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七十四章 资料泄露

作者:林空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你休息会儿吧,我处理一下工作。”

    “嗯。”苏可看着穆辰逸睡的正熟,一时半会儿还不会醒来。

    在沙发的另一头躺下来,穆南衣体贴的给她盖好毛毯,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处理工作了。

    苏可感觉确实累了,突然一下子做了这么多的工作量,真的有点吃不消,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穆南衣低头忙着工作,办公室里一片安静。

    苏可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响,打破了办公室的安静。

    穆南衣皱眉,走过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微信群的消息。

    看清楚里面的消息记录之后,他笑了,看着睡着的苏可,心里知道,恐怕又是她强烈要求要加入的。

    不动声色的把手机调成静音,放在一旁,继续着工作。

    ……

    另一边的医院里。

    谭一程没有离开,一直在医院里陪着凌菲和孩子。

    吊完一瓶点滴之后,孩子的烧明显的退了好多。

    凌菲碰了碰孩子的额头,松了一口气,“烧退了,没有那么烫了。”

    “嗯,我去叫医生过来看看。”

    谭一程刚起身准备出去,杨文娟先行一步起来,“你在这里吧,我去叫医生就行,正好我找张医生也有点事。”

    “这怎么好麻烦您,不过您找张医生是?”

    “老毛病了,好长时间没有复发,我去看看能不能把药停了。毕竟总是吃药也不好。”

    杨文娟说完,离开了病房。

    谭一程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阵感慨。

    从小没有在父母的身边长大,感受不到亲情的温暖。

    幸好在那个时候遇到了杨文娟,得到她悉心的照料,才有今天的谭一程。

    “阿姨看着也老了,以后如果没什么大事就不要惊动她了,可……苏可那边还有孩子要照顾,能不麻烦就不麻烦了吧。”

    谭一程的话是对凌菲说的,如果不是他工作太忙,也不至于麻烦杨文娟跑过来一趟。

    “嗯,我知道了,以后不会的。”

    没一会儿,儿科医生就赶来了,检查了一遍孩子的情况,确定烧退了,嘱咐道:“烧退了,不过还是要留院观察一晚,以防感染肺炎,你们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好的,我跟您去吧。”谭一程跟着医生走了。

    很快便回来了,手里还带了药,“一会儿孩子醒来把药吃了好的快,我让管家送衣服和吃的还有孩子的东西过来。”

    刚说完,看到回来的杨文娟,她也听说了孩子的烧已经退了,也放心了不少。

    “一程,你是不是要回去拿东西?放心去吧,我和菲菲在这里照看着。”

    谭一程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忍住没说话,点点头离开了。

    ……

    穆南衣的办公室里,低头看文件太久,眼睛有点酸涩,抬头微闭上双眼休息片刻。

    办公室的被推开,前台手里拿着文件,大声说:“穆总,这里有文件需要您签字。”

    “嘘……”穆南衣猛的睁开眼睛,比划了一个小声的手势,并且指了指沙发上睡着的苏可。

    前台连忙闭上嘴巴,把手里的文件放到穆南衣的面前。

    “这个是您要签字的,这些是给穆夫人的。”前台尽量小声的说话,但声音并不是很小。

    躺在沙发上睡着的苏可,微微动了动,睡的并不安稳。

    穆南衣的眼神都注意在苏可那里,见她动了,也不管桌上的文件,赶紧走过去,把要掉下来的毛毯重新给苏可盖好。

    “穆总,这里的文件急需要,您……”前台站在那里提醒他。

    穆南衣很不悦的皱了皱眉说:“放在那里,一会儿我拿过去。”

    “这不太好吧,不麻烦您了,我拿过去就好。”

    “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穆南衣的语气里明显的有了丝怒意。

    前台不敢在说什么,连忙出了办公室。

    不过苏可还是醒了,因为没有睡踏实,所以轻微的动静就吵醒她了。

    睁开眼睛看到穆南衣坐在旁边,揉了揉眼睛说:“你没工作啊?一直坐在这里?”

    “没有,刚过来。”穆南衣扶着苏可坐起来,递了杯水给她。

    苏可喝了一口问:“我睡了多久?有没有人找我?”

    “没人,就是那里有几份资料是给你的。”

    苏可听完,起身要去看资料,被穆南衣拦住。

    “不着急这一时,你今天都已经忙完了这么多,休息会儿。”

    “都休息好了,再说了,漏掉这么多,总要补回来的。”

    “这不是还有我在呢?不要总是这么要强,不讨男人喜欢的。”穆南衣故意逗她。

    苏可抿嘴一笑,捏了捏他光滑的脸说:“那还不是有你喜欢我呀?这就足够啦。”

    “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你的?”

    “没有吗?好像你还真的没有说过呢。”苏可仔细回忆里一番,穆南衣的确没有说过喜欢她的话。

    穆南衣看着她失落的神情,笑着凑过脑袋庆生说:“喜欢你怎么能够,我是爱你的呀。”

    扑通扑通……苏可感觉到自己的心跳。

    尽管过去了这么久,和穆南衣也有了孩子,但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

    “那个……”苏可忽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手指揪着衣角。

    “哪个?都这么长时间了,对我的情话还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啊?”穆南衣忍不住笑着说。

    看着苏可的样子,眉眼间都是满满的宠溺的神情。

    “没你说的那么夸张,我还是能承受的,再说了,你又不是经常说这些话。”

    “如果你想听,我就每天都说,直到你腻烦为止。”

    “就怕到时候不是我腻烦,是你不想说了。”

    苏可的心里其实是害怕的,特别是对于承诺这个东西,没有多少人是可以真正遵守一辈子的。

    “不会,我说出去的话。从来没有食言过,包括这一点。”穆南衣很有把握的说。

    苏可看着他的眼睛,坚定的眼神没有闪躲。

    “好啊,我记住你说的话了,咱们拉钩为证。”

    苏可伸出右手的小拇指,等着穆南衣。

    “还跟小孩子一样,不过我愿意这样宠你,让你做一辈子的小孩。”

    穆南衣说完,伸出手勾住苏可的手指,然后十指相扣。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旁边睡的正香的穆辰逸忽然哼了哼。然后睁开眼睛,看见两人并没有理睬他,嘴角撇了撇哇的一声哭出来。

    “忘了辰逸在了。”苏可赶紧松开手,抱过穆辰逸在怀里轻轻的哄着。

    “这么温情的时刻,被这个臭小子打扰了。”

    “好啦,不要总是说儿子是臭小子,他会记得的,你帮我冲个奶粉吧,他应该是饿了。”

    穆辰逸在苏可的怀里安静下来,吧唧着嘴巴,睁着大眼睛看着不远处兑奶粉的穆南衣。

    “辰逸不着急。马上奶粉就好咯。”苏可戳了戳他肉嘟嘟的脸蛋。

    片刻之后,穆南衣拿着满满一瓶的奶粉递过来,苏可尝了一口温度都刚刚好,放到了穆辰逸的嘴边。

    穆辰逸肉嘟嘟的双手一把抱住,不停的吮吸,看来是饿坏了。

    “你什么时候会冲奶粉了?”苏可好奇的问。

    在家的时候几乎没看到穆南衣碰过奶瓶,都是她和杨文娟两个人搞定的。

    “我是万能的,哪有我不会的?”穆南衣瞬间又傲娇起来。

    “说实话!”

    “是妈告诉我的,她说你一个人带孩子的时候要帮着你,首先第一步就是要会冲奶粉,所以我就会了。”穆南衣说出实情。

    苏可忍不住赞叹杨文娟的未雨绸缪。什么事情都考虑的长远。

    “妈想的蛮多的,对了,她还在医院呢吧?咱们顺便去看看菲菲吧,还不知道孩子的情况怎么样呢。”

    苏可这才想起来,早上的时候杨文娟说凌菲的孩子发烧了。

    “嗯,现在就走吧,等我把那边的字签了。”

    穆南衣起身,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没什么问题都签了字。

    看着苏可抱孩子有点费劲,主动上前接过穆辰逸,“你拿着文件,一会儿放到前台就好了。”

    “嗯。”

    三人从办公室里出来,经过前台的时候,刚好经过几个同事,看到穆南衣抱着孩子旁边跟着苏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是南衣给你的文件,签好字了。”苏可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前台。

    前台连忙笑着接过来,“不好意思,麻烦穆夫人特意送过来了。”

    “没事,正好出去顺便而已,对了,办公室里有重要文件。如果没什么事情就可以锁上门不要让人进去了。”

    “好的穆夫人。”

    苏可微微笑笑,跟上穆南衣的步伐。

    穆辰逸看着电梯的按钮觉得好玩,伸手要去按,因为是穆南衣抱着,轻松的就够着了。

    楼下的司机已经准备好,开了车门让三人上车。

    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从家里拿东西回来的谭一程。

    “一程!”苏可叫了一声。

    “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带着孩子不要来医院吗?”谭一程停下脚步等着他们。

    “没关系,这不是你家孩子住院了,我们不来看看也不好嘛,怎么样?退烧了吗?有没有严重?”

    “刚退烧,不过医生说要留院观察,所以我回去拿了点孩子需要的东西过来陪着。”

    说着话的功夫,四个人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

    “孩子的抵抗力比较弱,还是不要进来了。”谭一程关心的说。

    苏可想了想也对,让穆南衣在外面等着。

    凌菲正给孩子喝水,看到苏可来了,忙当下手里的东西,“不是说不用来吗?你这带着孩子又不方便的。”

    “没事,就来看一眼,不然我总是担心,回家我休息不好的。”

    苏可看了一眼孩子,又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实不烫了。

    “好了就行,早上一听说孩子发烧了,我和我妈都吓坏了,幸好没事了,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和情况,尽管开口,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知道吗?”

    “知道啦,现在果然有一种大嫂范儿呢!”

    孩子好了,凌菲也终于露出一丝的笑脸说。

    “那是啊,总要照顾的嘛。咱们是一家人,别客气。”

    “好,以后不跟你客气,时间也不早了,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苏可看了一眼时间,确实不早了。

    “行吧,孩子和南衣还在外面等我,我先回去了,妈,你呢?跟我们一起走?”苏可看着杨文娟问。

    杨文娟想开口说留下来,谭一程抢先一步说:“阿姨在这里陪了一天了。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菲菲就好了。”

    “那行,我就带我妈回去了,你们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苏可走到门口,谭一程忽然拉了一下她的衣袖。

    苏可回过头不解的看着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妈,你先去看看南衣和孩子,我跟菲菲说几句话。”

    重新回到病房,问:“还有什么事情?”

    “今天阿姨去找了张医生。我在想是不是她的身体有什么状况,所以告诉你一声。”

    “好,我知道了,回去的时候我问问她。”

    苏可记得从上次杨文娟的老毛病复发了之后,穆南衣就专门让医生定期检查和吃药,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但是听到谭一程这么一说,苏可的心里还是担心的。

    “嗯,你回去路上慢点。”

    苏可从病房里出来,穆南衣和杨文娟两人等在门口。

    “走吧,咱们回家,晚上吃什么?我下厨如何?”苏可笑着说。

    “心情这么好?说什么了?”穆南衣好奇的问。

    苏可嘿嘿一笑,挽着杨文娟的胳膊说:“女孩子之间的悄悄话,不能告诉你,今天你带孩子,我要下厨,妈你给我打下手!”

    “好,我要看看你的厨艺如何。”杨文娟笑着说。

    “可可的厨艺肯定是不错的。”

    “说的你好像吃过似的,不过话说回来,我好像没有做过饭给你吃过吧?”

    苏可回忆里一下,确实没有。

    从到了穆家开始,就是保姆做饭,穆南衣不让她到厨房去。

    “有过一次。在妈住的地方,你做了面条,那应该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穆南衣提醒她。

    苏可想起来了,确实有过那么一次。

    “那好,今晚就让你好好的尝尝本大厨的手艺。”

    四人笑呵呵的一路走着聊着,不一会儿就到家了。

    厨房里每天都有新鲜的食材,苏可进了厨房看了一眼,围好围裙准备开动。

    杨文娟洗了洗手,帮苏可切菜。

    “妈,咱们有多久没有一起做饭了?”苏可问。

    还记得小时候,经常放学之后,杨文娟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着,苏可就在一旁打下手,以至于现在的厨艺还不错。

    “很久了吧,从你嫁过来开始,就没有一起做饭了。”

    “嗯,想想还挺想念的。”苏可切完菜,放在水龙头下面冲洗,“对了,我记得上次在家里的时候,你身体不好,现在怎么样了?一直让你带孩子,也忘了问你身体情况。”

    苏可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将水龙头开小一点,方便听到杨文娟说话。

    “好多了,我今天去看过张医生了,也顺便做了检查。”杨文娟并没有想到苏可的问话的意思,主动说出今天看医生的事情。

    “张医生怎么说?”苏可的手顿了顿,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她说我吃的药可以缓解我的疼痛,挺好的,可以适当的减少药量。”

    “那就好,我还在担心……”苏可顿时松了一口气。

    杨文娟知道,笑着说:“是不是一程告诉你的?我就知道他会说,你们呀,都太担心我了,我自己的身体有数的,而且我的药都没有停过,没事的。”

    “担心你也是正常的,你是我妈,当然关心你了,再说一程告诉我也是应该的,他从小在我们家长大,你也算是他半个妈。”

    “嗯,所以啊,有你们真好。”

    “嗯哪,好了,我要开火了。”

    苏可看着菜都准备好了,打开火,准备炒菜。

    大约四十分钟后,保姆陆陆续续的端着菜往客厅里走。

    穆南衣抱着穆辰逸看着桌上的菜,色香味俱全。

    香味扑鼻,穆辰逸闻着,口水已经流下来,伸手要去抓,被苏可看到。

    “哎,不要让他碰到,很烫的!”

    “没事,他够不着,看起来你做的饭菜很好,儿子都想吃了,不过牙还没长全,还不能吃呢。”

    穆南衣说着,亲了亲穆辰逸的脸蛋。

    穆辰逸很嫌弃的避开他,眼睛就盯着桌上的菜。

    “你看看,简直小馋猫,来,给我抱着吧,你们尝尝怎么样。”

    苏可抱着穆辰逸放到宝宝座椅上,把冲好的奶粉递给他。

    穆南衣夹了一块糖醋排骨,细细的咀嚼,不停的点头称赞好吃。

    “我老婆做的菜就是好吃。”

    “喜欢吃就好。”

    晚饭结束,桌上的菜基本上都已经吃光,保姆收拾残局。

    穆辰逸趴在座椅上睡着了,杨文娟把他抱起来送到房间里睡觉。

    穆南衣和苏可也回房间休息去了。

    ……

    可能是前一天又是工作又是做饭,苏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了,旁边的穆南衣也还在睡着。

    苏可没忍心叫醒他,自己去刷牙洗脸了。

    公司还有不少事情等着她。从今天开始,她除了带孩子之外,还要顾着工作。

    虽然忙了点,不过充实起来也不错。

    刚洗完脸,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来,躺床上的穆南衣明显的吵醒了,皱了皱眉。

    苏可连忙过去,拿着手机出去接电话。

    “秦妍,什么情况?”电话是秦妍发过来的,一大早就来电话,有点反常。

    果不其然。秦妍慌张的声音在电话里就听出来了。

    “苏姐,不好了,咱们和纪先生合作的客户信息没有了!”

    “什么叫没有了?”苏可的心里一咯噔,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就是被人泄漏了!我早上来公司的时候才发现,所有资料都不见了!”秦妍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备份呢?电脑里有备份吧?”

    “没有,这是刚到的一批客户资料,我正好就给你送过去了,还有一些需要跟你一起筛选的,没来得及备份。”

    苏可定了定心神,这个时候不能慌乱。

    “行,你先淡定,别着急,现在尽量保证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一会儿到公司。”

    这个项目是一个全新的项目,所有的客户都是纪先生递交过来的,除了纪先生之外,只有苏可有,而且很重要。

    市场上对于这样的项目也是很抢手,如果真的泄漏了,对纪先生和穆氏都是沉重的打击。

    苏可挂了电话,就在想要怎么解决。

    “出什么事了?脸色这么难看?”穆南衣穿好衣服走过来。

    “昨天开会刚订好的客户信息没了,我也是刚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筛选。”

    “去公司看看。”穆南衣脸色严肃的说。

    两人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公司,袁毅秦妍都在门口等着。

    “穆总,夫人,你们来了。”

    “嗯,具体说说什么情况吧,为什么好好的客户资料就没了。”穆南衣坐下来语气很不好的问。

    这不仅仅是资料的问题,还有他和纪先生之间的信任和交情。

    纪先生是信任他,才把这个新项目给他,如果真的出了什么纰漏,恐怕以后的合作会很难。

    “是这样的,昨天开完会之后,我就整理了一遍资料,准备给苏姐送过去,正好路上的时候碰到了前台Tina,她说她要去给穆总送文件顺手带过去,我就交给她了。”

    秦妍回忆里一下昨天的前前后后的事情。

    “嗯,我确实在办公桌上看到了资料,不过一直放在我桌上,昨天我走完谁又进来了?”穆南衣扫视了面前的两人一眼。

    “没有,我后来盯着策划部的方案,没过来。”秦摇摇头说。

    袁毅同样摇头,他是最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的人。

    “调监控,我要看看谁能在我公司做这样的事情。”穆南衣猛的一拍桌子。

    袁毅早已经调了监控,打开给穆南衣看,顺便说:“我看了一遍,有被删除的痕迹,看来是有备而来的。”

    “呵呵,那这个人等的也够久的,项目都过了好几个月才开始,等到现在才下手,真的煞费苦心啊。”穆南衣冷哼一声。

    监控视频中显示,在穆南衣抱着孩子出去的时候,大约半小时后,一个小小的片段暴露了监控被删除的痕迹。

    “到底是什么人?南衣,是不是竞争对手干的?”苏可担心的问。

    从来没想过,她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没那么简单吧,袁毅,你去打听一下,看看哪家公司有动作,然后告诉我。”

    “好的。”袁毅答应了一声出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