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六卷 所爱隔山海 第336章 番外之情书

作者:米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关于苏辛曾经给“唐知眠”写过的情书最后究竟去了哪里,成了一个让秦小雯和苏乐都十分关心的问题。

    对此,苏乐小朋友展开了合理且八卦的联想:“既然姑父不是那时候的姑父,那你寄到唐家的东西应该是被唐家人给收起来了。”

    秦小雯最喜欢苏乐这聪明的脑瓜子,从冰箱里拿出三杯酸奶,人手递了一盒。

    一边在苏乐旁边坐下,点头附和:“我觉得吧,现在秦君怡都被整疯了,可能只有唐家年纪大的佣人知道了。”

    “小雯阿姨,我们要不要去探个险?”苏乐小眉毛一挑。

    “寻个宝?”秦小雯心领神会。

    “嘿嘿嘿嘿……”两人没心没肺地笑作一团。

    “你们俩是不是太闲了?”

    苏辛从电脑前抬起头,漂亮的丹凤眼微微眯起,眼神在两个贼兮兮的人脸上停了停,灵机一动,唇角轻然挽起狡黠的笑意:

    “唐青青该回国了吧?”

    “姑姑你故意的……”苏乐小脸皱成一团。

    “乌江快饿死了吧?”

    秦小雯急忙蹦了起来:“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苏辛慢悠悠地拿起酸奶,挖了满当当的一口芦荟,神色更加高深莫测,眉眼之间竟有几分苍舒风轻云淡的影子:

    “所以,你们打算继续呆在这里?”

    这下子,成功把两人给吓白了脸:

    “我我我我去写作业!”

    “我我我我去做饭!”

    “嘭——”

    门一关,房间里彻底安静下来。

    苏辛笑出声来,她这几天开了几个视频会议,连轴转,本来还处于低气压状态,这会儿反而被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给逗得心情好了不少。

    提起这个,就不得不说苍舒实在是奸诈狡猾,先是用温情脉脉的情话骗得她糊里糊涂地跟他结了婚,婚后竟犯了懒,唐家苏家通通丢给她打理也就算了,连夜之门都爱理不理,搞得苏辛时不时被一些等待指令的人骚扰:

    “夫人啊,我们是不是被老大抛弃啦?你能不能吹吹枕边风,让他给我们放几天假?这没日没夜地忙活,老婆都要跟人跑了!”

    “阿辛,你问问老大,藏区铁路项目什么时候可以竞标?昨晚对方突然提价了,比预计金额高了2个百分点。”

    “北石岭开发项目已经要收尾了,就是童家村要不要进一步安排?”

    “北冰洋的工程很顺利,过不了多久就该插上我们的旗帜了,但是最近怎么找不到乌江人了?”

    ……

    明明都是些能自行解决的问题,偏偏一个个都要以一种调侃的语气过来问她的意见,好像就喜欢看她手忙脚乱的模样,然而苏辛又是什么脾气?再是烦躁也不会落了下风,于是,一句一句地重新还了回去:

    “放假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放假的,你们就做好活到老忙到老的准备吧。”

    “提价这种事情,无非是想多捞一笔,你们只管给各家打声招呼,谁都不抬价,看对家能坚持多久,到头来比对一圈,自然只有唐家才是最好的合作伙伴,到时候答不答应,还得看唐家的意思。”

    “童家村交给童乔,他知道怎么处理的。”

    “乌江找老婆去了,你们体谅一下吧,一把年纪好不容易开了窍,错过这次,就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

    这么一来,大伙儿又只能讪讪地换了话题,嘻嘻哈哈地把好好的工作群变成了热火朝天的聊天群:

    “说起来,夫人你要不要来巴黎玩儿?之前你在时装大赛上的惊艳发挥也算是锋芒初露了,真不打算来我这里发展发展?”

    “楼上醒醒,蚂蚁竞走了十年了。”

    “哈哈哈哈!”

    ……

    短暂的休息之后,视频会议继续,苏辛将手机丢开,开着群,任由他们没正经地刷屏。

    也许苏辛骨子里天生就是一个出色的商人,一开始虽然有些不大习惯,但渐渐地,竟也对现有的忙碌生活得心应手了。大约正是发现苏辛的野心和天赋,那个了却心愿的男人,便耍赖似的将全部重任丢给了她。

    苏辛摇头失笑,很快收敛好情绪,回归严肃的工作。

    视频会议一直持续到下午才结束,揉了揉发疼的眉心,苏辛伸了伸懒腰,下了楼来,桌上有还热乎的点心,她随手拎起一块玫瑰糕,抬脚走向卧室,找了一圈却没找到苍舒。

    奇怪,不是说要午睡吗?难道出门了?

    正疑惑着,窗帘忽地被风吹动,院子里的风铃木花瓣纷纷而落,温暖的光线穿透林间,斑驳点缀在地面上,午后的虫鸣,偶然飞过花间的蜂蝶,远方的山丘若隐若现,云层高高悬着,如同一把把飘忽的伞。

    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躺在花树下假寐休憩的男人了:手臂横过脑后,仰靠在树下的长凳上,长腿慵懒交叠,俊雅的面容噙着一抹淡淡笑意,像漫画中走出的优雅少年。

    世人都说,岁月静好,莫过于此。

    饶是苏辛这样早就隐藏了少女心的姑娘,也被这漫天花瓣的景象迷住了。

    苏辛将拖鞋放在门边,踮着脚踩着柔软的草地,悄然走到他身边蹲下,手指划过他线条完美的下颌,目光却不自觉落在他带笑的唇上,女生小心地左右看了看,跟做贼似的,突然倾身在他唇上亲了亲。

    耶,偷袭成功。

    苏辛眉角飞扬,刚要退开,后颈忽地被一只大掌揽住,身体被一股力气往前拉去,撞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出息了?”刚睡醒,声线还有些沙哑,男人半睁着长眸,将女生一瞬烧红的脸颊尽收眼底,笑意在眼底缓缓倾泻,被天光一衬,更加柔软。

    “咳咳……”苏辛被抓了个现场,一阵尴尬过后,还是傲娇地哼了一声,“干嘛?亲自己老公犯法吗?”

    苍舒眸底轻动,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不犯法,欢迎继续。”

    苏辛笑着推他:“不正经!”

    “评价到位,有赏。”

    “赏什么?”

    苍舒没再说话,而是用深吻回答了她。

    苏辛被吻得险些喘不过气,眼看着男人欲求不满的眸色越来越深,她福至心灵地提了个送命问题:

    “那、那个,刚才小雯和阿乐问我之前给唐知眠写的情书去哪儿了,我记得之前我们在老宅的一个房间里看到过的,不过那时候你手伤到了,就没再继续看了……”

    “想知道?”苍舒松开她,和她一起并排躺在宽阔的长椅上。

    苏辛诚恳地点点头:“你知道?”

    “烧了。”

    “烧了?”好歹是她辛苦结晶啊,怎么可以说烧就烧?

    苍舒反问道:“你很失望?”

    “当然……唔,还好。”苏辛敏锐察觉气氛不大对劲,赶紧改了口。

    “是我太仁慈了。”男人忽而起身,负手往屋中走去,“这就去烧了。”

    “哎哎——”

    ……

    时间退回两天前,刘叔整理老宅的时候翻出了一箱信件,仔细瞧了一下,发现是写给“唐知眠”的,好歹先生也当过几年的“唐知眠”,他以为就是写给先生的,便小心地收拾好,端到苍舒面前。

    “先生,这些信件好像是写给您的。”

    苍舒正在检查苏辛这些天的工作作业,闻言抬眸看了一眼,眼底蓦地泛起细微的波澜。

    “烧了。”

    刘叔惊讶不已:“您不看一下吗?”

    “没看过。不良内容,没什么好看的。”

    键盘敲得噼啪响,看起来有些烦躁。

    刘叔默默地吞了口口水,既然没看过,怎么知道里头内容不良?但见苍舒脸色不好看,也不敢多问,端着箱子离开了。

    至于最后那箱情书到底何去何从,正努力哄一个吃醋的已婚男人的苏辛,已经没有心思去管了。

    第337章 番外之家长会

    “致苍舒颂小朋友的家长,请于明日(x月x日)下午三点来我园参加您孩子的家长会……”

    客厅之中,小男孩奶声奶气地将通知念了一遍,而后困扰地揉了揉眉心:“怎么办?漂亮妈妈和凶凶爸爸出门玩了。”

    苏乐将视线从一千块拼图上移开,笑眯眯地看着小奶娃一本正经的小脸:“小松鼠,你这么说你爸爸,是不是打算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了?”

    苏乐今年才十一岁,却已经上高一,本来可以直接考大学的,但在连跳三级之后,无论是苏家还是学校再也不肯让他跳了。

    毕竟天才少年这样的人设,对学校来说虽然是个招生的宣传点,同时也容易给其他孩子造成不小的压力,校方经由慎重考虑,还是决定让苏乐在高中部就读。

    至于苏家的观点是,人生道路还是一步一步地走比较踏实,更何况,老话说得好“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身为长辈,大家都不希望苏乐过早地接触成人世界,一生之中,最单纯快乐的求学时光更应好好享受。

    因此,十一岁的苏乐只能正正经经地停下脚步,跟一群智商跟不上他的大龄同学一起读书。

    “爸爸本来就很凶,妈妈说他一直以为我是个女娃娃,连我的小名都想好了,我生出来的那天,妈妈说爸爸一整天都没说话。”

    也是,那男人从来只对姑姑柔情万千,听说小松鼠断奶之后就没和姑姑一块儿睡过觉,只孤零零地睡在儿童房。

    可以说是相当霸道了。

    毕竟小松鼠是个男娃娃嘛。

    苏乐同情地摸摸他的小脑瓜:“可怜的小松鼠,爸爸不疼你,哥哥疼你。”

    “哥哥,你能帮我吗?老师说明天的家长会必须要所有人都到齐呢。”小松鼠很喜欢这个聪明的表哥,所以事事都会跟他说,尤其现在父母都不在家,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苏乐。

    “这样啊……”苏乐将短信翻了翻,毫不在意地耸耸肩,“本就是家长会么?别怕,没有爹妈,有你老哥啊。”

    小松鼠颇似苏辛的丹凤眼倏然一亮:“对噢,表哥也是家长嘛!”

    苏乐愣了一下:“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是想说花点钱雇两个人去参加来着,但看着小松鼠亮晶晶的眼睛,他实在是无法开口拒绝。

    谁知第二天,初中部的唐青青不知道从哪儿知道这个消息,一下课就屁颠颠地跑到苏乐的班级,拦住正要去参加小松鼠家长会的苏乐。

    “苏乐!你是不是要去开家长会?有爸爸怎么可以没有妈妈呢?我不介意零片酬出演阿颂的妈妈,嘻嘻……”

    “嘘——”苏乐急忙捂住她喋喋不休的嘴,一把将她拉出教室,“你怎么知道的?”

    “唔,我早上上学的时候在路上遇到小可了,她说今天幼儿园要开家长会……”

    小可是小巴和纪俞宁的女儿,现在和苍舒颂一个幼儿园。

    “知道就好,把嘴闭上!”苏乐烦躁地瞪着她,这丫头从小到大就喜欢跟着自己,好不容易跳了级,还以为能离她远远的,没想到最后还是免不了跟她一个学校的命运。

    唐青青笑得眉眼弯弯,好脾气地忽略他故作凶巴巴的样子。

    “反正我下午也没事情,就当陪你去幼儿园回忆往事呗,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那里噢。”

    苏乐脸上一热:“谁、谁跟你回忆往事啊!”

    这时候,背着小书包的苍舒颂也迈着小短腿上楼来,后面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保姆,正一脸紧张地看着他,时不时出声提醒:“小少爷,您慢点走,慢点走!”

    比起她,苍舒颂却淡定多了,但怕她担心,便乖乖放慢脚步,保姆立刻追上来牵住他的手,两人这才朝教室走来。

    “嘿,小松鼠。”唐青青蹲下身和他打招呼。

    “青青姐姐好。”苍舒颂十分乖巧地点点头。

    苏乐见到自家表弟,表情温和许多:“走吧,坐我们家的车过去。”

    走出几步,见唐青青还在发愣,小少年没好气地回头哼了声:“还不快跟上。”

    “咦?哈哈,好嘞!”

    就这样,当这行奇怪的组合出现在向日葵幼儿园时,几位负责接待老师的心都要萌化了。

    啊呀呀平时对着粉雕玉琢的小松鼠已经够她们母爱泛滥了,怎么一下子又多出两个这么漂亮的孩子!

    小少年故作老成,眉眼间满是灵气,小姑娘则肤白貌美,活泼可爱,可别提有多好看了。

    再加上站在中间的小不点儿,妥妥的一道靓丽风景线啊。

    结果唐青青一开口就把几位老师吓坏了:“你们好,我们是苍舒颂的家长,我是他妈妈,这是他爸爸。”

    说着还神情严肃地指了指苏乐。

    苏乐眉头一抽,暗自骂了一句:“白痴!”

    “啊?”几位老师呆了呆,突然爆笑不止,“小朋友,别开玩笑了,你们两个年纪加起来还没有我多,怎么可能生出这么大的孩子来?”

    “是、是真的啊……”唐青青发现现实不按剧本走,一下子慌了神,紧张兮兮地看着苏乐。

    苏乐叹了口气,递出一张名片:“这是我姑姑的联系方式,但她最近和丈夫出门旅游了,家里长辈都不在家,我这个做表哥的就过来参加家长会,幼儿园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反馈的,我会帮忙传达的。”

    这一番说辞,有理有据,进退得宜,加上小少年五官俊秀,声音也格外好听,几位老师眨巴着星星眼连连点头:“哎,可以的可以的,我们等会再联系一下家长,只要苍舒颂同学的父母同意,就绝对没问题的。”

    要是别的孩子这么没头没尾地过来说要参加家长会,老师肯定要把人家赶回去的,但苏乐这小小年纪却给人一种十分沉稳的感觉,老师们一个个都被圈了粉。

    “那我们就进去了,谢谢老师。”

    “哎,好的,快进去吧,按照名字坐就行。”

    ……

    “夫君大人,咱们儿子的幼儿园要开家长会了。”

    苍舒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见苏辛挥了挥手机,朝他挑眉。

    幼儿园的通知发到苏辛手机上时,她和苍舒已经从北海道玩到了意大利,接下来还有十来天的行程,根本抽不开时间回去参加儿子的家长会。

    自从儿子出生后,两人已经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度个假了,难得今年上半年的工作都提前结束,又恰逢结婚六周年,两人一商量就干脆趁儿子放学未归双双携手逃了出来。

    亏得儿子从小就性格独立,哪怕从小保姆嘴里得知没良心的父母已经抛弃刚满三周岁的自己,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

    “他身边多的是人看着,不会有问题的。”苍舒黯哑的声线预示着接下来将有不可描述的事情发生。

    苏辛瑟缩着往后提,举手告饶,“我有点累了,咱们……”

    “正好,我也累了。”

    “啊?”这么好心还是头一回。

    “但是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苍舒缓步走来,浴袍领口大敞,露出结实诱人的肌理。

    “什么问题?”苏辛光注意看眼前的美色,没注意到男人越来越迫近的气息充满掠夺意味。

    “小松鼠一个人太孤单了,应该添个妹妹了。”

    苏辛一听,顿时怨念极了:“我就知道你不喜欢小松鼠!”

    苍舒怔住了:“谁说的?”

    “你看,你到现在还想着生个女儿,不就是不喜欢儿子吗?小松鼠长这么大,都没见你亲过抱过!”苏辛虽然也觉得男孩子是不能娇养的,但苍舒对待儿子的态度上,确实是过分冷漠了。

    男人清雅的面容上闪过一丝狼狈:“你别瞎想。”

    “那你倒是告诉我,为什么对小松鼠不亲近?”苏辛疑惑地抬头看他,“你说话呀,是不是真的不喜欢他?”

    “不是,”苍舒几步走到床边,将她拥入怀中,低声解释,“阿辛,只要和你有关的,我都喜欢。更何况,他还是我的儿子。”

    苏辛声音闷闷的:“但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小松鼠在你这里一点儿也不受宠。”

    “那是因为……”苍舒咬了咬牙,狠声说,“那小子刚会说话的时候,就对我宣战了。”

    “宣战?”这事儿苏辛可从来没听说过,快手快脚地从他怀里爬出来,盘着腿,一脸听八卦的专业姿势,“什么宣战?”

    苍舒不说话,等苏辛凑过来还想再问的时候,却被他按入床中。

    “反正比起儿子,我更喜欢乖巧听话的女儿。”而且没有任何威胁。

    奇怪,明明小松鼠也很乖啊。

    苏辛没来及思考,已经被男人带入熟悉的欢愉之境。

    ……

    很久以前的某一天,小松鼠坐在地上看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一出生死离别的戏码。

    他好奇地望着电视,又望着身旁专心工作的父亲。

    “爸爸。”

    “嗯?”

    “等你老了,死了,妈妈是不是我一个人的了?”

    “……你想得美!”

    多年以后,总算明白父亲为什么对自己总是一副看情敌的样子的苍舒颂,恨不得坐时光机回去抽自己一巴掌:傻瓜蛋!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全世界都知道你老爸是个护妻狂魔好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