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陆珵璿诉衷肠

作者:穆如清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珵璿从国外回来,才知道陆凌瑀出事的消息,这已经让他毫无疑问的确定当初打给他的那通电话就是一个陷阱。是有心人设下的一个圈套。如果他不是因为出国了,那么去的人一定是他,那么他会不会比陆凌瑀更加的幸运,逃过这场死劫。答案谁也不知道,但是要是换成陆珵璿的话,他一定会更加的谨慎,也不会像陆凌瑀一样单枪匹马就去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陆凌瑀已经被杀害了,他陆珵璿要做的就是找出证据,证明要害他的人正是那个人。

    傅暖暖沉寂几天之后,她终于病倒了,她傅暖暖不是神人,这段时间发生这么多事,她能扛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傅暖暖生病后,安忆湄一直陪在傅暖暖的身边,每天监督她喝药,傅暖暖在床上躺了好几天,病情才算有所好转。

    “暖暖,今天感觉怎么样?”安忆湄端着药碗走进傅暖暖的房间。

    傅暖暖正坐在窗台边,看到安忆湄进来,才收回放在外面的视线,“妈,我已经没事了。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这是自从陆凌瑀出事之后,傅暖暖愿意说话说的最多的一天,安忆湄自然是打心里高兴。“好啊,暖暖,你想要说什么就说吧,妈都答应你。”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最近发生太多的事了,我想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妈,您会答应我的是不是?”

    “不行,你的身体现在这么虚弱,妈想好好的照顾你,你一个人出去妈不放心啊。”安忆湄放心不下傅暖暖的身体,她才刚好了一点。

    “可是妈,这里只会让我感到伤心,我每天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陆凌瑀,因为这里有他的气息。”

    安忆湄没法反驳傅暖暖的话,傅暖暖这几天的情绪,她可是一点一滴看在眼里,“那好吧,但是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傅暖暖走的很急,几乎是在和安忆湄说话的第二天,就离开X市了。傅暖暖临走的时候,除了带了一些日常的衣服之外,还带走了陆泓德留下的那把枪。

    傅暖暖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她只好随便上了一辆车,途中的时候,傅暖暖便下了车。傅暖暖下车的地方,是一个很小的城市,甚至连城市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小地方罢了。

    傅暖暖很快在这个地方住了下来,她也凭借出色的条件,在这里的一个学校找到一份暂时代替别人教书的工作,以前刚毕业的时候,她不愿意做这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是现在对她来说,就是需要这样的一份稳定。

    傅暖暖的工作上手很快,这次暂代工作是一个月,她代替的那位老师因为临时有事到外地学习,这个学校本来就缺少老师,那位老师走了之后,学校一直走在苦恼这个事情,傅暖暖来的刚好是时间。她填补了那份空缺。

    只是傅暖暖没想到,她都躲到这里来了,却还是有人阴魂不散的,跟着过来的。

    陆珵璿出现在傅暖暖面前,是在傅暖暖来到这里的第三天,也是她上班的第二天,陆珵璿正是在傅暖暖上班的学校等着她,傅暖暖一出校门,就看到了杵在校门口的陆珵璿。

    陆珵璿也是直到傅暖暖离开X市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对傅暖暖的爱有多深,她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元素。

    可这个时候,傅暖暖已经离开了,陆珵璿就调动他所有的力量来找傅暖暖,好在傅暖暖的行踪并不是完全无迹可循,他的手下很快就有了傅暖暖的下落。

    原来傅暖暖已经去了一个小地方,还在当地的一个学校当起了代课老师。

    知道了傅暖暖的下落之后,陆珵璿就马不停蹄过来了,他开车那会是半夜,所以到了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那个时候,傅暖暖肯定是不在家的,所以,他只好跑到傅暖暖的学校门口来等。好在这会离傅暖暖下课时间不久了,他在学校门口没等多久,傅暖暖的声影就出现在校门口。

    陆珵璿凭借着出色的外形,一下子在学校门口引起了轰动,很多经过的人,都人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只有傅暖暖对他是视而不见,其实傅暖暖刚出校门,就看到了某个花枝招展的可恶的男人。

    眼看着傅暖暖就这么走掉,陆珵璿自然是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的。他走到傅暖暖的身边,对傅暖暖说道:“暖暖,跟我走,我有话跟你说。”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你走吧。”傅暖暖不认为自己的面前的这人有什么好说的。

    见傅暖暖不理自己,陆珵璿使出接下来的这一招了,“暖暖,你不想在你工作的学校门口引人注目吧。”

    傅暖暖一口话不好说,只能恶狠狠的瞪了陆珵璿几眼,无奈的跟着他上了车。陆珵璿把车子开到他暂时住的那家酒店,这还是陆珵璿让人事先订好的,因为他没信心傅暖暖能马上答应他。

    傅暖暖和陆珵璿一起走进酒店的房间,“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人了,你有什么想说的,说吧,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废话。”

    陆珵璿趁着傅暖暖不注意的时候,拉着她的手,“暖暖,我已经知道错了,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让我重新来过。”

    傅暖暖听下不去了,陆珵璿说他错了,但是至始至终没有说他到底是哪里错了,而且陆凌瑀的死还没有真相大白,她对陆珵璿还有怀疑。现在岂能凭他这几句不轻不重的话,就冰释前嫌,她也忘不了在他那里所受到的耻辱。

    “你走,我不想听你说。”“暖暖,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这里是我的地方。”陆珵璿靠近傅暖暖,他牵着傅暖暖的手又紧上几分。

    “好,你不走,我走。”傅暖暖这才发现,原来陆珵璿趁着她不注意悄悄牵了她的手,这么久,她居然都没有发现。

    “哎,暖暖。”陆珵璿想要叫住傅暖暖,可是傅暖暖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般,径直往外走,不过,她在走之前留下一句话,“陆珵璿,我不想见到你,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会再见你的。”

    虽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陆珵璿每天都会到学校找傅暖暖,但是傅暖暖每次都有办法避而不见,陆珵璿也拿她没办法,最后他只好通过傅暖暖的学生和同事,把他想对傅暖暖所说的话,都写在信上,交到傅暖暖的手里。

    这么这下,学校里面,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都知道了傅暖暖老师有一个长得十分出色又痴情的男朋友,很多人都劝说傅暖暖,原谅他算了,看在他这么有诚意的份上。

    但是傅暖暖完全没有感受到陆珵璿的诚意,他每天只会在纸上写些我错了之类的话,从来就没说自己到底是哪里错了,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傅暖暖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陆珵璿见这样还是没有任何的效果,他又每天买好早餐,也是通过学生和傅暖暖的同事带给她,这些早餐都曾经是傅暖暖最喜欢吃的东西,有好多在这个小地方是找不到的,傅暖暖喜欢吃的东西都是Y市出了名的,可是因为Y市离这边有点远,自然口味也是相差甚远,傅暖暖在这边想要吃到一次地道的家乡东西,不说是天方夜谭,但是要想做到,也是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

    傅暖暖不知道陆珵璿是怎么办到的,陆珵璿带来的东西,她也都有尝过,因为自她出来后,就几乎没有吃到过家乡的味道,现在既然陆珵璿把这些的的东西摆到她的面前,她实在是经受不住诱惑。而且,傅暖暖也不得不承认,陆珵璿给她带的东西真的十分的地道。

    其实傅暖暖是不知道,这些东西都不是陆珵璿用钱买来的,因为陆珵璿想在傅暖暖面前表现出诚意,但是用钱买来的东西那根本就没什么诚意,所以,他只好动手自己做,看他已经许久没有下过厨了,但是为了傅暖暖,他还是愿意试试,傅暖暖每次吃到嘴里的东西,都是陆珵璿试过很多次,确定味道对了才让带过去的。

    傅暖暖不是对陆珵璿这样的行为无动于衷,但是她的心里没有办法放下陆凌瑀的事。

    终于,傅暖暖和陆珵璿的这场对峙,首先认输的还是陆珵璿,他实在忍受不了傅暖暖这么多天躲着他,她过来是来解决问题的,但是傅暖暖这么躲着他,他要怎么跟傅暖暖说清楚。

    况且,陆珵璿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对。

    陆珵璿进了学校,等在傅暖暖的宿舍门口,他早就傅暖暖什么时候下班回来摸得一清二楚。他来之后,傅暖暖也很快就回来了。

    傅暖暖一见陆珵璿就没好脸色。她语气不佳道:“你来干什么?我不是说了吗?我不想见到你。”

    “暖暖,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但是我不想放弃你,我想要找回你,也想找回我们的曾经,可你老是躲着我,我什么都说不清,所以我只好上门来了,我知道这样会让你讨厌,可我没有办法了。”陆珵璿这话说的很真诚,傅暖暖也听出来了。

    但是她在心对自己说,不能心软,一定不能心软,她不想再受到伤害,她因为陆珵璿受的苦已经够多的了。“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我放不下陆凌瑀,我也已经不爱你了。”

    “暖暖,不,小兔子,我不相信,我知道你的心里有我的。我也知道自己的错在哪里了六年前,错在我不够信任你,在相逢,错在我把心里的恨看的太重,殊不知,我就是因为太爱你了,我知道,以爱为名来伤害你,对你很不公平。后来我知道了我们之间的误会,也释然了,可又因为误会,我们相互误解,分开,我因为我母亲的死,所以归结到你的身上,你因为你爸爸的死,不肯原谅我,但是你爸爸并不是我害死的,他那时已经病入膏肓了,这是事实,你应该知道,我还知道,你是不是也因为陆凌瑀的死?怨到我的身上,可这一切不是我做的,我却没法不承认不是因为我,他才会出事,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对于这点,我感到很抱歉。”

    “你说了这些多,不就想推卸责任吗?可惜我一个字都不想听。你走吧。”傅暖暖并没有因为陆珵璿的话而感动。

    “不,小兔子,我不走,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傅暖暖见陆珵璿还是不走,气愤的从旁边的柜子里掏出带来的那把手枪,她把手枪对着陆珵璿,“你走不走?你不走的话,我就开枪了。”

    “暖暖,你怎么会有枪?”陆珵璿对傅暖暖有枪的事还是十分的惊讶,他不认为傅暖暖这样的一个女子能有能力拿到枪,一定是有人给他的,而这个人,除了陆泓德不会有别人。真没想到,他主意都打到暖暖身上来了。居然会让暖暖拿着这么危险的物品。

    “暖暖,你的枪是不是陆泓德给你的?一定就是他,除了他不会有别人,暖暖,难道你想不明白吗?他给你枪一定是不安好心的。他一定又想利用你耍什么阴谋。”

    “我只问你一句,你走不走?再不走的话,我真的开枪了。”傅暖暖才不管谁与谁的那些阴谋,她现在一心只想要眼前的男人从她面前消失。

    “暖暖,我说过了,我不走,如果你真的要动手的话,我也毫无怨言,因为这是我欠你的,就算是拿我的命来还,我也愿意,暖暖,你应该对着这里。”陆珵璿拿着傅暖暖的手里的枪对准他的心脏。

    “你为什么还不走啊?”傅暖暖有点着急了,她并不是真的想要开枪,只不过是想要威胁陆珵璿离开而已。

    “暖暖,是不是真的只有我死了,你才愿意原谅我呢?”

    “是!”傅暖暖只好狠下心。但愿陆珵璿会离开。

    “那好,但愿你真的原谅我。”突然,陆珵璿握紧傅暖暖拿着手枪的手,扣动扳机,只听见砰的一声响,陆珵璿的胸口迸出鲜红的血液。

    这一切傅暖暖都来不及阻止,她只来得及喊出“不要!”二字。陆珵璿就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了。

    好在因为今天是星期五,学校里面的学生和老师都已经走了,除了傅暖暖这位从外地来的老师住在学校,学校里就没什么人了,到处都是空荡荡的,所以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陆珵璿的中枪。

    在陆珵璿昏迷前,他强撑着剧痛拿出自己的手机,告诉傅暖暖让她打一个电话。交代好这些,陆珵璿才放心的昏迷过去。

    傅暖暖知道陆珵璿这是在保护自己,要是这件事情被暴露出来,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到时候,她会受到些什么,难以说清,陆珵璿是在替她避免这些麻烦。而她傅暖暖现在也终于相信了陆珵璿对她的真情,她一直都不愿意相信的真情。

    现在的时间容不得傅暖暖耽搁,她按照陆珵璿昏迷前的指示,打了对方的电话,好在那边的安排很快,陆珵璿也在第一时间被送到了医院。

    傅暖暖也跟着去了医院,在陆珵璿的情况没有确定下来,她顾不上清洗手上的鲜血,她的手被陆珵璿的血染的通红。

    傅暖暖坐在医院的长廊上焦急的等候着,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度日如年?她现在根本就是度秒如年,等待的时光的漫长的。

    好在傅暖暖的等到是值得的,医生出来的时候给她带来了好消息,虽说陆珵璿是被子弹打到了,但是很幸运,并没有打到心脏,不过也很惊险,只差一丁点,陆珵璿可能就没命了。

    知道陆珵璿脱险,傅暖暖总算松了一口气,她也可以好好想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先前是因为陆珵璿的情况未明,她满心都是陆珵璿的上,没有多余的心思,但是现在她可以好好想明白。

    傅暖暖本就是个玲珑剔透的女人,什么问题她一点就透,对于陆珵璿谈到的枪的问题,以前她根本就不明白陆泓德为什么要给她枪,她傅暖暖就算是再恨,但是现在是法治社会,她也算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可能真拿着枪为陆凌瑀报仇,更何况陆凌瑀之死的真相还没查出来,她也只是有点怀疑陆珵璿而已,没有拿到真正的证据,她什么都不会做,哪怕就算真相明了,也还有警察执行法律,替陆凌瑀之死讨回公道,她又能做什么呢。今天情急之下拿出来,无非就是想要威胁陆珵璿。她现在算是明白了,陆泓德给她枪,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通过她的手对付陆珵璿。因为陆泓德知道,她现在唯一有恨的人就是陆珵璿,而陆珵璿也只有在傅暖暖面前才不会反抗。还有就算是傅暖暖真的误杀了陆珵璿,陆珵璿也不会愿意把傅暖暖交出来。陆泓德打算的真好。

    陆泓德真是太阴险了,借刀杀人,他想的真的是太好了。还好,今天陆珵璿没什么大事,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她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当中。

    陆珵璿的手下动作很快,用最快的时间到达傅暖暖所在的地方,又用最快的时间替陆珵璿转院,傅暖暖就是利用这个机会,和陆珵璿一起回到X市。

    因为傅暖暖现在很想到陆泓德的面前问问他,到底是在想什么?这样子利用她很好吗?

    陆珵璿叫过来的人把陆珵璿转到陆氏旗下的一家医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障陆珵璿受伤的消息得到最严密的保密。傅暖暖见陆珵璿还在昏迷当中,趁着这个机会,她从医院出来,再次来到陆家。

    很巧的是,陆泓德刚好在家,她也不用再在这里等着他回来了,这样至少也节省了时间。

    安忆湄很高兴傅暖暖能回来,她立马就通知了还在外面的傅之温,告诉他傅暖暖回来了。让他早点回来。

    安忆湄上前拉着傅暖暖,前看后看的,“嗯,暖暖这回的气色还不错。就还是太瘦了,要多吃点才好,暖暖啊,这次就别走了好不好?妈给你好好补补。”

    “妈,不用了,我这次来,就是有样东西要还给陆叔叔,还有几句话想要问问陆叔叔,等还完东西,说清问题,我就走了,不过我最近不会离开,我会来看妈您的。”

    “那就好,你有什么要和你陆叔叔说的,你就说吧。”安忆湄放开傅暖暖。

    傅暖暖从包里拿出拿吧手枪放到陆泓德的面前,“陆叔叔,这是您的东西,我现在还给您,我今天就想问问,陆叔叔到底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把这枪交给我?”

    陆泓德面不改色,十分平静的说道:“陆叔叔给你的时候,不就说了吗,我希望你能替凌瑀报仇,他真的死的很惨,你不是看到了吗?他那么爱你,应该希望你能亲手替他报仇。”

    “陆叔叔,您可不是陆凌瑀,他是很爱我,就是因为他爱我,所以他不会愿意我有危险,也不会真的希望我替他报仇,他曾经一心想要给我平淡的生活,又怎么会希望我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恐怕这是陆叔叔有另外的想法吧,您是想要借着我的手除掉陆珵璿是不是?因为您知道,我们曾经是爱人,他一直都很爱我,所以我想要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反抗,您就是看到了这点,所以才会把手枪交到我的手里,因为那个时候,您就想让我认定陆珵璿就是杀害陆凌瑀的人,我也会因此恨他,而恨一个人,是没有理智的,没有理智的人,什么都做的出来。比如,气急之时,扣动手枪。”傅暖暖愤怒的质问着陆泓德。

    可是陆泓德是什么样的人,是在商场上摸滚打爬这么多年的人,他可不仅是商场上的老狐狸,也是出了名的老奸巨猾,怎么可能轻易的承认这些事就是他主谋的,“暖暖,你怎么可以这么想你陆叔叔呢,我只不过是一番好意,我希望你能消除心中的怨气,你这么想陆叔叔,这样可是让我非常的伤心。”

    对于陆泓德不会承认他所做过的事,傅暖暖在来之前,心里就想的很清楚,这样的情况本就在她的预料之中,“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你怎么会承认?你可是陆氏现在的掌权人你可是为了这个位置不折手段,你怎么会容许伤害你名誉的事情发生,再说了,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没有证据我能耐你如何?陆叔叔,不,陆泓德,我真想撕破你这张伪善的脸,然后让世人看到你的真面目。”

    也许是傅暖暖说到她并没有掌握住他的证据,就是这点让陆泓德变得有恃无恐起来,他说话的语气也更加的不客气,“傅暖暖,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是在和谁说话?我不过是看在你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且对我还有用的份上,才对于这么客气,你可不要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我陆泓德可不是你这小丫头能触怒的人,你要是真惹怒了我,你不会有好果子吃的。相不相信我,傅暖暖?”

    “我当然相信,一个没有人性的人,自然是什么都做的出来。”傅暖暖冷淡的说道。

    “呵,你说我没有人性?那好,我本就没有人性,我今天也让你看看我到底是怎样的没有人性。”陆泓德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安忆湄的身边。

    他一把拽住安忆湄的头发,厉声呵斥道,“安忆湄,你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她不是想知道我到底是有多没人性吗?你就好好的表演给她看看,我想她会不会很乐意看到她的母亲在我的手下哭泣求饶的样子?”

    陆泓德说话间,已经开始动手打起安忆湄来,他在安忆湄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两个耳光,光看安忆湄脸上的印痕,也知道,陆泓德这两巴掌是费了多大的力气。

    傅暖暖赶紧上前,不管安忆湄做过什么,但是她对傅暖暖却是真心爱着的,“陆泓德,你干什么?你疯了,快放开我妈,她不是你妻子吗?你们不是很相爱吗?你这样对她算什么?你会遭天谴,遭雷劈的!”

    傅暖暖拉扯着陆泓德的手,想要分开他和安忆湄,阻止陆泓德的疯狂行为,安忆湄自己也在挣扎着,可是她们母女俩的力气根本就不是陆泓德的对手,她们始终都和陆泓德拉扯在一起。

    “呵,天谴?雷劈?如果真有的话,让他们来啊。我陆泓德怕什么。”陆泓德这下更是对安忆湄拳脚相向,傅暖暖帮不了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忆湄的身上在短短的时间里就青一块,紫一块的。

    “你快放开我妈,你这个没有人性的疯子。”傅暖暖大喊着。

    “暖暖,你快走,不要管我了,陆泓德不会把我怎么样的?等他出了气了就好了,你快走啊。”安忆湄哭着求傅暖暖离开,可傅暖暖怎么会愿意,她怎么能放下正在受苦受难的安忆湄,自己离开。

    “我不要。”傅暖暖几乎是费尽全身的力气。

    突然,傅暖暖在推攮间跌倒昏迷,陆泓德没打算放过傅暖暖,也许把傅暖暖掌握在手里,他和陆珵璿的争斗中,又多了几分胜算。

    正想让人把傅暖暖带下去,可是被安忆湄紧紧的拉住了,她不让陆泓德的人把傅暖暖带走,但是就凭安忆湄一个小小的妇人,怎么能奈何得了陆泓德的手下。

    好在,傅之温及时的从外面赶回来,他刚走进屋子,只看到傅暖暖昏倒在地方,而安忆湄的身上到处都是伤痕,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珠,虽然傅之温想象不出这里不久前到底是发生了这么悲烈的事,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不是什么好事。

    陆泓德从看到傅之温那时开始,脸色就不太好看,他怎么就忘记了,安忆湄早在傅暖暖回家的时候,就通知了傅之温,早知道,他就搞速战速决了,也不会弄到现在一发不可收拾。

    “小温,你怎么回来了?”

    “你当然不希望我回来?因为你不想让我看到这个场面不是吗?你就是这么对我妈的吗?我要带我姐离开,你没意见吧。”傅之温说话的语气并不是在跟陆泓德商量,而像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可陆泓德怎么会愿意让傅之温轻易的带走傅暖暖,“不行,傅暖暖我还有用,我要留下她。”

    “呵,留下她?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我知道的,我只是不愿意说,你和我妈当然做的那些缺德事,我全都知道,我不说,只是因为你们是我的父母,在父母和道德间,我选择了你们,我选择了就算知道了事实,我还是替你们瞒着。但是我没有想到,因为我的隐瞒,你要伤害我最爱的家人,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带我姐离开。”傅之温冷笑道。

    “小温啊,既然你都愿意帮我们瞒着了,为什么不愿意帮人帮到底呢,只要这次我斗败了陆珵璿,那我就真正的掌握了陆氏,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以后这些我都是会留给你的,难道你不想要陆氏吗?小温,我做这么多,并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你啊。你想想看,我已经老了,还能留在这世上多少年,而你不一样,你还年轻,我相信你有那个能力让陆氏发扬光大。”

    “陆泓德,你不要为了你的私欲找借口,说什么是为了我?可是你明知道我对企业的管理不感兴趣,我只喜欢建筑设计。要是可以选择,我不会成为你的儿子,可这件事我已经别无选择了,你想要干什么是你的事,不要牵扯到我的身上,我可不想到时候什么都没做,倒惹得一身的骚。我不想再和你多说什么,我今天是走定了。如果你不让我们离开的话,那么你也别怪我心狠,从今以后,我们就再没任何的关系,我也不会再回到陆家。”

    “小温,你这是什么话,你是要和我断绝关系吗?为了这个女人,你竟然不要自己的父亲?”陆泓德一下子像是老了好多,他似乎是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

    “我说的都是事实,要是你做的出,我自然也做的出,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她是我的姐姐,也跟我血脉相通。”

    陆泓德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傅之温是铁了心要带走傅暖暖,他阻止不了了,“你带他走吧。”陆泓德转过身去。

    傅之温抱起傅暖暖急忙往外走去,离开前,他对陆泓德说道,“放心,你的事,我以前没说,以后也不会说出去,我奉劝你一句,亏心事还是少做点吧。”

    之后,他又对安忆湄说:“妈,您和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伤吧,姐现在的身子弱,也需要你的照顾。”怕安忆湄不愿意离开,他又添了句,其实他是怕,留下安忆湄,陆泓德还会对她做什么,而他又不在,那该怎么办?陆泓德既然能做的出第一次打她这种事,那有一便有二,他不敢冒险。

    安忆湄对陆泓德也算是彻底的死心了,现在在她的心里最重要的就是儿子和女儿,所以,她愿意跟着儿子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