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6章:安详的离开

作者:叶微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梁骏掣在去了F市一周后,才回到A市。刚踏进家门,他就觉得有些异常。

    梁家人口一直不多,冷冷清清是常事,但这种情况自从真真来了之后,就改善了许多。但梁骏掣那天下了飞机,匆忙赶到家中,等待他的只是在房中睡得香甜的邵婷,他的宝贝女儿却不在家中。

    真真去了哪里?她去了A大附小。

    A大附小封闭式的教学方式,家长除非是接受校方邀请,否则是不能进入学校的。

    真真手上拿着只保温隔热袋在门卫室,正弯着腰同值班的门卫周旋。

    “麻烦您了,我真的有急事,不能请您给校长说一声,通融一下吗?”

    像真真这样有各种原因要来见孩子的家长,也并不是没有。学校也并非不近人情,不过,想要进去,总得费些功夫。

    门卫将登记本拿出来,往她跟前一扔,指了指笔筒说:“您先登记一下,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校长。”

    门卫的那通电话久久没有打通,随意瞟了眼真真所做的登记,眼看着她的样貌,是越看越熟悉,怎么好像是报纸上报道的——那个身世曲折迷离的梁家大xiao|姐?

    等到他看清真真在登记本上写下的“梁初夏”三个字,才算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额滴个神,还真是豪门大xiao|姐!

    “你……你……不……您,您要见的是哪个孩子?”

    门卫见过的豪门家长并不少,不过,都没有眼前的这一位来头大,最近报纸上,可没少报道这位的事,乖乖隆地洞,那么曲折离奇的经历,八点档连续剧也没有她的精彩!

    真真没察觉出他的异常,抬起头微微笑到:“袁……不,韩承毅,韩承毅。”

    一听“韩承毅”三个字,门卫电话也不打了,话筒啪的一挂:“是这个学生啊!那我就不用打电话了!实在对不住,不是我要难为你,就算是我现在立时放你进去了,您也见不到的。”

    韩承毅在学校的知名度,在经历了短短一学年不到的时间后,已直逼校长。

    这孩子,不但是相貌,就连性格也完全继承了父亲,专横跋扈的不行,虽然言语举动上是彬彬有礼,让人找不到任何错处,却愣是能把所有和他打过交道的同学、老师,乃至学校的最高领导者校长同志,给弄得俯首认输。

    学校上下,没在韩承毅这里吃过亏的,恐怕也找不出来几个人了。

    当然,他的知名度之所以这么高,却不仅仅因为他的桀骜难驯,还因为他超出一般孩子的接受能力。

    当初他就是跳级跟进的,非但成绩没有落下,还将同级的同学们远远甩在了身后。短短的时间里,已经代表学校在各项竞赛中,取得了斐然的成绩。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韩承毅同学的身份。韩承毅是谁?那是天墨韩总的独子,虽然近来关于天墨韩总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但真假难辨,唯独韩承毅的身份是韩澈当着学校的面正式承认了的。

    简单一句话,韩承毅在A大附小,无异于天之骄子。

    门卫虽然没少逮住过翻墙逃校的韩承毅,也没少被他捉弄,但想起那个孩子,他还是满心欢喜的,这么聪明的孩子,大人们总是容易产生偏爱。

    “韩承毅跟着老师参加比赛去了,您……不知道?”

    梁家这位大小姐,是韩承毅生母的事,早流传开了,只是不知道真假确实。这会儿门卫看她亲自来探视,自然就想到了这一说法。

    ——不知道,她确实不知道。

    真真握紧手上的保温隔热袋,脸上的笑讪讪的。

    “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比赛什么时候结束?”

    “这个……具体什么时候,我也不是很清楚,总要一个礼拜多的时间。您……下周再来看看吧?”

    真真从A大附小离开,却没有直接回梁家,而是去了聂绵卿的公寓。

    这个时间,聂绵卿正在花店忙,公寓里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她把保温隔热袋放在餐桌上,人却进了卧室,躺在主卧那张床上。

    和衣而睡,慢慢的抱紧自己。就要走了,她其实想再见一见他,可惜已经不可能了。这里,好歹是他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年少的时候,真真不懂,为什么那么高高在上的韩澈,屈尊降贵陪着她窝在这破旧的小公寓里,竟然还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

    现在她懂了,那是因为,他特别、特别的想要和她在一起!

    她抱紧被子,悔恨的泪水渗进松软的棉花里:对不起,韩澈,没能早一点发现你的爱,你那么高傲,应该由我来体会的,都是我的错,没能看出你的情感来。爷爷说的对,那么好的韩澈,应该被好好对待……

    是梁骏掣来接的她,彼时她已在床上睡着了。

    梁骏掣屏住呼吸,不敢出大气。

    他的女儿,现在连睡眠,都是很珍贵的,严重的抑郁症,让她一天的睡眠时间不会超过四个小时。看着女儿深下去的眼眶,眼睑下那一圈浓重的黑影,梁骏掣感到心口一阵强烈的钝痛。

    回到梁家的真真,没有问梁骏掣关于韩澈的半点消息,漠不关心的样子,让梁骏掣忧心不已,他不知道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女儿不提,他也不敢提,毕竟他能帮韩澈的,都已经帮了,接下来,就看韩澈自己的本事了。

    真真倒是很热心的打点起出国的事情来,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准备的,梁骏掣说那边什么都有,连衣物什么的,都是可以去了再添置的。

    不过,真真还是收拾的不亦乐乎。她现在没什么事可做,一旦闲下来,脑子就会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

    因为不知道乐乐什么时候比赛结束,她天天都会去一趟学校,门卫连续几天看见她之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真真问梁骏掣,他们什么时候动身?

    梁骏掣说,只要她点头,他们随时都可以离开。

    真真点头,她想再等一等,等到乐乐回来,她还想再看一看宝贝,他和他的爸爸一样,清隽、卓越,长大了也一定像爸爸一样优秀。

    然而,真真却没有等到乐乐回来,出国的计划,却已经被迫搁浅。

    这一向来,她的睡眠很不好,夜半时分才能入睡,通常凌晨时又醒了。她醒的早,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那天邵婷也醒的很早。

    真真刚洗漱好,准备下楼去做早饭,却听邵婷房里传出低低的吟唱声。

    真真放缓了步子,轻轻推开门。

    房间里,窗帘全部打开,清晨的薄光照进来。邵婷没躺在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她也收拾的很周正,长发梳理的一丝不苟。

    长裙摆子腰间流泻而下,她正迎着单薄的晨光翩翩起舞。嘴里低声哼唱着的,是真真从来没听过的曲子。

    真真站在门边,没敢走进去,生怕打扰了这一刻母亲的宁静。

    她的手在半空中环绕,腰身摆出柔软的弧度,在空中划开带着记忆印痕的味道。

    梁骏掣曾告诉真真,她的母亲,年轻时曾是以歌喉著称,那个年代的A市,又有谁不知道邵婷的名字?

    就现在,真真听来,母亲的声音依旧是宛转悠扬,余音绕梁。真真想像着母亲年轻时的样子,一定是风华绝代,艳冠众生。

    突然地,邵婷脚下一个不稳,跌落在地。

    “呃……”

    真真轻呼着,正要推门进去,脚步只刚跨出去一步,就见邵婷紧抱着双肩蜷缩在地毯上,脸庞却迎着微光。

    “溯,我又摔倒了,果然,你说的对,我不适合跳舞,还是应该好好唱歌的。”

    那一个“溯”字,让真真止住了脚步。

    在母亲的心底,深藏着的那个人,早就不是她的父亲梁骏掣,而是那个和她共同逃亡,把她的女儿视如己出的韩溯。

    邵婷没察觉到门边站着女儿,慢慢低下头去,紧抱着身子,肩头逐渐抖动起来。

    “我真笨,只想跳支舞给你看,可是……一直都做不好。”

    所有的光芒,似乎都集中在了邵婷身上,周遭的物什、场景都被淡化了,真真只能看到母亲,感受到她身上浓浓的哀愁。

    她推开门,一步步走到母亲身边。

    “妈。”

    她张开双臂,把沉浸在哀恸里的母亲抱进怀里。

    邵婷抬头看着女儿,眼里的哀伤参杂了某些特殊的情感:“夏夏,你的爸爸……他不在了,车子翻了,他把我推下了车,自己却跟着车子一起滚下了山崖。”

    这是邵婷第一次对真真提起韩溯的事,也是最后一次。

    “你的爸爸,英俊、ting拔,张着高高的个子,所以,我们的夏夏,才会个子这么高……”

    她喋喋不休的,不知疲倦的对真真说着:你的爸爸……

    真真点头:那是她的爸爸,五岁之前,一直扮演着自己生父角色的爸爸,她是他的掌上明珠。

    当天晚上,邵婷靠在床上,安详的离开了。

    她拉着真真的手,对着梁骏掣抱歉的笑笑,曾经的爱、恨,她都要一并带走了。沙发上,还有她没织完的毛衣,是男款,并不是织给真真的。

    她闭上眼,呢喃着:韩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