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六卷 所爱隔山海 第332章问问一百零八个亡灵

作者:米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辛想得不错,此时的门外,几十辆车子正无声无息地将苏宅包围起来。

    十几道矫捷的身影迅速逼急,将守卫在苏宅外的人一一放倒,而后悄声说着部署,不一会儿,四散开来,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铁三看到苍舒手表上的红色信号闪了两下,知道现在行动已经开始,他退离几步,趁着屋中没人注意,几步来到了外边。

    欧盛见他出来,有些不悦:“不是让你在里面保护先生吗?”

    “先生还需要我保护吗?”铁三觉得欧盛就是个老妈子,总担心些有的没的,更何况现在到处都是先生的人,苏辛还是先生的女人,苏家要想对先生不利,他们就直接拿苏辛挡着。

    “你懂个屁!”欧盛气死了,跟着先生这么久,苏辛在先生心里是什么地位,他可是一直看在眼里的,要说先生自己挡在苏辛前面还差不多,任何时候,先生都不可能拿苏辛的安危来确保自己的安全的!

    铁三不以为然:“你真以为咱们先生有这么深情?他今晚过来,就是来收拾苏家的,那是你没在里头看着,我看苏辛的脸色就挺不好看的,可能是知道先生一直拿她做饵吧。”

    欧盛愣了愣:“什么做饵?”

    “苏袖死的时候,先生一直宴会场外边等着,就是为了抓苏长德的把柄,不然这几天,苏辛哪里会被那些报纸新闻骂得狗血淋头?今晚过来苏家,我也看到她脸上还有巴掌印了,啧啧,惨啊。”

    “完了……”欧盛抓出重点,发出一声惨叫。

    铁三以为他在替苏辛不值,拍拍他的肩膀:“反正我现在已经为先生做事了,我和你之间的那点事,也算是解开误会了,我现在对先生的忠心不比你少,但我怎么就这么看不惯你婆婆妈妈的性子呢?”

    欧盛白了他一眼,这时候他是真正知道,先生今晚是要大开杀戒了。

    苏辛都受委屈了,先生今晚肯定不会放过苏家了。

    他所说的“完了”,是替苏家说的。

    铁三哪里想得到这些,他只知道今晚过后,苏家恐怕要告别这个时代了。

    大厅内,也隐隐有一种风雨欲来的紧张感,外间亮起两束车灯光,好似两道利剑射进来。

    苏梦玫刚剥开一个橘子,手一抖,差点没拿稳。

    就在这时,秦君怡带来的人突然慌不择路地跑了进来。

    “老夫人,有人、有人把苏家包围了!”

    苏辛心口紧了紧,下意识地看向了苍舒,仅仅看了一眼,就迅速收了回来。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既想让苍舒放过苏家,又舍不得让他功亏一篑。

    像是预料到这一切,苏正鹤花白的眉须轻轻一颤,眼神在苍舒身上长久停留。

    半晌,他问:“什么理由要和我们苏家过不去?”

    苍舒没有回答,而是牵着苏辛坐下,手指在她微微泛红的右脸颊上轻轻抚着,眼底有淡淡的心疼:“疼么?”

    这时候还不忘记挂她,真不知道该说他太过泰然镇定,还是已经完全没有把对手看在眼里。

    苏辛感觉到苏正鹤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别过脸,小声说:“没事。”

    苍舒眸色暗了下来,朝旁边伸手,立刻有人往他手里递上温热的毛巾,还附带一句意有所指的取笑:“这小姑娘今晚表现得可勇猛了,你一来,怎么委屈得跟个小媳妇似的?”

    再一看,那人赫然就是苏长意。

    苏辛心头恍然,原来,苏长意是苍舒的人,怪不得今晚总在有意无意地帮着自己,她早该想到,苏家必定有苍舒的人,只不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苏长意,他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让身体里流淌着苏家血液的人帮他这个外人的?

    她忽然忆起,自己身体里也流淌着苏家的血液,到头来,她不也一直在帮着苍舒对付苏家吗?哪怕也曾努力想改变一点什么,最终,如Alen所说,她依然什么也改变不了。

    她朝眼神灰暗的Alen看去,后者低着头,一蹶不振的样子,显然是放弃了挣扎,而苏长德怔怔地坐在不远处,神情里的颓然也显而易见。

    苏家像是一盘被搅乱的棋盘,残兵棋子随处乱丢,唯一可以倚盼的,是如今临危不乱的老太爷。

    门外,细细碎碎的脚步声显示着人数在不断增加,秦君怡一拍桌子,猛然站起来:“苍舒,你究竟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肯收手?当年的事情是一场意外!是意外!”

    她的儿子、孙子都因此得到了惩罚,他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处心积虑也要将他们全部人送下去陪葬才行吗?

    “意外?”苍舒笑意不减,垂眸时,将眼底起伏的惊涛骇浪尽数敛藏,“这个的解释,你先问问苍云村上下一百零八个死不瞑目的亡灵接不接受吧。”

    一句话,像是一滴清水落在滚烫的油锅里,飞溅出来,皮肤立刻被烫出了伤疤。

    苏正鹤再是镇定,也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你是……苍云村的?”

    “是。”男人轻轻拿着毛巾,替心爱的姑娘处理脸上的巴掌印,她皮肤白嫩,温美玲那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气,红肿久久不消,这会儿贴着一阵温热,苏辛瑟缩了一下,又被他轻轻固定住,“乖,不要动。”

    动作细致入微,深情款款的样子,让作为女人的苏梦玫看得一阵眼热。

    到头来,整个苏家,最幸福的人,居然会是苏辛。

    苏辛觉得别扭,但也只能被迫接受他的柔情呵护,可转念想到现在这情况,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到底是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苏正鹤如何也想不到,当年竟还有漏网之鱼,还是一条会绝地反击的鱼!门外脚步声更加逼近了,车子的鸣笛声在这一刻齐齐响起——

    如同战鼓,如同旌旗,如同旧时年代里,单枪匹马的将军,身后拥立而来的百万大军!

    “你,是来报仇的吧。”老人沧桑的眼里透着无奈,但身躯依然坐得笔挺,看不出丝毫颓败之势。

    苏长德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怎么回事?唐家要和苏家宣战吗?两家可从没有台面上的利益冲突啊!

    一只手伸来,苏长意将他按回位置上,笑眯眯地提醒:“二哥,你看大哥就很冷静,对吗?”

    大哥?苏长德迅速看向苏长敬的方向,苏长敬也正好看向他,令苏长德心惊的是,苏长敬一点也没有该有的慌乱,面对家族危机,这个做长孙,远比刚才要镇定得多!

    苏长德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想法来——整个苏家,活得最透彻的,或许正是这个不争不抢的大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