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终判决

作者:林空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好啦,孩子还没吃饭呢,交给我,你们赶紧去吃饭吧,一会儿还要去带孩子出去呢。”杨文娟又把孩子抱下来,让他坐到宝宝椅子上面。

    穆辰逸刚坐下来,还有点不适应,哼哼了两声,然后就被椅子前面的小玩具吸引了。

    苏可见他没事,和穆南衣去吃饭了。

    饭后,苏可整理好穆辰逸需要的衣服和玩具等等,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

    穆南衣在沙发上陪着穆辰逸做游戏玩耍,这幅画面被苏可看在眼里,觉得特别的温暖。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

    苏可走过去,帮穆辰逸换了衣服,穆南衣一把抱起他往外面走。

    车上,穆辰逸一直揪着穆南衣的衣服,在手里胡乱的抓着不松手。

    白色衬衫已经被弄的褶皱起来,苏可把他抱到旁边,“你看你,把爸爸的衣服都弄成这样,一会儿还怎么上班?”

    穆辰逸不知道有没有听懂,眨巴着眼睛看着穆南衣的衣服,然后忽然扑上去咬住了穆南衣的衣领子。

    本来已经皱了的衣服,现在又糊上了他的口水。

    “穆辰逸!你怎么回事?”苏可连忙拉开他,不悦的说。

    穆辰逸笑着看着苏可,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没事,我不去公司了,一件衣服而已,他喜欢弄就弄吧。”穆南衣没有放在心上,摸了摸穆辰逸的头,宠溺的眼神看着他。

    “你这样会惯坏他的,现在要告诉他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不然以后就管不住了。”苏可抱着他。不让他再乱动。

    穆南衣不以为然地笑着说:“看来以后家里你是严厉的妈妈,我就做个慈父好了。”

    “是,好人都让给你做了。”

    苏可虽然这么说着,不过一点都没有责备穆辰逸的意思。

    很快就到了儿童乐园,接待小姐早已经在门口等候着,看到苏可一家人下车,连忙迎了上去。

    “穆夫人,您来了。”

    “嗯,让你们久等了。”

    “也没有等,刚好游泳池准备好,把孩子交给我吧。”

    接待小姐说着,从穆南衣的怀里接过孩子,抱到了单独准备好的一间小游泳室。

    光溜溜的穆辰逸,穿了一个游泳圈在游泳池里玩的开心,旁边有专门的人陪着,苏可和穆南衣两人在一旁看着。

    “孩子一天一天的长大了,感觉好快。”苏可忽然间感慨道。

    穆南衣搂着她,一边看着孩子,一边说:“孩子一天一个样,成长的速度我们都跟不上了。”

    “嗯,对了,穆青峰的事情怎么样了?”

    “下周一开庭,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

    苏可看着他,心里想问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来。

    穆南衣低头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问:“有什么话就说吧,在我这里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开口。”

    “我是想问你,穆青峰你打算怎么处置?如果说法官判定的不是你想要的结果?”

    苏可知道他们之间斗了这么些年,穆南衣父母的事情一直是穆南衣心里的结。

    他应该很希望穆青峰有应得的下场,但是这个结果,法官不一定就能够判刑。

    “你是觉得,我一定想要穆青峰离开这个世界,才是最好的选择?”穆南衣问。

    苏可点头,她并不否认自己想问的就是这个问题。

    “我觉得我是心软了,还记得爷爷回德国之前,我和他在书房聊了很久吗?”

    “记得,不过不知道你们说了什么。”

    穆老爷子在一周前回了德国,不知道是不是不愿意参与到穆青峰的事情。

    也许有一部分的原因,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在法庭上宣判,是他最不愿见到的场面。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说了我要如何处理二叔的事情,我想让他放心,也要告诉爷爷,我并没有那么不近人情。”

    穆南衣已经改口,不再叫穆青峰,而是二叔。

    “所以,你是打算……”

    “法官怎么宣判,就是我的答案。”

    这个答案出乎苏可的意料,她想不到穆南衣有一天会放过穆青峰。

    “怎么这么突然?你之前不是没有这么打算?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比较棘手?”苏可有点担心的问。

    穆南衣揉了揉她的头发,“没有,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和爷爷说,我要感谢你,是你改变了我,我也不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做的这么绝,毕竟说到底,二叔是爷爷的儿子,是我的亲叔叔,是家人,既然我想要的是家人幸福的在一起,如果我真的赶尽杀绝,不就违背了我的愿望?”

    “所以,穆青峰……不,是二叔,他不会死?你真的要原谅他了?”苏可还有些不敢相信。

    穆南衣郑重的点头,“就是这样,不过,我觉得法官应该会判他几年吧,所以等他出来也是几年之后了,这段时间正好给他一个反省的机会,我和爷爷有约法三章,如果二叔出来,依旧没有改变,那么就只能用的方式了。”

    “我相信二叔会明白的,相信他会变好,不过我很好奇,除了我,是什么事情改变了你的看法,能让你这么大的转变。”

    “朵朵来找过我,和我说了二叔的事情,我也想通了,既然是上辈子的恩怨,我们这辈子何必要纠结呢,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不想以后穆辰逸也活在这样的氛围里,我们要给他一个温暖幸福的大家庭。”

    穆南衣的眼睛看着游泳池里游的欢快的穆辰逸,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

    “是,我赞同你的想法。”苏可也不再纠结这些,既然是穆南衣做出的决定,那就尊重他。

    正说着,苏可的手机在口袋里振动,拿出来一看是穆朵朵的电话。

    “我去接个电话。”

    苏可拿着手机走到外面的走廊处,按下接听键,“朵朵,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我以为你现在谈了恋爱就忘了嫂子呢。”

    “我哪有。这不是忙着上班嘛,哥哥又吩咐经理多给我安排工作,所以一直不得空去见你呢。”穆朵朵说。

    “南衣也是为了你好,让你尽快的适应和接触公司的业务,你可要好好的学,等你熟悉了以后多多帮助他呢。”

    “知道啦,你现在就是一心为了哥哥着想,哪知道我们上班的辛苦啊。”穆朵朵小声的抱怨。

    “说的好像我没上过班似的,这些都是必经的过程,以后都会好的。”

    穆朵朵嗯了一声,忽然间沉默下来。

    苏可隐约感觉穆朵朵有话要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是有点事情。那个……哥哥不在你旁边吧?”

    “不在,怎么了?”

    穆朵朵犹豫了片刻,才说:“今天我去找哥哥聊了点事,然后看到了……”

    穆朵朵把在办公室里看到的事情都说了,包括后来自己去找了那个前台秘书的事情都说的一清二楚。

    “我总觉得,这件事应该告诉你一下,不然……我老觉得对不住你。”

    穆朵朵说的内容,苏可其实猜出来一点了。

    基本上和穆南衣有关的,除了家里的事情之外,就是和女人有关。

    “你没有什么对不住我的,只要不是穆南衣就好,谢谢你告诉我。我了解情况了。”苏可并没有放在心上。

    苏可的反应穆朵朵感到惊讶,“嫂子,这就完啦?你不打算做点什么?或者直接和哥哥说去公司上班呀,怎么能容忍别的女人这么虎视眈眈的盯着哥哥呢。”

    苏可笑了,“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要过去说什么?难道要去公司大闹一顿,指着那个姑娘的鼻子让他离我老公远一点嘛?这还真的不是我的风格,何况你也说了,穆南衣并没有理睬她,只是她一味的主动不是么?”

    “就算是这样,时间长了,难免会……”穆朵朵替她担心。

    “不会。我相信南衣的,他不会这么做。”

    苏可对穆南衣有一种无形的信任,就像穆南衣对她也信任一样,这是两个人之间的约定和承诺。

    “那好吧,我提醒你了哦,你自己心里有数吧。”穆朵朵见劝了也没什么效果,兴致乏乏。

    “知道啦,小妮子,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的工作,好好的谈恋爱,有空来家里玩,穆辰逸现在可好玩了。”

    “好,我不忙了一定去。”

    挂了电话,苏可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

    虽然她嘴上说着不介意,但是想到公司的情形,还有现在的年轻人的把戏,不担心的话也只是对穆朵朵说而已。

    “在这发什么呆呢?”

    穆南衣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穆辰逸走过来,打断了苏可的思绪。

    “已经好啦?这么快?”

    “嗯,今天的时间还是蛮长的,在想什么呢?”

    两人出了儿童乐园,穆南衣看着苏可心不在焉的样子问。

    “没什么,我在想……辰逸长大了,我要不要回去上班,不然在家里也闷的慌。”苏可提议。

    穆南衣正拿玩具逗孩子。随口说:“你要是觉得无聊,就来公司,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过家里就妈一个人恐怕不行,我再找个保姆回来帮忙带孩子好了。”

    “行啊,不过也不着急,我还想陪着辰逸一段时间,都好久没有去公司了,改天去看看,熟悉一下。”

    穆南衣并没有多想,专心陪着穆辰逸玩耍,点头答应,“好,等二叔的事情结束,我带你去公司转转,现在的业务也增加了不少。”

    听到穆南衣这么一说,苏可的心里放心了不少。

    ……

    周一一早,穆南衣和苏可两人开车到了北城法院的门口。

    不巧的是,今天的天色并不好,飘着毛毛细雨,温度也降低吧不少。

    苏可和穆南衣两人都穿着黑色的外套,从车里下来,穆南衣打着伞,搂着苏可进去。

    开庭时间还没到,下面的观众席上已经坐了不少人,一眼看过去,除了穆老爷子不在,基本上穆南衣和苏可两人认识的都到了。

    “来了,给你们留了座位。”胡正霖招了招手,指指前面空下来的两个座位。

    穆南衣点头,带着苏可过去。

    左手边是穆雨和穆朵朵兄妹两,穆雨一脸的严肃看不清什么情绪。

    反而穆朵朵表现的比较轻松,也许是听说了一些,看到苏可来的时候小声地打了招呼。

    “穆少,我可听沐阳说了,你是不打算斩草除根了。怎么突然就心软了?”胡正霖探过脑袋八卦的问。

    穆南衣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话多!”

    “哎,怎么能这样说我呢,你也不想想我之前帮你多大的忙,特意帮你盯着他国外的账户,本来想着你一定会一网打尽,直接解决了他,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松,我多不值得啊。”胡正霖感到格外的惋惜。

    穆南衣眼睛直视着前方,淡淡的说:“我知道你帮了大忙,所以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但是二叔的事情我已经决定了。就按照法官的意思办了。”

    “行吧,这也是你家里的事情,我就是说说而已,也做不了你的决定的,看来苏可改变了你不少的想法,不错不错。”

    胡正霖说着,撇了一眼旁边的苏可,笑着说。

    “我可没有改变南衣什么,一切遵从他自己的内心。”苏可说。

    “我的心里想的就是以后多回归家庭,做一个好老公好爸爸。”穆南衣转过头看着苏可深情的说。

    胡正霖坐在后面不停的咂嘴巴,“又是一碗狗粮,你们差不多得了。这是法院,低调点。”

    说完,几个人从旁边的偏门进来,其中轮椅上坐着的正是多日不见的穆青峰,旁边跟着何沐阳,一脸严肃的走到位置上坐下。

    几乎有一个多月没见到穆青峰,他看起来消瘦了很多,不过总体精神还不错。

    似乎感受到身后的目光,穆青峰掉过头看着穆南衣,又看了一眼旁边的穆雨和穆朵朵,脸上微微笑了笑。

    “正式开庭,请肃静!”法官猛的一敲桌子,整个大厅都安静下来。

    紧接着,何沐阳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稿子念了出来,所有人没有发出一声声音,都在仔细听着。

    直到何沐阳说完最后一个字,穆青峰所有的罪行都念完了。

    苏可感到奇怪,好像漏掉了什么,转头看着穆南衣,同时也注意到后面胡正霖的眼神,直到他跟自己想的一样。

    “南衣,你是不是没和何沐阳说爸妈的事情?”苏可凑近耳边,小声的问。

    穆南衣微微点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的穆青峰看。

    他在等。等穆青峰的惊讶神情,也在等他到底有没有悔改之意。

    同样,穆南衣也是在和自己赌一次,如果这一次失败,他恐怕又要做回那个不近人情的自己。

    “为什么?这就是你说的,给他的机会?”苏可又问。

    其实苏可害怕的是,穆南衣委屈了自己,为了让爷爷安心,为了自己的理想中的一切委屈了自己。

    毕竟当初穆妈妈和穆爸爸都是因为穆青峰才……

    如果真的委屈了自己,那么苏可希望他狠心一点,哪怕是让爷爷不高兴,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让穆南衣委屈了。

    “是,我在等,等他的回答。”穆南衣说。

    第一次,穆南衣感觉到了紧张的情绪,伸手握住了苏可的手,紧紧的抓着。

    苏可感觉到手指传来的疼痛感,转头看着穆南衣,忍住了。

    也许,这样会让穆南衣的心里好受一些。

    等法官讨论了之后,又敲了一遍桌子,宣判,“综上所述,根据北城法律条令的第四百二十一条……穆青峰应判刑五年有期徒刑……”

    宣判结束,穆青峰愣了愣,完全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连忙举手示意法官等等,“法官大人,这个宣判恐怕不对。”

    “这是正常的程序,我们已经审核了三遍,没有问题。”法官说。

    “我的意思是,太轻了吧?按道理我应该是无期徒刑,缓期三个月,怎么可能是这样?”

    穆青峰倒是知道的清清楚楚,说的一字不差。

    “但是呈上来的你的罪行,应当这么判决。”

    “不对,何律师还忘了一点,我当年有蓄意谋杀罪,这点没有说明,准确的说,应该是我的侄子没有说。”

    穆青峰说着,推动轮椅转过身看着不远处的穆南衣。

    眼神里是看不懂的情绪,看不懂穆南衣到底在想什么,想要做什么。

    “我觉得没有必要,那都是过去的事情,陈年旧账没有必要翻出来再说明了。”穆南衣开口说。

    穆青峰笑了笑,不过这笑里,没有了往日的冷漠,取代而至的是疑惑和不解。

    “我觉得很有必要,法官大人,请求您再给时间好好的让律师查一查。”

    “二叔,我做这些你应该知道什么原因,我不想多说什么,总之那些事也不会再去调查,今天宣判的就是最终的。”穆南衣没有给穆青峰任何机会。

    “你不会后悔?如果五年后我出来了,会怎么样,你知道吗?”穆青峰问。

    “我知道,不过我相信你,也相信爷爷不会有太坏的儿子。”

    穆青峰的表情变了变,轻声笑了,然后又回归到原位,“法官大人,我没有任何的问题了,请继续。”

    “好的,那就散庭!”

    法官说完,旁边的警察一边两个人将穆青峰带走了,期间并没有多余的话。

    “已经好了,南衣,你没事吧?”

    苏可见他好久没说话,抽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有些热。

    “我没事,刚才是不是抓疼你了?”穆南衣看着苏可红掉的双手,心疼的揉了揉。

    “还好,不疼。”

    何沐阳从前面下来,走过来问:“南衣,你确定就这么简单?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真的就难了。”

    “我知道,我有数,辛苦你了。”

    “我无所谓,反正都是工作,至于你,我有点搞不明白了。”

    何沐阳看着穆南衣,好像变了很多,和从前不一样。

    如果是以前,恐怕就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了。而是用自己的方式解决。

    “这你还看不出来?人家穆少可说了,以后要回归家庭,做好老公好爸爸了,现在当然不一样了。”胡正霖在一旁插嘴说。

    “是,正如正霖说的一样。”

    两人同样睁大眼睛看着穆南衣,不敢相信这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旁边一直坐着没开口的穆雨忽然站起身,往外面走。

    “哥哥!你等等我!”穆朵朵连忙追了出去,也没功夫和苏可打招呼。

    穆南衣连忙跟了上去。

    “穆雨!”穆南衣喊了一声。

    穆雨立刻在门口站着,回过头看着穆南衣,“穆先生为什么没有说你的父母的事情?如果你说了,就不会这么简单。”

    “因为每个人都有被原谅的机会,我想给他一个机会。而且你母亲的事情,你也并没有说,不是和我一样嘛?”

    穆雨像是被戳中了心事,脸别到旁边不看他。

    其实,关于赵红梅的事情,穆雨早已经知道了,和穆青峰没有关系。

    但是因为自己背叛了他,所以放不下脸来找他请求他的原谅。

    “行了,这事过去了,既然他已经判定了,就没什么事情了,你接下来怎么办?”穆南衣问。

    穆雨想了想,对于未来还没有太多的规划。

    “不清楚,走一步算一步吧。”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跟着我,在公司给你安排个职位,我想你跟着二叔后面也学会了不少,公司的事情难不倒你的。”

    穆南衣的话,穆雨感到惊讶,“我去公司?还是算了,我不太喜欢也不适合,我现在想要的是自由。”

    跟着穆青峰这么多年,除了在他身边帮他办事之外,好像真的没有做过自己想做的事。

    穆雨想要活出自己。寻找自己喜欢的。

    “那好吧,你就好好的享受,我不强求你,不过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和需求,直接跟我说。”

    穆南衣的示好,穆雨还不习惯。

    “穆先生,你为什么忽然间……这么好?”穆雨谨慎的问。

    “你跟着二叔,他也算是把你当作是儿子看待了,而且朵朵也叫我一声哥哥,你就算是我的弟弟,应当的。”

    一声弟弟,穆雨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我知道了,不过我暂时不会待在北城,我要出去走走看看。”

    “行,去吧,朵朵你好好的和穆雨说几句话,我们先走了。”

    穆南衣说完,撑开雨伞,搂住苏可往车子处走。

    上了车,苏可透过窗户看到穆雨和穆朵朵在说话,一副舍不得的样子。

    “看什么呢?”

    “看他们告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相见。”苏可忽然有些伤感。

    “好了,他们的事情咱们就不管了,你不是要去公司熟悉熟悉回归吗?正好现在顺便带你过去吧。”

    穆南衣已经启动了车子,苏可想想也好,改天不如今天,也顺便去看看到底哪个小姑娘对穆南衣献媚。

    刚想着,苏可的手机忽然想了,是杨文娟。

    “妈,怎么了?”

    “可可,我刚才接到菲菲的电话,说孩子发烧了,我现在过去看看,你忙好回来照看一下孩子吧。”

    “严重吗?要不要我们过去?”苏可忽然一阵紧张,示意穆南衣掉头往家里走。

    “不严重,我过去看看,如果严重我再联系一程好了。”

    “行,我现在就回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