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七十六章 突遇意外

作者:林空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随后,莫展白把见面地址发给了苏可。

    “那我现在就过去吧。”苏可说,又看着一旁不明所以的Tina说,“你先回去休息吧,等事情查清楚了之后再说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我能有什么事?这件事你们也知道不是我做的!那就不应该不让我继续工作!”Tina据理力争。

    苏可同意的点头,“我知道不是你做的,不要着急,但是……目前你现在不适合继续工作,回家休息,等一切都定下了,会给你一个答案的。”

    话已经这么说了,Tina也不敢再说什么,乖乖的出去了。

    穆南衣站起身,有点担心的问:“莫展白真的告诉你,他手里有客户的资料?”

    “嗯,电话里他是这么说的,有没有我要去了才知道,怎么?你在担心他没有,故意要骗我过去?”苏可问。

    “嗯,我担心他骗你,然后把你抢走了。”

    穆南衣的话不像是开玩笑,盯着苏可看。

    苏可忽然笑了,主动拉住穆南衣的手,十指相扣,郑重的说:“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小心眼?我要是真的跟他走了,还有必要跟你生孩子吗?你想多啦。”

    “嗯,我现在不只是小心眼,而且还很容易嫉妒吃醋,不想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单独在一起,不行吗?”穆南衣傲娇的说。

    说着,手握着苏可的手更紧了一些。

    “你终于肯承认啦?我以为你会一直忍着呢,不过你放心好了,我既然是你的人。就不会离开,何况我舍不得我儿子呀。”

    “只是舍不得儿子?”

    “还有你呀,好啦,人家莫展白都在那边等我了,赶紧走吧。”

    苏可拉着穆南衣出了公司,上车。

    穆南衣的脸色臭臭的坐在旁边不说话,语气很不悦的说:“去见别的男人还这么急不可耐,要是跟我约会呢?”

    “话说……咱们有过约会吗?”

    苏可回想了一下,她和穆南衣真的没有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呢。

    没有恋爱,没有约会,从一开始认识就一直在各种吵闹,还有零碎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在两人身边。

    还真的没有哪一次是安安稳稳的度过一天的。

    “你想要约会吗?”穆南衣问。

    “哪有哪个女孩子不想的,想好好的谈一场恋爱,约会,哪怕是两个人绕着城市从西边走到东边,吃遍所有的小吃,只要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就这样度过平凡的一天也是好的呀。”

    苏可万分憧憬的说,但是也知道这样简单的想法和愿望也是不容易实现的。

    “既然你想,我们就约会一次吧。”

    “啊?我们约会?”苏可还没反应过来,穆南衣这做决定也太随意了一些。

    “是啊,你不是想要约会?那我们就好好的约会一次,就明天吧,好不好?”

    “明天……咱们有时间吗?不是客户的资料还没解决完,哪能轻松的约会啊,到时候各种电话过来,一点意思都没有。”苏可想了想说。

    “明天我们都把手机关机,谁的电话都不接,好好的就我们两个人的一天。”

    苏可看着穆南衣认真的样子,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点点头,“好,就明天!”

    说这着话的功夫,车子已经来到了莫展白说的地方,是一处安静的小公园。

    “袁助理,麻烦你就在这里靠边停下吧,我走过去就好。”苏可说。

    袁毅把车子靠边停下,苏可准备下车。

    “我去去就来,你在这里等我。”

    “还有这么远,你要走过去?”穆南衣指着她脚上的鞋子。

    苏可今天出门的时候,刚好穿了一双带了一点点跟的鞋子。

    穆南衣知道她穿着高跟鞋走不了多久,很容易脚疼的。

    “没事,他要是知道你也在,我可不保证会把东西给我。”苏可说完,下车了。

    穆南衣站在她身旁,“如果不给你也无所谓,我只要你安安全全的。”

    “什么时候这么啰嗦啦,没事啦,你到车上去吧。”

    苏可说完,朝着公园里面走,穆南衣站在车子旁边,悄悄的跟上去。

    莫展白坐在里面的一处座椅上等着,手里抓着的正是客户资料,厚厚的一个文件袋。

    听到脚步声转过头看到苏可,连忙站起身,“你来啦,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怎么会,答应说好的来,肯定会过来的。”苏可的视线落在了他的手上。

    莫展白看到了,把文件交给苏可,“这是你们公司遗漏的资料,你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

    “好,既然都在这里,我相信你,没问题。”

    苏可毫不犹豫的接过来,看也没看,放在了自己的包里。

    “你不用检查一下?毕竟被人拿走,又到了我这里,还是检查一遍比较稳妥。”

    “不用。”

    “好吧,上次的事情,我跟你道歉,我妈说了不好听的话,让你不开心了。”莫展白低着头,不敢看苏可。

    苏可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在椅子上坐下来,“没事啊,我没放在心上,何况每个母亲都是为了自己的子女好,你妈说的没错,你以后确实不用来找我的,我结婚有孩子了,本身就不应该再继续来往的。”

    “你变了,以前你不会说这样的话。”莫展白在她的旁边坐下,中间保持着距离。

    “以前我不觉得什么,也不会在意别人说什么,但是现在不同了,我有孩子。我不能让外边的闲言碎语让我的孩子听到,而且,我跟你之间保持着距离也没错,不能因此耽误了你以后的生活,不然我会过意不去。”

    莫展白的手忽然收紧,“过意不去?你会觉得过意不去?”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会觉得我影响了你的生活,并且跟你保持距离,就像现在,你妈妈之前找我跟我说的话很在理,你确实应该听她的。”

    苏可把一切想通了。没有所谓的喜欢过的人还能做朋友,也没有谁能够一直藏着自己的情绪。

    还不如找机会说清楚,一刀两断对谁都好。

    “我不想听她的!我只想追求我想要的我喜欢的人,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要搞得那么复杂?我真的搞不明白。”莫展白大喊着。

    苏可很淡定,笑了笑说:“你喜欢一个人没错,但是你喜欢错了人,你要知道我结婚了,是不可能和你有什么关系的,这一点你还没有认清吗?”

    “可是你喜欢穆南衣吗?你爱他吗?你跟他在一起完全是出于被迫的!如果是这样,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呢?”

    “让你失望了。我爱穆南衣,我这辈子只会和他在一起,只会喜欢他,如果说我之前还把你当作是朋友,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还想着,我们能做朋友,我觉得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对你对我都好。”

    苏可站起身,深呼吸一口气,“谢谢你送过来的文件。我会让公司的会计和你联系,多少钱给你,有些事还是算清楚的比较好。”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莫展白连忙追上去,拉住苏可的胳膊,“一定要分的这么清吗?”

    声音里包含着苦楚和难过。

    “是,必须要分清了,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一码归一码,我不能接受你这份人情,所以多少钱我会让会计打给你,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苏可一狠心,甩开他的胳膊。

    “还记得上次你看到的那个女人吗?我跟她分开了,因为我发现,她不是我爱的,所以分开了。”莫展白一个人站在那里,小声的说着,像是说给苏可听的,又像说给他自己。

    “那就找自己的爱的吧,和不爱的人在一起很不开心,但是这个人不会是我,永远都不会。莫展白,我希望你能理智一点,也能够成熟一点,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不要再多说什么了,说的再多也是没用,别人只会当作笑话。”

    苏可没有回头,说完一通话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刚抬脚准备离开,忽然间听到旁边的草丛里有动静,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谁在哪里?”苏可大喊一声。

    莫展白也听到了,表情变得严肃,看着周围。

    “嗖~~”

    苏可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嗖的一声,一个尖锐的什么东西飞过来,随后眼前一黑。

    整个人摔倒在地上,跟着莫展白一起。

    好一会儿,苏可揉了揉摔疼的胳膊,扶着地上坐起来。

    感觉到手里的粘稠,仔细一看,满手都是血,旁边的地上躺着莫展白,脸色苍白的捂着小腹,一脸的痛苦状。

    “莫展白?你怎么了?你伤到哪里了?”苏可慌张的扶着他坐起来,检查他的伤口。

    莫展白紧紧的捂着小腹不松手,脸上却硬撑着笑脸,“没……没事,只要你没受伤就好。”

    “怎么会没事啊!你都流了这么多的血!别说话了,我打电话叫救护车!”

    苏可说着,慌张的从包里找手机,不知道是着急还是紧张,翻了好久都没有找到。

    “车子来了,赶紧上车吧。”穆南衣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苏可调头一看,整个人的神经瞬间松懈。“南衣,你来了,赶紧看看莫展白……他……他流了好多的血……”

    穆南衣先把苏可扶起来,叫袁毅和几个人抬着莫展白上车。

    “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穆南衣上下检查苏可,还好只是膝盖处和手上擦伤了。

    苏可摇摇头,担心莫展白的伤势,“我没事,是莫展白挡住了,赶紧看看他有没有事情,好像很严重……”

    苏可急的要哭出来,虽然不想和莫展白扯上关系。但是也不想因为他莫展白有什么意外。

    “我知道,我们现在就送他去医院。”

    穆南衣说着,带苏可上车。

    车子的后座全部放开,莫展白一脸痛苦的躺在上面,看到苏可来了,硬生生的扯出一丝的微笑。

    他看到了苏可眼中的泪水,知道是为了他流的,心里高兴。

    “可……可可,你不要哭,我没事的。”莫展白小声的说着。

    苏可坐在他对面,忍住眼泪。“我没哭,你会没事的,我们现在就去医院了,你一定会没事的!”

    苏可的声音哽咽,她是真的不想莫展白出什么事情。

    然而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控制不住。

    莫展白看了无比心疼,艰难的伸出手要给她擦掉眼泪。

    身旁的穆南衣看着,抢先一步抹掉苏可脸上的泪水,“你的伤口正在流血,不要乱动。”

    莫展白无奈的笑了笑,他忘记了还有穆南衣的存在了,这么一笑,扯动了伤口,微微皱眉。

    “莫展白,你不要动了,好好躺着,很快就到医院了。”苏可安慰他。

    旁边的穆南衣见状,拿出手机打了电话,“把那个人抓到,一定要问清楚什么情况。”

    苏可听着,不安的问:“是有人故意的?”

    “嗯,他的目标是你。看来这个资料也只是一个幌子,他要的是你的性命。”

    “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苏可连问了几个问题。

    真心的感觉到累,从来没有一天消停的日子。

    “还记得苏安娜进监狱最后说的话吗?我猜测和她脱不了关系,可惜,她已经死在了监狱。”穆南衣的眼神里闪动着寒光。

    苏可想起来了,一瞬间整个人从头凉到脚,没想到苏安娜关在监狱里,还能搞出这样的事情。

    “那那个人是不是……江云帆?”

    “是,我让人去找他了,估计也快了。”

    说话间,车子开到了医院门口。

    穆南衣先前打了招呼,医生和护士都站在门口等着,车子前脚刚停下,众人连忙推着担架过来,把莫展白抬上去,直接推进手术室。

    “可……可可……”莫展白抬了抬手,叫了一声。

    苏可跑过去,抓住他的手,“莫展白,什么事?已经到医院了,你会没事的。”

    “我想……你在外面等我,一定……”

    “好,我答应你,我就在手术室外面等你,看到你好好的我再离开好不好?”

    莫展白微笑的点点头,医生和护士带他进了手术室。

    穆南衣和苏可两人站在手术室的门口等待着。

    “你的胳膊和腿受伤了,不疼吗?”穆南衣提醒她。

    苏可这才发现自己受伤了,无所谓的摇头,“这点小伤不碍事,比起莫展白替我受的,我已经好多了。”

    “但是,我也会心疼的。”穆南衣说完,猛的将苏可打横一抱,往医生的办公室走。

    “你干什么!这里是医院,快把我放下来!”苏可大喊。

    “不放,我抱着我自己老婆,谁管得着?而且,你觉得你还能自己走路?没看到你的脚后跟都磨破了吗?”

    穆南衣的话提醒了苏可,因为关心莫展白的伤势,自己身上的疼痛都忘了。

    这才感觉到脚后跟还有膝盖处传来的疼痛,苏可闭口不说话了。

    “怎么不喊了?刚才不是还挺理直气壮的?你不心疼自己,我心疼。”

    穆南衣淡淡的说着,语气里毫不掩饰关心的意味。

    苏可安静的窝在他的怀里,仍由他抱着自己去了医生的办公室。

    还好苏可伤的只是皮外伤,简单的消毒包扎一下就好了。

    “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了。”苏可小声的说。

    穆南衣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像是变魔术般的从身后拿出一双平底鞋,给苏可换上。

    “你……你什么时候拿鞋子了?”苏可惊讶道。

    穆南衣站起身,敲了敲她的脑袋,“早上出门看到你穿的高跟鞋,我就拿着了,备用,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

    苏可揉着额头,不满的开口:“说就说嘛,干嘛要打人?”

    “不疼你能长记性?为了别的男人搞得这么狼狈,我能不生气?”

    穆南衣一脸臭臭的撇开脑袋。

    苏可看着他,似乎真的生气了,连忙拉着他的手,哄着他:“好啦,我知道你好,不要生气了,以后我会注意的,好不好?”

    穆南衣还是没说话,苏可只能继续,“我以后跟莫展白保持距离,以后再也不来往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来往了好不好?”

    苏可摇晃着他的胳膊,带有撒娇的口吻说。

    穆南衣心软了,低头,吻了吻方才他敲打的地方,轻声说:“我不生气,我只是怪我自己没能在你身边保护你。”

    “你保护我的地方太多了,偶尔也要记得保护自己才是啊。”

    苏可有一瞬间的私心,脑海里的想法一闪而过。

    幸好方才伤到的不是穆南衣,恐怕她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也许这就是不爱一个人的表现吧,就算是因为她受伤了,也只是作为一个朋友的简单关心。

    心里也知道这对莫展白不公平。可是没有办法。

    人都是自私的,爱一个人只会为那个爱的人考虑,苏可不是圣母,没有办法做到把身边的每一个人都照顾到。

    唯一希望的就是穆南衣能好好的,因为他不仅仅是她爱的人,还是她的老公她孩子的爸爸。

    “我们去看看莫展白吧。”苏可开口打破了沉默。

    两人来到了手术室的门前,莫妈妈已经被通知到了,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待。

    见到苏可来了,脸色瞬间变了,“又是你这个女人!我就知道,我儿子碰到你就没有好日子过!你为什么不离他远一点!害得他现在在里面生死未卜!”

    “我也想离他远一点。但是总有人故意设计,我也没办法,何况这次是莫展白主动找我的,你别没搞清楚又赖在我头上。”

    苏可一句阿姨都没有叫,觉得没有必要。

    给她一份脸色,永远都换不回好脸色。

    “你就不会不答应吗?一定要害得他进医院你才肯松手?你这个女人真狠毒!”莫妈妈愤愤的说。

    苏可笑了笑,并不在意,“不好意思,这次我必须要和莫展白见面,因为有很重要的东西在他手里,我必须要拿过来,毕竟,这个东西关乎于我们公司的利益,我不能坐视不理。”

    “公司的利益?你们公司的利益有我儿子的性命重要?如果是你儿子,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你说的对,公司的利益确实比不上一个人的性命重要,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不清楚的,我也不想莫展白受伤。”苏可很真诚的说。

    这句话她说的确实是心里话,尽管想和他撇清关系,但是也不会恶毒到让他受伤。

    “不要在这里惺惺作态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仗着有男人喜欢,就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哼。”

    莫妈妈说着,眼神有意的看着旁边一言未发的穆南衣,言下之意很明显。

    苏可可以忍受别人说她的不是,但是不喜欢听到说她仗着男人怎样,更不允许说穆南衣的不是。

    “我仗着男人?你哪只眼睛看到的?就算我想,也得看这个男人愿不愿意!”

    穆南衣拉了她一把,挡在她的面前,看着莫妈妈说:“莫夫人,我本来不想同你争论,但是你既然说到了这点,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我护着可可是因为我喜欢她我欣赏她,而不是为了别的,她确实仰仗着我,因为我是她的老公,理所应当,如果这让你很不舒服,我也没办法,我们是夫妻的事实无法改变,看样子你这里不需要我们等着了,先走一步。”

    说完,不等莫妈妈说什么,带着苏可离开。

    苏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穆南衣拉走了。

    “哎?我答应了莫展白在门口等他出来的,这样走了不太好吧?”

    “那你答应了我要陪我一辈子的话还做不做数?”

    苏可一愣,下意识的回答,“当……当然作数啊,不过,这个有什么联系呢?”

    “你确定要当着老公的面,去讨论你答应了另一个男人的承诺吗?”穆南衣看着她的眼睛问。

    苏可瞬间明白穆南衣的小情绪,忍住笑意,“但是他是病号,而且就在几分钟前刚救了我的命,答应他,也是应该的呀。”

    “哦,既然是这样,是不是我是病号,我说什么你也会答应我了?”穆南衣问。

    “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好不好?”苏可紧张的说。

    “那我们去公司吧,刚才袁毅发消息给我,人找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