她赶紧走了过去,刚坐下,桌上又多出一盒牛奶和一袋面包。

    “还没吃早饭吧,先随便吃点垫肚子。”

    胡来来先是一愣,接着脸上写满了感动,扑进她的怀里,感谢老天爷赐给她这么多的好人,正想歌颂一下人间有真情,教授走了进来。

    正式上课前,他先说了一下第二节 课随堂考试的事,让大家赶紧通知逃课的人抓紧时间赶过来,而刚趴下的人一听这话,不敢偷睡觉了,免得待会儿考试没状态。

    于是她一边听课,一边开小差。

    ——秋秋,你说你表哥生日,我应该送给他什么啊?感觉他好像什么都不缺,就缺个女朋友了。

    按理说,在对待和叶孟沉有关的事上,胡来来一般都会提前做好充足的准备,绝不允许自己出现临时抱佛脚的情况,更别提还是生日这种头等大事了。

    不过她倒不是今天才开始思考送礼物的事,很早以前,她就开始着手准备了,无奈一直没想好应该送什么,最后只能求助狗头军师。

    只是狗头军师今天似乎不在状态,给出的答案不是那么令人满意。

    ——那你直接把你自己打包送给我表哥吧,反正你不是每年都想这么做么。

    看见回复的时候,胡来来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不太敢相信这种不过脑子的傻话是李寒秋说的,按屏幕的力度变化很好地表明了她此刻的心情。

    ——问题是,你觉得你表哥会收么!

    ——会啊。

    ——小s翻白眼.gif

    这下胡来来可以确认她是真的还没睡醒了,托她的福,终于放下了手机,安心等待考试的摧残。

    两节课下来,她几乎被掏空了身体,下课后只想飞奔回寝室补觉,不料刚出教室,又被人叫住。一看,是上次在联谊上找她说过几句话的男生,何鹏飞。

    “来来,我能不能借借你这门课的笔记抄抄,星期五上课的时候还给你。”

    胡来来不解:“那么多学霸的你不借,借我的抄?”

    “这不是因为学霸的笔记一般不外借么,我只能来找你借了。”

    “……哦。”

    借就借吧,就当做好事积德了,胡来来把怀里的书递了过去,丁文文却在这时站了出来,说道:“借我的吧,我的笔记和来来的差不多。”

    “不用了,还是考古学班长的比较信得过一点。”

    何鹏飞眼疾手快,率先抢走了胡来来的书,说了声“谢谢”便离开,速度快得她都没反应过来。

    回过神后,她不太明白丁文文刚才的反应,问道:“怎么了,文文?”

    “没什么。”丁文文摇了摇头,“就是觉得他有点奇怪。”

    “不会吧,借书抄笔记而已,还能奇怪到哪里去,大不了把我的书撕了。”胡来来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别想太多,“走,回寝室,我快困死了。”

    “嗯,走吧。”

    丁文文应了一声,看了看何鹏飞离开的背影,没再说什么。

    ***

    京城会所,四时好。

    按照以往的规矩,叶孟沉今年的生日会当然毫无意外地选择了这里。

    生日当晚,包厢里不光有一堆狐朋狗友,公司员工也难得放半天假,跟着一起出来放松放松。

    不过热闹都是他们的,和今天的主人公没什么关系。

    已经绕场喝了一圈的交际花陈科回来后,见他居然还是坐在太师椅上,没有一点身为寿星的自觉,怒其不争道:“我说你今天好歹生日,真打算滴酒不沾?要不要这么扫兴啊。”

    “你就别管他了,要做正事的人喝什么酒。”

    一旁的裴穗说得高深莫测,而后随手端起桌上的一杯酒,想要炫耀一下不用做正事的人可以尽情喝酒,结果还没挨着酒杯,就被身边的男人换了一杯。

    见状,她转过头,怒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为什么不准喝我那杯!”

    “后劲太大。”

    “……哦。”

    “……”

    靠,怎么上哪儿都能被虐。

    陈科低声骂了一句,打算和相同身份的人交流,一脸“我错过了什么重要信息”的表情,问道:“裴穗说的正事是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除了吃你还能知道什么。”

    叶孟沉没抬头,掸了掸烟灰,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嫌弃。

    风水轮流转?

    陈科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他这样说,刚想反驳两句,又被人抢走了说话机会。

    来得最晚的王桥这时候晃了过来,好奇地问道:“老板,来来还没有来么?”

    哦对,胡来来。

    被这么一提醒,陈科终于找到了报仇的机会,趁机添油加醋,说着风凉话:“对啊,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么,你的小跟班到现在都没出现,怕不是抛弃你了吧。”

    “不可能。”

    王桥站在自家老板这边,果断否定了他的这种说法,顺便大胆猜测,用今天的偶遇作为佐证。

    “会不会被人半路截胡了?今天下午我回了一趟学校,在教学楼看见了她,本来想让她和我一起来,但是她当时正和一个男生在一起,好像在谈什么事,我一想,还是算了。”

    “男生?难道又是她的那个高中同学?”

    陈科看热闹不嫌事大,特意补充了一句,不过王桥没听出来,还在认真解释。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长得高高瘦瘦的。”

    “哦,那多半是……”

    本来陈科打算再说得逼真一点,却被打了一下。裴穗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说了,他一看,这才发现他想报复的对象压根儿没听他说话。

    在不停变换的灯光下,叶孟沉的情绪被完美隐藏,脸上的表情几乎让人看不出喜怒,败就败在愈发紧绷的下颚线条。

    他正盯着手机看,上面显示的是胡来来刚刚发来的微信。

    ——对不起啊,本来想亲口对你说生日快乐的,但是可能来不及了,只能先在这里祝你生日快乐啦,希望你一直开心健康,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是被其他不重要的事困住。嗯,看到这里,是不是猜到了我想送你什么生日礼物?

    ——是的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已经让叶爷爷同意解除我们的娃娃亲了!恭喜你恢复自由身,以后再也不用怕被逼婚了,我也不会再缠着你啦[庆祝][庆祝][庆祝]

    ——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会怀疑这话的真实性,不过你放心,我们出家人从不打诳语,你应该马上就能接到叶爷爷的电话了。

    ——最后,如果喜欢这个礼物的话,记得夸夸我!o(* ̄︶ ̄*)o

    这句话刚在屏幕上出现,界面立马跳转成来电显示,“老爷子”三个字映入眼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