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6章 六年后

作者:摇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六年后。

    距离上次在活动上遇见已经过去两周,嘉桐公司空降了一位海外归来的年轻老总, 才短短一周的时间, 大家都感受到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雷厉风行,听说这位老总还是于氏集团的小公子,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于董事长特别疼爱他这位孙子, 这次叫他来管理嘉桐是为了让他试试手。

    第一天来公司就碰上让许多经纪人头疼的流量一姐耍大牌, 起因是助理不小心买错了咖啡的口味,一姐立马发彪, 当着全工作室的人的面训斥小姑娘,冷嘲热讽, 小姑娘哭得十分委屈,于清尧看见后二话不说, 当场就让律师拟了一份解约合同, 气得这位一姐一怒之下签了离开公司。

    从此以后,所有工作人员都不敢松懈,深怕做错了事立马就被炒鱿鱼, 第一次开会有人没来, 也没叫人代替, 同样也被当场炒了,但接下来的几次会议里, 都是任意代替芒穗来,大家发现于清尧都没有太在意,甚至是不闻不问。

    一姐走了, 公司最红的艺人里只剩下左轶,而芒穗又是左轶的经纪人,能力是大家都认可的,因此大家都在私底下讨论着这位小于总会在什么时候开除芒穗,毕竟新官上任三把火,何况新官已经放了好几把烈火。

    徐有庭来找于清尧的时候,于清尧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他坐在于清尧对面喝着咖啡,“哎,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还不打算去见她?”

    于清尧依然低头看文件签字,徐有庭敲敲桌子:“不是都知道原因了吗?反正当初你们又没说分手,都六年了,你服服软得了,现在我们都多大岁数了,就是一个低头服软的事,多简单,难不成你还想把高中重新温习一遍啊。”

    于清尧手里的笔停顿了下,脑海里浮出藏了多年的心结,是啊,六年,高考过后填志愿那段时间,她答应跟他一起去国外,后来她姐姐出车祸住院,她也很坚定的说会跟他一起走的,但是要飞国外的前两天,她突然说自己已经在学校里等他了,可等他去到学校办好入学手续的时候,才得知她根本没来。

    于是那天晚上两人大吵了一架,吵的无非是信任和选择的问题,那个时候的两人都挺顽固执拗的,谁也不愿意向谁低头妥协,之后她忽然就换了手机号码,家也搬了,唯一的联系断了,他那时候以为她真的要分手,一起努力了那么久她最后还是放弃,他心里怨着她,就一直到了现在。

    最近也才知道当初她欺骗他的原因,当时芒穗的家里出了很多事情,李莞为了他的前途着想,私自去找芒穗谈话,芒穗又一心不想耽误他,所以才撒了这个谎。

    那时候两个人都还是十七八岁的年龄,也都挺冲动,想着要为对方着想为对方好,对这种父母的施压根本承受不了多少,李莞跟他坦白时,又恰好是她和左轶结婚的消息爆出,他再也淡定不了,立马就飞回了国内。

    “一起吃个饭?”于清尧开口问。

    “算了,我还得跟女朋友约会,您自个儿找人吃去。”徐有庭靠着椅背说。

    “有她的号码么,给我一个。”于清尧说。

    徐有庭愣了愣,然后扑哧笑了起来,“这个问题你随便在公司里抓一个人来问都会知道的好吧。”

    这时秘书恰好敲门进来把签好的文件拿走,于清尧便叫住她说:“等等,你有没有左轶经纪人的号码,记一个给我。”

    秘书惊愕地看了会儿于清尧,赶紧回答:“有的于总,您等一下。”

    秘书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给于清尧看,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说:“于总,芒穗姐这两天都在跟拍外景,合作商的要求挺高,芒穗姐怕进度跟不上,所以这几天一直在外面…没时间回公司才叫任意来替的,您……”

    “芒穗姐?公司里的人都这么叫她的吗?”于清尧突然问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让秘书十分惶恐,好久才反应过来。

    “是的,芒穗姐虽然表面上很冷漠,但她特别有能力,帮过我,公司里的人都很佩服她呢。”

    “你出去吧。”于清尧说。

    秘书见于清尧的神情似乎很严肃,便抱着文件走出去了。

    徐有庭啧啧:“看吧,我说的没错吧,你早点醒悟多好。”

    “没错,”于清尧站起来,“回吧徐大律师,我有点事得去处理一下。”

    “行,我也去约会咯!你加油,可别辜负我当了那么久的间谍,我等着喝喜酒!”徐有庭拍他的肩膀说着。

    喜酒,于清尧低头笑了笑,快了。

    走到芒穗的工作室,里面只有任意在,于清尧问她拿了份左轶的行程表就走了,旁边的同事迅速围着任意问:“老板拿了什么?是不是又要开始炒人了?”

    “老板好冷酷哦,芒穗姐那么好的一个人,要是芒穗姐都待不下去了,我肯定也没勇气待了。”

    “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希望不要开除芒穗姐。”

    任意摊摊手:“我也不知道,看明天吧。”

    车里,于清尧拨了芒穗的号码,响了没几声就接通了,他没说话,芒穗也没说,那边传来轻轻的呼吸声,沉默了许久,芒穗喊了声:“……尧哥?”

    他突然觉得轻松了好多,仿似这些年堆积在心里的灰尘都被这一声久违的尧哥吹开了,但芒穗的声音好像有点哑,他说:“晚上一起吃个饭吧,你在哪里,我过去接你。”

    “嗯……”芒穗应了声后就没下文了。

    似乎自动略掉了后面的话,于清尧等了会儿也没听她再说,便挂掉电话。

    下午拍的是外景,于清尧按照行程表找到目的地,现在是剧组休息的时间,于清尧一下车,负责广告拍摄的导演连忙迎上来,说了一堆好话,于清尧像是没听进去一个字,直接问:“穗穗在哪儿?”

    穗穗?导演茫然了会儿,拍手,“啊您是问芒穗吧,她在那边休息呢,我带您过去。”

    “不用,你忙你的事,我自己过去。”于清尧双手插兜朝导演指的一排排遮阳伞那边走。

    在中间的椅子上,芒穗盖着夏凉被靠着椅背在睡觉,手机放在旁边的圆桌上,可能睡不太舒服,芒穗稍稍动了动身体,夏凉被就滑下来一些,于清尧走过去把夏凉被给她重新盖好,她又动了,头歪向一边,于清尧连忙抬手扶住她的头,小心翼翼地扶回来。

    这时,实习生阿蓝拿着水瓶跑过来,盯住于清尧有五秒钟才迅速反应过来:“于总您好。”

    于清尧把手指放在嘴边:“嘘,小声点。”

    “啊…哦……”阿蓝捂住嘴,又盯着于清尧,她这几天都跟着芒穗在外边工作,对新来的老板也只是看过同事发来的照片,老板看芒穗姐时的神色好温柔,并不像她们说的那样冷酷无情啊。

    于清尧把阿蓝叫到一旁,问:“这几天的工作很累吗?穗穗怎么累成这样?”

    穗穗,阿蓝在心里小小激动了下,还从没人这样喊过芒穗姐,真好听,阿蓝说:“前两天来的时候下雨,芒穗姐淋湿了,加上这几天赞助商催得急,芒穗姐就靠吃药撑着,今天烧才刚退。”

    于清尧的目光落在芒穗身上,见她好像要醒了,就走回去把夏凉被又往上提了提,芒穗是真的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于清尧,她喊着:“尧哥……”

    “嗯,是我。”于清尧轻声应着。

    “对不起,我想着要等你来的,但我刚吃了药,没忍住睡着了。”芒穗揉揉眉心是自己尽量清醒些,她现在脑子昏沉沉的,浑身又软。

    “能站得起来么?”于清尧问。

    芒穗摇摇头,于清尧说:“我抱你。”

    “嗯。”声音像是从鼻腔里发出来的一样。

    于清尧抚上她的背,芒穗伸手搂住于清尧的脖子,于清尧没费多少力气就把她抱了起来,往车那边走去。

    回市区的路上,芒穗又睡了过去,等来到吃饭的地方,芒穗才醒,精神要比在片场那时候好多了。

    菜是于清尧点的,芒穗吃了半碗饭就不吃了,看着一桌的菜有点反胃,于清尧问她:“烧不是退了么?怎么才吃这点?”

    “有点轻微厌食。”芒穗说。

    “什么时候的事?”于清尧看着她问。

    芒穗顿了顿才回答:“搬家那时候。”

    两人吃了晚饭出来,芒穗说了地址,于清尧送她回家,坐电梯到七楼,芒穗摁密码开门,细心的于清尧发现那是他的生日,脑子顿时空了下。

    “尧哥…唔…”

    芒穗才刚转身就被于清尧推了进来,手护住她的头把她抵在墙上,脚一勾就将门关掉了,熟悉的气息包裹着两人,于清尧轻轻磨了几下芒穗的唇,舌尖抵开牙齿,开始吻得有点重,芒穗忍不住嘤咛一声抱紧他的腰。

    好一会儿过去,于清尧退出来的时候,又咬了两下芒穗的唇瓣,手抚摸着芒穗的侧脸,声线沙哑了些:“你跟我服个软,就服个软,嗯?”

    “嗯,我服软,对不起尧哥,”芒穗红着眼眶,眼泪悄无声息就落了下来,抓紧于清尧的衣服,声音有些发颤,“你还要我么?”

    “要。”于清尧笃定的看着芒穗,吻了吻她的额头,搂住她。

    芒穗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于清尧正坐在阳台那里抽烟,外套随意扔在沙发上,领带被他扯松了些,白色衬衫衣领口的两颗扣子也被解开,露出好看的脖颈线条,他依然帅气,帅气中又透着成熟男人的坚毅,褪去了早年的阳光青涩,那双眼睛变得更加深邃,面容更加棱角分明,冷峻又诱人。

    于清尧把烟掐掉,朝她走过来,“怎么没吹干头发,过来,我给你吹。”

    芒穗被于清尧拉到沙发上坐着,于清尧把她的头发吹干,揉了揉说:“头发还是那么好看。”

    芒穗微微一笑,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拿起手机对于清尧说:“我接个电话,工作的。”

    于清尧点点头,芒穗起身去落地窗户那边,是任意打来的。

    “芒穗姐,那个结婚的绯闻已经查出来是谁爆的了。”

    “是谁?”

    任意有些犹豫,“……是轶哥。”

    芒穗转头看了看于清尧,“我知道了,没事的话就挂了。”

    “嗯,芒穗姐你早点休息,明天你来公司么?”任意询问着。

    “去吧,应该要去。”芒穗说。

    刚挂掉电话,于清尧不知何时就站在她后面,双手环上她的腰抱住她,声音有点疲乏:“睡觉吧,累。”

    “嗯。”芒穗点头应着,找来睡衣给于清尧换上,于清尧抱她到床上躺着,给她盖好被子,忘了嘱咐她吃药,就又下床去拿药。

    于清尧从身后搂住她睡觉,薄薄的睡衣根本抵挡不住他身体的温度,芒穗轻轻颤了下,转身把头埋进他的怀里,柔柔地唤了声:“尧哥。”

    有多久没喊他了。

    现在很想喊,非常想。

    于清尧弯了弯嘴角,“睡吧,我抱着你睡,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