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六卷 所爱隔山海 第327章吃饱了才好干架

作者:米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抵达苏宅已经是晚饭时间,苏辛在门口下了车,徒步往里走。

    她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四周的景致和从前差不多,整体基调偏素雅,所有的奢华都掩在不经意的细节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豪门大户的住所,总是显得不近人情,可又偏偏让人心生向往。

    走了几步,风吹动着一阵木板轻哒的声音。

    侧头一看,风中一架秋千摇摇晃晃。

    苏辛记得那个秋千架,藤编的绳索挂在粗壮的树干上,坐板是圆圆的,上面打磨得十分光滑。那是母亲当年兴致一起,亲手为她做成的,架在不起眼的后院角落里,却对着最开阔的视野。

    从前,她每次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为了不让母亲担忧,就会先在上面坐上几小时,整理好心情,再带着笑容回屋。

    直到后来,苏辛才知道,其实从母亲的房间往下看,一眼就能看到秋千这个方向。

    无数个日夜,无数个黄昏,母亲都是看着女儿的委屈和愁苦度日的,或许,让母亲压抑着痛苦的人,不仅仅是不负责任的纪彦民,还有自以为为母亲着想的她吧。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苏辛总是安慰自己,那个后半辈子都在暗无天日的等待中度过的女人,死亡对她而言,更像是一种解脱。

    可直到她今晚,她即将孤身一人面对苏家的全部恶意,恍然想着,母亲如果在的话,她一定能比现在更有勇气。

    原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把母亲当成了一种责任,也正是这种心态,让愧疚的母亲最终选择了不牵累她。如今她才明白,母亲之于她,更是一种不断前行的力量。

    而这种力量,她终于还是失去了。

    苏辛对着那个秋千发了会儿呆,它已经很破旧,坐板被风雨吹打了许多年,腐坏了不少,好似过往的岁月一样,斑驳而沧桑。

    从大门到主院还有一条长长的小道,两旁种了茶花,这个时节,竟然也有几朵开得娇艳的,在晚霞余晖之中,楚楚可怜。

    还未走近,就听得一阵嚎啕大哭。

    苏辛眉心微蹙,前行的脚步慢了下来。

    苏袖的死让约定好的家宴变成了悲痛的阴阳两隔,天南海北的苏家人难得齐聚一堂,倒成了一场非正式的丧礼。

    “二老爷,苏辛小姐到了。”神色仓皇的佣人小跑步进来,在苏长德耳边小声说。

    “她还敢来!”温美玲一听到苏辛这个名字,猩红的眼睛射出空前的恨意,看得佣人一阵头皮发麻,隐隐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

    “二夫人!”果不其然,只不过是眨眼之间,前一刻还趴伏在地哭得不能自抑的女人,猛地跃起,狰狞的神色蓄着玉石俱焚的阴狠!

    饶是佣人眼疾手快,也死活拦不住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像一头发疯的母狮子,三两步冲到门口,将刚步入家门的苏辛用力撞倒在地,紧接着整个人扑了上去,就是一顿乱抓乱打!

    “啪——”苏辛硬生生挨了一掌,右脸颊立时红肿一片,但下一秒,她已经抬手握住温美玲又要落下的手掌,眸光亮得惊人:“你疯了么?”

    “我疯了?哈哈!苏辛!你敢踏进苏家,就要做好被我活活掐死的准备!我的阿袖到底哪里对不住你?你竟然对她下狠手!你也去死吧!去死啊!去陪阿袖去!”

    发了疯的女人力气奇大,要不是苏辛扣住了她手腕的特殊穴位,恐怕又要被她扇上几巴掌!

    “你放开我!你个贱货!要不是你!我的阿袖也不会死!”仇人近在眼前,自己却无能为力,这让温美玲仅存的一点理智完全崩溃,头一埋,狠狠咬住苏辛的耳朵!

    疼痛骤然袭来!苏辛神色一凛,戒指翻飞,轻轻一声细响,耳钉下方迸出一根细小的银针,精准地扎在温美玲的嘴唇上!

    “啊——”温美玲被迫松开嘴,怔怔地捂着鲜血直流的嘴唇,看向苏辛的眼神多了几分惊恐,“你——”

    苏辛眉目如同染了一层霜雪,低笑着问:“疯够了么?”

    原本打算让温美玲就这么闹上一场,怎么也能让苏辛下不来台,现在却见她不仅没讨到便宜,还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苏长德的眼睛眯了眯,上前两步将两人快速拉开。

    “长德——”温美玲还没回过神,就被他甩到身后。

    “注意点分寸,别让人当笑话!”苏长德在这时摆出顾全大局的样子来,沉着脸,朝手足无措的佣人怒喝,“还不扶夫人进去休息!”

    “是、是!”佣人乍然回神,连忙把满脸都是血的温美玲扶住,一看之下,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夫人,您的嘴……”

    “血!夫人您流血了!”几个佣人立刻手忙脚乱起来。

    “做什么大惊小怪的?都给我回来坐着!”

    主厅内传出一声沉沉叱喝,苏正鹤端坐在主座上,世故而凌锐的眼睛在几个表情各异的子孙身上逐一扫过,最后落在苏辛身上。

    年轻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简单的嫩绿色冬装,裹着白色毛绒围巾,一张明艳决绝的脸,在灯光下愈发冷然。

    她站得笔直,像一株冲破雪层的绿植,于瑟瑟冷风中,不屈不挠。

    到底是长大了,亏得他当初没有看走眼。

    “阿辛,过来,到太爷爷这边坐。”老人放缓了语速,一下子褪去一家之主的威严,成了最普通慈爱的长辈。

    苏辛一只还手背在身后,戒指上的红色忽明忽暗,却也只是一瞬,恢复成最寻常不过的装饰花戒。

    她把双手重新放在身前,乖巧地走到苏正鹤身边坐下。

    “太爷爷。”

    这一声,轻轻的,细细的,还带着几分委屈。

    是了,从小就不受人待见,现在分明也是苏家让她回来,一进门又被扇了一巴掌,换成铁打的心,也该伤成碎片了。

    “毕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二嫂那样子也情有可原,你别放在心上。”开口安慰的是坐在苏辛对面的苏长意,他前些年都不在国内,今年回了趟家,倒赶上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苏辛闻言抬头,苏长意有一双颇具风情的桃花眼,和她是丹凤眼有些像,但这样的眼睛放在男人身上,自然是比放在女人身上更有杀伤力的,尤其是这样充满关怀地看着她,更是让人有种难以言说的触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好像从苏长意的眼里看出了一丝不合时宜的……促狭?

    与其说是长辈在安慰晚辈,倒不如说是……在看一场好戏?

    无论如何,这个从未谋面的三舅,苏辛不得不提防。

    她柔柔地朝他笑了笑:“我知道,谢谢三舅提醒。”

    苏长意笑得更温和了,隔着大半张桌子,还给苏辛夹了菜。

    “来,多吃点。”

    嘻嘻,多吃一点,等会才好干架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