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0章:费城的邀请

作者:叶微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喜事,接连不断。

    先是舒俊的MBA报考成功,梁骏掣看这小伙子的眼神,更火热了。寻思着,是不是应该暗示小伙子主动点?

    真真忙着替他祝贺,也张罗着帮他联系往日在费城的朋友。

    梁骏掣眼巴巴的看着两个孩子走的这么近,却迟迟不提要在一起的事,那个着急啊。他一个大老爷们,又不好意思八卦的朝着女儿问三问四,其实要问也不是不可以,主要他不是怕他的乖宝讨厌吗?

    于是,梁骏掣便撺掇着聂绵卿去问,还说什么:“当然是你去问!你一个当妈的,怎么对女儿的事情这么不关心?”

    聂绵卿一翻白眼,言辞犀利的说:“哦,原来梁总还记得我是真真的妈妈呀?您不说,我都忘了,我还以为您才是呢!”

    “你……”

    面对聂绵卿的冷嘲热讽,梁骏掣竟然也想不出话来反驳,他对这个从小失散的女儿,的确是溺爱的有些过分了。就在他急得脸红脖子粗时,聂绵卿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掏出张红艳艳的纸片。

    “我靠!”

    梁骏掣接到手上,立即又烫手般扔到了桌子上。

    “这这这……这是什么东西?”

    他夸张的指着那红艳艳的纸片,眼中已有了笑意。

    “看不懂啊?您不识字啊?请柬!告诉你啊,红包不能少啊!”

    聂绵卿又是一记白眼,把请柬从桌子上拿了起来扔进梁骏掣怀里,恶狠狠的要挟着,必须给她包一封大大的红包!

    “是是是,乖宝的妈妈结婚,做爸爸的能不包个大红包吗?”

    他一边拆着请柬,一边笑着调侃,话说完立时反应过来:“我说……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不是,您跟谁啊?什么时候有了对象?都到了结婚的地步?哎,不是……这么大的事,你是不是应该跟孩子的父亲我先商量商量?”

    聂绵卿受不了了,真是没看出来,鼎鼎大名的梁总,还有做八婆的潜质。

    “真真,你爸魔怔了,快把他给我挖走!”

    两个大人闹哄哄的,在厨房里忙碌的真真探出头来,满脸的喜气,手上还举着锅铲:“妈,是齐叔叔吗?”

    聂绵卿笑着点头,那个人从年轻时就一直守在她身边,虽然中间错过了很多年,但,她仍然获得了好的结局。

    婚礼前一夜,聂绵卿和真真母女两窝在一起。

    “真真,卿姨要结婚了,不能……不能再守着你父亲了。”

    一句话,聂绵卿就已哽咽。真真深深的理解养母,单凭着对韩溯的满腔爱恋,她耗尽了一生韶华。

    聂绵卿说:真真,你不知道,韩溯有多英俊,那个时候,只要是见过他的女孩子,都会禁不住脸红。

    真真点头,她知道,因为她的韩澈,也是能让女孩子轻易脸红的男人。

    聂绵卿摇头:他们不一样,韩溯说话的时候,会很体贴的弯下身子,漆黑的眼睛看着你,很温柔,很温柔……

    真真抱紧养母,强忍着要落下的泪。那个叫做的韩溯的男人,究竟是有多幸福?又有多么的不幸!

    聂绵卿和齐老板的婚礼办得很盛大,且足够热闹,真真把街坊四邻都请来了,梁骏掣也舍得往里面砸钱。

    临了喜宴结束,梁骏掣带着浓重的酒意,握住齐老板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到:“兄弟,我妹妹就交给你了,你得好好对她,不然……LZ绝对不会放过你!”

    这前一句还说的温情四溢,到了后面突然提高了嗓门,差点没把齐老板吓个好歹。

    齐老板是个老实人,这种话不用梁骏掣交待也自然会做到的。他只是好奇,自己怎么就冒出了这么个娘家大舅子!

    娘家大舅子看起来很凶,那家世背景更是说出来地都要抖三抖。

    不过,大舅子还是很够处的。虽然齐老板和聂绵卿都一再表示不需要,可是,梁骏掣根本不听他们的。

    两人蜜月回来时,旧公寓不见了,破面馆也不见了,就连齐老板的女儿也不在原来的学校了。

    面对簇新的小别墅,市中心阶段的商铺,还有已经进入A大附小的女儿,齐老板受惊不小。

    聂绵卿要找梁骏掣“理论”,在真真这里就被拦下了。

    “妈,您就接受了吧?我爸爸不是想补偿你,他只是疼我,感激你。除了这么做,他想不到什么更好的方式了。”

    生活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上发展,真真也觉得舒心。

    JESON博士在A大的交流即将结束,准备赶往下一个城市。

    临走前,他找真真谈了次话。

    JESON表示,在真真之后,他也带过不少学生,但这么多年,尚未有过比她更优秀的,他即将开展一项很大的研究,希望真真能跟他回费城。

    如果真真愿意的话,他也可以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给她安排教职,这样,她就可以在那边安定下来。

    费城的学术环境相对浓厚,比这边的条件也更好,对她将来在学界的发展也是更有利的。

    JESON博士的每一句话,都诱惑着真真。的确,她在这世上,一定要选择的话,最喜欢的有两样。

    一样是韩澈,一样,就是她的专业。

    现在,韩澈已经和她没关系了,即使他已经回到A市,也还是没有跟她联系,要说还存在这什么期望,也都烟消云散了。

    事情演变成这样,她剩下的人生似乎也就只剩下专业了。

    这件事,她一直没告诉家里,原因自然是没有下定决心,JESON博士说,他会在所有大学的交流演讲结束后询问她的决定,她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好好考虑。

    她曾和舒俊商量过,舒俊自然是举双手赞成的,毕竟这对她将来的发展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多少人想都想不到的好事呢!

    梁骏掣听说了这件事,当即就跳了起来。

    “不行,我不同意,好不容易才和乖宝在一起,爸爸不同意你走!搞什么研究,在哪里不能做?女孩子家家的!”

    “爸,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如果去了费城,有JESON老师照拂,我……”

    “不行!你还有乐乐呢!他不是你的命根子吗?你怎么舍得离开他!你要是走了,那孩子指不定怎么哭!”

    真真笑了:“爸爸,他还能怎么闹?你是不是也让他用钱砸我?”

    梁骏掣僵着脖子不说话,又被乖宝训斥了,他就这么一个乖孙,宠一点怎么了?宠坏了又怎么了?无法无天,又怎么了!!

    “爸爸,乐乐是我的儿子,我了解他。这孩子,从小就自立自强,而且,他国小毕业之后,也是要出国的,到时候也还是要分开。男孩子,总不能一辈子都窝在妈妈的怀里。”

    听真真这话的意思,虽然她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定,但去意已经很明显了。

    她在帮助舒俊准备出国手续的同时,也慢慢的整理自己的,真要走的话,需要整理的东西还是很多的。

    “姐,你真打算要走吗?”

    梁初雪现在同她的关系亲近了不少,比之以前两人上学时好友的状态更近了一层。虽然梁初雪比真真小不了多少,可总爱在这个小姐姐面前撒娇。真真被她娇憨的样子,弄得很有些当姐姐的成就感。

    就像现在,小妹妹什么忙也不帮,愣是在那里给她添乱,随手一拨,就把她刚才整理好的文件书籍给打乱了。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玩点儿别的吧?这都是你姐姐我吃饭的家伙!”

    “哼,吃饭的家伙?我把这些都给烧了,梁家还是养的起你!”

    小妹妹完全不买账,她其实一点也不想让真真走,才有了姐姐,为什么这么快又要分开?而且,这个姐姐太疼自己了。

    “去去去,今天怎么总窝在我这里?小四那里不用去吗?”

    “他?他最近很忙,韩澈不是……回来……了、吗?”梁初雪随口一说,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很不该说的话。

    真真收拾东西的动作略微顿了顿,面上不自然的笑了笑,没说话。

    梁初雪性子爽朗,早看她这副样子不痛快了。

    当即就把话挑明:“姐,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搞不懂了,你们俩闹了这么多年,现在他一个人了,你也是一个人,是可以在一起的!你们究竟怎么了?我听皓文说了,韩澈跟贺明彤,那也是有原因的……”

    “我知道。”

    真真装书的动作僵住,皮箱子盖子砸下来,砸在她手背上,很疼,她却没感觉。

    “那……那你……你为什么呀!韩澈那个人,我也看明白了,只要你扑上去,他是绝对招架不住你的!”

    梁初雪急了,说的话有些露骨,但却是不争的事实。

    “因为,不想让他为难……”

    真真说:“你知道吗?他身边有个女孩,叫做艾草,是我的学生……韩澈让她把肾给了我。”

    听完真真的话,梁初雪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什么艾草,什么肾源?这不是天大的乌龙吗?

    “哈……谁说的?你都听谁胡说的?”

    梁初雪冷笑,扯着真真的手拉开自己裙子的拉链,露出左侧腰上一道明显的疤痕。真真脸色骤变,望向同父异母的妹妹。

    “你是猪脑子吗?都说了那个肾,是我给你的!我是你妹妹,不然,肾源的匹配度怎么会那么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