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六卷 所爱隔山海 第328章评评理

作者:米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顿饭吃得很安静,饭桌上除了节制的咀嚼声,连一丝大喘气都没有。

    圆桌上还坐了苏家其余几位长辈,苏辛都没怎么见过,看到她,他们都象征性地颔了首,算是打过招呼了。

    苏辛凭着仅有的一点记忆,一一认过去,有的叫不出称谓的,苏正鹤也会在一旁提醒两句,“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好似也无视了。

    这样的举动自然也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年前听说老太爷要大办寿辰,就预感有重要的事情宣布,没想到接二连三的,苏家又出了不少事情,如今老太爷像是等不及了,以家宴的名义召回他们几个在苏家都占有份额的,又把辈分最小的苏辛叫来,到底是什么用意,好像也已经不言而喻了。

    苏辛感受到来自各个方向的试探目光,心下轻嘲,面上更是规矩得体,她从容地和苏正鹤低声交谈,不过分宣扬,也没有显得多么卑微,一举一动,都令人挑不出毛病。

    一顿饭下来,苏辛成了所有人的焦点,有的立刻在心里做出了判断,对苏辛展露出热情的笑容,有的还有些迟疑,便继续保持沉默。

    苏长德才是最煎熬的那个,他坐在苏正鹤左手边的第二个位置,紧挨着苏辛,按理说,苏辛的辈分是轮不到坐在老太爷身边的,可老太爷就是这样毫不掩饰对苏辛的纵容和喜爱,时不时温和地和她说些什么,那慈眉善目的样子,让人险些怀疑是不是同一个人。

    “爷爷,”终于,苏长德耐不住了,他放下筷子,挤出一丝笑来,“阿袖的案子,我已经了解清楚了,阿辛也不是故意的,咱们就当是一场意外,尽快了结了吧。”

    亏得他速度快,当初在宴会上的所有证据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至于那些与会的客人,在知道受伤且救治无效身亡的是苏家的小姐后,自然是不想摊上麻烦,加上苏长德的人能说会道,三言两语点明了利害关系,都是商场上混迹的人,懂事的必然不会多话,有点身份地位的,更是看不上这些肮脏的小手段,没有人会到处乱说,他安排的那些报刊便更有底气大肆渲染,转移注意力。

    因而,短时间内,在大众舆论里,苏袖的死,必将和苏辛脱不了干系。

    这也是苏长德刚才让人温美玲对苏辛拳打脚踢的原因。

    他想让在座的人看看,苏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个能对同族姐姐下狠手的孩子,以后又哪里会善待他们?拥戴苏辛,是一次并不保险的豪赌!

    果然,他刚说完,就见一直闷声吃饭的苏梦玫狠狠瞪来一眼:“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这种时候念什么情分?二哥你是受了太大打击,人都糊涂了吧?”

    字里行间毫不留情,直接给苏辛盖上了“杀人”的罪名。像是觉得还不够,苏梦玫声音微微拔高,随即发出一声冷笑:“要说苏家缺的,不就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吗?”

    “梦玫!”这次开口的是被佣人扶下楼的苏长敬。

    苏辛抬头望去,忽地怔住。

    苏长敬比印象中更憔悴苍老了,从前平和的面庞,多了许多清晰可见的褶皱,鬓边也有了灰白的迹象,他脚步轻晃地往下走,宽大睡衣下的身躯看起来瘦骨嶙峋。

    听苏逸说,自从苏梦兰死后,他就也跟着大病了一场,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检查了很多次,总找不出原因来,老太爷便下令让他在家静养。

    今晚得知苏辛回来了,苏长敬强撑着一点精神下来看看,没想到就听到苏梦玫对苏辛恶语相向,一时心急,差点踩错了台阶,立刻剧烈咳嗽起来。

    这咳嗽声一时半会没有停下,佣人急忙去取药,当着大家伙的面喂给苏长敬吃下。

    苏长敬做了个深呼吸,这才平稳下来。

    漂亮的丹凤眼底闪过惊诧狐疑,苏长敬的病来得古怪,从前身体不错的人,怎么会一下子病成这样?苏辛虽然心里有疑惑,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她只是像没听见,没看见似的,乖乖地将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完,取过一旁的手帕,擦拭嘴角。

    “啧啧,装得倒挺镇定,杀了人还能来面对她家人的,你也算是厉害了。”苏梦玫依然不改冷嘲热讽,听得出来,她是故意要激怒苏辛。

    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有的是在故意观战,有的则是完全插不上话。

    “梦玫!你不要再胡说了!”苏长敬急急走过来,抓着苏梦玫的肩膀就要发火。他从前脾气极好,像今晚这样大动肝火的情形少之又少。离得最近的一次,大约是当初苏梦兰死的时候。

    一对上他发红的眼睛,苏梦玫心里不自觉发虚,眼角余光瞥见苏长德凝重的神色,她又有了信心,这个家里,没有人可以洁身自好,独善其身,想要站稳脚跟,必须找到强有力的靠山。

    三位兄长之中,她左挑右选,也只有二哥最靠得住,而苏长德既然对她提出了要求,她当然要好好完成。

    “我胡说了吗?大哥,你都不看报纸新闻的吗?你最疼爱的苏辛啊,杀了人啦!杀了咱们阿袖啦!”苏梦玫一顿哭号,“你们就净顾着维护她,哪天被她害死都不知道!”

    越说越离谱,越说越起劲,恨不得能将这个家丑大肆宣扬出去!

    苏正鹤的眼神渐渐冷下,却只是不言不语地看着苏辛。

    他想看看,这个在外边历练了多年的小女娃,要如何面对苏家内部的暗潮涌动。

    苏正鹤的意思,苏辛再清楚不过,不就是想看她有没有压制这些人的魄力么?

    她抿了抿唇,刚想开口,谁知苏长德已经见招接招,只见他眉头紧紧皱着,对着苏梦玫端出兄长的架子来:“梦玫,你给我少说两句!”

    “二哥,你顾全大局,顾及苏家名声,可有的人狼心狗肺的,哪里会记得你的好啊!”

    “你——唉……我可怜的阿袖啊……”一个大男人都忍不住带了哭腔,真是叫人悲戚心疼。

    气氛变得诡谲起来,苏辛心底发笑,一唱一和的,还配合挺默契。

    “三姐这意思,还挺有意思。”好戏才刚开场,吃饱喝足的苏长意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补上一句。

    苏梦玫愣住,这个三哥平时不见人,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回来就老跟他们唱反调,刚才她可看得清楚了,三个对苏辛说的话,怎么听都是有拉拢的意思的,难道,真像其他人讨论的那样,苏辛有可能被老太爷指定继承苏家?

    要真是这样,她是不是也该改改风向了?

    “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苏辛可没给她“弃暗投明”的机会,她拿出手机,轻轻放到桌上,手指在屏幕上一滑,一段监控视频展现在众人眼前。

    “原本只是想回来吃顿饭,既然大姑对我有这么深的误会,二舅也认为是我害了苏袖,那趁今晚大家都在,一起来评评理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