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5章:最无辜的人

作者:叶微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机票、护照,还有药,你都带齐了吗?”

    真真站在安检口,对着梁骏掣喋喋不休的嘱咐,一副很是不放心的样子,让梁骏掣直怀疑,她是不是有跟着自己一起去的打算?

    “……嗯,我不放心,不然,我还是去补一下机票,陪你一起去吧!”

    真真的表情很认真,完全没有说笑的意思,说完已经在掏着梁骏掣的钱包,准备付诸行动了。

    “啊?乖宝,你来真的啊?”

    梁骏掣抚着额头,一脸震惊,焦躁的在地板上急的直跳,他什么时候需要女儿照顾到这个份上。

    “爸爸,你有把握吗?”

    真真看父亲跳脚的样子,觉得好笑,两手依旧插在他的口袋里,仰起脸来问他。

    “谁知道?”

    梁骏掣脸色一变,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语气也全然不是平日里无法无天宠着女儿的调调。

    “嗯嗯?”

    真真摇晃着父亲的身子,看着他的眉目一点点松了下去,知道他根本就是纸老虎,其实内心早已经妥协了,不然,不会答应她的。

    自从上次在厨房里被晚归的梁初雪惊倒之后,真真的病情加重了许多,梁骏掣咨询过医生,像这样的情况,最好是接受系统的治疗。

    所谓系统的治疗,并不需要一定要在医院,但是环境、心境却都是很重要的。

    这话启发了梁骏掣,现在真真母女俩,情况都不太好,刚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到澳洲的农庄休养一段时间,那边的环境很好,也可以远离A市的纷纷扰扰。

    他也和医生商量过了,医生也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决定。

    在他有了这个想法的第一刻,他就迫不及待的告诉了真真,尽管说的时候,他心里是极为忐忑的。

    他试着告诉真真:“妈妈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那边的环境好一些,妈妈会喜欢的。”

    而且,那边有更专业的医生,可以对你进行心理辅导——邵婷或许已经犹如医生们所说的那样到了油尽灯枯的阶段,但女儿还年轻,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他给了真真很长的时间来考虑,真真却一直是吞吞吐吐的。梁骏掣看得出来,为了邵婷,真真的确是很想走的,可是……她还有顾虑。

    她的顾虑是什么?梁骏掣不消多想,就很清楚。还是那个人,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那个人都是女儿放不下的心结。

    梁骏掣告诉真真,梁家刚好在F市有生意,他可能会“刚巧”要去那里处理一些事情。

    “爸爸替你去看看他吧?如果,他需要我帮忙,我也一定会帮的,你说好不好?”

    他说出这话的那一刹那,真真的眼睛像天上的星辰,瞬间全都点亮了。

    “真的?你会帮他的吗?”

    真真不敢相信,从上次被梁骏驰绑架一事来看,她隐约明白,梁家和韩家,并不若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交好。

    再加上邵婷和梁骏掣、韩溯之间繁复难辨的关系,真真直觉认为,梁骏掣其实并不喜欢韩澈。

    可能还不止是不喜欢,说的严重些,恐怕还和梁骏驰一样,心底里对韩澈是憎恶的。

    而现在,他竟然说要帮韩澈?这理由,除了她,还有第二个吗?真真抱住父亲,从心底里感激他,她不知道所谓的家族利益,也不懂男人争斗的世界,她只是知道,韩澈不好,她每天都睡得不安稳。

    梁骏掣答应她:“爸爸会尽力,能够帮的,都会帮的。”

    真真答应,作为回报,等到梁骏掣从F市回来,无论结果怎么样,真真都会跟着他一起去澳洲。

    真真明白,她的病情并不乐观,亟待有效治疗疏导,而邵婷的时间,可能真的不多了。

    从机场送完梁骏掣回来,真真绕到聂绵卿的公寓。她有好些日子没去看她了,也不知道她一个人有没有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正值晚饭时间,聂绵卿却不在家里,真真是进了家门,看到一室的漆黑,才给聂绵卿打了个电话。

    “我在医院呢!”

    真真一惊:“妈,你哪里不舒服?怎么也不告诉我?”

    “没没没,你别穷紧张,不是我……”

    真真觉得奇怪,既然不是她自己,那么会是谁,在这大晚上的,让她连晚饭都没吃,往医院奔波?

    匆匆赶到了医院,在医院的急诊输液室里,真真找到了聂绵卿。

    当时,聂绵卿正抱着个小女孩,坐在输液室冰冷的铁质椅子上。小女孩许是害怕打针,身体也很不舒服,正抽抽搭搭的窝在聂绵卿怀里淌眼泪。

    这个小女孩,真真见过,而且印象还很深——她是面馆齐叔叔的女儿。

    “妈。”

    真真走过去,小声叫着聂绵卿。

    聂绵卿看看怀里的小女孩,无奈的笑笑:“你坐,孩子生病了,发烧呢!你齐叔叔要照顾面馆,已经开门了,又不好把客人们赶走,我正好收了花店,没什么事。”

    “嗯。”

    真真若有深意的笑着,心里是高兴的,养母对齐叔叔不像以前那么抗拒了,这总归是件好事。

    “妈,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买一点。”

    聂绵卿也没推辞,嘱咐着:“给孩子买点甜粥,好消化,又可口。”

    真真答应着,走出急诊室。她记得医院右转,就有一家很不错的粥馆。手拿着钱包,才刚走出几步,就遇见了熟人。

    “袁老师。”

    眼前面容有些憔悴的女孩,还是这么叫着她。真真反射性的答应着,毕竟在学生面前,她还是袁梦。

    “你……不舒服?”

    真真眼神不自觉的往艾草小腹上多瞟了两眼,只见小腹那里一片平整,并不像是有什么可疑的迹象。

    “不是,不是……袁老师,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艾草见真真直打量着自己的小腹,大概猜到她在想什么,脸上现出仓皇之色,匆忙摆着手。

    “晓草,到你了,快进去,怎么好让医生久等?”

    诊室边上,艾草的母亲朝着艾草招招手,示意她赶紧进去。

    艾草的母亲,真真也见过两次,印象并不深,只大概有个轮廓。感觉上去,人比艾草要精明,总是一副护着女儿的架势。

    她还只是这么想想,结果就见艾草的母亲从诊室边上走了过来。

    “袁老师,能和您说几句话吗?”

    语气虽是询问,却带着不容拒绝的笃定,加上她本就是长辈,真真又哪里好拒绝?

    艾草的母亲,性子和艾草并不太像,比起艾草的小家碧玉,她则显得风风火火很是爽朗,护犊的情绪很浓烈。

    “我就直说了,袁老师,报纸上说的,那个怀了韩澈孩子的女大学生,就是我们晓草。”

    真真心里“咯噔”一声响断,虽然早就已经猜到,可是,现在听到确切的消息,接受起来,还是很困难。

    不过,她没有理由责怪谁。她和韩澈之间,从来也都不是韩澈一个人的错。

    “不过……”

    艾母观察着真真的反应,话锋一转:“报纸上说的,也不全是事实,我们晓草的孩子,已经打掉了。”

    真真惊异的望向艾母,艾母皮肤松弛的脸上,现出讥诮之色。

    “没什么好奇怪的,这就让袁老师觉得奇怪了?那袁老师知不知道,晓草的这个孩子为什么不能留下?”

    “因为,她得给你做肾移植,她才从手术台上下来,刚拿掉孩子,就立马又上了手术台,把自己的一个肾割下来送给你了!”

    艾母在说着这些话时,语气是愤恨阴毒的。

    真真除了震惊,并没有觉得不妥。到底,这个肾——竟然还是艾草的!

    “袁老师,晓草不像你,你有良好的家境,有好的学历,你自己这么有本事,长得又漂亮,现在身体也调养好了,你以后就是享福的命了……

    可是,我们晓草,什么都没有了。

    她原本就长相一般,我告诉过她,别对韩澈那样的人上心,可她这个傻孩子,就是不肯听。

    为了韩澈,她是能做的,都做了。学也没法上了,跟韩澈有了这样的事,以后,恐怕也找不到好人家了。”

    艾母突然抓住真真,面露哀求之色:“袁老师,你也是有孩子的人,我求求你了,把韩澈让给我们晓草吧!”

    真真不知道艾母究竟对她怀着多大的仇恨,只是一双手被她捏的生疼,所以,真真想,她一定是非常的恨自己!

    这一番声泪俱下的说辞,字字句句,好像都在说着她的委屈,可真真却觉得,她其实是在欺负自己!

    凭什么?凭什么她要在这里接受艾草母亲的这一番名为哀求,实为辱骂的言语?

    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艾草给她捐了肾,她不知道;艾草拿掉了韩澈的孩子,她也不知道;艾草退学了,这也不是她的错;长相一般,家境普通?这更是和她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事情好不好?

    真真甩开艾母的手,从急诊大厅里急速跑出。

    外面天已经黑了,灯影在她眼前模糊起来,跑得快了,胸口被灌入的空气挤压着,针扎般疼:怎么办?明知道艾母是在欺负她,她还是不能忽略艾草的感受——被韩澈抛弃、无情对待的艾草的确是最最无辜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