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讨回一切

作者:穆如清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珵璿知道现在傅暖暖不会有什么事,他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先去做,因为他要保障傅暖暖的安全,陆泓德可以利用傅暖暖一次,就会有下一次,上次他没有真的找傅暖暖去,要是下次呢,真找上了傅暖暖,他陆珵璿经受不起失去傅暖暖的打击。

    出院后的陆珵璿现在是一心一意忙着对付陆泓德,他的手上已经掌握住了一部分的证据,但是还不足够,不足以让他彻底的倒台。陆珵璿要的就是陆泓德再没有翻身的可能,他现在做的一切,不再是为了报仇而夺回属于他的一切了,他要为了自己深爱的人,让她在一个平静的环境下,安心的生活。

    傅暖暖现在怀着孩子,她本来是想出去的,但是傅之温和安忆湄都不准她出去,说是让她为了孩子好好养着身子。

    傅暖暖拗不过傅之温和安忆湄,她只好呆在家里,每天接受着他们的照顾。

    陆珵璿除了一心对付陆泓德之外,他还每天风雨无悔的出现在傅暖暖的面前,刚开始的时候,傅暖暖并不愿意再见到他,每次他来的时候,都将他拒之门外,但次数多了,傅之温和安忆湄都感受到了陆珵璿的诚意,他们一再的劝说傅暖暖放下过去的成见,也许她会得到意想不到的。

    安忆湄不想看到傅暖暖和陆珵璿这个样子下去,一个每天守候在门外,一个每天在屋内,也不肯出去,她作为一个旁观者,也暗暗的心急。

    “暖暖啊,那个陆珵璿呢,他又来了,这次给你带来了很多的水果,因为他听说你这几天都吃不下什么东西,怕你会饿,就亲自给你准备了很多种类的,有好多啊,还是他让人特意从国内带回来的呢,你尝尝看,看喜欢吃哪些,他说了,你要是喜欢吃的话,他可以每天给你送过来。”

    “妈,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想见到他,你让他回去吧,我是不会见他的,还有这些水果,你也还给他,我不需要。”傅暖暖烦躁的说道。

    “暖暖,你这是什么话,你和陆珵璿之间的问题,你们自己当面说清楚,我不管了,懒得给你们当什么传话筒。”安忆湄十分生气的说道,看到傅暖暖这个样子,她心里的气就直冒出来,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妈,对不起,我刚说错话了。可是我就是不想看到他。”傅暖暖赶紧安抚安忆湄的情绪。

    “妈也不是怪你,你的心情妈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陆珵璿那孩子做的事,我也看在眼里,不是妈帮他说话,妈这是帮理不帮亲,要是他真能带给你幸福,妈愿意把你交给他。好了,妈也不给你捣乱了,你的事,你自己做主吧,我去做我的事了。”

    安忆湄正准备上楼,傅之温从外面回来了,一回来,就对着傅暖暖说道:“姐,陆珵璿说找你有事,必须亲自见到你,你要不要见见?不见的话,我就去回了他。”

    傅暖暖还没来得及说话,安忆湄倒是抢了先,“这陆珵璿不是才走没多久吗?这会来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安忆湄这话明着是自己在嘀咕,其实她就是故意说给傅暖暖听的。

    傅之温知道傅暖暖心里的想法,他这话也就这么一说,正准备回去回了陆珵璿的话,可这时傅暖暖却叫住了他,“让陆珵璿进来吧。我也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非见我不可的事。”

    傅暖暖想也许是真的有什么事,因为这段时间,陆珵璿不管有什么事,都没有要求她出去见过面,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再说了,她也想起了安忆湄说的话,他们之间不能这样,有话是需要当面说清的。

    傅之温再回来,身后跟着的正是陆珵璿,傅暖暖示意陆珵璿坐下,陆珵璿在傅暖暖的对面坐了下来。在陆珵璿坐下的时候,傅之温和安忆湄已经识相的离开了,把空间彻底的留给傅暖暖和陆珵璿。希望他们的关系能够通过这次有所突破。

    “你刚刚说有事必须要见我,现在你见了我,该说是什么事了吧。”

    陆珵璿先没说话,只是从身后拿出一个礼盒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傅暖暖不解的问道。

    “暖暖,你还记得十年前,我们一起在一个饭店吃饭,然后一起写下愿望的事吗?当时店里的老板娘说十年后会送给我们一份特别的有意义的礼物?”怕傅暖暖已经不记得了,陆珵璿还特意把十年前几个字咬的特别重,当时的情况,他也说的特别的清楚。

    说到这个,傅暖暖怎么可能不记得,那么深刻的一件事,仿佛胡思刻到了她的骨子里,记忆十分深刻,“当然记得。怎么了?”

    “也不知道那个老板娘是怎么知道我的公司的?她把我们两个的礼物一起寄到我那里了啦,本来是前两天就寄过来了,因为最近我没有去那边的公司,一直都留在陆氏,今天因为那边有点事需要我处理,这才过去,也知道了有这个礼物的存在。我一拿到这个,就迫不及待想要拿给你看看了。我还没看,你来拆吧。”

    陆珵璿把礼盒推到傅暖暖面前,傅暖暖几乎是立马就拆了它,这一看,傅暖暖忍不住惊呼道,“哇,好漂亮的小人啊,简直跟真人一模一样,这个是我的,另外一个就是你的。”

    傅暖暖把属于陆珵璿那个递给他,陆珵璿一看,还真是傅暖暖说的那样,小人和真人真的很像,不过是十年前的样子。没想到,那个老板娘这么有心,送出的礼物这么的精妙绝伦,真是讨人喜欢。

    傅暖暖几乎是对手里的小人爱不释手,喜爱的不得了,她又凑到陆珵璿那里,看看他的小人,看了之后,她大笑起来,“陆珵璿,还是你十年前可爱,又清纯又纯情的,哪有现在这么讨厌。”

    “瞎说,暖暖,你会用词语吗?不会用,可别乱用,清纯什么的用在你的身上还差不多,我一个大男子汉的,你用这个来形容不会觉得奇怪吗?”陆珵璿佯装生气。

    “我说可以就可以。”傅暖暖难得霸道一次的说道。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什么吧,反正我也说不过你。”陆珵璿可是好不容易见到傅暖暖的,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言语之失,惹怒了傅暖暖,让她把自己赶出去,那么得不偿失的事,陆珵璿还是不愿意做的。

    傅暖暖正在戏耍着小人,她突然想到十年前不是她还写了信么?她可记得当初她让老板娘好好替她保管来着,就怕有丝毫的损伤。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健在?

    “陆珵璿,不是还有一封信吗?有没有?”

    “当然有,我刚刚看到你玩小人玩的那么起劲,还以为你忘了呢!”

    “我怎么可能忘记,快,拿给我看。”

    看到傅暖暖这么的惊奇,陆珵璿心情大好,他放在一边的信拿给傅暖暖。傅暖暖一拿到信,小心翼翼的拆开它,放佛是在对着一个珍宝。

    傅暖暖从信封里抽出一张雪白的纸,这张纸似乎还是当年的模样,没有丝毫的变化,十年的时光并没有在这张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看样子它是被保护的很好。

    傅暖暖慢慢的打开它,上面只有一句话,也是那个时候的她,最美好,最真实的想法,上面写着:十年后,但愿我已经成为云岭哥哥的新娘!!!

    看到这句话,傅暖暖下意识的看了眼陆珵璿,陆珵璿正在认真的拆着属于他的那封信,十年了,已经十年了,他们是还在一起,只是她还不是陆珵璿的新娘,以后也不可能是。没想到,十年的时光太长了,也太能改变太多的东西。就像她和陆珵璿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突然,傅暖暖对陆珵璿说道:“陆珵璿,你能不能给我看看你写了什么?”她可记得,当年她就想看看他写了什么,只是摸了好久,陆珵璿最后到底是没能同意。

    “那可不行,我这上面写的是秘密?不能给你看的,只不过,要是……”陆珵璿故意这么说着,他知道傅暖暖一定不会放弃,其实反正也没什么好看的,不过就是他当初的心意罢了,现在他也还是同样的心思。但愿傅暖暖能懂。

    “要是什么啊?啊,陆珵璿,你看那边。”陆珵璿果然中计,傅暖暖就趁着他松懈的这下,趁机拿走了他手里的信。

    早知道陆珵璿没写什么,还真的是,他同样也只是很短的一句话,可是这句话,却让傅暖暖的心悸动了那么一下,因为上面写的曾是她最深的期盼,陆珵璿写的是:但愿十年后,我能给我的小兔子她想要的幸福!但愿她要的幸福只有我能给!

    “陆珵璿,你为什么写但愿我的幸福只有你能给?”

    “当时我就想要是你的幸福只有我能给的话,你就不会找别人了。”

    “陆珵璿,你真霸道!”

    “是啊,我很霸道,但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每一个男人都是霸道的。”陆珵璿心有感概的说道。

    陆珵璿的这句话,让傅暖暖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她也现在才意识到,原来不知不觉,她已经和陆珵璿说了这么久的话,这种感觉就像是回到了过去。可是,她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陆珵璿知道自己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他赶紧岔开话题,“暖暖,我觉得你这个小人的眼睛最像你了。”

    “是啊,真是这样的,真的好像哦。”傅暖暖满心都在小人的身上,刚刚发生的事,也算是彻底的翻篇了。

    傅暖暖和陆珵璿欢快聊着,上面同样也有两个人,在随时随地的观察着他们两个的状况,要是真吵起来了,他们也好第一时间冲上去,这两个人出来安忆湄和傅之温也没有别人了。不过现在看陆珵璿和傅暖暖的情况,他们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了吧。

    “妈,您说他们是不是和好了?”

    “这个我怎么知道?你要是想知道的话,直接下去问你姐就好了,我相信她会乐意告诉你的。”

    “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去问,姐她肯定是不愿意告诉我的啊,还不如您去问呢?你是她妈,她肯定愿意告诉你。”傅之温又把问题推回到安忆湄的身上。

    “臭小子,叫你去问个话都这么难,你别忘了,我也睡你老娘。”安忆湄拿出自己河东狮吼的模样,傅之温配合着故意做出瑟瑟的样子。

    一时间,母子俩玩的不亦乐乎。

    “哎,我说我亲爱的老妈,您儿子现在的肚子在唱空城计,您要不要考虑下,给您儿子弄点吃的啊?”

    “你要是想吃,自己去弄,都长这么大了,该有动手的能力了。”安忆湄美丽傅之温的请求。

    “哎,妈,不是,就算不是我饿了,我姐她也饿了啊,您看看,这不都到了吃饭的点了吗?其实啊,您也可以去看看,陆珵璿愿不愿意留下来吃饭,他都给咱家送了这么久吃的了。”

    “他送的那些,可都是冲着你姐的,关我什么事。哎,小温,你说的对,我可以留陆珵璿下来吃饭啊,他肯定是愿意的,就看你姐的了。我这就下去。”

    安忆湄满心都打着凑合傅暖暖和陆珵璿的主意,有个这么好的机会,她自然是不会放过的,只是傅之温特别的郁闷,明明同样都是安忆湄的儿女,为什么差别会这么的大?难道是因为他从小在安忆湄身边长大,才这么不受重视?傅之温想就是这个原因。

    安忆湄说行动就行动,说着说着,她已经下了楼,对陆珵璿说道:“珵璿啊,你看这也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要不你就留下来吃个饭,可不就嫌安姨做的饭简陋,不好吃就行了。”

    陆珵璿站了起来,下意识的看了眼傅暖暖,可是傅暖暖没有说话,“安姨,还是算了吧,这太麻烦了,我一会在路上吃点就好了,很方便的。”

    “这怎么能行?你今天说什么都要留下来吃饭,安姨这就去准备。暖暖,你倒是说句话啊?”安忆湄说完还递给傅暖暖一个眼色,希望她能出来说句话。

    陆珵璿看傅暖暖还是没有说话,估计是不愿意他留下来的,只好笑着拒绝安忆湄的好意,起身准备离开。

    “留下吧,在不留下你,我在我妈的眼里可就成了十恶不赦的人了。”傅暖暖最终还是留下来陆珵璿,这让安忆湄的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

    自那以来,陆珵璿来傅暖暖这边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呆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虽然每次都是和傅暖暖东聊聊,西聊聊的,可就是让陆珵璿心里觉得格外的满足。

    傅暖暖每次到医院检查,陆珵璿无论多忙,都会抽出时间陪着她一起去,那些个注意事项,他记的比傅暖暖本人还有牢靠,每次该做什么,他都会提前打个电话提醒傅暖暖,这期间也省了傅暖暖好多事。

    当然,陆珵璿也没有忘记对付陆泓德的事,他已经找到了关键的证据,前几天,他还找到了当年那场阴谋中一个关键的人物,也努力说服这个人出庭作证,终于经过几天的劝说,那人也答应了。

    有了这么多充分的证据,陆泓德定罪是必然的事,陆珵璿一点都不担心,他还会有翻身的机会,他现在做这么多,不是为了别的,更不是为了报仇和得到整个陆氏,而是他希望能让自己所爱的人有一个绝对安全带环境。

    陆珵璿还是忘不了上次的教训,那次要不是陆泓德只是打着傅暖暖的幌子,欺骗他们。而是真的把傅暖暖抓去了,他简直不敢想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不愿意看到傅暖暖有一点点的被伤害,尤其是因为他的事。

    现在好了,陆泓德因为谋杀罪,受贿罪等多项罪名,陆珵璿成功的把陆泓德送进了监狱。

    在陆泓德进监狱之后,傅之温和安忆湄一起去看过他一次,在他们面前的陆泓德,再不是当初威风八面的陆泓德,陆氏总裁,他只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傅之温没有想到,陆泓德会一下子老的这么快,几乎是一夜白头。

    也许有很多人都痛恨着陆泓德,但是这些人当中,绝对不包括傅之温,因为他没有那个资格,也因为也许陆泓德真的做了很多的坏事,但惟独有一件事,他做的很好,那就是做好一个父亲。傅之温没办法埋怨他。可终究这也不能成为他叫他一声爸爸的原因,陆泓德还是没能听到自己唯一的儿子叫他一声爸爸。

    安忆湄对陆泓德的感情就复杂的多,他们是彼此的初恋,也是相互扶持这么多年的夫妻,这么多年,安忆湄抹杀不了陆泓德对她的好,除了那次被傅暖暖激怒,动手打了她,可安忆湄并不怨恨他,因为每个人的立场不同,也许他陆泓德这辈子是一直都在错,但是他也只是一直追求自己想要的,只是在追求的过程中用错了方法。

    安忆湄和陆泓德面对面的站着,两人的眼中都流出了眼泪,这还是安忆湄第一次看到陆泓德流泪,陆泓德在最后离开的时候,交代给安忆湄一句话:“好好的看着小温,别让他走上我的路。”说完这句,陆泓德忍不住自嘲道:“小温那么好,怎么会走我的路呢?”

    安忆湄到底是愿意给陆泓德一颗定心丸,她说道:“放心,我会好好的看着他,一定不会让他走岔了路!”

    陆泓德走了,他没有机会听到傅之温在他走之前叫的那句“爸爸!”,傅之温的声音不大,也只有靠他很近的安忆湄听到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傅之温终于打心里承认了这个父亲。她相信陆泓德一定可以感受的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