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章 我的他

作者:摇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星期后,芒穗才回学校上课, 这几天她一直待在程丞的家里, 哪里也没去,程丞劝了她几次, 她才答应。

    现在是中午一点,小吃街上都是北城一中的学生, 芒穗从程丞家到学校得经过这条街, 走着走着,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徐有庭和于清尧从她对面也走过来。

    芒穗的脚步明显放慢了,于清尧也发现了她, 步伐停了下来,一星期没见, 于清尧的脸色憔悴了许多, 整个人没精打采的,眼睛无神,徐有庭正跟他说着开心的事, 一看到芒穗, 徐有庭就闭嘴了, 拍拍他的肩膀:“别怪兄弟我没提醒你啊,女孩子嘛就得哄, 我去那边的奶茶店逛逛,你自个儿加油,加油!”

    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对方, 那天芒穗的话又萦绕在脑子里。

    我累了。

    算了吧。

    分手吧。

    就这样吧。

    这些话就像一把刀在雕刻着石头,风一吹,灰尘纷纷扬扬散开,那些真实的伤痛裹紧心脏,挥之不去。

    芒穗顿住脚步,没再往前走,而是调转方向往旁边的人行道走去对面,恰好是绿灯,车辆在斑马线前停住,芒穗随着人流走动,于清尧跑上来抓住她的手腕拉她快步走到对面的街道,然后一拐弯就进了一个没人的隐蔽巷子。

    于清尧不管她现在是什么想法,直接就抱住她:“穗穗……”

    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芒穗没说话也没挣脱,心里漫上一阵酸涩,于清尧这样让她的心又狠狠揪痛了一番。

    她伤害他,无疑也是在伤自己,这段时间她过得不比于清尧好,每天脑子里就只有两个字,尧哥,看什么做什么都是尧哥,到处都是尧哥的身影,打开手机就是于清尧发来的消息,她没敢看,害怕会彻底崩溃。

    于清尧用力搂紧她,深怕她会突然逃跑,他不知道芒穗如果逃了,他还会不会有勇气去追她。

    于清尧轻轻揉着芒穗的头发,声音是前所未有的颤抖,他祈求着说:“…穗穗,我们不分手好不好?那天的话我能当做没听见,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好的,你别跟我分手,别分手……”

    于清尧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啊,他该站在耀眼的舞台上接受众人的称赞和敬佩,现在却放下一切求她回来,这让芒穗感到一些不知所措,又很心疼这个模样的他,但是他们真的不能再纠缠下去了。

    “会好的,”芒穗压了压嗓子,“时间久了,你就会好的。”

    于清尧的身形不由得僵了僵,双手撑住她的肩膀,抬手护着她的后脑勺把她抵在墙上,低下头就去吻她的双唇,狂躁地抵开她的牙齿用舌头占据每一个属于他的角落,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芒穗用力推开于清尧,由于刚才都没怎么呼吸,两人的气息都有些沉重,于清尧说:“你跟我服个软,服个软好不好?穗穗。”

    “不。”芒穗说。

    于清尧看着她,手松开了,后退两步,转身走了。

    一下午,于清尧都没有来上课,老师问芒穗,芒穗摇头,徐有庭也没在,老师十分生气,最后也不知道老师会怎么处理,放学后芒穗回去找程丞,程丞已经在家里做好了晚饭,芒穗吃了一碗饭就吃不下了,程丞今晚也去酒吧里睡,芒穗把碗筷都收拾好了,就去客房里待着。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芒穗第二天醒得挺早,程丞把早餐放在桌上后就去房间里睡觉了。

    芒穗吃了早餐就去学校,第一节课下,于清尧和徐有庭仍旧没来,芒穗打开手机,点出徐有庭的对话框,有个撤回消息的提示,时间显示是昨晚十一点半。

    想问问他于清尧去哪儿了,左轶的电话就进来了。

    “喂!芒穗你现在在哪里?”左轶一开口就问,语气有些焦急,呼吸声也有点大,仿似在边跑边打电话。

    “教室,怎么了?”芒穗问。

    “靠!我就说嘛徐有庭那小子没告诉你,于清尧出事了!”左轶说着,芒穗愣住了,左轶继续边跑向教学楼边说,“昨晚于清尧在街上被人捅了一刀,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我叔是主治医生,消息绝对准确,你等着我,咱俩一块儿去医院!”

    “……”芒穗这边没了声音,左轶看一眼手机,已经挂了,左轶赶紧跑到一班教室,芒穗人没在,但书包还在抽屉里放着,左轶问了一圈周围的人,没人知道芒穗去了哪里。

    拨她的号码,手机却在书包里响,坏了坏了,这人跑哪儿去了。

    左轶走出教室,此时斜对面的九班门口围满了人,周成挥着个手呼唤他:“老大老大!快来!”

    此时汪玉嘉站在教室后边,原本和她一起玩闹的同学因为芒穗的到来纷纷靠边站着,汪玉嘉还是以一副高傲的样子看着芒穗,嘴角带笑:“哟,上门来了。”

    芒穗的神情凛冽淡漠,眼中是浓浓的怒火,她快步走到汪玉嘉面前,一把揪住汪玉嘉的衣领,教室里外的人一片哗然,孙伟在芒穗旁边劝也不是说也不是,只能干着急。

    汪玉嘉好像被芒穗的阵势吓到了,她怔怔看了芒穗几秒,嘴角的笑意已经消失,“你想干什么!松手!”

    芒穗盯住汪玉嘉,眼眶微红,浑身的那股子冷意让周围的人都不敢接近半分,“我有没有警告过你,如果你动了我朋友,我绝对不会轻饶你,全校都没有人敢动我,你怎么敢……”

    芒穗一时说不出口,只要一想到是于清尧她就特别难受心痛,手高高扬起,室内室外看热闹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发出“唔”的声音。

    汪玉嘉像是也怕了,毫无反抗之力的等着这巴掌,这时左轶及时冲进来抓住芒穗的手,没让她打下去,“芒穗你冷静点!别打,有人在拍,你打下去就会变成校园暴力,到时你就没有退路了。”

    听到于清尧出事的那一刻,她想到的就是汪玉嘉,除了汪玉嘉,没人会这样做,也没人敢这样。

    手堪堪在空中停顿了会儿,芒穗才放下来,“汪玉嘉,我不收拾你是因为你还不够资格,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你惹不起,你看看现在有谁敢站出来帮你,你不是很喜欢欺负别人吗?但我不会像你一样用暴力,我也不用亲自动手,小丞哥他们可是有很多种方式等着你呢,如果尧哥有什么事,我会让你尝尝地狱般的滋味。”

    芒穗放开衣领的同时狠狠把汪玉嘉推撞到黑板报的墙上,汪玉嘉极忐忑的吸着气,背上的痛瞬间蔓延,周围没有任何人上前来帮她关心她,她现在就好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被所有人用疏离冷漠的眼光盯着,就连平日里和她关系好的同班同学此刻都远远地看着她,还有的人开始议论她……

    芒穗走出教室后迅速跑下楼,左轶在后边追:“等等!我跟你一起去啊!”

    来到医院的时候,于清尧已经被转到普通病房,李莞和于盛正从病房里出来,脸色都不大好。

    “叔叔阿姨,我们是于清尧的同学,来看看他。”左轶十分有礼貌地说。

    “啊,是穗穗啊,尧尧还没醒,”李莞说,看得出她很憔悴,许是担惊受怕了一晚上,“不过情况已经好转,你们都别太担心了。”

    “阿姨,叔叔,我想进去看看尧哥。”芒穗说。

    “去吧,我们去跟医生谈谈接下来的治疗。”于盛说,搀着李莞便走了。

    徐有庭也来了,手里头拿着张单子,看见芒穗和左轶时有点诧异,“阿尧现在挺好的,刚才醒过一次,不过又睡过去了,刀没刺中要害,就缝了点肠子什么的,失血过多才进了重症监护室,你俩要一起进去?”

    “我在外面等。”左轶说。

    芒穗看了看他们两个,开门走进病房,徐有庭就和左轶在外面坐着。

    病房里有心电监护仪的滴滴声,于清尧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色有些苍白,额前细碎的头发垂下来,落下丝丝清影。

    芒穗小心翼翼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胸口闷得发慌,眼睛一发酸,没有声音,眼泪忽然就落了下来,于清尧的手搁再外边,芒穗轻轻握着,没有之前那样暖和的温度,多了些冰凉。

    越哭越止不住眼泪,没人进来打扰他们,芒穗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左轶起来在门口看了几次,她都在哭着。

    “照她这么哭下去,不会哭成傻子吧。”左轶站在门口发出感慨。

    徐有庭笑了笑:“管这些干嘛,走,找个地儿抽烟去。”

    “不去,要是待会儿他爸妈来了看到这一幕怎么办,早恋可不见得每对父母都会宽容,我们在这儿还能望望风。”左轶摆摆手。

    徐有庭站起来搭住左轶的肩:“放心好了,他爸妈刚说出去有点事情,让我们三个帮忙看着,走啦!”

    “不早说,等那么久跟你大眼瞪小眼的,我早抽烟消磨时间去了。”左轶说。

    “这不刚打电话来嘛。”徐有庭笑笑,两个人就到处找抽烟区去了。

    芒穗哭着哭着就不想哭了,抹了两把眼泪,左轶就发消息来。

    -尽管陪于清尧,他爸妈暂时回不来,我跟一仙友在楼梯道里办事,一会儿回来。

    -好。

    芒穗回完消息,把手机放回兜里,于清尧的手很凉,芒穗松开欲把手放进被子里,于清尧突然就抓紧了,眼睛也缓缓睁开看着她:“别放开。”

    “尧哥……”芒穗怔了怔下意识就喊他,又开始没出息的哭了,抽着气在哭,声音都出来了。

    “我没事,你别哭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死了呢,怎么又越哭越丑了,小丑妹。”于清尧感到有点无奈又欢喜,其实在见到芒穗的那一刻,他心里惊喜无比,不管此前芒穗对他说了多么绝情的话,都过去了,只要芒穗在他身边,他真的就可以全部当做没听见。

    “尧哥。”芒穗边哭边扯着嘶哑的嗓子喊,就是想喊喊他,芒穗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于清尧的伤害降到最低,这段时间她一定让他很失望,可是已经发生了,没法抹去了。

    于清尧抬手擦去她的眼泪,芒穗这一声声的尧哥让他心尖上软得一塌糊涂,他问:“不算了吧?”

    “不算了。”芒穗才反应过来于清尧问的是什么。

    “不就这样了?”于清尧问。

    “不了。”芒穗摇头说着。

    “可是我的心好痛,超级无敌痛,上星期有个负心人抛弃我,说了一堆没良心的话,我到现在还生着气呢。”于清尧傲娇了。

    “我错了尧哥,”芒穗双手握住他的,“我真的错了。”

    “晚了,”于清尧说,“我现在心里堵得慌,你别以为你哭我就会心软原谅你,不可能。”

    “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让你解气。”芒穗认真地看着于清尧。

    于清尧想了下,说:“你今天要陪着我,以后每天都要来看我,直到我伤好出院,还得每天都要亲亲抱抱,尧哥我那么优秀骄傲的人,要你亲亲抱抱才会不生气,听清楚了么?”

    “嗯,都听你的。”芒穗答应着。

    “啊还有,”于清尧抓紧芒穗柔软的手掌,“以后不要再随便放开我的手了,我会伤心也会难过,没办法会不在意你,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

    “嗯。”芒穗点头应着,想扑进他怀里,于清尧连忙挡住她叫唤着:“肚子疼肚子疼,好了再抱,抱多久都行。”

    芒穗立马坐好,担心地问:“刚刚没碰到伤口吧?还痛不痛?”

    “痛啊,快要痛死了。”于清尧皱着眉头一脸哀怨的望着芒穗。

    芒穗抱歉地看着他:“我去叫医生来。”

    “别去,”于清尧拉住她的手,“陪我一会儿就好,我已经好久没这么看着你了。”

    芒穗抿着嘴浅浅地笑起来,枕着于清尧的手趴在床边,说:“尧哥,你快点好起来吧。”

    “好,我的小丑妹,”于清尧轻轻地笑了,发自内心地开心轻松。

    以后会好的吧。

    会好的,会比之前更好,他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