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7章

作者:陆路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尽管不是因为想抱她而抱她, 但要求不太高的人还是很满足了, 一只手回搂着他, 另一只手绕到背后, 正好够到他的后脑勺, 力度轻柔,一下又一下地拍着,极富节奏感。

    她自认为这样的互动非常温馨, 结果叶孟沉并不怎么喜欢, 听了她的话后,松开手,低头看她, 嗓音隐含威胁:“又不想要你的手了?”

    “……你看看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就不能好好用心感受一下这种温馨时刻么!”

    胡来来脸上的笑容一垮, 放下的手转而戳了戳他的肩膀, 虽然知道他喜欢泼冷水, 可是,能不能稍微分一分场合!

    这下好了, 难得营造这么好的气氛,全被毁得一塌涂地!

    可惜气归气,她又不能指望叶孟沉改掉这个习惯,所以只能自我安慰着,心想不解风情就不解风情吧,以后会解她的衣扣就好了。

    而后,胡来来重新振作起来, 开始规划接下来的行程,正想着先去吃饭还是再四处逛逛,兜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响起了老师的专属短信铃声。

    一时间,她忽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拿出来一看,预感果然成真了,好不容易调整好的情绪眨眼间灰飞烟灭。

    对上身边人探究的视线后,她哭着一张脸,一头栽进他的怀里,心态崩了,试图寻求安慰,绝望道:“完了,我得回去赶作业了,不能和你玩了……”

    “赶作业?”

    无奈叶孟沉一向没什么同情心,摸了摸小姑娘毛茸茸的狗头,把她刚才给他的评价换了一种形式,变本加厉地还给了她。

    “嗯,看来你确实会解风情。”

    “……”

    最后,只美好了一个下午的一天就这样以“苦逼学生狗赶作业”划上句号。

    回到学校以后,慢慢的,胡来来的生活恢复了期中考以前的节奏,直到星期五,才明白金钱那天晚上说的“下周见”是什么意思。

    当天下午正好有两节思修课。

    由于是好几个专业一起上,所以有些问题格外突出,比如永远找不到源头的脚臭味。

    躲在书后睡觉的人直接被臭醒,在强大的求生欲支配下,被迫逃了第二节 课,结果时运不济,碰上了校纪检部的骚操作,居然在第二节课下课前突然跑来点名。

    当她紧赶慢赶跑回来的时候,教室里已经人去楼空,只有金钱一人还站在门外,似乎是专程等她,看见她后,走了过来,温馨提醒道:“旷课三次,警告一次。”

    “……”

    胡来来莫名想起了以前高中时候的光景,因为当时她每次逃课或者不写作业,第一个举报她的永远是他,忍不住怒道:“你说你每次竞选什么干部是不是都是为了管我!”

    闻言,金钱摸了摸鼻子,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这都被你发现了?”

    “……”

    “给你一次贿赂我的机会吧,请我吃一周的饭,我就帮你划掉名字。”

    “……你这么滥用私权好么!”

    “好啊。”

    “……”

    不要脸的东西。

    胡来来才不要和他狼狈为奸,扭头就走,面前又突然多出来一张邀请函。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万物博物馆的馆长是何方神圣么,听说他会参加明晚的这个宴会。”

    她没回头,盯着邀请函,小声嘟囔着:“你怎么比我还关注这些消息。”

    原本胡来来没觉得这张邀请函有多了不起,毕竟这辈子见不到万物博物馆馆长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止她一个人会有这种遗憾,可是,忽然间她又想起了上次在公司,谢天告诉她的那个新游戏。

    其中,好像说了一句可能会和各个博物馆合作?

    那她岂不是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尽量多认识认识馆长,说不定对新游戏以后的发展也有好处?

    这么一想,胡来来还是决定参加,于是转过身子,问道:“你怎么拿到这个邀请函的,现在托人去找还来得及么?”

    “来不及了。”

    “……”

    “想去?”

    这不是废话么。胡来来狂点头,想了想,干脆和他商量道:“我能不能买你的邀请函?”

    “可以。”见她眼睛一亮,马上就要说出“多少钱”这句话了,金钱又话锋一转,一脸遗憾,“可惜这邀请函上写的我的名字,不能转让。”

    “……滚!”

    胡来来习惯性地踢了他一脚解气,下一秒又听见他主动提供了解决方案。

    “不过你可以带我去,这样应该不会存在什么问题了,你也不用觉得占用我的休息时间,按小时付费就好了。”

    “……”

    为了得到可以见馆长一面的机会,没办法,她最后只能咬咬牙,以高出市场价N倍的价格,买下金钱的时间。

    幸好老天爷还算有点良心,关了胡来来一扇门,又另外给她刨了一个狗洞。

    等她心情沉重地回到宿舍,刚在椅子上坐下,便破天荒地接到了一个惊喜电话,连拖鞋都来不及换,立马跑下楼。

    最近雨水较多,地面经常湿滑泥泞,叶孟沉知道以她毛毛躁躁的性格,肯定又是用跑的,所以,为了减少她摔跤的可能性,这次直接在宿舍门口等她。

    果不其然,她出来以后,第一反应还是朝宿舍对面的那棵树下冲,还好及时发现了树下没人,这才停下脚步左右看了看,在左手边看见了想见的人。

    他的手里还提着一盒新鲜出炉的蛋挞,是她最爱的那一家,递过来的时候,诱人的奶香味扑鼻。

    胡来来接了过来,咽了咽口水,忍住现在就拿出来吃一个的冲动,把蛋挞抱在怀里,开心道:“谢天不是说你们今晚得通宵么,你怎么还有时间过来?”

    “出来办事,正好路过。”

    “然后顺便来看看我?”她凭着傲人的厚脸皮,强行为这句话加了个尾巴。

    对此,叶孟沉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是另外问道:“明天还赶作业么。”

    “……”

    这话让胡来来的好心情瞬间打了个骨折,知道他是在拿上次的事取笑她,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恼羞成怒,凶巴巴地回道:“不赶!”

    “把晚上空出来。”

    “晚、晚上啊?晚上恐怕不行,晚上我要去见一个特别重要的人,回来应该很晚了。”

    关于见馆长的事,胡来来决定暂时保密,毕竟万一最后连对方的面都没见着,岂不是很尴尬。

    闻言,叶孟沉静默了半瞬。

    这是她少有的因为其他人而拒绝他,而且还是特、别、重、要、的人?

    见他不说话,胡来来又好奇道:“怎么了,是不是又想和我礼尚往来了?不能换成周末么?”

    叶孟沉看着她,没有追问“特别重要的人”是谁,尽量把语气里的不悦粉饰掉:“没事,上去吧。”

    “……哦。”

    胡来来还是稍微察觉到了不对劲,总觉得他还有话没说完,但发现他好像不愿意说,便没有多问,目送他离开,而后走进宿舍。

    上楼的时候,她正好在走廊上碰见了打算请她喝奶茶的蔡蔡。

    本来看她们寝室没人,她都已经准备回去了,没想到最后关头还能遇上。

    看来这杯奶茶确实属于胡来来。

    等她走过来后,蔡蔡故作失望地叹了叹气,把奶茶递了过去,恭喜道:“算你运气好,及时赶了回来,要不然这杯奶茶早就落入我的腹中了。”

    “……”

    一听这话,胡来来立马把口中的“谢谢”咽了回去,鄙视道:“没见过送人东西像你这样的,送不出去还带私吞!”

    被嫌弃的人一点都不觉得羞愧,自豪道:“那托我的福,你现在终于见到了,不用太感谢……”

    “来来——”

    这时,楼梯口突然传来一道惊天动地的呼唤声,响彻走廊,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俩人循声望去,过了一两秒,发出这声呼唤的主人才出现在视野中,是对面寝室的女生,平时和整个520的关系还不错,有时候也会过来串门闲聊。

    飞奔过来后,她一副刚剧烈运动完的样子,一边撑着墙壁大喘气,一边断断续续地问道:“来来,刚……刚才那人是……是你的男朋友?”

    “哪个人?”

    “就是刚才在楼下和你聊天的那个男人!”

    嗯……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回答。胡来来苦恼了一会儿,而后自信道:“未来应该是。”

    “……”

    未来应该是?也就是说现在不是了?

    女生松了一口气,赶紧劝道:“趁现在你俩还没在一起,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

    “考虑什么?”

    “考虑要不要当他女朋友啊!”

    见她还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女生不禁露出“你是不是真傻’”的痛心表情,又想起了一种可能性,问道:“难道你还不知道上周六有人看见他和秦妙在酒店开房的事?”

    此话一出,胡来来好奇的并不是开房,关注点再次偏离重点:“‘有人’又是谁?”

    “……”

    好吧,看来她是真的还被蒙在鼓里。

    这下女生更加认定她就是被渣男欺骗的受害人本害,为了让她快点醒悟,立即和她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的缘由。

    “具体谁拍的我也不清楚,你就当是广大群众之一吧。反正当时对方也去了那酒店,正好撞见他俩,拍了几张照片放在学校论坛,可惜很快就被管理员删除了,幸好我的聊天记录里还有截图。”

    给她俩翻照片的同时,她的嘴里还在一直嘀咕不停。

    “我就说我刚才在楼下看见他的时候怎么觉得怪眼熟的,后来一想,想起了这档子事儿,所以马上冲上来找你求证……你看看,这上面的人是不是就是你未来的男朋友。”

    把照片放大了好几倍后,她把手机递给她俩。上面果然是秦妙和叶孟沉,但是没什么实质性的画面,就是一前一后进了房间而已。

    “拍得这么清楚,不是系花雇了专业摄影师在那儿蹲点,就是她的仇人。”蔡蔡一脸不屑,把手机锁了屏,还给她,“再说了,不就是进了一个房间么,连张石锤照片都没有,能说明什么问题。”

    “孤男寡女都进一个房间了,还不算石锤么,你小心求锤得锤啊!”

    “谁说是孤男了,这不还有我们来来么。”

    “……”

    女生被说得一时语塞,有种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力感,语重心长道:“唉,你这样帮着对方说话,其实是在害来来知不知道,你应该……”

    “别说,咱们不听不听不听!”

    蔡蔡立马捂住胡来来的耳朵,把她往寝室的方向推着走,让她远离危言耸听的人,把她带到拐角处才松开,双手搭在她的肩膀,给她加油打气。

    “来来,你千万别把那几张照片放在心上,连我看了都不信,谁知道是不是系花设计的陷阱!”

    胡来来回过神来,“嗯”了一声。

    不过蔡蔡看她心事重重的样子,还以为她还是把刚才的事往心里去了,干脆帮她出主意:“你也不要一个人在这儿胡思乱想了,如果实在想知道原因的话,直接给他打个电话问清楚吧。”

    闻言,胡来来笑了笑,回拍着她的肩膀,认真道:“我真的没事。谢谢你,蔡蔡。”

    她当然不会因为一两张断章取义的照片就怀疑叶孟沉什么,毕竟就算秦妙脱光了站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多看一眼,可是,照片里确实是他给秦妙开的门。

    当初秦诗去他家他都很是嫌弃,为什么还会给秦妙开门呢?

    胡来来想不明白,决定等他下周有空的时候再去问问他。

    ***

    周六晚上。

    明亮的宴会厅装修得奢华辉煌,厅内衣香鬓影,觥筹交错,而在光线稍暗的角落里,画风和周围的比起来,稍微显得有那么一点不同。

    陈科正一边往红酒里兑可乐,一边唠叨道:“我都说了我一个人可以应付,你非要跟着一起,你不是最烦这种正儿八经的场合了么,来干什么?哦,就为了帮你的小跟班见见那什么博物馆馆长?”

    他又开始了自问自答的戏码,似乎打算用逼真的演技让叶孟沉说出真心话。

    然而毫无水花。

    好在陈科不受影响,继续说自己的。

    “你之前不是还对人家爱理不理的么,怎么突然间改变心意了?老实说,你是不是不小心把人小姑娘给睡了,现在不得不负责?”

    闻言,叶孟沉终于从游戏里分了点精力,抬头,轻瞥了他一眼,冷淡道:“你的脑子里能不能装点干净的东西。”

    总算有一点反应了。

    不管这个反应是不是好的,反正陈科受到了不小的鼓舞,接着问道:“我是真的没想明白,你怎么就突然改变心意了呢。来,不如趁今天气氛不错,和我好好说说你的心路历程。”

    “我的心路历程还用得着和你汇报?”

    “你这个没有人情味的冷血动物,什么叫汇报,就不能想成是朋友间的分享么!”

    “不能。”

    “……”

    陈科的胜负欲被激了出来,深呼吸了一口气,准备憋个大招,好好炸一炸他,却没想到压根儿用不着憋,一个现成的大招直接摆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不远处的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人,他睁大了狗眼,一脸震惊道:“靠,我没看错吧,那是不是你的小跟班?”

    和上次在拳击场的刻意为之不同,这次他不是为了试探叶孟沉的反应,是真的没料到会在这里看见胡来来,而且她还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站着一个男生,看上去和她年龄相仿。

    在确认了她的身份后,陈科又察觉到了和实际情况不相符的地方。

    “不对啊,你不是明明说她今晚没空么……哦,难道她就是因为要来这里所以才拒绝你?那怎么不和你说清楚,怕你误会还是怎么着,就算……”

    本来他今天真心打算和叶孟沉站在同一阵线,结果自己一个人絮絮叨叨了半天,连半个回应都没有得到,于是对于他的无视难得有了意见。

    “喂,我说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两……”

    陈科怒了,回头寻找对方不说话的原因,却发现他正望着勾着手出现的两人,面沉如水,根本听不见其他人说话。

    而后,他突然起身,拎着一瓶酒,往和门口相反的方向走去。

    见状,陈科急了,跟了上去:“你上哪儿去,不过去打个招呼么?”

    打个屁的招呼。

    叶孟沉凛着眼,没说话,只知道如果他现在真要走到小姑娘的面前,第一件事绝不是打招呼,而是把她扛到外面的小树林。

    可惜,胡来来没能注意到角落里发生的事,还在忙着应付周围的陌生人,脸都快笑僵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时机,立即咬牙切齿道:“我还要挽多久,不是没人看我们了么!”

    金钱见她很是痛苦,便不再为难她,说道:“好了,放开吧。”

    话音刚落,胡来来立马从他的臂弯里抽回自己的手,活动了一下,如释重负,刚想四处转转,身后却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喂,小跟班。”

    听上去有点耳熟?

    胡来来停下动作,扭头一看,等看清对方的脸,惊喜道:“你怎么也来了,一个人?”

    “还有叶孟沉。”

    “真的?他在哪儿,还没来么?”得到这一重要信息后,她立马开始到处张望。

    “应该在花园吧。”陈科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眼窗外,叹了口气,“唉,他刚才好像喝了很多酒,也不知道会不会一不小心摔进水池里。这么冷的天,希望他不会被冻死。”

    “……那你怎么不跟着出去看看!口头上的担心算什么担心!”

    见他还有闲心在这儿说风凉话,胡来来惊呆了,改变了对他的态度,生气地瞪了他一眼,简单和金钱打了声招呼后,不顾他的阻拦,赶紧跑了出去。

    她是真信了陈科的话,生怕叶孟沉出现什么意外,来到花园,第一件事是先去水池附近看了看,没在池里发现有人落水,松了一口气,这才开始往其他正常的地方走去。

    最后,她终于在一棵树下的木椅上找到了想找的人。

    他正懒懒地靠在椅背上,听见她的动静后,视线一抬,落在她的身上,模样倒是和平时无异,偏偏眼底一反常态地蕴着笑意,应该确实喝了不少酒。

    “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啊,打算吹吹风,醒醒酒?”

    胡来来像是害怕惊扰了他,说话的声音有点小,被风一吹,更是听不太清楚。

    叶孟沉也没回答,微仰着头,依然用那双带笑的眼睛望着她。

    虽然花园里的绿植大多四季常青,然而呼啸而过的晚风凄厉,夜空惨淡,不见月色,这些都是掩盖不住的属于深秋的萧条。

    可她不同。

    她的眉眼明艳生动,嘴角一弯便能带出无限生机,和这个死气沉沉的季节完全不一样,就好像,春天在那小朋友的眼睛里。

    太阳穴又开始别别地跳了起来。

    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叶孟沉的自制力在酒精的作用下一点一点瓦解,今天没心情再去管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将她直接拉向自己。

    毫无防备的人往前一个趔趄,下意识惊呼了一声,而后跌坐在他的腿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