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07章 我以为他会袖手旁观

作者:慕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再问一次,你真的确定要解散那支军队?”唐宋寒脸上的表情很严肃,声线暗沉。

    “我背上的纹身已经毁了,所以,我其实已经没有资格拿着玉去得到这支军队!”宋瓷不禁回忆起那天的场景来。

    两个人将她控制住,一个人找她背上的纹身。

    宋瓷将纹身遮挡住,自然是看不到,他们就拼命的用刀在她背上划。

    不算太用力,伤口也不深,却足够毁掉她背上的纹身。

    “这件事咱们先不谈。”唐宋寒的眼眸微眯着,浑身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如果不是他有药,宋瓷背后的伤口不知道多痛。

    “那就睡觉吧,我有点困了。”说完之后想起后背的伤,大眼睛转了转,“你用了什么药,我这后背居然一点也不痛。”

    傅晴晴已经被断手断脚,相当于是残废,她也因此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她受的伤也值了。

    “药是别人送我的,不知道是什么药。”唐宋寒不愿意多谈,搂着宋瓷的腰,“行了,先睡觉吧!”

    宋瓷没有继续追问,身体拱了拱,在唐宋寒的怀里寻了一个舒适的位置,闭上了眼睛,很快就有浅浅的呼声传来。

    唐宋寒抿着唇,低头望着怀里的女子。

    淡淡的壁灯光芒里,他只看到女子一头如绸缎一般软滑的长发。

    眼底的神色变得温柔起来,胸口处像是被充斥着什么,满满的都是爱。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唐宋寒回过神来,伸手抓过手机调了静音。

    当他看清楚屏幕上跳跃的名字时,剑眉一拧,接通。

    “小瓷,你没事吧?”

    话筒里是莫白焦急的声音。

    “这么晚了打电话,就问这个?”唐宋寒勾起唇角,莫白究竟是想问宋瓷还是想救傅晴晴?

    只可惜,傅晴晴已经没得救了。

    “唐少……”莫白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不过很快就又开了口,“既然唐少这样说了,我也就直说了,我想请问,你们把我岳母带到哪儿去了?你们要怎么样才肯放过她?”

    “实话告诉你,傅晴晴不在我们手里!”顿了一下,唐宋寒好心提醒道:“如果想知道傅晴晴的消息,可以关注一下本市新闻!”

    大肆曝光傅晴晴的事,那是明天的头条大事!

    “这话什么意思?”

    “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问那么多做什么!”说完,唐宋寒直接挂断了电话。

    要不是说起傅晴晴,他连话都不想和莫白说。

    宋瓷在公司被伤成那样,他这心里压着一股怒火,正找不到地方发泄呢。

    就在这时,怀里的女人翻了一个身。

    唐宋寒眼底的戾气敛去,添了几分温柔。

    过了好一会儿,唐宋寒才掀开被子下床,拿了手机大步离开房间。

    ……

    此时,另外一边。

    ‘魅色’的包厢里,唐如画和崔文政面对面坐着,手里端着酒杯轻轻地摇晃着,那张妖娆到极致的脸上染着淡淡的笑容,乍看之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暗夜里的妖精,勾人魂魄。

    “崔爷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不妨直说!”喝光杯子里的酒,唐如画缓缓地开了口。

    崔文政主动找上他,要么是因为宋瓷,要么是因为丽娜夫人。

    “既然唐先生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崔文政倒了一杯酒,抿了一口,“想必唐先生已经知道小瓷公司的事,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小瓷打算见见T国总统大人,她有些话要和总统大人当面说。”

    唐如画拧了拧眉,“她的伤,严重吗?”

    他其实很想去看看,可他以什么样的立场去看她?最终,他只好忍住没去。

    “她的伤已经差不多没事了。只不过这件事得尽快解决才行,这次是炸弹,谁知道下次是什么!”崔文政都不敢想,下次要是没那么幸运呢?宋瓷岂不是生命有危险。

    “这件事我来安排,等我消息!”唐如画点燃了一支烟。

    宋瓷母亲的死因他已经查得差不多了,他也该回T国了。

    以后,他和宋瓷大概真的没有机会再见了。

    “那就麻烦唐先生了!”崔文政十分的客气。

    “不用客气,我并不是看在你面子上才答应的!我是为了宋瓷!”唐如画说得很直,说完之后站起身来。

    崔文政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只要你答应帮忙,其他的都不重要!”

    “倒是有几句话想对崔爷说。”唐如画抿出一口烟圈儿来,“似乎崔爷的人品并不怎么好,就连最好的朋友都会背地里出卖你!”

    崔文政皱眉。

    唐如画想说的是什么?

    “慕正南!”唐如画轻轻地吐出这三个字来,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起身走了。

    “唐先生……”崔文政回过神来,急忙起身去追。

    唐如画知道些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崔爷不用追了,就算追上我也不会告诉你!”唐如画的脚步顿住,转过头来看了崔文政一眼,声音不大,却是崔文政恰好可以听到的音量。

    崔文政停下脚步,没有再追。

    难道说是因为子弹壳的事?

    唐如画迈步走出大门,仰头望天,吐了一口气来。

    慕正南虽然没有直接对付崔文政,可他的妻子却利用他的身份地位暗中做了不少坏事,这笔账自然也要算在慕正南的头上。

    收回目光,大步走到车前,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

    “崔少这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吗?”唐如画神色不变,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笑着调侃道。

    崔泽和崔文政都同时找上他,看来,宋瓷在他们心目中也挺重要的。

    凡是对宋瓷好的人,他都不会对他们下手。

    “唐先生还真是厉害,光凭感觉就能知道是我!”崔泽舒适的靠在靠背上,语气很淡。

    “如果是为宋瓷的事,那么我直接告诉你,我答应了你父亲,会想办法安排她和总统见面!听完之后,你可以走了!”唐如画说得直接。

    崔泽没有袭击他,那就说明崔泽并不是来找他麻烦的。

    如果崔泽真要找他麻烦,他刚才坐进车他就已经动手了。

    “除了这件事,还有一件事!”崔泽慵懒地靠在那里,手里捻着一支烟。

    “在谈事情之前,崔少是不是应该告诉我,我的助理在哪里?”要知道,宁婉儿的身手不错,崔泽能够把她制服也算是有些本事。

    而对于有本事的人,他一向都是很客气的。

    “放心,你的助理没事!”

    “那你开始吧!”

    唐如画也不继续追问,就算宁婉儿被崔泽制服,宁婉儿也有那个本事逃出来。

    “宋瓷母亲的事,你查出来了吗?需要我提供点证据给你不?”崔泽懒洋洋地看着唐如画,淡淡地开口。

    “唐宋寒已经给我提供了足够多的证据,就是不知道你提供的证据和他提供的证据是不是一样的!”本来唐宋寒不让他说,可想想,既然是唐宋寒做的,他就不能把功劳揽到自己头上。

    “还以为他会袖手旁观。”崔泽说得很小声,可唐如画还是听得很清楚,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我想,大概很多人都不了解唐宋寒这个人,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人看懂过他!”

    过去他和崔泽一样,都觉得唐宋寒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无论遇上什么事,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更别说他会有其他的什么表情。

    用别人的话来说,能够走肾就决不走心。

    而自从宋瓷出现之后,唐宋寒真的变了。

    他好象也开始有了七情六欲。

    他会生气,会笑……

    这样的唐宋寒和所有人一样,正常到不能再正常。

    “就他那样冷血的人,居然会主动帮忙,还真是不容易!”好吧,他承认他是长一次看走了眼。

    “我呢,能够了解你的心情,总感觉全世界的人都不会对宋瓷好!只有自己才是最爱她,对她最好的人!而偏偏,你们之间又是最不可能的!”他又何尝不是这样觉得?

    可就算他能给宋瓷全世界又如何,宋瓷也不会和他在一起。

    “胡说八道什么!我和她可是姐弟!身为弟弟,自然是要保护她自己的姐姐!”崔泽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适应了这个角色,姐弟这样的关系他也打心里接受了。

    过去,他是真的爱宋瓷,在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后,他也钻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牛角尖。

    渐渐地,他把他对宋瓷的爱转化为弟弟对姐姐的爱。

    有时他会莫名觉得,这样的关系也很好,至少可以一辈子陪在宋瓷的身边,这样就够了。

    “那,还有事吗?”身后坐着崔泽,唐宋寒始终感觉心里膈应。

    “既然事情都已经解决了,那我就先走了!”崔泽推开车门,正准备下车,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坐回到车里,“如果有一天我动丽娜夫人,你帮谁?”

    唐如画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崔泽,“你动手的时候会通知我吗?如果会,我就告诉你!”

    崔泽笑了笑,“我明白了,那我先走了!”

    唐如画的意思很明显,他绝对不会插手管这件事。

    “崔少,多派些人保护宋瓷,可能还会有一波更凶残的袭击!”他没猜错的话,他们的目标除了宋瓷身上的纹身,还有就是玉。

    林嘉好清醒过一段时间,所以,在他们看来,林嘉好肯定把玉交给了宋瓷。

    那群人想要得到那支军队,就要疯狂的寻找玉的下落。

    既然已经知道玉在宋瓷手里,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罢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